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靈異短篇】跟我說鬼故事

兔子胖 | 2024-05-25 18:00:07 | 巴幣 0 | 人氣 622


  男女高中生窩在房內,離奇的是男子全身脫光任由女子在他身上寫字,用毛筆密密麻麻寫了些咒文。
 
  「溫開水,你不要亂動這樣我很難寫耶。」明夷同學睜大玲瓏的眼睛、一臉認真拿著毛筆,臉貼近肌膚下筆的樣子更顯魅力。
 
  這場面很尷尬又奇怪,男生只得不時催促「拜託妳快點,等等!那裏也要?」
 
  明夷同學:「當然!你沒聽過日本怪談無耳芳一的故事嗎?」
 
 
  這事從那日早晨說起,8點11分,高中生溫開水喘氣狂奔想趕在8點10分前到校。途經轉角處,一陣狂風吹來張黃色符錄,啪很快,來不及閃,就像尿尿開始就很難中斷,閃躲也是一樣的,要抵抗慣性又要即時反應是不可能的。
 
  詭異黃符紙打在溫開水臉上,兩者糾纏不清,「這......什麼鬼東西啊。一大早,肯定是明夷那妖婆在搞鬼!」扯開符咒甩向一旁,丟垃圾一般,便繼續奔向學校。
 
  但在他沒發現時狂風又將那張詭異符咒捲起,空中幾經周旋後飛黏在他書包底部。那張符咒又是明夷同學要搞他嗎?
 
  直到半夜,溫開水還沒有遇到任何怪事,除了沒趕上第一節課外。
 
  「吶、吶,溫開水我明天早餐想吃超商推出的限量極品和牛蓋飯,你現在去搞不好他們補貨了,你幫我去問看看嘛。」半夜四點,明夷同學的電話打來,要是不接就奪命連環扣,再不然夢中又會遇見她。
 
  溫開水眼睛幾乎睜不開:「幹你......不是啊大姊,現在幾點了。你想吃不會自己去買嗎?」
 
  說道他們倆人的關係是場孽緣,都從溫開水掃墓時被下降頭說起,還好同班的明夷同學略懂法術一眼看出他被叫魂了,經歷一場冒險拯救了他,至此之後兩人不時糾纏,便有了緣分。
 
  這緣分說好也好,說不好也很不好。明夷同學她肌如白雪、不講話時活脫脫冰山美人,加上誘人身材說是雜誌模特爾也不意外。但是,撇除那些優點,就全不是優點。
 
  校園中大家私底下叫她女巫,因為她精神狀態神神叨叨、陰陽怪氣常做些怪事,偷剪人頭髮、灑出無明粉末。有傳言她幫某班學姐作法讓她與愛慕的同學在一起,掀起一股拜託她的風潮。明夷同學也用法術惡整溫開水無數次,無數次。
 
 
 
  這場孽緣受害的終究是溫開水。拖著疲憊身軀、混沌頭腦,慢慢走向超商尋找那限定商品。
 
  路上陰冷空曠,他聽見細微腳步聲和奇怪頻率敲打,這時間怎麼還有人在路上走,「搭、搭、搭」一聲聲從身後發出,越來越接近自己,意識到恐懼之前寒毛已聳立,溫開水慢慢轉頭。是一個帶著道奇隊棒球帽的女孩,看不清臉龐,但手中的細長手杖因該是盲人用的那種。
 
  「你好,請問有人嗎?請問北高前便利商店怎麼走,因為我看不太清楚......」
 
  反正目的地一樣,溫開水就帶著盲女一起走。
 
  溫開水:「真的走到那裡妳就能自己回家嗎?妳說感覺很可怕,這種時候聽鬼故事一定很有趣,痾,我想想......」
 
  在路上,除了路燈外漆黑一片,兩人一左一右走在街道。溫開水講起他清明掃墓時被下咒叫魂的事,後來明夷是怎樣發現又是怎樣就他的。
 
  到了便利店故事剛好說完,看著盲女敲著手杖慢慢走進黑暗中。「掰掰,溫開水,下次再遇到還要跟我講鬼故事喔。」
 
  經過一夜折騰,他請託店員總算是買到限量極品和牛蓋飯了。
 
  後來在晚上還有遇過幾次盲女孩,跟她聊了不少,有次還送她回家,在她家中說鬼故事給她聽。就在離便利商店不遠的地方。
 
 
 
