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最終序章04

狂羽憶 | 2024-05-26 14:50:47 | 巴幣 0 | 人氣 42

最終序章
資料夾簡介
最新進度 最終序章06

  一進入遊戲,我馬上警戒地握住腰上的刀柄。
  下線前沒有在安全地區登出和殘血讓我不得不謹慎。
  月光蝶依舊故我地隨性飛舞,和我的警戒反應呈明顯對比。
  (附近沒有魔物的動靜。)
  查看一下簡易狀態欄。
  「原來下線也會回血回魔啊。」
  這樣我就能稍微放心點了。
  「在看戰利品之前……」
  我打開人物介面查看裝備耐久值。
  「防具受損不大,武器耐久倒是掉了超過一半。」
  就算它是較好一點的武器,面對區域BOSS這樣的情況仍舊無可避免。
  「還是該準備幾把預備的武器比較好吧。」
  我拔出黑鐵太刀,從道具欄裡拿出兩瓶〈武器修復藥劑〉,將裡面的液體倒在刀身上。
  藥水在太刀上像氣化般發出微光。
  原本較黯淡受損的太刀像被滋潤般漸漸恢復武器該有的樣貌。
  接著我拿出擦拭布將刀身包裹、輕輕從接近刀鍔處慢慢劃過,直到刀尖。
  甩動揮舞一番,觀察刀、確認狀態。
  「這樣應該可以再撐一段時間。」
 
  黑鐵太刀(櫻)的耐久值現為88。
 
  如果是找裝備店,只要付錢就能一次全恢復裝備耐久值。在野外就只能靠修復藥劑一瓶30耐久值慢慢處理。
  我再拿出一瓶〈防具修復藥劑〉像香水一樣朝自己噴,包括飾品在內的全部防具發出淡淡光芒。
 
  「再來看看運氣如何。」
  打開道具欄查看最後面擺放的新獲得物品。
  「蘭蚺的〈長牙〉、〈蛇眼〉、〈頭骨〉、〈花瓣鱗片〉、〈鮮豔花瓣鱗片〉、〈蛇肉〉還有〈寶玉〉和〈逆鱗〉……喔!」
  最後顯示了兩個卷軸道具。
  「〈隱身〉和〈幻術〉!不用再刷一次真是太好了!」
  毫不猶豫地點擊使用。
 
  「還有要處理的是……」
  打開好友選單,查詢「黑死蓮」並申請加入好友。
  馬上跳出成功訊息。
  「好快!剛好在線上嗎?」
  同學的遊戲ID則顯示沒上線的暗色調。
  「應該是在店裡幫忙吧。」
  畢竟這時候是晚餐時間。
 
  「嗯?」
 
  [黑死蓮 邀請加入 〈彼岸夜行〉公會]
  「加入還得要實力審核……」
  手卻毫不遲疑地點選同意。
  (如果彼此真的合不來再退出就好。)
  申請成功之後,會在ID前增加公會圖案和名稱。
  公會的象徵是以佔據大部分圓形版面的彼岸花、中間偏上是十字形星鑲嵌在弦月內的設計圖騰。
 
  好奇地看一下目前公會規模。
  就只有我們三個。
 
  點了同班同學個人資訊查看。
  (始源工具人13號/男性/妖精/主職業:護衛騎士、等級四十五/副職業:執事、等級四十。)
  (如果他們之間的關係真的如他所說,這個名字看起來真哀傷啊……)
  「那麼傳聞中的女帝呢?」
  (黑死蓮/女性/狼族獸人/主職業:槍兵、等級四十七/副職業:狙擊手、等級五十。)
  「槍兵卻是狙擊手?專練投擲系的遠程攻擊手嗎?」
  (我是不是也該去查一下副職業?讓自己有個底也好。)
 
 
  「總之先找村莊吧。參考攻略網站看了相對位置……」
  裝備附帶的技能必須累積施展一定次數才能在汰換後也能使用。
  現在就先練等、練技能,朝有傳送水晶的聚落前進。
 
