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連載】《探索者彈頭》章3-32-成長的碰撞

化風 | 2024-05-26 17:19:18 | 巴幣 2 | 人氣 459

連載中第三章
資料夾簡介
與帖斯提在數個月後的重聚,除了重新展開對敵人的搜索外,還有全新的同伴、與更強大的敵人……!

  大家好,這裡是化風。
  台灣好濕──感覺有揮不去的悶熱──
  不過濕潤有濕潤的好。有深刻體會到。
  那麼,日常廢話到此為止,請收看今天的文章。本次是對決的環節。

  總目錄



  【第一人稱,陳志涼。】

  呼……好不容易,從長鬍老爹那裡拿回「殤牥寶劍」、衝到「住院街」這裡了……
  現在這又是鬧哪招。無論哪裡、都充斥著黑皮膚的獸人。
  而且從現場染滿的血跡來看,恐怕「住院街」的人,犧牲了不少……
  帖斯提他們是在這個狀況下、衝進來的嗎?天啊,這裡簡直是魔窟欸,真虧他們敢壯起膽子。
  說是這麼說,我自己也大概是吃了熊心豹子膽。以前要是看到這樣血腥的場面,我大概會直接嚇暈過去。
  總之,先去阿萊他們的房間吧!如果絲柏琳的情報還有時效性,那麼、魔族女就在……!

  才剛想邁開步伐,我立刻意識到、某股魔力的氣息。
  不知道是否因為拿著寶劍、對魔力的感覺變得有些敏感的我,很快就拉開距離、避開魔力的流向——
  「!」
  下秒,我才有所察覺,眼前飄過一絲、無色無味的「氣體」;透過微風的吹拂,我確定這絕對不是錯覺。
  隨即後退、離開「氣體」移動範圍的我,很快就警覺、已經展開襲擊的敵人。
  「……」
  剛才沒多想、就做出迴避動作了……大概也提醒對方、「被害者已經有戒心」這回事了。
  既然如此——

  「就乾脆點、給我現身吧!奧斯伍德!!!」
  我於是朝手中寶劍、注入適量的魔力,並讓其施展起交雜旋氣、微量熱氣、以及水氣的,地區性小颱風!
  接著,再把魔力轉化成一點推力,這規模僅個人肩寬的小颱風,就高速移動、朝著我瞄去的暗巷前進!
  果不其然,被迫從暗巷中、慌忙逃出的身影,雖是逃過了小颱風的席捲,卻也把真身、現在我面前。
  「……還是一樣討厭啊,志涼‧陳。」
  沒錯。那身鵝毛護頸、誇張的貴族服飾,以及蓋住單邊眉、三七分斜髮下的恐嚇眼神,是我熟知的混帳——「奧斯伍德‧羅亞萬」。
  「什麼時候會這招的?別越來越棘手啊……!」
  看著他抽出隨身刺劍、隨時都可能發動攻勢的動作,我把寶劍抽出鐵匠們做好的臨時劍鞘、再把附掛帶的皮劍鞘揹上肩後。
  「我倒是還嫌自己、沒能夠棘手。」
  多虧之前、觀察了絲柏琳的「風吹走砂」,我現在認識到,「風」就是對付這傢伙的「霧中現奇」、最佳的解答。
  他畢竟無法把自己變化成的氣體、控制得強過風向。只要能人工製造風力、奧斯伍德就沒什麼好怕!

  「那我還是在你更加成長前、就在這裡解決你!!!」
  下秒,奧斯伍德直接朝我衝來,其主要肢體則大半唐突變成黑煙濃霧、完全覆蓋住我的眼睛!
  嗚,明顯不妙!但是!
  我也毫無畏懼,對殤牥寶劍灌進魔力、好使寶劍周邊捲起狂風,並一口氣用劍突刺!
  「——」
  在那陣黑煙、掠過我全身後,我幾乎是剎那、就感到身體不適,不禁單膝跪地。
  可惡……眼睛……呼吸道……是火場的、不完全燃燒黑煙……!還夾雜了一氧化碳……!
  發現自己肌膚、微微泛粉的狀態,我的視野也開始模糊。
  我……我不是「起風」了……嗎……!而且,劍峰應該也刺穿了黑煙……

  「有所進步的,可不只是你。」
  從身後傳來、似乎毫無大礙的男子聲線,讓戰局的變化、淺顯得用聲音都能判斷。
  「你有理解嗎?那個奇怪的『能力』、這次不能幫助你了吧?哈哈哈哈哈!
志涼‧陳!明年今天、就是你的忌日!!!」
  還未等我緩過來,聽覺傳來的腳步聲、就使我理解到對方開始衝鋒。

