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學園.戰鬥】落葉,會成為世界最強(1-14)

克拉朗之徒弟 | 2024-05-25 21:33:52 | 巴幣 2 | 人氣 75


1-14:血契篇(07)




……

翻過工地的柵門,落葉抬起頭,立刻和雙腳騰空、坐在三樓邊的埃索傑四目相交,他冷冷笑著,指了指手鍊。

五點十三,還有兩分鐘,落葉毫不猶豫地跑了起來。

「十四分,運氣還真好。」

把手中甩動的貝雷帽戴在頭上,埃索傑從半蹲的狀態起來,夕陽照射在單瓣花的浮雕上,反射刺眼的白金光芒,跟班邪笑著蹲下來,從後面挽住了奶油色金髮的女孩。

「埃索傑,我們這邊先開始嘍!」

「哈啊!那可不行,戰鬥跟享樂不能混為一談。」

看著幾人的臉孔,落葉皺起眉頭。

「不懂,如果喜歡伊玟同學,那就告白啊,做這種事不覺得很丟臉嗎?」

「喜歡這個婊子?哈哈哈!妳真的很搞笑耶,只會對男人討點數的母狗,老子看了就不爽。」

「那跟綁架有什麼關係?」

「沒有關係,她只是讓妳過來的藉口。」

「……引落葉過來?」

「沒錯,妳很幸運,被老大選上了,而我負責帶妳去他那裡。」

「誰?」

「二年級生領主之一,外號『力王』的『盧卡西.奴基萊特』老大,他認為妳有資格待在他身邊。」

「沒興趣。」

「別這麼說嘛~可憐的伊玟同學要替妳受罪嘍。」

「別找藉口了,難看!」

「啊?」

「無論你們怎樣傷害伊玟同學找樂子,都是你們的罪孽,跟落葉一點關係都沒有,還是說,你做為始作俑者,只會把責任推到別人頭上?」

落葉冷淡的說著,飛快抽出借來的武士刀,銀亮的鋒刃直直指向前方。

「哈哈哈!她這麼說耶埃索傑!那我們就開始──」

但是,埃索傑卻回過頭,彷彿要殺人似的冰冷視線瞪著四人組,這個瞬間,他們同時理解了一件事,只要敢做任何打攪對決的事,埃索傑就會先對其出手。

「等到妳動彈不得,再來感嘆自己的無力吧!」

拉出腰間的折棍,埃索傑往自己的胸膛猛力一甩,「咚!」一聲打在壯碩的右手掌,粗鐵鍊和厚棍連成的三節棍看起來相當駭人。

「落葉,懇請指教。」

「答!」

埃索傑看似沉重的腳步配上高身衝刺,在幾經訓練的落葉眼裡實在慢得像是公雞跳步,然而,落葉不自主的眨眼之際──

「吭!」

裝飾怒吼龍頭的截棍劈落,如雷擊般震盪跟刀鞘正面碰撞。

「?!」慢半秒才注意到的落葉有些驚訝,但雙腳比腦更快行動,在我推開棍頭的同時,柔水般的划步向右、換位至側身以斜刃快斬。

「碰!」

刃尖還沒命中,身體卻莫名其妙倒飛出去,摔上地面的瞬間,磨傷伴隨腹痛接連襲來,讓落葉狂嘔不止。

「啊哈!你們有聽到嗎?龍牙撕咬內臟的聲音!」

劇痛跟模擬的痛覺幾乎一樣,卻多了一份抽血後的體溫驟降,落葉用力吐氣,撐起身體站起來。

「吼,比想像中頑強啊,這才對嘛。」

三截棍在兩手間翻滾甩動,「嘩唰嘩唰」的劃破空氣,等落葉架好刀,埃索傑立刻驅步衝來。

小心,在刀的攻擊範圍裡一定會被打到。

「為何?」

三節棍力道的核心在中段,光擋下前截,其結果就是只彈開幾分,對方的手腕不受反震;若是不小心碰鋒中段,前截棍反而會依著慣性擊打身體,所以邊迴避邊拉開距離,才能確保棍子打不到。

