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小說】燦爛調味!光之美少女 第38話:一起走下去吧!再次為世界帶來改變!

山梗菜 | 2024-05-25 10:04:38 | 巴幣 1046 | 人氣 551


「光之美少女,閃耀調味……光之美少女,閃耀調味……」

綾海抓著研磨罐試著變身,但是手中的研磨罐始終沒反應。這次不只沒辦法使用光之美少女的力量,連變成另一種姿態都辦不到。

友羽一行人看著綾海現在的樣子,同樣焦急。綾海感覺疲倦,她沮喪地低著頭,默默回到自己的房間。

仔細回想,三個人應該在更早之前就要察覺綾海有異狀的。

像是暑假一起去南姐姐的飯店渡假時,綾海在大家一起騎車去自行車步道前異常緊張地檢查每輛車的狀況,還有綾海沒有騎腳踏車,而是牽著腳踏車用跑的追過來,那都是金成稜香車禍後的創傷反應。

要是那個時候有早點問綾海為什麼的話,或許就能更早知道綾海內心的痛苦了。

由音覺得綾海跟自己有很像的地方,但自己卻事到如今才知道綾海內心的煩惱,她不禁覺得自己真的很沒用。

不過除了這個問題,現在她們還有另一個想弄清楚的謎團。

「薩拉琳小姐,請問妳跟綾海媽媽是什麼關係?」

這個問題不只三個人,就連聰次郎也在意很久了。

薩拉琳如今的反應相當複雜,看起來像在內疚。

「良奈,妳不介意我說出來嗎?」

「比起介不介意的問題,我更想聽妳先說明妳是怎麼認識綾海,還有我不在的期間到底發生多少事情。」

「對不起,我真的不知道綾海就是妳的女兒。」

薩拉琳決定先向良奈道歉:「如果我更早察覺的話,就會更注意綾海的狀況了。」

「沒想到綾海會成為布莉莉歐傳說中的戰士啊。」良奈深呼吸一口氣:「老公,你多久以前就知道這件事了?為什麼你什麼都沒有告訴我呢?」

「對不起,良奈,是綾海希望我保密的……」聰次郎一臉抱歉地說著:

「從綾海成為光之美少女的第二天就知道了,我一開始很反對,但是綾海真的很強,而且既然綾海找到自己的目標,那我決定一邊想辦法鍛鍊綾海讓她們更強,一邊看著她們能走到多遠的地方……」

「就算是綾海拜託的,你還是要跟我商量才對啊……」良奈一臉傷腦筋,然後進入正題。

「我跟薩拉琳在年輕的時候就認識了。因為我從小就在茉莉花市長大,在還是學生的時候,遇到了正巧來到這個世界的薩拉琳。」

「十幾年前,那時我第一次被派遣到人類世界工作。但是那是我第一次到人類世界,對於這個世界的文化與制度都不了解,而且第一次來到這個世界就迷路了……那個時候我遇到了良奈,良奈不只暫時讓我渡過流落街頭的危機,還教會我好多關於人類世界的事。很久以前,我跟良奈就是好朋友了。」

綾海絕對做夢都想不到,松鼠妖精居然會是媽媽的好閨密。

「也就是說,伯母也知道布莉莉歐的事情嗎?」友羽好奇地確認。

「我以前去過一次。」

良奈這個答案讓三個人更驚訝。但一聽到良奈這番話,由音好像想起什麼:

「我想起來了,以前費安瑪小姐說過曾經有日本人來到布莉莉歐交流,那個日本人難道就是伯母?」

「那個時候除了我以外,還有其他六、七個學者也一起去了。」良奈歪著頭回想。

「我可以過去一半是薩拉琳推薦的關係,但另一半是布莉莉歐想要跟人類世界進行技術交流,而那時的我正好能以學者的身分提供建議。」

要是綾海一開始就知道媽媽跟香料都市布莉莉歐竟然有這種淵緣,那根本就用不著隱瞞自己成為光之美少女這件事。

「命運的絲線在我們不注意的時候,早已經把所有人都連結在一塊。」桐加感嘆:

「大致上的情形明白了,現在最大的問題是怎麼讓綾海重新振作。」

聰次郎看著桐加等人,緩緩地說道:「小桐加,讓我跟綾海媽媽一起先和綾海好好對談好嗎?這個是我們家應該要面對還有解決的問題。」

「明白。」

兩人上樓,良奈推開綾海的房門,她正沮喪地坐在床上不發一語。

良奈深吸一口氣,走到綾海身邊摸摸她的頭。

「光之美少女的事,媽媽不會怪妳。」

綾海沒有說話,因為綾海不知道到底該用什麼樣的話回應她。

「不過,沒想到妳跟布莉莉歐之間也有這樣的緣分。我只是把人類的技術帶到妖精都市的科學家,但是妳是守護妖精都市的戰士,媽媽覺得很厲害!」

「媽媽什麼都沒想嗎?」

「雖然媽媽覺得當光之美少女有點危險,但是還是會幫助到人……」

「不是這個。」綾海有點悲傷地打斷良奈:「我騙了你們……你們不生氣嗎?我因為那個時候沒有拿出勇氣反抗古幡她們,所以才會來不及阻止小稜香,然後讓那種事發生,我才是一切的元凶!」

對綾海來說,自己的摯友因為這種惡劣的意外身亡,她怎麼樣都沒辦法原諒自己。即便從客觀的角度來看,最大的元凶還是那個叫古幡的女孩子。

良奈很驚訝,但沒有責怪綾海的想法。

「這個媽媽也不想責怪妳喲。因為動手的人又不是妳,那個叫古幡的孩子也已經受到制裁了。」

「但是要是我那個時候動作再快一點……小稜香就不會死了……我因為害怕,所以一直沒有說出來,沒有告訴你們我其實有追上去但是來不及阻止的事!」

「為什麼要一個人把這些事悶在心裡這麼久?」

聰次郎這麼問。

「綾海,妳現在把這一切誠實地告訴我,爸爸覺得很欣慰。小稜香雖然走了,但是妳能夠追上去試著阻止她,這樣子已經很勇敢了。」

「……」

「每個人都會有犯錯或是沒辦法阻止某些事發生的時候。但是,爸爸認為最重要的是在這件事情裡面學習到什麼,然後讓自己未來的人生變得更好。

妳會選擇成為光之美少女,然後用實際的行動拯救其他人,這樣子就是妳有所成長的證明啊。」

「而且人生有很多個階段。就算以前妳曾經犯下這樣子的過錯,但透過行動,未來還是可以變得更好!」良奈也一起勸綾海。

綾海的表情緩和一點,開口:「妳……妳真的知道光之美少女是什麼嗎……」

「以前去過布莉莉歐的時候有聽過。為了把人們從危險之中拯救出來的傳說中的戰士啊。」

「什麼,妳去過布莉莉歐?」綾海表情有點遲疑。

「良奈,綾海面對的敵人不是普通的恐怖份子。」聰次郎再次開口解釋:

「敵人組織毒藤領域會把人類當成種植暗染花的養分,如果要拯救那些被困在暗染花內部的人,一定要用光之美少女的力量;而且眼前的敵人如果沒有消失,那些受害者就一定會死,被召喚暗染花的怪人吃得屍骨無存。