  怎麼辦……「伯樂」只接觸到那陣黑煙,所以理解的、便是「黑煙的組成」;對於其攻擊手段,一點解釋都沒浮現在腦中。
  就算熬過了這擊,也會被同樣的招式處理掉、再度陷入危機;我的體力、還能允許我陷入幾次這種「危機」?
  再者,看穿對手的攻勢,也還是沒理解、為何寶劍沒傷到奧斯伍德。沒解開這點,就會使我沒有攻擊手段、也就無法打倒他。
  怎麼辦……越思考下去、越覺得陷入絕望……
  不行啊……要陷入、對方希望讓我掉入的思考謬誤了……

  「全速運作(フルスピード・カルキュル)……!」
  下意識之間,我把腦袋全部集中在「伯樂」的運作上、甚至是閉上了眼。


  ※ ※ ※


  【第三人稱】

  「志涼‧陳!明年今天、就是你的忌日!!!」
  手持刺劍、朝著地上半跪姿少年突刺,奧斯伍德抱著必勝氣勢、打算貫穿對手的心臟。
  然而,少年唐突散發出的氣場、瞬間就使奧斯伍德感到不妙。
  就算如此,劍早就無法停下、直挺地朝前穿出;抱著僥倖心態,他決意這擊、就要終結數個月來面對的敵手。
  穿過去吧……把這傢伙殺掉吧……!

  可劍尖接觸到少年那白襯衫的剎那,居然以無法理解的角度、大幅滑離攻擊軌道;彷彿上頭抹了比油還滑的東西,劍尖沒有貫穿對手、卻是滑開後偏向上方。
  「怎——這是?!」
  攻勢被打斷,還因為劍尖的滑移、差點失去平衡,奧斯伍德勉強站穩身軀、並嚇得跳開距離。
  「……」
  雖然至今為止,每次面對志涼時,都為著他展現的莫名實力、感到苦手,可像現在這樣由於搞不清狀況、無法有效打擊,卻是頭一遭。
  很明顯地,單膝跪地後,這位少年、做了某些事情。些微的魔力包覆其全身,奧斯伍德看出、有明顯的施術痕跡。
  問題是,他施了什麼術式。先前也是,他的確是拿著普通的短劍,竟能輕易於無身體強化下、斬斷眼前魔物身軀,簡直是無所不能。
  不過,現在奧斯伍德、對此的恐懼心減低不少。自己的伎倆、應該還沒被拆穿。
  如此篤定的理由,正是對方還跪著、遲遲沒有行動。他是對方的話,只要抓到把柄,肯定會直接趁敵人還未意識到前、就加速攻勢。
  這樣的話,勝算就仍是奧斯伍德佔優。沒必要慌張。

  那麼,如今該處理的事項,就是——
  「別故弄玄虛了……!」
  盡快解決對手。
  為達成這點,奧斯伍德再次把身軀化為火場特有的黑煙,要把對手活活悶死。
  就他所知道範圍內,這是較為有毒、能快速侵入人體內的氣體;他不清楚性質的氣體,是無法讓身體變化出來的。
  儘管也可以變化成無色無味、能暫時「麻痺」神經,讓「能力」失效的「喪能花」氣體,可過於無遮蔽的特性,反倒讓「伎倆」無法好好施展;那樣一來,志涼就有機會迴避了。
  所以能同時蓋過視野、還快速攻擊對方的黑煙,是目前最佳選擇。奧斯伍德如此深信。
  想好「伎倆」可用的角度後,奧斯伍德快速衝出,企圖以黑煙襲向敵人!

