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網遊》手殘回憶錄 第四章 第六十八幕 打破僵局

臨風慕筆 | 2024-05-25 09:30:05 | 巴幣 110 | 人氣 442


第六十八幕:打破僵局
 
 
       大部分的時候,打破僵局並不需要太多複雜的手段。只要讓絕大多數的都覺得這樣的做法是可行的,那麼自然就會有人緊隨而上。
 
       比起站在高台上頭觀覽全局的指揮者,那些衝在最前面開闢道路的前鋒反而更加容易帶動人心。
 
       雖然不知道一拳定天下是不是接收到了艾薩斯私底下傳遞的訊息,才會這樣從人群裡猛然並且莽撞的發起進攻。但建箴明確知道,宗豪肯定是出於自己的意識所做出的動作。
 
       就算艾薩斯可能會提醒他應該做些什麼,但宗豪也不是那種別人說什麼自己就會乖乖去執行的人。如果狀況允許,說不定還會故意唱個反調什麼的。
 
       但很顯然,最後一拳定天下和翠影的出拳的時間顯然差不了多少。而他們的行動也確實打破了所有人的沉默和猶豫。
 
       並不需要費太大勁,只要產生出一個缺口,哪怕是有勇無謀的舉動,人潮的洪流也會接續湧上。
 
       「我覺得你們玩拳鬥士的好像都有一些奇怪的共通點。」
 
       「那肯定是你的錯覺。」
 
       對於建箴的自言自語,宗豪則是慣例性的裝傻到底。
 
       「好吧,那下次你可以早點進場,我盾牌都已經換了你才衝進來。」
 
       「已經盡快了,我又沒跟你組隊,誰知道你往哪兒跑,我是跟著Boss的屁股尾行過來的好嗎。」
 
       建箴無言,為什麼這種話從宗豪嘴裡講出來感覺就特別奇怪呢?
 
       不過自己倒是省去問有沒有跟著隊伍一起行動的這件事了,這傢伙一心想的肯定不是怎麼跟其他人合作的問題,而是更為單純的一種想法,就是追著Boss猛打而已。
 
       雖然因為拳套護手比起其他武器的外觀要來得更加不明顯,但建箴還是在探出雙龍掌的時候,注意到了翠影手上武器的不同。
 
       那是一個外觀看來有些陌生的拳套。
 
       「你換武器了?」
 
       「喔,對啊,換成攻擊有吸血效果的。」宗豪瞥了一眼。
 
       吸血效果,所指吸收角色攻擊時所造成的傷害,按照比例對玩家的生命值進行小幅的恢復。攻擊力越高、攻擊速度越快,吸血效果也越好。等於變相鼓勵玩家積極攻擊,補足補師治療無法跟上的部份。
 
       只不過,這得建立在不被攻擊到的基礎上。如果只是積極進攻,沒有注意閃躲機制和迴避攻擊,還是很容易把原本利用吸血恢復的生命值倒賠回去。
 
       至於宗豪嘛……就建箴對他的理解,他不是會特意追求細緻操作的人,只要不是一擊斃命的攻擊,他大概都不會特別想著去閃避。
 
       這傢伙根本就是狂戰士吧?
 
       要是對於血量稍微神經質一些的補師,若是想補滿翠影的生命值,難度可不比拉起另一個坦職來得簡單。若自己是補師的話,大概會乾脆地放生這做事不顧後果的傻子。
 
       然而翠影和一拳定天下看似魯莽,實際上也大概率沒動任何腦子思考,那石破天驚的一擊,讓所有人無畏地跟上了攻擊的節奏。
 
       黑獅瑞恩斯此時的生命值落在25%,這個略顯尷尬的數字,讓建箴有些不知道應該說是還有25%,抑或是只剩下25%。
 
       但不論如何,現在只能進攻。
 
       臨風透過走位帶動將黑獅面向偏轉了四十五度,避開主要人群的位置。
 
       隨著自己位置而移動的,還有香辛料指揮的盾陣。
 
       「最後還會有一波暴走,阿風要小心。」
 
       果然是這樣嗎?不……這種事情怎麼樣都好,問題是最後的暴走機制是什麼樣子?有什麼需要注意的才是重點吧?
 
       建箴差點忘了,香辛料也是那種大而化之的性格,就算知道應該怎麼做,實際上要他以簡單的說法解釋清楚卻沒那麼簡單。至少如果要比表達能力的話,艾薩斯應該不只略勝一籌,而是壓倒性的勝利。
 
       然而艾薩斯也不清楚完整的機制,他同樣是第一回參與世界Boss實戰。就算有針對當前的狀態做出調度和調整,但那都只是針對當下狀況作出的判斷,而不是預先讀出Boss的機制。
 
       讓建箴最難為的是,這兩位公會會長大人似乎都對自己抱有某種過高的期望,總是認為「阿風可以的」、「阿風肯定做得到」。
 
       可是自己哪能有什麼辦法?
 