 
  「可惡!還是繞了一大圈才來到聚落!」
  爬上斜坡、和門口守衛打聲招呼後我走進聚落。
  觸碰在中央廣場的水晶塔做傳送記錄。
  現在已經是現實世界晚上六點半左右。
  (太容易被吸引目光了……雖然該練的還是要練。)
  看了一圈這個名叫「佩特爾」的地方。
  這個位在丘陵高處的據點。
  聯絡通道只有剛剛爬上來的東南向和直線貫通的西北向山路。
  山體東北方緊靠著一棵巨木,並在其上建立瞭望台。
  與其說是開墾或貿易中繼點功能而建立的,更像是為了巡邏遠離主線道的偏僻地區而形成的小型聚落。
  可能是因為這個關係,我沒看到玩家。
  (不過該有的機能還是有。)
  在酒吧門口的懸賞佈告欄解討伐和收集任務。
  打贏區域BOSS後一口氣升了兩等,再加上打怪和解任務的經驗值,目前十五等。
  刷新清單,再次接滿符合等級的任務。
  「去看看能夠做什麼裝備。」
 
  面對酒吧的左手邊有另一棟大小與其相稱的房屋。
  我推開門走進去,飾品店老闆立刻跟我打招呼。
  「歡迎來到這偏僻之地。」
  「那個……請問武器店老闆在嗎?」
  「他正在加緊趕工,老胡,有客人!」
  「發生什麼事情嗎?」
  「這裡全靠葉隱的巡守維持安全,他們的裝備是老胡和歐頓負責整修。不過最近確實有點狀況。」
  工坊內的打鐵聲嘎然而止,兩名矮人從櫃檯後面擦著汗、慢慢走出來。
  「他是找我,你出來幹嘛?」
  一名滿身肌肉、身高大概一百五十公分的魁梧矮人對著另一名長著大鬍子的矮人碎念。
  「有人只看武器不看防具的嗎?」
  「請別在意,他們一直都是這樣。感情很好。」
  「「誰跟他感情很好啊!」」
  兩名矮人同時對人族老闆-傑特大吼。
  「你想做什麼?」
  滿臉鬍渣的武器店矮人開口詢問。
  「我現在有些素材,能幫我看看夠不夠打造一把屬性太刀嗎?」
  「屬性?具體來說?」
  我把十等之後打到的素材全放進鑑定道具欄讓他審視。
  「能造成麻痺效果的雷屬性。」
  目前只有火屬性技能。想要從裝備入手其他屬性以防不時之需。
  「嗯……」
  他邊聽邊檢視,直到看見某些素材。
  「這是!蘭蚺的逆麟和寶玉!?」
  「什麼!?」
  其他人也大吃一驚,防具店大叔還湊過去確認。
  「有這些素材我可以幫你打造一把厲害武器。」
  「說什麼傻話!這些應該要打造成防具!」
  「干你屁事!他是我的客人!」
  他們開始言語相對,我只能尷尬地打斷爭吵。
  「那個……我想先確認一下可不可行……」
  「靠強化升級的方式能夠辦到。但是目前我手頭上的雷屬性素材不夠。」
  「這附近有那裡可以收集到嗎?」
  「往西走有一片名叫『克貝夫』的濕地,那裡棲息著利用放電捕食的魔物。」
  傑特幫忙補充說明。
  「收集二十個〈刺電鳥的放電器官〉,我就有辦法幫你處理。」
  「我知道了。話說回來,剛剛聽說有什麼緊急事件?」
  「喔,那個啊。這類事情在這種人手不足的偏僻地方很常發生。」
  「簡單來說,就是魔物繁殖過剩,已經嚴重到開始危害周遭環境了。」
  我看著防具店的大鬍子矮人。
  「沒有玩家……旅人或冒險者幫忙嗎?」
  「委託發是發了,但是來的人不多。而且這次拖太久,都出現強勢種了。」
  「強勢種?」
  傑特接著解釋。
  「在這種弱肉強食的環境,種族數量一多就容易出現特別的個體。這類的存在會變成統治者主宰全體。」
  「跟精銳級別不同嗎?」
  「通常就是從精銳中脫穎而出的魔物。」
  「比牠們更強啊……」
  「既然你能和同伴打倒蘭蚺,要不要去酒吧裡接一下委託?獎勵很豐富喔。」
  (其實我是單人討伐。還是不要說好了……)
  我對飾品店老闆提問。
  「如果還是沒有人幫忙的話呢?」
  「就只好從葉隱調派人手過來了。就算有傳送水晶,來這裡的人還是不多呢。」
 
 
  趁武器店大叔幫我製作太刀時,我向飾品店委託還沒補足的裝備。
  同樣是用蘭蚺的素材為主打造。
  他向我詢問想要哪種感覺的飾品,我大概說明之後,他便著手幫我處理。
  從頭到尾防具店大叔都散發著一股怨念地瞪著我。
  (就算刻意無視也覺得壓力好大。)
 
