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魔法異聞錄:第2季——Ch.6:兄弟 - 8

veemon | 2024-05-25 20:00:03 | 巴幣 20 | 人氣 87

連載中魔法異聞錄 第2季:心之魔法師
資料夾簡介
黑之巫師——一位暗黑魔法師正於魔法世界各地,偷取人的心靈。他的強大,連魔法世界本身也無法處理。 新的魔法師,即將掘起,面對由黑之巫師而來的危機。

       我們多留在這時空幾天,出席阿里多克總統的葬禮。而且,小雪和阿波羅告訴我們所有的事。
 
       他們早已知道,我們一開始被傳送到阿里多克總統去世前的一天。小雪知道總統會因病去世,已經醫不好,所以當時她阻止我找醫生。但是,我們更想不到的是:阿特拉原來就是現在我們認識的阿波羅。
 
       另外,在阿里多克總統去世後的晚上,阿波羅完整地向我們道出自己的過去。
 
       當年,他離開哈美倫後,為了隱藏自己是阿里多克的長子身分,於是改名和改頭換面,戴上藍眼睛的隱形眼鏡,塗了一頭銀髮。他說會這樣改變形象的原因,是因為這是她媽媽的形象。根據他的回憶,他媽媽長得很美麗,有一雙像藍寶石般的眼睛,以及像絲綢一般的銀長髮。他自己像較像阿里多克,而阿貝爾繼承了媽媽的銀色頭髮。但是,媽媽在生阿貝爾的時候,難產去世,留下爸爸獨力照顧他們。
 
       他離開哈美倫後的第二天,他從新聞得知爸爸急病去世,使他一直內疚。他不但沒能見到爸爸最後一面,更無法向他證明自己變成有用的人。接下來的十五年,他都在魔法世界流浪和打工。為了隨時知道阿貝爾的動向,他不斷出錢請線人,幫他留意哈美倫的動向,甚至不時回去哈美倫,從遠處觀察阿貝爾。然後,他意外地接上哈美倫的地下世界,因而才對黑幫一清二楚。但沒過幾年,他便輪落到要當小偷。
 