要不就是正義的勝利,要不就眼前可能認識或不認識的人就這麼死掉。綾海面對的就是這種一次也不能輸的壓力。」

「我只是不想要再重蹈覆轍,讓身邊的人因為我的關係然後喪命……」

「這就是媽媽剛才說的『讓未來更好』的意思。」良奈說。

「妳會經歷討厭、傷心、後悔的事情,為了不想要再讓同樣的事情發生,所以會為了改變而努力。綾海,妳現在願意貫徹光之美少女的使命,這就是妳已經成長的證明喔。」

並不是綾海成為了光之美少女才改變,而是她想要改變自己的意念、迴避悲劇的意思讓她跨出了第一步,接著她的世界才真的產生變化。

「妳每次都會喊的『為世界帶來改變的風味』,應該是妳真正的信念吧。」聰次郎說。

綾海終於露出泫然欲泣的臉。

「真的……你們真的會原諒我?」

「小稜香的事情,一直都是古幡的錯,沒有人會怪妳。」

「如果還是覺得難過,爸爸媽媽都會陪著妳一起面對的。不只我們,妳不是還有很多朋友願意陪著妳嗎?」

這句話像觸動綾海內心的開關一樣,綾海用力抱著良奈放聲大哭。

「嗚嗚……嗚啊啊啊……嗚啊啊啊啊啊……」

「好乖好乖。」

良奈與聰次郎溫柔地抱著綾海。不需要再說什麼了。現在只要讓女兒盡情地哭,先發洩完就好。解決的方法等冷靜下來之後再講。

「嗚嗚嗚……哇啊啊啊……」

「要哭的時候先把眼鏡拿下來喔,不然眼鏡都髒掉了。」

良奈幫綾海把眼鏡拿下來,用面紙把上面的淚水吸乾。




在茉莉花市的熱鬧大街上,芬普洛再次現身。

他站在一棟大廈的頂樓上,手中握著那面刻滿詭異符文的古老鼓。這次不只學校,連附近街道一帶都已經佈置好儀式使用的陣,現在隨時都可以開始進行召喚儀式。

「咯賽托魯賽.嚕嚕忽諾汝沙路.梅因達諾諾.咯賽汝……」

隨著咒語的吟唱,茉莉花市的天空瞬間變得昏暗。好幾道純黑色的濃霧從街道的每個角落冒出,很快便在整個街區凝聚成無數道人形黑影。

「那是什麼東西!?」一位正在購物的中年婦女驚呼。

「有怪物!」、「救命啊,有鬼啊!」其他看到黑色人形物體出現的市民們急忙轉身逃跑。但黑影們變化成市民內心最不想見到的人類模樣,再次逼近市民。

市民們慘叫、在地上狼狽地爬著,芬普洛知道波伊尼禔現在比起種植更多暗染花,更想看到人類痛苦的樣子。

「波伊尼禔大人,您想看到的就是這樣子的景象吧。人類們正在痛苦,像蟑螂一樣到處逃竄!」

芬普洛本人也想看到這種景象,因為這會讓他打從心底感到開心。

這時,桐加、友羽與由音三人迅速趕到現場。她們眼前的街道上有無數黑色人形物體四處遊蕩,路人們驚慌失措地逃竄。

「在綾海還沒振作起來的時候又出現……這些煉獄的幻影!」桐加低聲咒罵。

「小綾海不在,我們自己想辦法解決掉它們!」友羽咬牙。

「我們變身吧。」由音深呼吸一口氣,然後指向一旁沒有任何人的暗巷。


「光之美少女,閃耀調味!」


三人身上的服裝全部變成發光的連身裙。開始變身的三人把研磨罐裡的香料粉用各自的節奏灑在自己手、腳上,讓香料粉變成手套、襪子還有鞋子。

兩人在空中分別畫出「∞」符號、五芒星還有花朵型符號,讓它們變化成各自的服裝。由音沒有畫任何符號,而是輕輕彈指讓身上的裙子變成紅、黃、綠、紫四色交錯的鮮艷款式。

全員的髮色也因為香料粉的魔法影響下變得鮮艷,髮型也變得豔麗。最後完成任務的香料研磨罐也自動裝進腰部旁邊的小包包裡,成為服裝的一部分。

「救贖世界的調和之花!Cure Lavender!」

「熱情與決心的混合調味!Cure Nutmeg!」

「帶來生命色彩的力量!Cure Paprika!」

喊完的三人靠在一起,接著喊出只屬於她們的團體口號。


「治癒與調和!燦爛調味光之美少女!」


黑色人形物體朝她們撲過來,Nutmeg立刻用直拳反擊,打散好幾隻敵人。Lavender同樣踢散好幾隻黑色物體,同時Paprika也疏散其他市民:「各位,快趁現在逃跑!」

雖然黑影很弱,但是數量上還是很難對付,Lavender完全不敢大意。

「米卡迪亞,那些黑影出現的範圍有多大?」Lavender用手機跟大樓樓頂上的同伴對話。她預料到少了一個人會出現戰力不足的問題,所以拜託美佳社長來幫忙。

「我現在就看看。」美佳朝四周望一遍確認:

「目前只出現在這幾條街道上。還沒看到更遠的地方有黑影出現。」

「看來我的直覺是正確的……」Lavender嘴角勾起笑容:「這種巫術並不是無限制地召喚黑影,而是只能在巫術陣的範圍之內才能使用。」

「所以黑影跑不出去嗎?」Paprika邊打邊問。

「重點不在於黑影的活動範圍,而是黑影只會在佈置過巫術陣的範圍裡面產生。雖然這次的範圍比較大,但是我猜測只要把附近的巫術陣破壞掉的話,黑影就不會再產生出來!」

「那就把四周可疑的東西都破壞掉……」

地面突然噴出一大團黑色原油般黏稠的物體,物體重新凝聚,變成少女金成稜香的模樣。

「在哪裡?那個對我見死不救的女人……在哪裡……」

「不要再冒充我們的朋友的熟人故意搗亂了!」Nutmeg大叫。

「妳只是一團由惡意與憎恨組成的幻影,根本不是本人!」Lavender也帶著不滿。

「利用他人內心最脆弱的地方打架,你的行為真的只有卑鄙可以形容!」Paprika也難得生氣。

聽到Paprika的話,芬普洛用瞬間移動出現在巨大黑色人形的上空。

「那就正大光明地用武力打敗妳們。上啊,黑影!」

沒有名字的人形直接朝她們打了好幾拳。三個人散開,然後用攻擊技反擊。

「Precure Lavender Salvation(光之美少女.薰衣草救贖)!」

「Precure Nutmeg Droplet(光之美少女.肉豆蔻水滴)!」

「Precure Paprika Attacco(光之美少女.甜椒攻擊)!」

人形被三發攻擊擊中,全身冒煙,但還能站起身。像原油般黏稠的泥狀身體變成無數條鞭子反擊,三個人也用防禦技擋下來。

「普通的攻擊對那團幻影不管用,大概只有四個人一起使用的淨化方式才能讓它消滅。」Lavender推測:

「不知道Saffron現在振作起來了沒……」

「我們兩個先用綜合香料綺麗手杖試試看!」

Nutmeg與Lavender兩人手邊出現好久沒用的綜合香料綺麗手杖,指著眼前其他撲過來的黑色人形:

「光之美少女.綜合香料狂熱(Precure Spice Mix Frenzy)!」

三十幾隻人形被帶著淨化力的力量包圍,再度溶解成黏稠液體最後變成一團黑煙消逝無蹤。但體型最大稜香型人形只有表面冒煙,還是無法造成致命傷。

「Paprika,妳去找附近有沒有像巫術儀式用的道具,然後毀掉它……」

人形左手放出的黑色鞭子把三個人全部綁住,然後甩到大樓玻璃帷幕上。美佳召喚出數十發流星攻擊打在人形身上,但這次人形竟然沒事。

「我已經做好應對妳的巫術攻擊的保護措施。」芬普洛淡淡地嘲弄:「妳的巫術也沒什麼大不了。」

三個光之美少女被黑色鞭子緊緊勒住,發出呻吟。美佳無視芬普洛的挑釁,試著想要拯救三個人。

「到此為止了。妳們就到冥界慢慢為自己愚蠢的行為後悔吧。」

三個人在被勒住的狀況下,根本束手無策。

就在即將絕望之際,街道上卻響起另一道跑步聲。

身上穿著平時服裝的綾海,用盡全力跑過來了。

「住手……把她們放下。」

芬普洛沒有對話的意思,命令:「把她踩扁,她現在只是沒辦法變身的軟弱小孩。」

「你說的對,我大部分的時候都很軟弱。」

綾海撥正自己的眼鏡,不屈的意志再度回到她的身上,在敵人的壓力下閃爍著堅毅的光芒。

「可是我現在明白,軟弱的人不會永遠都是軟弱的,犯下無可挽回的過錯的人,也不會永遠都是有罪的。」

稜香模樣的人形物體轉向她,臉上露出憎恨的表情,擬態成嘴巴的地方發出跟本尊相像的嗓音。

「綾海……妳害我現在好痛苦……我的骨頭被撞斷的痛苦、內臟破裂的痛苦、只能絕望地等死的痛苦,妳根本什麼也不曉得!」

綾海閃過變成稜香模樣的敵人右手放出的攻擊,手中抓起自己的香料研磨罐。

現在綾海覺得自己有能夠變身的自信了。這時,敵人又再次用空著的右手放出鞭子攻擊。

「快避開!」Lavender大叫。

同一時間,綾海喊出那句宣誓自己身份的話。


「光之美少女,閃耀調味!」


綾海全身再度發出光芒。在光芒之中,身上穿著花瓣造型連身裙洋裝、戴著白色手套、穿著白色靴子還有擁有一頭亮橙色長髮的光之美少女出現。

「為世界帶來改變的風味!Cure Saffron!」

重新復活的Cure Saffron,用手擋下黑色鞭子的攻擊,同時空手扯斷它。

怪物發出抓狂般的聲音,用空著的右手繼續試圖打Saffron,她也馬上用全力把它的右手打掉,接著左腳往後踏一步,擺好出拳前的預備姿勢,然後把力量集中在拳頭上揮出。

這一拳的力量大得讓怪物左手瞬間崩解,三個人也趁機掙脫。

「綾海,妳那個時候如果阻止我的話,我就能活下去……」

「嗯,我也一直對自己沒有及時阻止妳這件事覺得很後悔,妳經歷的痛苦我可能也只明白百分之一。我的確無法完全體會妳的痛苦。

可是我就算有罪,也還是只能繼續靠著行動改變眼前的世界。」

這番話像是對著眼前有稜香模樣的怪物說,也像是對自己說,也像是對著某種冥冥之中看著自己的存在說。

「我不會忘記妳,稜香。然後這就是我的回答!」

Saffron再對著眼前的黑色怪物揮出更強的一記拳頭把它打飛,讓它像被打爛的泥像般撞在大樓牆上,癱軟無法移動,甚至開始沒辦法維持像金成稜香的外表。

「怎麼可能!那是妳內心最深的黑暗,妳沒有罪惡感嗎!」芬普洛吃驚。

「當然有,可是我想清楚了,那就是我只能繼續做我能做到的事,才能真的脫離這段過去!」

Saffron堅定的眼神銳利得像刀一樣,先前那種軟弱、恐懼的情緒已經消失無蹤。

「沒辦法。」

芬普洛取出改良暗染花的種子丟向溶解一半的黑色人形,讓它吸收黑色液體內凝聚的競爭意識然後重新變形。

「液體惡意花花!」

原本像原油般的黑色怪物現在變成四個人熟悉的長出笑臉花朵的巨大植物的樣子。

「Saffron,妳現在沒事嗎?」Paprika擔心地問。

「已經沒事了。」

暗染花射出無數被黑液染黑的果實射擊道路的每一寸角落。黑液這次沒有變成人類的模樣,只是單純地腐蝕路面,對Saffron來說這樣子還比較好對付。

「喝啊啊!」

恢復力氣的Saffron用連發直拳打暗染花的藤蔓,讓暗染花不禁後退。雖然改良暗染花很強,但Saffron卻不可思議地覺得它比剛才的怪物還要好打。

「各位,我們同時朝暗染花身上打下去!」

四個人一起朝著改良暗染花的根部用力揍下去。四個人的拳頭比平時還要更強,原本以為還能撐更久的改良暗染花,竟然被四個人同時打得重心不穩往後跌倒。

Saffron內心湧上一股憤怒。眼前的敵人不只侮辱了自己死去的朋友,而且還利用它想讓自己失去戰鬥的念頭,這種行為就算用卑劣來形容都還太溫和了!