  「……來了嗎。」
  只見志涼隨口吐出話語,接著揮舞起手中寶劍;寶劍被注入魔力後,又颳起旋風、想要把奧斯伍德的身軀給吹散。
  早就觀察到此現象,其黑煙化的體態、也不反抗旋風的走向,徹底被捲入周遭,形成身體宛如被腰斬的詭異模樣!
  這裡,便是志涼當初的誤算之處。
  於不到一秒的接觸時光中,透過看穿旋風迴轉的角度,奧斯伍德自己把煙化的身體、再更加速移動,竟使黑煙身軀脫離了旋風的席捲、直接來到志涼面前!
  還由於黑煙實質上、蒙蔽了視野這回事,使得剛才志涼根本無法分別、黑煙與自己的距離,無意間被黑煙撲了面;又因接觸後、黑煙隨即又被旋風帶走,導致實質接觸時間真的沒有多久,才會導致事後、其後知後覺的創傷反應!
  更何況,志涼還誤會了另一件事——

  「嘖……!」
  黑煙過後,煙霧又損害了志涼的肺部,讓其連單膝跪姿都無法維持、不支側倒。
  其揮出的寶劍,一絲一毫都沒有攻擊到奧斯伍德。
  「以前的苦戰,簡直像是假的……!」
  於被旋風陣中、搖擺的煙狀身軀,並不是毫無操作性。奧斯伍德還是可透過微操跟改變氣體性質、迴避掉揮劍攻擊。部分改變即將受創的軀體、成為更輕的氣體的話,就能在被擊中前,先因揮劍的氣壓被彈開、從而導致「迴避」被動發生了。
  也就是說,現在的奧斯伍德,總算達成了氣體本該有的、「物理無敵」特性。
  仔細想想、自己就感到諷刺。本該要把依賴「能力」的人類社會給終結,自己卻變成這副、更加仰賴「能力」作戰的模樣。
  但那些都無所謂了。只要能達到最終的成就,現在就算違背自己的心聲、也在所不惜。
  「下一次……」
  根據計算,奧斯伍德知道,接著再讓志涼吸入一口黑煙——
  「就把你解決。」
  便可以殺掉對方。

  看來簡單的任務,他卻不敢大意。不久前的那一劍,他也覺得贏定了。
  結果便是、那樣出人意表的狀態。所以作戰,更是要徹底執行。
  做足心理準備後,奧斯伍德三度把身體化為黑煙,快速衝向已經倒地、看來毫無反抗之力的少年。
  謹慎地使出、有十足把握的最後一擊——

  ——抓到你了。
  「!?」

  須臾間,發現躺於地的志涼、竟對自己張開眼,奧斯伍德心頭一驚、意識想停下攻擊。
  不過動作早就在執行中,無可避免地、直往對方發動。想阻止自己、也無可奈何了。
  「困獸之鬥罷了!!!」
  伴隨著怒吼的壯膽行為,黑煙無情蓋過志涼全身、眼見就要把少年的呼吸系統完全破壞!
  「……現在。」
  幾乎是最後一刻、黑煙即將跑入志涼鼻孔之際,唐突的大量氣體移動、把志涼身邊的黑煙完全吹散;這也迫使奧斯伍德的黑煙身軀、被吹散了大半,他本人也不得不後退。
  「嘖!居然控得這麼精準……!」
  把身軀變回原狀後,奧斯伍德緊握刺劍、微退一步後,再朝地面人影祭出劍尖!
  這次,他刻意把部分掌心與前臂、於不影響握劍的狀態下化為黑煙,打算來個雙重攻勢!

  誰知道,地面此刻竟彈飛出一顆小石、猛然重擊奧斯伍德的腕部,使其劍尖失準——
  「嗚?!」「鏘!」
  僅一瞬間的空檔,倒地者的少年、把魔力灌入寶劍中,讓寶劍憑空創造出從下朝上、氣勢凌人的高速風刃!
  「嗚啊啊啊?!?!」
  下秒,奧斯伍德的持劍手、便被高速風刃給直接截斷!
  過快的攻擊手段,他根本無法防禦;所幸,他及時透過其他煙化的軀體、把斷臂給甩回,這才沒有真的完全斷肢。

  然而,對方的反擊、遠遠沒有結束。
  隨著志涼開始緩緩站起身,寶劍開始製造出大量、急速、且軌道無法預測的風刃,於奧斯伍德訝異之際、對其肢體展開多次斬擊!
  從髮絲到腳尖、以至指端到肚臍,奧斯伍德全身、無一不受到風刃的切割;過沒多久,那身原本被鵝毛護起頸部、看來華麗的貴族服飾,已是破爛不堪、染滿血跡的狼狽模樣。
  像是故意的行為,所有的傷口都又淺又輕、卻至少都有見血程度;散佈於全身的傷口,除了痛覺外、更多的是遠超想像的屈辱感。
  「你……你……!志涼‧陳!!!你這是在凌遲我嗎!!!」

  敵人的怒吼,則在少年重重吐出一口黑煙後、得到回應。
  「——對。因為我很不爽。」

  【待續】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