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那年一起埋下的時空膠囊與青春回憶--第26章 老醫師的心結

謎猴兄弟 | 2024-05-26 01:08:30 | 巴幣 0 | 人氣 29


    趙雪梅在趙萬里驚愕的目光中,走進診間。小晴也用懷疑的目光,看著趙萬里,說道:『怎麼會…,這麼剛好?她也叫趙雪梅?』趙萬里沒有回答小晴的問題,自言自語的說道:『怎麼可能?她的屍體可是我發現的!但如果不是她,怎麼會長的這麼像,又剛好有那枚戒指?』
    看著趙萬里恍神,小晴拍著趙萬里的手臂,說道:『喂,你到底在發甚麼愣?』趙萬里用顫抖的聲音,說道:『你知道,為甚麼我要讓你叫趙雪梅嗎?』小晴搖搖頭。趙萬里則解釋說:『第一,趙雪梅是我遠房親戚,如果不小心讓我女朋友知道,我收留你,比較不會被誤會。第二,趙雪梅已經…過世了,所以,我以為冒用她的名號,比較不會被抓包。但如今,卻還是被抓包了!』
    小晴聽說趙雪梅已經過世,臉色嚇得蒼白如紙,問道:『會不會…,剛好同名同姓阿?不然,怎麼可能…!』趙萬里搖搖頭,說:『我也開始懷疑人生了!今天來醫院,整個感覺就是莫名的詭異…!』
    沒過多久,趙雪梅從診間走出來,並不像剛剛那兩人一樣,離開這個走道,而是一副傷心的模樣,坐回原來的位置,竟然開始掉淚。趙萬里與小晴嚇得眼睛不敢亂瞄,深怕下一秒趙雪梅就會化身可怕的厲鬼…。
    哭的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趙雪梅,轉頭對著小晴道:『那個…,跟我同名同姓的小姐,你有面紙嗎?可不可以給我幾張…!』小晴聲音顫抖的說:『我…,我沒…沒有,他可能有,你找他要…。』說著,小晴指著趙萬里。趙萬里很想把小晴的嘴巴給堵上,無奈趙雪梅的眼神已經看了過來,趙萬里發抖的手掏出一包面紙,遞到趙雪梅的面前…。
    此時,那位老醫師探出頭,問著趙萬里與小晴,說道:『那個…,你們倆個有甚麼問題嗎?』趙萬里拉著小晴,急忙走進診間,這才如釋重負,問著醫師道:『醫師阿,剛剛進來的那個女孩子,到底…是人還是鬼?』老醫師笑問:『你對於鬼的定義是甚麼?』趙萬里想了想,回答說:『就是,肉體已經死了,但靈魂還在陽間遊蕩…!』醫師說道:『喔…,如果按照你的定義,那剛剛那個女孩子,是個鬼…。』
    沒想到醫師竟然會這麼乾脆地承認,小晴與趙萬里嚇得嘴巴呈現O字型。那醫師又說道:『其實,不只是女孩子,最前面的兩個男的,也是…。不過『鬼』這個稱呼並不好,帶有鄙視的味道,確切的稱呼,應該是『靈魂體』。』
    趙萬里與小晴已經嚇得不知所措,兩個人不自覺的緊緊靠再一起。醫師搖頭笑道:『其實,靈魂體沒什麼好可怕的。他們既不會傷害人,而且存在這世界的時間也不長,與其害怕一個靈魂體,你還不如隄防活人…。有時候,活人比靈魂更讓人膽寒…。』
    經過醫師的開導,趙萬里稍微安心,但說話依舊帶著顫抖,問道:『那…,前兩個男子從診間出來,就離開這裡,為什麼剛剛那個女的,卻又坐回原來的位置哭得淚流滿面…。』那醫師嘆道:『剛剛那個小妹妹,在這世界還有心願未了,所以暫時走不了…。』突然,醫師的話鋒一轉,笑道:『奇怪,你們誰不舒服?進來診間不跟我討論病情,怎麼會問起靈魂體的問題?』
    趙萬里這才想起為甚麼來醫院,說道:『對…,都忘了是來看病的。我這朋友…!』說著,趙萬里把小晴的狀況給說了一遍。醫師點點頭,戴上聽診器,幫小晴檢查了一番。過了一陣子,才說道:『這可能是心因性失憶症,或者是創傷性失憶症。這種狀況,通常跟身體機能無關,而是遭受重大打擊或過度悲傷所造成的…。』
    聽完醫師這樣說,趙萬里問道:『那…,這樣的話,是不是很難用藥物治療來恢復…?』醫師點頭說道:『沒錯,這種症狀,很難用常規的醫療手段來治療。或許,只能試試看催眠療法!』趙萬里與小晴相互看了一眼,趙萬里又問:『催眠療法…,有甚麼副作用嗎?』醫師說道:『首先要聲明,催眠療法也不一定有效。即便有效,副作用也肯定是有的,你要知道,這種創傷性失憶症,其實也是人體的自我保護機制,當我們面對一件令我們悲痛萬分的事情時,因為大腦無法承受,所以暫時失憶,來脫離折磨…。』
    趙萬里點頭說:『您的意思是說,萬一恢復記憶,那大腦又必須去面對那一段無法承受的悲痛記憶?』醫師點點頭,說道:『沒錯。我只提供資訊,當然要不要治療,選擇權在病人手上。』趙萬里又看向小晴,小晴囁嚅道:『我…,我不確定,如果恢復記憶,我能不能承受…,但是,如果我不趕緊恢復記憶,卻又不知道還要賴在你那裏多久。』