       場面一亂,自己的思考迴路也跟著開始變得遲鈍起來。
 
       自己的情況都已經自顧不暇了,哪還有那麼多的專注力去在意周遭環境的情況和變化?就算瑞恩斯動作速度不快,但也沒有慢到能完全無視的地步。
 
       除了自身原本作為坦職該做到的防禦和仇恨值控制,他還得把視野延伸到多廣泛的範圍外?
 
       防禦的陣式掃蕩了周邊的通路,隨後呈弧線排開,將瑞恩斯圍在中心,臨風也趁機施展聖域,將最前面幾個戰鬥職業和冷雨冰涵蓋在技能範圍之內。
 
       躍動的雷電就算不會造成一次性的大量損傷,卻是潛藏在攻擊中的無聲殺手,收割帶走任何一個因為失誤而生命值不夠飽滿的玩家。
 
       「你別話只講一半,幾%狂暴,狂暴的機制是什麼也一次說完。」
 
       幸好艾薩斯的頭腦還很清楚,自己沒能透過打字問清楚的事情,艾薩斯已經提前幫他想好了。但想想也是,他們的定位本來就不同,需要考量的範圍也完全不一樣,自己要顧慮的事情再多,也多不過艾薩斯擴及全場的指揮。
 
       就算艾薩斯能在第一時間反應機制並作出反應,但是Evidence裡能夠趕上那種反應速度和擁有瞬間操作能力的人基本上是不存在的。
 
       指揮該做的事情,就是在那之前先做好規避危險的預想。
 
       從前面所經歷過的幾輪機制可以多半發現到,瑞恩斯的特殊機制都屬於擴及整個戰鬥場地的廣泛圍機制。要是沒有提前做好預期的心裡,到最後都會演變為大範圍死傷。
 
       就算沒有立即滅團的危險,但時間拖得越久,節外生枝的可能就越高,這是不變的基本道理。
 
       「基本上就是像剛才那樣衝來衝去,然後範圍更大,速度越快。」
 
       嗯……聽是聽懂了,然而這些提示有講和沒講其實也差不了多少。
 
       簡單而言,應該可以看作是剛才那種衝鋒技能的加強版本吧?
 
       某些Boss的技能招式本來就不好應付,在進入狂暴狀態之後則不會派生出新的招式和機制,而是以原本的招式進行強化,讓把原先的難度隨著屬性數值的增加再更往上抬升一個台階。
 
       面對這類狂暴類型,玩家的感受是較為極端的。
 
       如果本來就能夠應對原有的機制,那麼稍微加強的版本也只需要做出一些調整或者提高防禦的力度就可以輕鬆應對;但反過來說,如果在第一次並沒有掌握到關鍵的對應手段的話,再次加強的機制變化則會讓情況變得更為棘手。
 
       就算瞭解只是在原基礎上進行額外的加強,但是眼睛沒辦法看出、手指沒有辦法做到反應的話,就算知道也沒有多大意義。
 
       只有腦子和手指的頻率有對上的時候,對於機制的預判才能發揮作用。
 
       經由香辛料的敘述,這次要是再失手的話,可能就不會像剛才那麼好運了。狂暴狀態下,瑞恩斯的攻擊欲望和力道有可能會再上一個台階,剛才因失誤而被撞飛所受的傷害,或許也會增加兩到三倍。
 
       「大約幾%?」
 
       艾薩斯抓準臨風和瑞恩斯僵持的時機連著打了幾次的背身攻擊,刺完就馬上收手,完全沒有接續貪刀的意思。人潮中,艾薩斯忽隱忽現的身影就像遊走在戰場塵埃中的鬼魅,甚至讓人不禁懷疑是不是有實際形體的幽魂。
 
       「10到15%。」
 
       香辛料說得不怎麼確定,可能他在上一回面對相同機制的時候也並沒有認真看清楚。也許對他而言狂暴狀態就只是機制的一種,是只要出現之後再去想辦法應對的情況。
 
       對於擁有超級堅實物理防禦力和生命值的香辛料來說,那並不是什麼了不起的問題。既然心裡不認為那是什麼大問題,那也就理所當然的不會去特別在意那種數字上的細節。
 
       雖然5%的生命值看上去不多,但是放在瑞恩斯這種天文數字級別的生命值上就不是同一種情況了。就算只有5%,衍生出的實際差距可能幾乎接近幾百萬的數值,這就絕對不能算是一件「小」細節了。
 