我用飛快地語速描述,落葉在一來一回的對戰中默默的吃了不知多少棍,埃索傑的步伐看似沉而笨,卻總能看準落葉注意力游轉的瞬間,拉近距離迫使我拿刀鞘彈開截棍,但落葉閃不過埃索傑的棍拳和彈腿。

「呃、呀啊啊啊啊啊!」

「嘿、亂揮可砍不中喔。」

如他所言,落葉的砍擊相當凌亂,雖說我已經盡可能去接前段,時不時還是會錯擋,龍頭截棍敲打肢體、足以留下瘀血的疼痛,人在憤怒之下失去冷靜也理所當然,埃索傑恐怕是這麼想的。

不過真正的理由,是落葉壓根就沒學過刀法,還在練習對刀的階段。

「吭、鏗鏘!噹──」

也許是出於輕敵,又或是落葉滿身的淤青顯得過於悽慘,埃索傑大動作的撈棍上劈,截棍拖地大約半秒,這一個明顯的失誤,我得以鉤手提鞘,順勢將威力銳減的三截棍甩往空中。

「哈啊──!」

這個瞬間,落葉宛如湍流的幻步改變重心,化解僵直同時轉腰,長刀迅斬、意圖撕裂埃索傑胸腹,可是──
三截棍也在勃怒之中抽臂震落,龍牙嘶吼著啃咬落葉頭頂。

隨著「咚!」的一聲震盪,渲染夕陽的工地土樓模糊不清,獰笑的埃索傑彷彿有幾個。

模糊的影子好像輕輕轉了一下手,空氣緊接著破風,身體不由自主飛了出去。

「我說、這裡可沒有什麼模擬痛啊!」「嘩──」

這次是瞄準胃袋,他有意不讓落葉臟器破洞,想想他的目的,這非常合理。

正常人在這個當下不情願也能察覺,負傷之中拿一把未開封的刀跟甩棍作戰,是不可能獲勝的。

我是說,正常人的話。

「喂,妳爬起來做什麼?不想活了嗎!」

「呼……」

落葉,等等想辦法從左側接近她,我會援護妳的,準備好架式,給我用一擊決勝負。

落葉點點頭,繞著埃索傑竭盡所能的全速衝刺,彷彿一陣蓄勢待發暴水渦流,落葉水平臂膀,刀與鞘同時處於同攻備守的狀態。

「哼,看來這就是妳的大招,好吧,我就讓妳徹底死心!」

六米、五米、三米,落葉毫無保留、速度拉到腿肌的極限,以湍流之姿衝進埃索傑的攻擊範圍,埃索傑見勢不敢托大、雙手抱棍肅穆以對,於是,我跟落葉同時將刀與鞘架在胸膛,那是百分之百的進攻架式。