  「吶、吶。你最近是不是卡道什麼?臉色越來越差,晚上是不是都沉迷於......」明夷同學一邊說,手中筷子一邊插向溫開水的炸排骨飯。
 
  「我也不知道,總感覺整麼睡都睡不飽。醒來時全身無力又特別累,除了你在搞我之外,我應該是不可能卡道什麼髒東西吧。你半夜最好不要再吵我......」溫開水黑眼圈沉重。
 
  但又隔了幾天,早晨,溫開水睡醒一睜眼發現自己不在家中,倒是他嚇出膽來,他竟然睡在消波塊市有名的漬鯊聖地清蚯墓園裡,陰氣逼人,踏入此地心神受到邪靈侵擾,無法自己的所在多有,吊的吊、涼的涼,並不是都市傳說,後來大家不敢再葬在此地。
 
  他嚇得跑回家中,並「主動」打給明夷同學求救。
 
  「明夷同學,不要這樣說,事情前因後果都跟妳說了,拜託妳......我平常不是都幫妳買好吃的嗎?我知道了,這次也是妳在搞我的對吧。」
 
  明夷同學來到他家商討對策,「我看已經被纏上了,你會覺得疲累一定是半夜也夢遊出門,和盲女幽靈講鬼故事,在你不知道的時候,以為自己睡的時候已經很多次了吧。你的精氣被鬼魂影響,要是我不管你不多久肯定掛。現在只剩這個辦法了,脫掉,把你全身衣服都脫掉。」
 
  「不要啦,明夷!這樣很奇怪耶,你要做什麼。」
 
  「你沒聽過日本怪談無耳芳一的故事嗎?我在你身上寫滿經文,纏著你的幽靈來便不會發現你在哪,我在與她溝通便可。難道我有害過你嗎?」
 
  房內一片靜默,溫開水想吐槽,但眼下除了聽明夷同學的別無他法,畢竟在她曾救過自己好幾次。背過身去慢慢脫去衣物。
 
  明夷豎起髮尾、工具箱中拿出筆墨,摸了許久才在溫開水身上下筆。雙眼與鼻尖時分貼近肌膚,一筆一畫搔癢與尷尬,色情觸感讓溫開水又羞又尬,腦中想入非非,身體不由自主。
 
 
  待一切完畢,凌晨時,盲女果然又來帶走溫開水。
  盲女幽魂面目猙獰,指尖利爪不似人類:「溫開水、溫開水,今天也要講鬼故事給我聽喔。???,溫開水,你在哪?我聞到你了,你躲去哪了。你這死妖婆又是誰?怎麼會在他房間,你們是什麼關係。」
 
 
  溫開水心臟蹦蹦跳,大氣不敢喘一下,全身赤裸寫滿經文,站在明夷同學身旁。
 
  手持利劍閃出寒光,明夷嚴肅的臉龐也頗具魅力,「你才是死妖婆!就是你在搞我的東西,現在離開別再來,我可以不追究。要是不走,那今天便是你魂飛魄散之日。」
 
  如麻瓜一般人是看不見那些東西的,溫開水看到明夷對空氣使劍亂舞,一會兒後又說結束了。溫開水是一點也沒看清楚發生了什麼,該不會是騙局吧,他如此想,但又覺得明夷是認真在幫忙他。矛盾的心情盤旋於腦。
 
  明夷在他房間走動,在找東西亂翻一通,最後在溫開水書包底下發現張破損不堪的符咒。「就是這東西在搞你。都結束了,去洗洗澡吧。」明夷放鬆的躺倒在床上。
 
 
  本以為事情就這樣過去了。確實那天後,溫開水精神回復如常。
 
  但某日,校外教學大家搭上巴士,他看見明夷頭上戴棒球帽心中升起一絲絲擔憂。
 
  那款式也是道奇隊,那次盲女幽靈也是同樣的帽子。如果沒有卡到鬼,自己也不會找明夷,更不會讓她在自己身上畫符。再說,那些符到底是什麼功能,自己也不清楚。他也有能力直接與鬼怪對打,為何還要在我身上畫符,根本多此一舉。
 
 
  他望了望坐在身旁的明夷同學,這些懷疑也就算了。




-------------------------------------------------
(`・ω・´)不說了,吃炸雞的時間到了。我是兔子胖,下次見  掰掰

[短篇] 鬼故事 推薦目錄


創作回應

夏日昆蟲合聲唱歌聲音
兒子你又吃消夜幾公斤拉
2024-05-25 19:10:07
兔子胖
雞排配珍奶 讚
2024-05-25 20:43:31
恩維
最可怕的靈異事件,就算是睡著了,冰箱的食物還是會不見
2024-05-25 20:23:19
兔子胖
你知道的太多惹
2024-05-25 20:43:46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