       然後最近一兩年,他在一晚遇上了黑之巫師。之後,他便變成了我們所見的樣子。
 
       在阿里多克總統正在入土後,我們回到總統府內的室內花園,準備回到我們的時空。阿貝爾在兩位士兵的陪同下,來送別我們。
 
       但是,阿波羅仍未出現。
 
       「阿波羅在哪裡?他真麻煩……」潘朵拉輕嘆一聲。
 
       「但是,我想不到阿波羅竟然就是阿格拉。」莉娜道。
 
       「我看出阿波羅和重視總統和阿格拉,但我也想不到原來是這個原因。」我同意。
 
       「若是這樣,我們以後要用另一個態度去跟他相處了。畢竟,他還是前任總統的長子,我們還是應該給他尊重。」
 
       「不用這樣。我們只需要裝作不知道便可以了。」光光說道。
 
       「對。這是現在我們唯一可以做的事。」越峯點頭同意。
 
       「不好意思,要大家久等了。」
 
       我們轉頭,看見阿波羅輕鬆地向我們走過來。
 
       「阿波羅,你遲到。」潘朵拉盯著他。
 
       「哈哈,對不起。我只是想離開之前,再看一次舊時哈美倫的風景。」
 
       「阿波羅……你真的沒問題嗎?」小雪問。
 
       「放心,我沒事。」他微笑。
 
       「你們真的要走了?」阿貝爾問我們。
 
       「是的,王子陛下,」莉娜有禮地鞠躬:「實在感謝你一直以來的照顧。」
 
       「總統提名期開始了,而新聞說你想競選新一任總統?」納魯西斯問。
 
       「是的,」阿貝爾點頭:「我雖然還是一位小孩子,但爸爸教了我許多待人處事和治國之道。我想繼續我爸爸的冶國方針。」
 
       看來,他走出了喪父之痛。但我想不到,剛才的說話,是由一位十二歲小孩子說出來。
 
       「我想令哈美倫的國民可以相信我的能力。我想保護國家令每一個人。我更想哥哥看到我所做的一切。」
 
       「你一定可以成為一個稱職的總統。你的哥哥阿格拉一定會為你而驕傲。」越峯回應。
 
       「沒錯。哥哥一直都相信我。我也要相信哥哥會回來。」
 
       此時,光光放在腰部的心之瓶,發出了耀眼的綠色光芒。
 
       「光光,你的心之瓶……」我看著它。
 
       「啊!我差點忘記了。我們時間的阿貝爾,需要信心!」卡比叫道。
 
       「你們時間的我?」阿貝爾很迷惘。
 
       光光踏前,知道自己要做的事。
 
       「阿貝爾,未來的你需要你的幫忙。你可以借出你的信心給未來的你?」
 
       「啊?我不太懂這是怎樣一回事,但如果是未來的我,我會幫忙。」
 
       「感謝你。你只要不要動便可以。」
 
       其後,光光用晨曦之光,指著阿貝爾的心胸,唸出咒語。溫暖的白光從他的胸膛中出現,並飛入心之瓶中。
 
       「非常感謝你的幫忙。」光光點頭。
 
       然後,阿貝爾頭轉到阿波羅。
 
       「阿波羅……」
 
       「唔?」
 
       「……幫我問候長大後的我。」
 
       阿波羅聽到後,默默一笑。
 
       「放心吧。我會的了。」
 
       「好吧!是時候回到我們的時空了!」卡比叫道。
 
       我、莉娜和光光拿出「元素寶石」,並圍成一圈。
 
       「大家準備好了沒有?」我看看大家。
 
       大家都點頭微笑。
 
       我們三人一同伸出「元素寶石」:
 