 
  「做好了。」
  矮人老胡從工坊裡走出來,將一把武士刀及其刀鞘橫放在櫃檯上。
  我充滿期待地跑過去確認。
 
  這是遊戲,武士刀長度比真實版本還要長已經是基本設計。
  新做的武器-〈蚺牙丸〉還比黑鐵太刀(櫻)更長一點。
  利用〈長牙〉和〈逆鱗〉打磨的刀身帶點透明感,刀鍔是以蘭蚺為發想的頭部圖騰。刀柄的配色跟刀鞘一致,是鮮豔的紫白蘭花配色的花瓣狀鱗片彩繪再繫上黑綁繩。柄頭和鞘的鐺都有讓人聯想到蛇牙的特殊設計。
 
  「喔喔~好帥!」
  「這可是我徹底發揮素材力量的得意之作。」
  「提高第一擊的攻擊威力10%;技能:〈大蛇流舞〉。」
  我拿起來仔細端詳,完全沒注意到兩位矮人彼此間的冷嘲熱諷。
  「我這裡也好了。」
  雀躍地過去看擺在桌上、像藝術品般的精緻裝備。
  我忍不住再次驚呼。
  飾品和其他裝備搭配沒有絲毫違和感。
  而且功能比我預想得還好。
 
  兩枚戒指都是兩種蘭蚺鱗片打造,用來提高防禦力。
  額外添加的素材卻不同。
  一枚我選擇力量加4;另一枚當然就是敏捷。
  (我終於能使用〈櫻花閃〉了!)
  而配戴在左手腕的是以〈蘭蚺寶玉〉為主素材的手鍊。
  (強大技能再加二!)
  我藏不住笑意,喜悅之情溢於言表。
 
  〈大蛇魂〉:發動後提高傷害、防禦加成。對於被攻擊者增加膽怯值;對心生畏懼者再提高兩成傷害。
  〈死亡纏繞〉:對半徑十公尺內的受傷對手進行如被大蛇纏繞的無形絞殺攻擊。被傷害值越高,效果越好。對心生畏懼者再提高兩成傷害。
 
  「嗚喔喔喔!!」
  防具店的歐頓大叔終於忍不住大吼,嚇了我們一跳。
  「幹什麼!你想嚇死誰啊!」
  「小子!蘭蚺的素材還有剩吧!把它交出來!!」
  「喂!不要把我的客人嚇跑了!」
  「什麼你的客人!如果把相同的素材交給我,肯定做出比你還好上數倍的防具!」
  「看小兄弟的要求就知道。比起防具,他更著重傷害帶來的效益。只要不被打中,防具隨便穿穿就好!」
  (雖不中亦不遠,我遊戲風格那麼明顯嗎……)
  「也不是說防具不重要……」
  比起兩人的大聲公,我的氣勢明顯弱爆。
  「防具就是撐住性命的最後一道防線。我打造的防具還遠比這老頭做的武器更加優良!」
  「你說什麼!」
  眼看兩人快打起來,飾品店老闆則是一副「又來了」的稀鬆見慣的表情。
  用眼神示意傑特想點辦法,他只聳聳肩表示愛莫能助。
  我無奈地嘆口氣。
  「現在的裝備想換也換不掉,我現在的綜合能力才勉勉強強配得上這把黑鐵太刀(櫻)呢。好歹讓我練到學會附加的技能吧。」
  「你現在的蘭蚺素材剩什麼?」
  我點開道具欄查看。
  「嗯……〈花瓣鱗片〉、〈鮮豔花瓣鱗片〉和〈蘭蚺頭骨〉。」
  「那就這麼辦!」
  歐頓大叔拿出紙振筆疾書。
  「把這些素材帶過來,我幫你做比那傢伙還好的裝備!」
  我毫無反抗能力地接過清單。
  稍微瞄了一下,有些素材該去哪裡收集都不知道。
  「嗯……我……努力去找。」
  「你想做什麼就去做,像這樣的幼稚老頭不要理他就好。」
  (不要再挑釁他了!)
  「如果不讓我打造,我會詛咒你一輩子。」
  防具店大叔左手戴上一支看起來就很危險的手套。
  「我會盡快收集完畢!」
 