「花、花花!」

暗染花重新爬起來,立刻射出種子反擊,但另外三個人馬上擋到Saffron面前,然後展開防護層擋下所有帶著腐蝕液的攻擊。

「一口氣把它淨化掉吧!Saffron!」

「嗯!」


「和諧調味料天秤(Harmony seasoning scale)!」


四個人一齊喊出天秤的名字,同時轉動天秤頂端的轉軸把手,讓一團白色能量從天秤前方放出,然後包覆四個人的身體。

「溫暖香料模式!」

穿透能量的四個人身上的服裝,都變成另一種帶著粉彩色調,帶著成熟大人氣氛的開衩長裙造型。

「改變的氣息!」

「救贖的氣息!」

「預知的氣息!」

「守護的氣息!」

變身成新的造型的四個人喊出各自的話語,然後同時再次旋轉天秤頂端的轉軸。

「讓四種氣息合而為一!」

這回天秤前方的寶石放出了四種顏色的能量,然後在空中化成一個包含著四種植物花瓣的圓形圖騰。

「光之美少女.清淨香料審判(Precure puro spezia giudizio)!」

發出四種光芒的圖騰朝著暗染花發射的同時,四個光之美少女也一起飛向敵人,然後跟著圖騰型攻擊一起穿過敵人的身體。

被香料的力量澈底淨化的改良暗染花,發出滿足的叫聲:「全身暢快~」

暗染花消失了,怨恨化成的黑色人形還有暗染花造成的一切破壞全部恢復原狀,就像什麼事都沒發生過一樣。

原本以為可以順利運用心理戰讓綾海一蹶不振,但綾海不只重新振作,還重新取回變身的力量。

芬普洛難以置信地咬牙切齒。

「不要得意忘形了,總有一天妳們的屍體一定會被放在祭壇上成為祭品!」

說完這句超級凶狠的台詞以後,芬普洛也用瞬間移動離開了。




芬普洛召喚出的新怪物順利消滅,綾海也順利恢復正常,事情至此已經完全落幕。

「各位,不好意思讓妳們擔心了。」

眾人聚集在常光家的客廳裡,聰次郎也向良奈解說完戰鬥的事情。綾海這時向所有同伴們都道歉了。

「不需要道歉,綾海。」桐加溫和地回應:「妳真的已經沒事了嗎?」

「要說沒事好像不對。」綾海不確定地撥撥眼鏡,反應像在責備自己。

「小稜香的死跟我有關,這是千真萬確的事實。要是再回想起來,我可能還是會覺得難過或是充滿罪惡感。

但是我不該因此迷失自己,忘記自己現在的使命。如果我不當光之美少女的話,那我也沒有別的方法可以補償自己的過錯了。」

「雖然小綾海以前的事我們也不方便說什麼,可是比起一直被罪惡感折磨的小綾海,我更喜歡現在重新想起自己的信念的小綾海!」友羽雙手握拳,雙眼發光。

「我們都會陪著妳。」由音自信地保證:

「就像綾海姐為了我做的事情那樣,這次換我來傾聽綾海姐的心聲吧。」

「難過的時候就哭出來,需要幫助的時候也說出來,跟爸爸說也好,跟朋友說也好,跟薩拉琳小姐說也好,然後一起想辦法吧。爸爸不會笑妳的。」聰次郎也安慰女兒。

綾海輕輕點頭,能不用再繼續對夥伴們隱瞞這個祕密,心裡真的很舒服。

「對了,綾海除了跟著朋友們一起對抗毒藤領域,淨化魔法也很棒呢!」

聰次郎口沫橫飛地向良奈說下去:

「綾海的淨化魔法不只能消除工作累積的疲勞,連下班應酬後的宿醉或是肌肉拉傷也能完全消除。因為太舒服了,感覺還會有點上癮,要是綾海沒辦法繼續當光之美少女的話就沒辦法享受治癒魔法,我會覺得很可惜……」