       「元素力量!」
 
       三顆「元素寶石」一同發出耀眼光芒,然後一條淺紫色的圓形隧道便出現在我們中間。
 
       「各位,回到我們的時空吧!」我大叫。
 
       「嗯!」
 
       「艾倫,還有大家,再見了。」阿貝爾微笑。
 
       我們向阿貝爾點頭後,一同跳進時空裂縫,離開舊日的哈美倫。
 
*     *    *
 
       我們從時空裂縫中跳出來,發現我們仍身在室內花園中。
 
       「為什麼我們仍然在這裡的啊?」光光驚訝。
 
       「不。我們已經成功回到了現在。」我回應。
 
       「嗯。雖然是同一地方,但感覺跟剛才的不一樣。」艾爾說。
 
       「我們快點去找阿貝爾,讓他回復正常吧。」卡比說。
 
       「對。我們快點找他吧。」我點頭。
 
       我們沿路回到總統房去。
 
       我們打開房門,阿貝爾仍然在穿那像小丑一樣的胖衣服。
 
       「啊?我十五分鐘前,不是已經說了要你們離開了嗎?快點走!」阿貝爾發現我們,並向我們咆哮。
 
       「十五分鐘?」光光有點迷失。
 
       「我們跳回去離開這裡後十五分鐘的時間點。對我們來說,是過了幾天。但對他來說,只不過是十五分鐘。」小雪解釋。
 
       「你們在說什麼荒唐話?」阿貝爾問。
 
       「阿貝爾總統,我們把一點信心帶給了你。你爸爸很希望你擁有他。」艾爾說明。
 
       「你這個謊言者,別假裝知道我爸爸的期望!他在十五年前已經死去了!」
 
       「唉……他只會停留在十五年前爸爸死去的一刻,完全不會向前走。」卡比嘆氣。
 
       「王子陛下,我們有一份禮物想送給你,是來至十年前的,」光光說道:「這禮物,其實是由小時候的你送給你的。」
 
       「什麼?這是什麼意思?」阿貝爾驚訝。
 
       「少解釋,多做事。快點給他自信。」潘朵拉說。
 
       光光唸出「注入心靈」的咒語,白色光點便從「心之瓶」中飛出來,進入了阿貝爾的心胸。
 
       阿貝爾停頓一會。他那混沌而呆滯的雙眼,逐漸回復常人的光澤。他眨眼,凝視我們。
 
       「這……這是什麼來的?發生什麼事?我的心……很溫暖……」
 
       然後,他又看看自己。
 
       「我到底在做什麼?為什麼我會穿成這樣?我覺得自己好像……做了一個很漫長的惡夢。」
 
       「總統,你的信心被黑之巫師偷走了。」小雪道。
 
       「黑之巫師?」他低頭,看著自己的心胸:「原來如此。我太大意了。」
 
       英俊的阿貝爾,沉默了幾秒,並抬頭看著天花板上的吊燈。
 
       「我好像很久都沒有這種感覺。我想去相信別人。我很想去信任別人。」
 
       「這很好啊,阿貝爾總統。」艾爾燦笑。
 
       光光的心靈魔法,有效果了。
 
       他看著我們:「是你們拯救了我嗎?是你們令我可以再次相信別人嗎?」
 
       「沒錯,總統。我不是向你作個承諾嗎?」
 
       阿波羅走出來,站在他面前。
 
       「我向你承諾過:我一定會回來幫你。不論你在哪裡,你需要我的時候,我一定會回來。」
 
       阿貝爾呆了。過了好一會兒,他流露出安慰和思念的臉。
 
       「哥哥,你回來了。」他微笑。
 
       「我回來了,阿貝爾。」
 
       二人相擁著對方,並閉上眼睛,感動對方心中的溫暖。
 
       「十五年了,哥哥。」
 
       「十五年的總統,你做得很好。」
 
       越峯踏前:「阿貝爾總統,抱歉要打斷你們的兄弟重逢,但我們是代表魔法王國來問貴國,在討伐黑之巫師上的意向。」
 
       阿貝爾放開懷抱:「噢,對。你們介意等我幾分鐘嗎?我想換回正式的見面服來回答你們。」
 
       他退到身後的更衣間。兩分鐘後,他從更衣間出來。他換上一身醒目的白色上身燕尾禮和黑色長西褲。西裝的中間,有著花邊令衣服看起來更華麗,頸部更打上了一個藍色的蝴蝶結,整個人煥然一新。
 
       「很英俊啊……」莉娜和小雪看到臉紅。
 
       「我也很英俊的啊。」納魯西斯指著自己。
 
       「閉嘴。」潘朵拉冷淡回應。
 
       「好,」阿貝爾說話:「關於意向的問題,哈美倫將會全力支持這次討伐,並會與所有參與國家分享一切資源。我知道亨利國王和其他國家很擔心我,所以今天以後,逐一向他們請安,並會幫忙說服其他小國。」
 
       阿貝爾,看起來很可靠。我明白為什麼他能年齡輕輕就當上總統,而且能連續當十五年了。
 
       「我模糊記得自己不是自己期間,立過一些奇怪的法例。當然,我會將它們全部取消。雖然要點時間才能讓哈美倫重回正軌,但我相信很快便能完全修復。」阿貝爾補充。
 
       「啊對了。潘朵拉,你是不是想問阿貝爾有關黑之巫師的事?」我轉向她。
 
       「唔?」阿貝爾也看著她。
 
       「終於,我可以正常跟你對話了。」
 
       她說畢後,主動上前:
 
       「阿貝爾總統,你記得你被黑之巫師襲擊前發生的事嗎?」
 
       「唔……」阿貝爾想了想:「雖然回憶有點模糊,但之前是沒什麼異樣,然後我睡覺的時候,夢到一些事。我不記得夢的內容,但我醒來之後,便覺得身邊的人都很可怕。」
 
       「原來如此。」
 
       「潘朵拉姐,為什麼要問這個?」艾爾問。
 
       「去確定黑之巫師偷心的手法,」潘朵拉回答:「目前,我能確定他有兩種方法偷心,其中一種是直接向當事人,抽取對方的心靈。這種方法,基本只出現在平民,或是保安很鬆懈的地方。」
 
       「這就是我發生的情況。」阿波羅道。
 
       潘朵拉點頭。
 
       「另一種情況,就是用夢境魔法。」
 
       「夢境魔法?你指進入別人的夢境?」光光問。
 
       「這是我的情況!」莉娜瞪大眼。
 
       「是,」潘朵拉回應:「莉娜、阿貝爾和彼得,這三個都是不容易入手的目標。莉娜生活在現實世界,而且與元素寶石有接觸,黑之巫師無法冒險現身於現實世界,或直接面對對方,所以要透過夢境。阿貝爾和彼得也是差不多的情況,他們生活的地方,保安太嚴密,所以為減少曝光,因此也要用夢境魔法。」
 