 
  即使隔了一扇門,我還是可以感受到歐頓大叔悲憤的眼神仍死盯著我。
  加上武器店的矮人老胡在旁火上加油。
  (沒有錢、沒有材料,我也不想啊……)
  我只能選擇強化現有裝備。
 
  畢竟是用BOSS的素材製作裝備,價格自然不便宜。
  我向右轉進道具店把用不到的低階材料賣掉,貼補點購買消耗品的錢。
 
 
  即使是同等級的怪,經驗值和素材價格也不盡相同。
  例如森林蜜罐蟻的攻擊性不高,但是完整取得裝有樹蜜的腹部不管是加工品或直接販賣,價格都很不錯。
  等級差不多的哥布林盜賊侵略性強,經驗值較多。能取得的戰利品都是破爛裝備碎片,賣的價格就不好。
  當然也有經驗值不錯,素材也好的魔物。
  簡單來說就是高風險高報酬。
 
 
  還是會習慣逛一下同棟建築內的技能商店。
  目前二十等以下的技能我都先買好了。
  (果然沒有商店以外的稀有技能。)
  「不好意思,我想知道這附近能靠自己取得的技能有哪些。」
 
 
  整裝完畢,我進入酒吧,看了貼在牆上的區域限定懸賞單。
  「原來還有這類任務啊。」
  有這附近和濕地的、大叔們說的,還有稀少魔物的討伐單。
  (嗯?我記得防具清單有黑銀月牙狼的毛皮。)
  原來牠是稀少魔物!這樣我何時才能再去強化裝備啊!
  我哀怨地嘆口氣,對著公布欄點選[接收],整理好的懸賞單自動放進特殊道具欄裡。
 
  (接著準備一些食物。)
 
  「最終序章」有所謂的飢餓度系統。如果餓過頭會有減少自然恢復量和降低攻擊力、敏捷及自然恢復速度的虛弱狀態。
  這是為了避免玩家廢寢忘食地玩遊戲的提醒功能。
  品嘗遊戲裡的美食是一大樂趣,現實生活中也得好好吃飯。
  像我才剛吃飽沒多久,VR頭罩就會透過偵測,同步更新遊戲裡的飢餓程度。
 
  「你好,能幫我做些可以攜帶的食物嗎?」
  我走向酒吧櫃檯向女服務生詢問,她遞給我一份菜單。
  「我們有這些選擇,或是可以提供食材讓我們幫您料理。」
  我充滿優越感地笑著。
  「請幫我料理這塊肉。」
  拿出一大塊〈蘭蚺肉塊〉擱在桌上。
  「這是!那個蘭蚺嗎!?」
  看到她露出我預期的驚訝表情,開心地點點頭。
  「這個能做成什麼料理?」
  「能、能做成這些種類!」
  我眼睛發亮地看著清單做選擇。
 
 
  我心滿意足地走出「佩特爾駐紮地」,朝西方的「克貝夫濕地」前進。
  「聽說吃太飽也會有降低防禦力、敏捷,增加技能詠唱和冷卻時間的負面狀態。」
  過與不及都不好。
  「雖然用餐完到現在都超過三小時了,也還不會餓。」
  但是蛇肉可不是現實中有辦法輕鬆品嘗到的食材。
  使用蘭蚺的肉做了兩份〈蒲燒蘭蚺便當〉、六串〈蘭蚺烤肉串〉和十份〈唐揚蘭蚺〉。
  拿出一份〈唐揚蘭蚺〉。光是香氣就讓人食指大動。
  將一塊熱騰騰的炸肉塊丟進嘴裡。
  「嗯~~這就是所謂的雞肉味、嘎嘣脆嗎~口感覺得更紮實、有嚼勁!」
  日式調味和鮮嫩肉汁混合在一起。隨著咀嚼,肉香充斥整個口腔。
  這等美味讓人捨不得吞下肚。
  同等份量的〈蘭蚺肉塊〉還有九塊。
  「為了這種美食我願意再多去攻略幾次!」
 
 
  另外,從酒吧店員得知了一件事。
 
  「最終序章」畢竟是擬真遊戲,NPC是會休息的。
  在這種偏僻的地方不比主城熱鬧,一般來說商店營業時間是遊戲時間的06:00到22:00。
  每個地方不大一樣,但大概也是這個時段。
  佩特爾的酒吧因為兼具旅館功能,晚上十點之後還有提供酒水和簡易餐點。
 
