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畫槌錄》第六百四十八章 沒有道氣的槌勁

草士 | 2024-05-25 20:00:09 | 巴幣 0 | 人氣 538


第六百四十八章 沒有道氣的槌勁

猛勁炸裂。

經凝聚成拳頭大小的高密度純厚道氣,在觸及目標的當下,判官槌並沒有釋放輾壓萬物的道寶威能,僅是在掌心解放了偽裝的槌勁,右拳長驅直入,那名判官一族少女用來架擋的雙匕首登時崩碎,整個人如弩箭離絃般,高速飛撞出去。

空氣大震,竹林被猛勁餘波吹得嘎嘎作響,搖曳亂撞。

與此同時,只聽得清脆到瘮人的碎裂聲響,伴隨少女的淒厲尖鳴和重摔聲,壓過竹林的騷動聲。

「啊⋯⋯啊、啊!姐⋯⋯不對,妳、妳怎麼樣?」

另一名判官一族少女見狀,丟下竹令謙不管,連忙狂奔到重摔的判官一族少女身旁。

原來那名判官一族少女高高倒飛出去的瞬間,運轉了大量道氣,勉強緩下衝擊勢頭,可是在空中翻正身子,周身道氣催轉不暢,似乎失去餘力,重重摔跌在地。

只見她雖然重摔於地,但很快自行爬起身,豆大汗水沿著面具邊緣涔流而下,面具下緣一片鮮血,左手按著腫脹發紫的右胳膊,折裂的手骨從肘處刺穿血肉與皮膚,露出駭人白骨。

鮮血灑落大地,血氣瀰漫四極,空靈竹林泛起一股深沉的肅殺之氣。

她又咳出一口血,咬牙忍痛道:

「那股力量,果然⋯⋯果然沒有錯,是道、道寶⋯⋯嗚!」

另一名判官一族少女聽得這話,側頭看向袁昊,顫聲道:

「也、也就是說,他、他果然⋯⋯」

「不會錯!嗚,咳咳,他、他袁昊,就是……咳咳咳!咳……」

「妳……姐姐!求妳不要再說話了,內傷會、會……」

袁昊起初見到二女裝扮,覺得她們像極記憶中的江湖殺手們,此時再仔細打量二人,她們不僅不甚明白江湖殺手「敬死者」的頑固禮法,不屑之情更是流露言表,一點也不像是「江湖殺手」會有的反應。

他稍微一瞥現場情狀,二女似乎是竹令謙的敵人,愈看那面具愈覺氣往腦上衝,不悅道:

「妳們是誰?快報上名來,別以為自己是女人就可以任性妄為,本少俠不吃那一套,管她四瓊還是靈瑤宮主出面勸說,該死之人就是該死。」

好死不死,居然重演當日的那個情狀。

作為島民,作為判官,作為朋友,寧可封印在記憶最深處的夾縫角落,不可輕易捨之,但也死都不願回想起來,友人的犧牲。

袁昊死死瞪著二名面具少女,用力攥緊右拳,忽覺右拳傳來又癢又疼的奇妙感觸,腦袋一低,這不看還好,一看之下不禁瞪圓了雙眼,但見掌背鮮血直流,指關節處多處破皮與割裂傷,儘管傷勢輕微,不成大礙,但這明顯是判官槌發力時,與匕首相觸受的傷。

『這、這怎麼可能?這殺手的道氣居然能穿透我的道氣和小破槌的槌力,直接傷到我的拳頭?』

在習得判官紫氣之前,袁昊已自負瀛海島的純正道氣絕不會輸給任何江湖流派的道氣,逍遙定心訣萃取的道氣是天地罕有的精純之物,非江湖上的雜質道氣可以比擬;而在習得判官紫氣後,他更覺天下道氣樣樣不如判官槌的紫氣,用笑老翁的話,這畢竟是天地之初的「根源之氣」,兩大道都渴望掌握於手的道氣。

此等道氣,怎麼可能會被區區殺手的道氣所傷?