       「如果這樣去想,難道黑之巫師同時會心靈魔法和夢境魔法?」我問。
 
       「或者是更糟糕的情況:他有共犯。」
 
       潘朵拉的說話,使我們突然感到冰冷。
 
       「共犯……」卡比回讀二字。
 
       「我同意潘朵拉所說。黑之巫師或許有共犯。」
 
       我轉頭,只見小雪握緊了拳頭。
 
       「喔……小雪姐的故鄉是被黑之巫師毀滅的……」艾爾淡淡而可惜地說出。
 
       「雖然記載是說他一夜之間毀了我的故鄉,但一個人在短時間內令一個大國消失,我也覺得不太可能。」小雪咬緊牙關。
 
       「我可以將你們的分析告訴亨利國王,然後我們可以著手調查所有會夢境魔法的魔法師,」阿貝爾說:「但是這個之前,還有一個更重要的課題……」
 
       「那個課題是……」越峯問。
 
       「若果我們要打敗黑之巫師,首先是要想方法減弱他的防禦力,」阿貝爾說明:「黑之巫師居住的魔幻城堡,前面是瑪瑙哈之湖。不過,湖和它附近的區域正被一種叫絕望之霧的東西覆蓋,但是目前還沒有任何魔法可以破解它。若果我們不把它消除,我們便不可能接近他。」
 
       「晨曦之光能派上用場嗎?」光光展示它。
 
       「啊。我記得了,這是你十五年前,從幽靈谷拿到的……」
 
       阿貝爾看著晨曦之光,停了停。
 
       「……等等。絕望之霧是黑之巫師研發的黑魔法,如果用光魔法……或許可行!」
 
       「什麼可行?」光光不明白。
 
       「晨曦之光是初代天使王的最強光魔杖,內裡本身就儲存了大量的光屬性魔力和魔法的記錄。如果能夠使出來,或許我們會有希望。」
 
       「但前提是,他要能夠用出來。」潘朵拉凝視光光。
 
       討伐的關鍵,還是回到光光身上。傳說看來沒說錯,純潔心靈的擁有者會左右勝負。
 
       「我可以派人查一查有關晨曦之光的記載,但晨曦之光是很古老的魔杖,或許要點時間。」阿貝爾說。
 
       「總統,你知道元素寶石的下落嗎?」我問。
 
       「元素寶石方面,很抱歉。哈美倫的士兵在兩個月前找到颶風寶石,但被人偷走了。」阿貝爾感到不好意思。
 
       「什麼?你就讓人偷走颶風寶石?」納魯西斯感到難以置信。
 
       「當我不是自己的時候,我對自己擁有的寶物毫不在意,所以有人要偷寶物的時候,我也完全不在意。那麼重要的元素寶石,我卻沒有好好保管。再一次抱歉。」阿貝爾微鞠躬。
 
       「不要怪他。我在納蒂安納暴走的時候,我都不在意自己偷回來的贓物。」阿波羅出言保護阿貝爾。
 
       「雖然颶風寶石被偷去,但是我記得是誰偷的,」阿貝爾補充:「他是空賊王——卡伯爾。」
 
       「卡伯爾?你是認真的嗎?」小雪驚訝。
 
       阿貝爾點頭。
 
       「小雪姐,你知道有關卡伯爾的事?」艾爾問。
 
       「我聽聞卡伯爾的船隊是很難找到的啊。他們經常地轉移自己的據點,連魔法帝國的騎士團都沒有他們辦法。」
 
       「雖然如此,但是只有找到卡伯爾才可以提高找回颶風寶石的機會,」阿貝爾回應:「我很想跟你們出去旅行,但是我要留在這裡打理國家,例如:廢除所有我訂下的奇怪法例。哥哥,可以拜託你幫我照顧他們嗎?」
 