 
  縱使討伐蘭蚺很困難,牠的相關素材還是屬於十三等魔物的範圍。
  新做的太刀〈蚺牙丸〉以相同等級的裝備來說,當然屬於上等的武器。
  現在兩把太刀都能使用技能的情形下,我選擇優先鍛鍊新入手的太刀。
  一是為了盡快學會新技能,也為了適應新武器手感。
  二是兩者的級別差。先學完裝備需求/數值較低的〈蚺牙丸〉技能,如果後續強化成其他派生武器的話,就算技能被覆蓋掉也不會有影響。
  所以走出「佩特爾」我就一直使用〈蚺牙丸〉戰鬥。
 
 
  利用樹幹三角跳躲過身高兩公尺的大哥布林雙手持斧頭的重橫砍,輕鬆地以單手撐在牠的肩膀翻身,朝背部一蹬。
  「〈大蛇流舞〉。」
  〈蚺牙丸〉的刀尖對準大哥布林的後頸,在空中虛踏,展現像瞬間移動的高速衝刺。
  牠還在企圖拔出卡在樹上的斧頭。
  我的新太刀在碰到對方之前,彷彿出現蘭蚺張開巨口的幻影對著牠咬下。
  就在這時,牠驚恐地放開武器,才剛反射性地轉身想跑。
  大哥布林身上就被虛幻的四顆長牙貫穿。
  接著我的武器刺入牠的後頸,扭動刀身切出,再迅速高繞頭部向下揮斬。
  牠就維持弓著背、痛苦大叫的姿勢化為死亡特效。
 
  「呼~不得不說,這招好強啊。」
  在發動的五秒內至少能四次技能攻擊判定,尤其第一下傷害最大,很符合蘭蚺初見殺的稱號。
  而且不好閃,尤其一開始巨蛇張口咬下的特效確實會讓人心生畏懼。
  還是可以空中施展的突進技。
  (會不會強過頭了……)
  冷卻時間需要五分鐘,和〈狐炎龍〉有得比,算是稍微平衡點了吧。
 
  「又拿到〈大蛇˙斷〉的技能卷軸。」
  基本上商店買得到的初階技能都可以透過打怪或任務取得。
  只是價格便宜,先買先學再說。
 
 
  「到底還多遠……我感覺都快走出森林了。」
  這遊戲應該有坐騎吧?明明在「佩特爾」有看到配上鞍座、像是鳥和迅猛龍混合體的生物。
 
  打開地圖和道具欄邊整理邊休息。
  拿出一份〈唐揚蘭蚺〉又往嘴裡塞一塊。
  (雖然想省點吃……但是真的好好吃喔!)
  一份有十塊炸蛇肉,我已經默默吃掉兩份了。
 
  注意到附近的草叢有摩擦聲響而提高警戒。
  探頭出來的是……
  「龍?」
  一隻和柴犬體型差不多的小龍搖搖晃晃地走出草叢。
  有著如老鷹嘴喙的腦袋、細長的脖子和尾巴的雙足飛龍。
  墨紅色的鱗片、翅膀皮膜有更深黑色的花紋。
  在細長的上頭顱腦勺兩側,往後延伸出不像是角,比較像是特化的片狀長鱗片。
  以蝙蝠來解釋,在翅膀第一指的地方也有同樣額外長出的相同鱗片構造。
  分岔的尾巴末端也是左右各一片。
  「有那麼小隻的龍?這還是我在遊戲裡看到的第一隻龍。」
 
  查看牠的資料-〈森林翔翼龍(幼體)〉、等級三。
 
  「是龍寶寶,是走失了?還是這附近有牠的爸媽存在!?」
  我驚恐地抬頭查看。
  但是我一路走來完全沒有看見任何足跡或徵象啊。
  「嗯?這個圖示?」
  在牠的名字旁邊有一個捕蟲網的圖案。
  「代表牠可以抓囉!要怎麼抓?丟帶骨的肉?」
  總之先試看看。
 
  從道具欄拿出〈森林鹿肉〉,從外觀上看起來最符合象徵。
  把鹿肉放到牠面前。牠完全不怕生地瞧我一眼,看一看肉,又不為所動地盯著我。
  「感覺不對嗎?」
  記得有瞄到攻略網站說,身上如果有某些特定道具,可能會吸引到相關的特定魔物注意。
  「難道是看上我的最高級肉!?」
  可是牠看起來更稀有……
  「好吧!」
  我霸氣地拿出巨大的〈蘭蚺肉〉放到牠面前。
  「如果這就能滿足你的話!」
  龍寶寶往右探頭看了我一眼,似乎覺得眼前的東西很擋路。張開翅膀、輕盈跳上比牠還大的肉塊。
  仍然好奇地歪著頭、直盯著我瞧。
 