「妹……妳瞧,這副睥睨眾生之貌,恁大的口氣,除了是那個……外,還能是誰?」

「姐姐,嗯……姐姐的懷疑果然沒有錯。」

那受創的判官一族少女強笑一聲,另一名少女則像是認同般地點點頭。

「袁昊,看來你……嗯,沒有大礙。」

其時,竹令謙從二名面具少女背後方位走近過來。二名面具少女因竹令謙的靠近而噤住話聲。

「畫瓊……師姐,弟子來遲了,望乞恕罪。」

外人面前,袁昊以不會毫無破綻的弟子口吻說道。

竹令謙點點頭,說了句「你過來」,伸手牽住困惑走近的袁昊,走離二名面具少女約十步距離,這距離正好不近不遠。她唇嘴貼在袁昊耳邊,以氣音問道:

「你動用那東西了?」

袁昊耳根一癢,連同心頭發癢,縮起肩膀,道:「那東……喔,不錯,我用啦。」

「你……傻子!」

發覺對方口吻與平時有異,微蹙的細眉不停地在那慧黠眸子施加無形壓力,袁昊被盯得渾身一抖,試探性問道:

「令、令謙姑娘?妳,怎麼……莫非妳生氣了?」

「我生氣了。」

聽得這話的袁昊——

決定聽從內心的意志,往後挪了三大步,卻被竹令謙一把拖了回去。

「你明知道你現在壓制不住那東西的氣息,為甚麼還要用?」

袁昊心下微慌,總不能說自己睹物興情,一時氣惱過頭,想也未想就揮動拳頭,急忙說道:

「我、我沒有動用道氣,那……那東西只要無氣可用,就不過是個普通道寶。妳……妳瞧,為了隱藏那東西氣息,我還受了傷。」

判官槌並非發揮了作為道寶的蠻橫之威,璀璨紫氣也無外洩,這股力量,充其量不過是——

為了揮動了槌(拳)的主人,掌心的判官槌擅作主張配合動作,釋放出的「稍強」槌力。

沒有判官紫氣的催動,判官槌自然無法發揮應有的可怖威能,缺乏紫氣,也不過就是曾經的「堅固道寶」,大大降低暴露氣息的可能。

但饒是暫且封印原本威能,判官槌的「稍強」勁力,兀自勢不可擋。

竹令謙遲遲不移開施加壓力的逼視,顯然這種說法無法打動她,汗如雨下的袁昊急忙轉移話題,道:

「對、對啦,那二名女子到底是誰?她們不是江湖殺手,可是她們的道氣居然能穿過槌勁傷到我,實是不可思議。」

竹令謙臉色微變,道:「她們是……」

忽地,那名受傷的判官一族少女高聲道:

「既然技不如人,我無話可說,要殺要剮隨二位心意。不過,我心中尚有一遺願,只盼二位能夠成全。」

「姐姐!」

竹令謙回過頭,想了片刻,道:「妳說吧。」

興許是自知受了如此傷勢,已無逃出竹令謙手中的可能,受傷的判官一族少女乾脆道:

「多謝判官大人和畫瓊姐姐,今日此事全是我一人所為,舍妹不過是聽從我命令,請饒了舍妹一命,如此我也就能心安理得赴死。」

「姐、姐姐,妳胡說甚麼!咱們說好姐妹同心,今後絕不分開,妳怎麼能、怎麼能……畫瓊姐姐,判官大人,此事我與姐姐是同罪,姐姐想要死,我這做妹妹的豈能獨活於世?」

「妳給我住嘴,我答應過娘,一定會保妳安全。」

「姐姐才是,妳若死了,我拿甚麼臉去見娘?」

眼看二人居然鬥起嘴來,竹令謙頗感頭痛地嘆息一聲,思索要拿這二人怎地辦才好時。

「喂,妳們二個剛才叫我甚麼?」

只聽袁昊用與方才截然不同的嚴肅口吻問道。

二名判官一族少女望向袁昊,異口同聲道:

「判官大人。」





這是「俠的故事」,望諸位朋友滿意!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