「哼!蠻力對決嗎,那就來吧!」

力採大步,埃索傑滑掌握住棍器中段,如釣竿甩動揮出三截棍、蠻力帶動龍頭棍破風怒吼,試圖一舉打破落葉的正臉,所以我甩動鞘尾。

「白癡,這麼軟的東西擋不住──」

刀鞘直直甩過格檔位,如迴旋鏢畫圈投擲,一瞬間晃過埃索傑的眼前,製造出眨眼的空隙,然後──落葉消失了。

但埃索傑的耳朵卻聽得一清二楚。

「這種小手段,妳真的以為會有用啊啊啊!」

沒錯,即使第一次竿甩揮了個空,左手還是能瞬間改變重心,把三節棍拉回側身防守,甩出一記掃堂。

「噹!」我反手接住飛旋的刀鞘、和棍桿正面對撞,木製的鞘身應聲爆開,木屑大把大把亂噴,我把殘破的刀鞘灑向埃索傑側臉。

「混蛋……!」他下意識閉上眼睛,身體略為退縮,再次張開眼睛的剎那,他飛速轉動眼珠,手中的三節棍隨時能轉腕防禦任何一處致命傷。

「……?」然而,印入眼簾的落葉卻隔了一段距離,她單腳後弓,雙手將刀尖後拉、水平架在右腰際,剛認知到對方會衝過來的瞬間,眼前的早已落葉化做渦流襲捲而來。

來不及了。

知道自己無法看穿刀尖所指,埃索傑只能盡量拉直三截棍擋防,可就在他動作的剎那,空氣切劃出一道透明的切割弧。

怎麼回事?攻擊呢?埃索傑困惑的瞬間,他腿軟的雙膝一跪,抱著肚子趴倒在地。

「嗚啊!」差不多同時,落葉也因為煞不住前摔滾倒,全身上下的痛楚卻讓落葉難以忍受的哀號,幸運的是,刀還牢牢握著手中。

「埃索傑……輸給無瓣花?」「真的還假的,超遜!」「但她剛才那個好像很、很厲害?」

「那又怎樣?我們手上有人質耶?她又能怎樣?」

「說的對……喂!差不多就玩到這邊吧,乖乖跪好等我們過去綁。」

「咳咳。」

「聽不聽得懂人話?我叫妳跪好!」

撐起身的落葉絲毫沒有理會,拖著長刀,像是斬首執行者一般,緩慢走四人。

「你以為我真的不敢嗎!」小刀貼近伊玟咽喉,跟班額冒冷汗的大吼,可是落葉至始至終都維持著一貫的步伐,藍色瞳孔像是死魚般寒冷。

「我要下、下手──」

「咕啊啊!啊啊啊啊啊!」

落葉瘋癲的大跑起來,野獸般地瘋狂大吼從少女的柔弱喉嚨發出,跟班嚇得小刀都掉了,只管轉身逃跑,他們的選擇相當正確,落葉用蠻力揮劈長刀,「鏗!」一聲砸在跟班原來的位置上。

「啊、嗚啊啊啊啊啊!」

「落葉同學!冷靜、冷靜一點,我沒事!」

「喝、呼……伊玟同學?對了,得趕快幫妳解開。」

立起刀尖對準捆繩,落葉才發現長刀裂開了。

「糟、糟糕!學姐肯定會很生氣!」

「嘿咻、咚,好,割開了。」

「咦?伊玟同學自己解開了繩子?好厲害!」

「那也是多虧妳趕走小雜碎們呀,扶我一下,腳都麻了。」

把小刀隨手扔到一邊,伊玟像是撒嬌的小孩伸雙手過來,落葉不由分說的接下,不顧自己虛弱,拉她站起身。

「妳的傷還好吧?」

「嗯!除了肚子很痛之外沒什麼。」

伊玟解開落葉的白衫釦子看了一眼,就快速扣起來,有些憐憫的拍拍落葉肩膀。

「不過,伊玟同學為什麼會被綁走?」

「我就跟平常一樣,找到新的學長去後校舍約會,結果有個大光頭跑來,問我認不認識妳,就回答姑且是同班同學。」

「嗚、好傷心。」

「傻瓜,沒必要讓其他人知道我們的關係呀。」

「哦?好像有道理。」

真要說的話,不就是比較要好的同班同學嗎?當然,落葉不會細想這種小事。

「那聽起來,跟埃索傑好像沒什麼關係?」

「誰知道呢,快放學的時候他就帶著跟班,打攪我跟第三個學長的約會。」

「咦、一天三個學長嗎?」

「呵哼!最多的一天是五個喔。」

「呃……好?」

「總之今天謝謝妳救我,我請妳吃晚餐吧。」

「嗯!嗯?啊不對,還得回學姐才行!」

「學姐?難道落葉同學也偷偷約會……」

「才不是!」

就在落葉想像海倫娜擁抱上來的模樣,擅自臉紅之時,樓梯口又走出好幾個人,由中間的領頭的光頭壯漢率先向兩人搭話。

「哈、看來埃索傑那傢伙根本不算是對手啊。」

「……你是今天下午的。」

「傍晚好啊、兩位學妹。」

光頭將長斧靠在廣闊的肩膀,高傲的挺起胸膛跟方下巴,健碩的肌肉比電視上的健美先生還要雄偉。


…………
……待續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