  這時我才發現,原來那些特化的長鱗片能像扇子一樣張開。從長到短依序有五片。
 
  「是捕獲方法不對嗎?這時候上網查會不會太遲了?」
  原本還在亂想,突然對這樣的場景有某種既視感。
  「這不是以前看過的恐龍電影會出現的情況嗎!該不會等等會突然衝出二三十隻把我咬死吧!」
  我手按住刀警戒,龍寶寶還是一副天真無邪的樣子跳下肉塊,慢慢朝我走來。
  「牠在聞什麼?」
  幼龍在我身邊不斷嗅著,聽到我的提問,稚嫩地叫了一聲。
  「看起來的確是餓了。該不會……」
  我拿出〈唐揚蘭蚺〉,牠立刻睜大眼睛、巴著我的腿引頸狂叫。
  「看來你挺識貨的嘛。」
  我蹲下來,牠緊盯著炸蛇肉直到我把它放在地上。二話不說開始狂吃。
  「我懂我懂,這真的……」
  才剛拿一塊想自己享用,小龍又在亂叫。
  「你也吃太快了吧……」
  我索性坐下來餵牠。
 
 
  「你也吃太多了!到底塞到哪去了!」
  龍寶寶足足吃掉我兩人份的炸肉塊才心滿意足。
  接著開始親暱地蹭我的腳。
  我搔了搔牠的下巴。
  「怎樣?要跟我走嗎?」
  牠開心地叫了一聲。
 
  [獲得〈森林翔翼龍(幼體)召喚笛〉]
 
  「這樣就成功了?」
  同時解鎖寵物圖鑑和坐騎圖鑑。
  「嗯?」
  查詢圖鑑,圖片上的是深青綠色的鱗片和白色花紋。
  再看看眼前的幼龍。
  「樣子的確是相同……色違?」
  我忍不住喜悅,笑了出來。看來能跟同學好好炫耀一下了。
 
 
  根據帶寵物練等測試結果。
  還是讓牠躲在專屬空間比較安全。
  雖然經驗值獲得量會比實際放出來在安全地方待著還少。
  目前來說,我不知道寵物死亡還能不能挽回。
  還是先謹慎地提升牠的等級再說。
 
  開啟寵物相關介面和圖鑑可以推測,我似乎可以擁有遊戲實裝的所有寵物。
  「不過,這個……」
  寵物還有一個像是生態觀察箱的介面。
  最多可以放八隻進去。
  可以互動和餵食以提高好感度。
  還可以打造所處的環境。
  「這是不是變成其他遊戲了……」
  我想到的是,如果真的收集到一定數量的寵物。
  每天上線光是維持牠們的好感度到底要花多少時間……
  (還有伙食費……該不會都要餵〈唐揚蘭蚺〉等級的食物吧……)
 
  這部分有必要好好查一下。
 
 
  「終於快到了嗎?」
  明明還在森林裡,大範圍的泥濘區域卻開始變多。
  越往西走,腳邊已經出現積水。
  在這種環境走路要特別小心,沒辦法迅速移動。
  「如果因為打滑而被幹掉就太丟臉了。」
  眼前踩著積水緩緩出現三隻等級十七、像彈塗魚長出四肢的魚人魔物。
  「對吧。」
  不理會我的自言自語,一隻彈塗魚人冷不防從遠距離對我高速吐出比棒球大一點的泥塊。
  側過頭輕鬆躲開。向右墊步閃開不同方向而來的另一發。
  「陪我練一下其它的技巧。」
  邊以最小的動作迴避,邊往前邁進。
  面對我的緩步逼近,彈塗魚人也只是不斷後退保持距離。
  從樹後面又現身一隻加入戰局。
  (牠們大概是以數量和遠距離攻擊為主的戰法。彈塗魚啊……如果把牠們逼太緊,可能會遁入泥濘逃跑或是近距離跳躍反攻。)
  「那麼,〈獵殺凝望〉。」
  這招是用蘭蚺的眼睛為主素材打造的耳環。
  附帶的這個技能可以讓進入我視野,十公尺內的對手造成如被蘭蚺鎖定獵物般的凝視所震攝,不由自主地身體僵硬兩秒。
  趁此機會,拿出請矮人大叔幫忙強化的〈矮小哥布林短矛〉進行遠距離射殺。
  每發爆頭的情況下,勉強在解除限制的同時擊殺三隻。
  殘存的魚人愣愣地看著倒地的同伴。
  我當然不會錯失這等好時機,立刻送牠下地獄。
 