       建箴心裡默想著,決定還是以最壞的情況做好隨時可能會被黑獅給冷不防迅速衝鋒的準備,甚至從生命值低於20%的時候就做好面對危險的心理預期。
 
       只要做好預想,正確的數字是10%、15%、還是20%,差別其實並不大。
 
       就算這麼做會給自己帶來很大的壓力,但在經過長時間的戰鬥之後,每5%生命值為一個節點強迫精神進入緊繃的狀態,反而會成為疲憊狀態下,讓自己持續保持腦袋維持清醒,讓自己能夠堅持住的一種精神暗示。
 
       看來就算和公會團體一起攻略,自己的煩惱也還是老樣子沒怎麼變。
 
       建箴不禁自嘲苦笑著。
 
       既然自己早就習慣,也就不以為意了。
 
       但只有自己明白那也沒有用,這可不是僅由四人組成的隊伍,不是只憑靠自己的跑位還有對機制的處理就能夠解決的事情。
 
       即使臨風能夠撐得過那一波暴走的攻勢,那其他人又能不能安全度過?
 
       當前承受最大團隊壓力的人,仍然是必須考慮到所有人狀況的艾薩斯。
 
       從剛才現場的狀況看來,瑞恩斯的衝擊並沒有一個確切的方向性。如果是只剩臨風一人在場上的話,由於場上沒有其餘鎖定對象,大概率最後會產生的軌跡就會是單純的一直線,可以將後續電網的影響範圍縮減到最小。
 
       如果能在暴走之前讓所有人都撤出戰局躲得遠遠的,留臨風獨自一人站在場上,剛才的那些預想或許真的有可能實現。
 
       但是這種做法卻非常折騰。
 
       就算表面上看起來這是最安全的一種辦法,但場上實際的狀況卻經不起這麼多的複雜調動。牽涉的動作越多,整個團隊實行的難度也就越高,何況他們之中也沒有人知道瑞恩斯準確的衝刺範圍究竟有多遠。
 
       這種做法,需要刻意控制對瑞恩斯的攻擊傷害,讓所有人在即將瀕臨暴走的機制變化時全員撤出,然後再由臨風一個人去收拾殘局,獨自磨耗掉那暴走前僅剩的一絲生命值。
 
       這不是在打Boss,而更像是在拆炸彈吧?
 
       建箴心裡默默地思考著可行的方法,而最終該怎麼做,那取決於艾薩斯的判斷,自己只能夠在有限的範圍內盡可能的去配合他指示的行動。
 
       更慘的是,留給他的時間並不算太多。
 
       不知道是不是臨近尾聲的緣故,感覺從翠影和一拳定天下打開最後局面的那一瞬間,大家的攻勢如狂浪怒濤般顯得格外猛烈,瑞恩斯的生命值減少異常快速,幾乎幾秒鐘的時間就接近可能暴走的臨界值。
 
       20%,建箴全神貫注地盯著瑞恩斯,為此他還特地停下了幾秒鐘操作,為的就是能夠在一有任何怪異的動作變化之前預先做好反應的動作。
 
       如果暴走的時間比起香辛料表示的還要更早,最壞的打算,就算只有少部分成員能夠在這幾波的衝擊下存活,自己也一定得挺住最後的防線。
 
       結果,瑞恩斯並沒有動作。
 
       艾薩斯的考慮時間,也再度往後延長了5%的生命值。
 
       建箴覺得奇怪,艾薩斯不是那種會在做判斷的時候猶豫不決的類型。
 
       由於普通玩家可能沒辦法在短時間內完全明白艾薩斯的意思,執行過於複雜的對應,所以他往往會先說出心中預想的做法。
 
       但直至現在還沒有給團隊下一步的提示,這並不像他平時的作風。如果要嘗試控制生命值,採用剛才心中所預設的方案,現在就已經要讓所有人都停手瞭解現場的情況。
 
       隊員並不會通靈,沒有那麼多的心有靈犀可以完全瞭解彼此行動。就是基於這樣的原因,所以團隊裡才需要指揮的存在。
 
       ……然而,或許還有另外一種狀況。
 
       那就是艾薩斯此時的心裡,其實沒有在思考那麼複雜的解決方法。
 
       「等一下剩15%的時候,所有人全部朝Boss貼近!」
 
       艾薩斯的指示,再一次震驚了所有人。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