「那個不是重點……」綾海覺得連吐槽的力氣都沒了。

「聽起來好棒呢,綾海,能對媽媽也淨化一次嗎?」良奈很有興趣。

雖然要在夥伴們面前這麼做有點難為情,但綾海還是照做了。

「番紅花!治癒!」

綾海手中的香料之力相框放出橘黃色的能量包圍住良奈的身體,良奈也感受到像泡在溫泉般的舒服氣氛,臉上表情超舒服。

「這幾天工作的疲累感真的都消失了,效果比喝Red Bull還要好!」

「喝太多Red Bull對身體不好耶。」綾海擔心。

「那接下來可以變身嗎?」良奈感覺也很興奮。

既然媽媽有興趣,綾海還是聽話地變身了。

「哇啊啊,綾海妳好可愛……」良奈看著變身後的Saffron,反應陶醉。

「現在要叫我Saffron。」Saffron平靜地糾正。

「我們家的寶貝女兒真的是傳說中的戰士,真開心!媽媽覺得好驕傲!」

「感覺好害羞……」被媽媽抱住的Saffron嘴上雖然這麼說,但看起來很開心。

綾海雖然沒辦法完全從過去的心理陰影中走出,至少把內心祕密都說出來以後,她看起來比以前要輕鬆多了。

「吶,綾海。」

桐加走向綾海身邊,舉止認真。

「如果以後妳的心裡還有什麼自己無法解決的煩惱的話,就告訴我……不對,告訴我們。我們會陪著妳一起面對的。」

「那麼下次要是小桐加也有煩惱的話,換我來幫妳吧。」綾海笑了。

常光綾海接下來,也會繼續為了補償自己的過錯而走下去。


第38話 完(第二部 完)

創作回應

HCS.Kid
雖然以過程來說算是偏比較老套,但確實也是一種比較有效的方法,親情的力量有時後真的能化解很多東西

不過這篇也公開了良奈是布利利歐的關係者,不知道跟異世界混血相比哪個比較罕見,但總感覺沒那麼簡單

最後,2部完結辛苦了,雖然途中經歷了多次暫停但還是成功走到這裡,期待最終部的開始(雖然已經38了,但不知道有沒有額外追加成員出現的可能?)
2024-05-25 10:37:00
山梗菜
或許老套,但可以解決綾海的煩惱的人還是跟綾海最親近的人,所以這樣子是最好的辦法[e1]
感謝您的支持[e35] 但都已經快要到故事最後的階段,沒有時間也沒有再必要再追加新成員了[e34]
2024-05-25 12:07:05
故事冒險者Jimmy
及時心得
還不理解一切狀況的咩咩管家表示「最近世代的光之美少女流行的,難道是將身份或秘密曝光給他人咩……」
已經經歷許多曝光狀況的薩拉琳道「您的心情我理解,但您家小麥總有一天會把光美的身份曝光的薩拉……」
2024-05-25 10:55:30
山梗菜
小麥感覺沒有想要隱藏的念頭呢[e7]
雖然在第16話裡面小麥的事已經讓她們的爸爸媽媽知道了,但我的故事從第1話就讓綾海的爸爸知道了,所以在這方面我是先驅(?
2024-05-25 12:09:54
HCS.Kid
不過在上一話中,其實我有想過如果讓有莉來安撫綾海不知道有沒有用,印象中兩位好像有類似經歷的樣子(有莉好像是失去了她的姐姐)
2024-05-25 11:21:49
山梗菜
有莉的話是姊姊以前過世了,所以我想她能明白綾海痛苦的原因。
2024-05-25 12:11:01
『。』向創作者進行贊助 ✦
骯,媽媽好溫柔阿,看哭我了
從一開始綾海和爸爸共同保守秘密到此刻被媽媽得知與理解
真的做為這一部的結尾再適合不過了,山梗大安排得好啊https://im.bahamut.com.tw/sticker/506/10.png
2024-05-25 11:36:50
山梗菜
謝謝句點大的支持https://im.bahamut.com.tw/sticker/1/04.png
既然要暫時在某個地方告一段落,那就選在讓綾海的秘密被揭露然後解決內心問題的時間點是最適合的,給句點大面紙擦淚[e24]
2024-05-25 12:13:45
HCS.Kid
補一下東西吧,16話公開的只有小麥會說話及能變成人類的事,不過小鎮上剛好有對應的傳說的關係所以感到很興奮(也就是說光美的事情還沒曝光

外加常規成員是沒有可能,不過在擁抱組中有出現個一次限定的光美(也是歷史上首位男性光美),或許這方向還有些可能性(純粹個人私心🤣)
2024-05-27 20:02:31
山梗菜
目前真的沒有讓新的成員出現的可能,頂多就讓前面故事出現過的反派戰士再登場吧,非常抱歉讓您失望了[e34]
2024-05-27 22:05:48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