  「大概就是這種感覺。」
  如果接下來的對手是鳥,彈塗魚人那種呆頭呆腦的模樣和遲緩的動作恐怕沒辦法當參考。
  這樣的話,使用消耗性道具就有點傷本。
  「嗯……且戰且走。」
  邊思索各種方法的可行性邊前進吧。
 
  一路上走走停停。
  採集、打怪,或是單純駐足欣賞這般奇幻的景色。
 
 
  邊跑邊閃躲五隻彈塗魚人的泥彈攻擊。
  即使速度沒辦法和乾燥地面上一樣快,習慣之後還是足以應付。
 
  彈塗魚人的移動速度很慢。
  持續繞圈把他們集中再切入近戰。
  刀一揮下,怪物就消失蹤影。
  「躲倒是挺快的。」
  朝其他隻攻擊也是得到相同結果。
  彈塗魚人並非消失,而是躲進泥濘裡,並趁機想拉開距離。
  如果只是單純朝泥巴砍,根本傷不到牠。
  我高高抬起腿,用力踩踏。
  「〈震地〉。」
  這招〈踢技〉派生的招式能產生範圍衝擊波。
  掀起泥濘造成波浪,怪物全被震得彈跳出來。
  (在這種地形的缺點就是腳會陷入泥巴當中,很難拔出來。)
  「一舉數得的方法就是-〈大鐮鼬斬〉!」
  反持太刀、高跳而起,還能把彈塗魚人切成數段。
 
 
  越往外走,高大的樹木越稀疏,種類也變得不大一樣。
  有時會看見或寬或窄的河道,但因為河水氾濫的關係。不小心點的話會整個人突然沉入水中。
 
  「到底在哪……」
  一路上除了彈塗魚人,還有看見龐然大物版的強壯單螯螃蟹和烏龜,空中有三公尺長的蜻蜓和比兩台公車還長、會飛的超巨型蜈蚣。
  就是沒有看到鳥類。
  順手摸走看見的淡水蜆,繼續往前走。
  「這裡應該有不錯的釣點。」
  如果能保證安全的話,好像可以來這稍微放鬆一下。
 
 
  我利用〈飛燕〉吸引巨大的飛天蜈蚣注意,逼牠低飛、俯衝攻擊。
  持刀蓄力等牠準備闔起口器兩側、鐮刀般的顎之時。
  「〈真空閃〉。」
  由下往上揮斬、面前出現直徑兩公尺半、如同環狀切割器的空氣利刃在原地輪轉。
  蓄力增強了傷害和轉動次數,不斷切割蜈蚣的口器。
  我早已趁機後跳躲開攻擊。
  牠慘叫一聲、摔落地面。卻立刻爬起、惡狠狠地盯著持續繞圈的我。
  巨大蜈蚣突然噴射毒液。
  我迅速跳開沒有命中,但這個充滿水的區域會讓毒迅速擴散,變成毒沼澤。
  如果沒有趕快打倒,將會嚴重對我不利。
  「〈蛇咬〉。」
  空中衝刺,目標是牠的背部。
  「〈大蛇˙斷〉。」
  連續前翻切割,重傷牠的甲殼。
  拖著砍進背部的刀一路往尾部衝,造成一整排的傷痕。
  「〈滑步〉。」
  利用高速移動增加傷害,再施展〈滑步˙返〉造成二次傷害。
  只是攻擊的已經不是堅硬的甲殼而是柔軟的肉質,傷害更加巨大。
  不斷對外露的肉部揮砍,直到牠把我給甩下來。
  「〈狐火〉。」
  牠才故技重施,立刻用升級後的四發火球轟向口器。
  火焰碰到毒液產生爆炸,對蜈蚣產生極大的損傷。
  牠放棄遠程而改捨身攻擊,筆直地朝我衝過來。
  「〈大蛇流舞〉。」
  幻象的蘭蚺體型比牠還巨大,正面對牠張口咬下。
  這段傷害就足以讓巨大蜈蚣倒地。
  我後續的直刺淪為驅散死亡特效的動作。
 
 
  登入的時候,遊戲裡是快接近傍晚的下午時間。現在又從夜晚轉為天色明亮的早晨。
  秉持能練就練、能打就打的精神確實累積了相當數量的素材和經驗值。
  卻相當耗時間。
 
  可是我割捨不了蟹肉的引誘,那一定可以做成好吃的料理!
 