    趙萬里聽說小晴擔心的是這個問題,隨即說道:『不急、不急,凡是生了一場重病的人,都需要慢慢調養身體,何況是這種腦部的疾病,我看,小晴你還是慢慢調養,慢慢恢復好了…。』聽到趙萬里這樣說,小晴嘴角上揚,說道:『既然你都這麼說了,那我只好繼續以工換宿。』
    既然兩人決定慢慢恢復,且小晴的身體狀況根本沒有大礙,所以似乎也沒必要繼續待在醫院。正當兩人要離開時,趙萬里似乎又想到什麼,問著醫師道:『對了,醫師,我想請教一下,我能…能看到那些有的沒的靈體…,是不是我的大腦有病…?我以前…從來不會有這種狀況!這…就是傳說中的陰陽眼嗎?』醫師答道:『你可以這樣理解。每個能看到靈魂體的人,它們開啟自己的陰陽眼之路是不同的,有的人從小就有,有的則是經歷一些意外或災難才有的…。能看得到靈魂體,是好是壞很能說,但必定是要承受多一點責任,這一點,你們要做好心理準備。』
    幫助人,他很常做,但幫助鬼可從來沒有,也不知道是甚麼感覺?趙萬里苦笑道:『我現在,連是人是鬼都不會分辨,怎麼幫他們?』醫師笑著說:『既然你看得到它們,也就一定能分辨它們。你靜下心多試幾次看看,既然是靈魂體,當然與人類有所不同!』趙萬里依言,平心靜氣的張開眼睛看著四周,小晴倒還是沒有異樣,但眼前這位醫師,竟然開始變得…有點透明,而且還散發著淡淡的螢光。
    趙萬里驚訝道:『醫師…你…你是?』那醫師和藹的笑道:『你終於發現了,我…也是靈魂體。』小晴知道原來這個醫師也是靈魂體時,嚇得躲在趙萬里身後,只敢拉著趙萬里的衣服,並露出一雙眼睛看著醫師。那醫師笑罵道:『死丫頭,我難道會吃了你?別像看怪物一樣看我!』
    趙萬里強自鎮定,問醫師道:『那個…,你剛剛說,靈魂體停留在這個世界,是因為心願未了,那麼說,醫師你,可是有甚麼心願?』醫師嘆了一聲,說道:『靈魂體留在世間,可能是心願未了,或者是心鎖未開,我呢…則是因為…!』
    自從知道如何區別人類與靈魂體之後,趙萬里與小晴像是不小心闖入森林的小白兔,這才發現,原來醫院到處都有靈魂體,有的在聊天,有的在發呆,有的漫無目的閒逛。
    突然,一通電話打來,趙萬里看著來電顯示,原來是公關室主任鄭杰仁。趙萬里接起電話,聊了幾句後,便掛上電話。趙萬里說道:『鄭主任回來了,雖然現在我們決定讓你慢慢復原,不需要鄭主任幫忙了,但我還是要過去,跟他道聲謝,聊上兩句,才能離開,要不,你去大廳那邊等我。』
    來到鄭杰仁的辦公室,趙萬里才笑道:『原來你的辦公室在B1,剛剛跑錯,一直在B2等你…。』鄭杰仁一愣,說道:『B2是太平間,沒有辦公室,這樣你也能跑錯…。』趙萬里額頭冒出三條線,心想:『原來是太平間,難怪遇到那麼多…!』鄭杰仁搖著頭笑問:『喝茶還是咖啡?』趙萬里說道:『咖啡好…!』
    等待鄭杰仁泡咖啡的同時,趙萬里起身,看著牆壁上掛著歷屆院長的照片,突然,看到一位院長時,趙萬里吃驚道:『喔…,原來就是他…。』鄭杰仁回過頭,問趙萬里道:『你在說誰?』趙萬里指著牆壁上的一張照片,說道:『剛剛我在B2,幫我朋友看診的就是這個醫師,原來,他還當過院長。』
    鄭杰仁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看著趙萬里,說道:『我看,你是最近太忙,壓力太大,導致眼花了吧!怎麼可能看到他,我…老院長已經過世兩年了。』趙萬里撓著頭,說道:『我知道…這很不可置信,但是…,我的確看到他了,他還跟我說,他之所以還在世間遊蕩,是因為有一個心結未解!』
    鄭杰仁把一杯咖啡遞給趙萬里,同時也一臉不信的問道:『甚麼心結未解?』趙萬里喝了一口咖啡,說道:『他說,他想跟他兒子道歉。』鄭杰仁原本想喝一口咖啡,卻猶如畫面被定格一般,確認地問道:『道歉…,道什麼歉?』
    趙萬里說:『他說,原本他對兒子沒去念醫學院,反而跑去讀管理很不諒解。在世時,不時罵兒子不上進、沒路用…。但是,兒子回來醫院幫忙管理的這幾年,醫院的進步他一直看在眼裡,但直到過世前,始終沒把稱讚兒子的話說出口,他覺得很過意不去。如果可以,他想對兒子說:『你做得很好,過去沒有認同你,是我錯了…!』趙萬里說完,把目光從照片轉移到鄭杰仁身上,卻發現鄭杰仁仁早已淚流滿面。
    趙萬里驚愕問道:『鄭主任…,你…怎麼了?』鄭杰仁擦了擦眼淚,說道:『老…老院長,就是我爸…!』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