前往
大廳
小說

【歸途異聞錄】第八章—繞遠路(三)

楓之法師艾雅 | 2024-05-26 19:44:13 | 巴幣 0 | 人氣 138


同一時間,雪雅在摔下去沒多久,便用凝聚的風魔法撐住她和安里菲特兩人。

他們被打得有點遠,以墜落速度和與上方的距離,雪雅認為自己沒辦法撐著安里菲特的同時還能回到原處,乾脆就用風撐住兩人,再由安里菲特用光護罩罩住兩人,免得被樹木的枝葉劃傷。

安里菲特抱著雪雅坐在草地上,輕輕喘著氣,看了一下四周,沒有感覺到魔物的殺氣。

「我們兩個應該算是得救了吧?」雪雅現在還覺得心跳得有點快,並不是因為被安里菲特抱著才心跳加速,而是因為剛才實在太驚險了。

「嗯,這附近沒有魔物,也不是魔物的棲息地,不會被攻擊。」

「就算不會被攻擊,我們也應該擔心一下天氣問題吧。」雪雅看了一下天空,他們剛才顧著引誘和攻擊魔物,沒什麼時間注意天空,現在才發現天空已經烏雲密佈,看起來要下雨了。

「喔……不是吧……」安里菲特無力地垮下肩膀,無奈地說:「妳來找吧,哪裡有洞穴可以躲雨?」
「你不會對這裡不熟吧?」

「我很少走到這裡,只有帶席烏隊長他們避開我們剛才打的魔物才會經過這裡。」

「等我一下。」雪雅閉上眼睛,感受著風的流動,聽著枝葉被風吹得沙沙作響的聲音,試圖從風的流動中找出有可能是洞穴的地方。

雪雅睜開眼睛,正要說出洞穴的位置時,雨一滴滴落下,雨滴掉落的速度還越來越快。

「我們快走!」雪雅拉起安里菲特的手,把人往某個方向帶。

「找到了嗎?」

「對啊,我知道有個地方風流動的速度特別快,八成就是洞穴之類的地方了。」雪雅回答得十分有自信。
「真可靠,那就交給妳帶路囉,我來留意附近的魔物。」

雨越來越大,安里菲特和雪雅來不及拿出雨衣,更不想讓行李裡面濕掉,乾脆就不停下來穿雨衣,而是加快移動的腳步。

兩人找到一個洞穴,洞穴的入口看起來有點窄,走進去時也只是一條窄路,大約走了一公尺之後,才變成稍微寬敞的空間。

裡面相當昏暗,幾乎沒有辦法看見內部,但安里菲特用光魔法照亮裡面,他們這才發現地上有被燒過的木材,代表這裡不久前有人使用過。

「幸好來之前就有收集木材,不然就糟了。」雪雅說著,從行李袋拿出一盒東西,那一盒裡面放得全是樹枝或木材。

「我們最好也把衣服脫下來烘乾,這樣穿著會感冒。」安里菲特提議著,開始翻找自己的行李箱。

安里菲特的行李箱是特殊的魔導具,外觀看起來不大,實際上的空間比外表看到得大很多。他的箱子裡有足夠的換洗衣物,他把乾淨的衣服拿出來更換。

雪雅也開始翻起自己的行李袋,越是翻找,眉頭皺得越緊,喃喃說:「這下糟了……內衣和內褲包在上衣和褲子裡面沒濕,但大部分的衣服和褲子好像都濕了……連洋裝也是濕的……」