  「嗯?瀑布嗎?」
  依稀聽到遠處有水流向下沖刷的聲音,姑且就朝那邊前進。
 
 
  又向前走一段距離,已經到了樹海邊緣。
  放眼望去,取而代之全是草本植物,依稀有些灌木叢。
  「喔~這棵好巨大!」
  除了不遠處特別顯眼的巨樹。
  「這肯定有什麼吧!」
  我加緊腳步過去一探究竟。
 
 
  這棵在已經是草原濕地的區域顯得特立獨行。
  不像森林裡的巨木那麼高大,卻比它們粗壯不少。
  (這樹種在森林裡並非少見,樹圍也沒那麼誇張。大概是好幾棵纏繞在一起的關係吧。)
  利於攀爬的交錯樹幹就像在說有什麼祕密。
  上去一瞧,樹幹中間呈現比較好走的枝幹交錯圓形平台,正中央有一顆被枝幹死死纏住的寶石。
  「這是傳送水晶!?」
  伸手觸碰,顯示為[已記錄]狀態。
  我大大鬆一口氣。
  如果每次來這裡就要花那麼久時間跑這段距離,真的會提不起勁。
 
  「這裡的遮蔽也很不錯,可以在這裡稍作休息。」
  纏繞水晶的枝幹繼續向上茁壯生長,形成傘狀樹冠。和平台外的茂密枝幹把這個空間圍繞得相當隱密。
  加上爬上來大概有三層樓高,可以躲避魔物。
  真的是很好的整裝據點。
 
  爬上枝幹往外查看。
  群山圍繞著這片濕地,遠方還有好幾處大小瀑布從峭壁分段宣洩而下。
  (封閉地形加上充沛的水源,所以這裡才會變成濕地。不過水會從哪裡匯出呢?)
  先忍住好奇心,以後再慢慢探索。
 
 
  「是不是在戰鬥?」
  一望無際的草原濕地從高處可以看見遠方有螯蝦型的怪物在不斷揮舞雙螯,身上似乎出現不少閃亮特效的攻擊。
  (從這個距離看過去如小拇指般的螯蝦……)
  我鐵青著臉,該不會在這片區域都是那種體型的怪物吧。
  不過看上去不像是和玩家戰鬥。
  「魔物生態嗎?」
  我閉上右眼,把手靠在左眼上、圈著筒狀窺看,企圖提高專注度想看清楚到底是什麼東西在攻擊螯蝦。
  「不會吧……」
  很多體型比螯蝦還小很多、數量卻相當龐大的飛行物不斷趁隙攻擊牠。
  不理會牠身上的甲殼,一旦相撞就會產生火花特效。
  「那是我要找的魔物?」
  我索性坐下來觀察牠們的攻防。
 
 
  體型龐大的淡水螯蝦每次重鎚都會激起水柱、像趕蒼蠅一樣胡亂揮舞巨螯。偶爾冷不防地向前直刺會秒殺幾隻飛行物,以數量上來說仍舊徒勞無功。
  隨著時間拉長,甲殼明顯破損,遭受的傷害在逐漸上升,對手的數量還是很龐大。
  螯蝦迅速地轉圈驅散來襲的惱人生物,從嘴巴發射高壓水柱回擊。
  仍然止不住熟知其行為模式的鳥形魔物快速對應。
  最後螯蝦被逼得潛入水中躲藏。
  但那些鳥類還是沒有停止攻擊,不斷俯衝點水後飛起。累積的傷害足以再次將牠逼出。
  「喔~麻痺了嗎?」
  止不住痙攣地抽搐,任由大群的鳥類圍攻。
  最後還是氣絕身亡。
 
 
  看著龐大數量的鳥類在分食巨大魔獸。
  (螯蝦的攻擊模式跟螃蟹大同小異,等級應該也差不多。重點在於那麼大批的鳥是原本就以量取勝的類型還是因為在捕食比自身還大的獵物時特有的團隊合作……)
  我盤起腿坐在地上想了一會。
  「先下線吧。」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