       「沒問題。」阿波羅爽快回答。
 
       「其實,是我們照顧他,多於他照顧我們。」卡比插入。
 
       「天啊,卡比。你是這樣看我的嗎?」
 
       「我同意卡比。你的確沒什麼用。」潘朵拉的說話,比卡比的更冷淡。
 
       「連你也是?」阿波羅惱羞成怒。
 
       我們忍不住笑了幾下。
 
       「阿波羅,你繼續跟我們旅行?」光光感到興奮。
 
       「當然!跟著你們,總有好玩的事發生。」阿波羅表現期待。
 
       「我們不是去玩。而且,你不會因為是總統的哥哥而有優待。」越峯提醒。
 
       「明白明白。」
 
       「我能幫到的事,就來到這裡為止,」阿貝爾總結:「我會直接向亨利國王說明哈美倫的最新狀況。你們可以放心,哈美倫不會再處於被動。」
 
       「耶。我們在哈美倫的事務結束了。」卡比蹦跳。
 
       「艾倫,我想看看哈美倫的服裝店,」莉娜興奮地拖著我的手:「我終於不用看到好像長毛象一樣的衣服了。」
 
       「哈哈哈……」我苦笑。
 
       「大家都辛苦了一整天了,不如我們出去喝一杯果汁吧!」卡比叫。
 
       「一整天?我們是去了差不多一星期!」納魯西斯叫道。
 
       卡比想了想。
 
       「唔……如果除去回到過去的時間,我們只不過在這裡幾小時而已。」
 
       「潘朵拉,要不要一起來?」我邀請她。
 
       「不要。」潘朵拉一口拒絕。
 
       「來吧,潘朵拉。我們難得再次見面,就多一起一會吧。」
 
       潘朵拉盯著我,一臉不耐煩的樣子,但她很快又收起那張面,回復平靜。
 
       「……如果有最新消息,請告訴我。」
 
       雖然她還是老樣子,但看來短期合作,變成長期合作了。
 
       我微笑:「好的。電聯?」
 
       她輕輕點頭,然後自己轉身離開。
 
       「我想多留這裡一會,」阿波羅說道:「我和阿貝爾,要補了錯過的時刻。」
 
       阿貝爾聽到後,向他報上微笑,瞬間沒了總統的威嚴。
 
       「啊?你不……」
 
       光光能說完之前,越峯手放在他肩膀上。他轉頭,越峯只是搖頭。
 
       我們逐一離開總統房,打算遊覽魔法世界最大工業國家。
 
       我走之前,忍不住回頭看。阿波羅和阿貝爾坐在同一沙發上,臉對臉,興高采烈地談起天來。
 
       十五年的故事,應該一晚也說不完。
 
*     *    *
 
       女王、黑之巫師和天使騎士團,再次開會,但是似乎出現磨擦。
 
       「好了。有沒有人可以告訴我發生什麼事?」藍色鸚鵡不滿:「那位少年,還有他的同伴,得到了晨曦之光,而且還有三顆元素寶石在手!黑之巫師,我以為你說晨曦之光已經消失了。」
 
       藍色鸚鵡在言詞上咄咄逼人,但黑之巫師並無動搖。
 
       「我沒有說謊。當我去檢查天使王於位幽靈谷的墓園時,晨曦之光的確已經不在。我已經用魔法反覆驗證,當時晨曦之光,並不存在於當時之下。」
 
       「噢,你是在推卸責任嗎?你沒有正確驗證,是你的……」
 
       「不要再說。」女王叫停鸚鵡。
 
       「是的,女王陛下。」
 
       「但是,我比較好奇。他們是從哪裡得到火焰寶石?」其中一位天使騎士團成員提出:「據我所知,火焰寶石……」
 
       「是封印住晨曦之光的棺木。」另一位補完句子:「現在他們拿到手,就即是說有人送他們回到過去,讓他們得到兩件重要之物。」
 
       「能夠大量地送人穿越時空,只表示他們的支援者並非閒等之輩,能力甚至與我們相稱。」
 
       「你指我們之間有叛徒?」
 
       「他不是這個意思。不過,如果真的要說叛徒,眼前這位最可疑。」
 
       騎士團之間你一言我一語,最後回到黑之巫師。
 
       「……呵呵呵……」
 
       「你笑什麼,失敗者?」一位騎士團成員嚴厲質問黑之巫師。
 
       「我只覺得,你們之間的交流很可笑。」
 
       「可笑嗎?或許你暗地裡幫那位少年更為可笑。」
 
       「然後,你的證據呢?我發了誓,會對女王絕對忠誠。如果我有半點反抗之心,我不可能再站在這裡。」
 
       「女王陛下,我提議天使騎士團要插手處理這一群英雄。黑之巫師已經再沒有能力再單獨處理他們。」其中一位天使騎士團成員建議。
 
       「否決。」女王兩字回應。
 
       「陛下!」
 
       「我已經承諾讓他全權負責。我沒打算收回承諾。」
 
       「明智啊,女王陛下。」黑之巫師九十度鞠躬,表示感謝。
 
       「但是,這不表示我不會過問,」女王補充:「黑之巫師,你的下一步是什麼?」
 
       「女王陛下,我有二步。第一步:我已經確定餘下三顆元素寶石的位置,很快便會到我的手上。」
 
       「然後你的第二步?」
 
       黑之巫師輕笑一聲。
 
       「然後,我將會親自面對他們,把永恆的黑暗傳給他們。」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