「妳沒衣服可以換?」

「沒有,只能全部拿出來烘乾了,真要說能換的只有內衣褲而已。」雪雅一臉不悅,但也只能認命地先把衣服拿出來。

安里菲特先把火點好後,和雪雅同時背對彼此,把衣服脫下來,放在火邊烤乾。

安里菲特沒有回頭,把毛毯遞給雪雅,溫柔地說:「先披著,這樣才不會感冒喔。」

「謝、謝謝……」雪雅有點彆扭地接過毛毯,把毛毯蓋在身上,整個人轉向火焰,然後靠在安里菲特身上。

「雪雅?」

「總算可以獨處一下了。」

「雪雅,呃……注意一下我們之間的關係喔……」

「我才不要,人家忍很久了!」雪雅鼓起臉頰表達抗議,接著用撒嬌的口吻說:「逃離追殺還真累。」
「妳知道我被追殺的心情和我努力讓所有人脫離追殺的心情了嗎?」

「是,辛苦你了,所以人家要來慰勞你一下。」雪雅改變了一下動作,整個人抱住安里菲特。

「妳還真的不掩飾一下自己的欲望。」

「那你自己呢?還打算一直維持著克制的狀態嗎?」

「還是一樣敏銳。」安里菲特苦笑,一副投降的樣子。

安里菲特把視線轉向雪雅時,兩人沒想到臉會靠得這麼近,同時露出驚訝的表情。

雪雅率先做出反應,她雙手摸上安里菲特的臉頰,把臉湊了過去。

兩人的嘴唇貼在一起時,雪雅閉著眼睛,臉頰微微泛紅,安里菲特則是瞪大雙眼,一時之間不知道該做什麼反應。

安里菲特抓住雪雅的手,把人撲倒,空閒的手摸上雪雅的臉頰,後者一臉嬌羞地別開視線。

安里菲特主動吻上雪雅的嘴唇,深深的一吻讓雪雅緊閉雙眼,下意識緊緊抱著他。

似乎是意識到自己的行為有哪裡不對,安里菲特連忙爬起來,尷尬地說:「抱歉……妳還沒解除婚約。」
「你自己明明也忍得很累,好不容易終於有機會恩愛一下,為什麼……」

「問題是妳的婚約還沒解除,至少也要等妳的父親同意……或是等亞帝找到對象才行!」

「你也太固執了吧!明明……明明……你也……」

「就算這樣也不行,我們眼前有很多事情要解決,現在不是談情說愛的時候。」

「如果把卡爾斯解決掉,你就會把婚約搶回來嗎?還是基於考量蘇狄亞家和狄美亞斯家的利益,其實你根本不打算解除婚約?」

「我的確會考慮兩家的利益,但是亞帝堅持要跟某一個人在一起的話,我會尊重亞帝的意願,不會勉強他,不過前提是他選的對象要配得上我們家才行。」

「那你和我呢?我們的幸福就該被放在哪裡呢?你從來不考慮自己,從以前到現在你都只替別人著想,永遠都在犧牲自己。我很喜歡努力顧及大局讓所有人獲得好處的你,但也希望你多替自己著想啊!」彷彿用盡全力,雪雅說出了一直以來的心聲。

安里菲特的眼中閃過了動搖,然後望著火光說:「妳是最了解我的女人,應該也知道我不會讓自己的感情凌駕在整體利益前吧?」

「就是知道才要那樣說!」

安里菲特瞪大雙眼,露出一抹苦笑說:「真是的,妳為什麼永遠都喜歡戳我心裡的煩惱啊?雖然大多數的時候都能減少我的壓力啦……」

「那這次我有減少你的壓力嗎?」

「反而增加壓力了。不過這也讓我不得不重新思考,身為貴族的我們,真的沒有追求個人幸福的資格嗎?出身金枝玉葉,就一定要犧牲自己嗎?仔細一想,我們狄美亞斯家,到底還有沒有犧牲自己的資格呢?」

「我可不認同出身貴族就非得為整個家族犧牲自己的人生。如果把犧牲一個人的人生當作是成就整個家族,那被犧牲的一方也太可憐了吧?我不想成為嫁了人卻沒有自由和幸福,那我寧願單身一輩子。」

「如果妳成為王后或王妃,說不定真能把貴族從為家族犧牲的詛咒解放。」安里菲特看著雪雅,一臉認真地說道。

雪雅說:「人類的觀念可沒這麼容易改變,尤其是年紀大的。」

「我想也是。」

「改變別人很難,所以我也不打算改變別人,我只想堅守自己的原則。而且,我和亞帝結婚,亞帝會覺得幸福嗎?不用我回答,你自己也有答案吧?」

安里菲特垂下眼,沒有回話。

從家族的利益考量,亞帝和雪雅結婚,等到亞帝成為國王,對狄美亞斯家和蘇狄亞家當然是好事,但對他們個人而言,卻不會是幸福的婚姻。

雖然安里菲特的確想到不錯的方法,卻缺乏契機,所以他也只能消極地擱置兩家的婚約問題。

雷聲作響,風聲呼嘯,雨下得更大。

這場雨,似乎會下很久,不知道什麼時候被切成兩組的五人才能重逢。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