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惡靈古堡】英雄們的歸途 Leon S. Kennedy(2)

做白日夢的克里斯 | 2024-05-24 20:58:02 | 巴幣 0 | 人氣 37


  「你住的地方可真像樣。」
  「不要太拘束,當作自己家。」
  「謝謝,我家比這裡整齊得多。」
  她抽空趕來,還沒時間找汽車旅館,他沒有住處,辭職後就住在事務所內,索性帶她回來。嚴格來說,是她從酒保口中打聽到事務所地址後,把爛醉如泥的他一路扶回來。
  屋內一團混亂,自從沒有亞克叮嚀,他越來越懶得打掃,反正門外的塗鴉清掉又會被人畫上,反正人們認定這裡住著一個社會垃圾,又有什麼維持整潔的必要?
  「什麼風把妳吹來?諦拉席芙(TerraSave)的工作很忙吧?」他摔倒般在沙發躺下。
  「就像我說的,只是來看一位老朋友。」她雙手插腰,掃視環境,銳利的眼神像是把屋內的髒污當成基因突變的怪物,恨不得殺之而後快。
  「就像妳看到的,老朋友還活蹦亂跳。」他攤手。
  「你變了很多。」
  「自從沒有被山姆大叔呼來喚去,我長大了不少。」他拍拍肚子。
  「里昂,我沒想到你有離開政府的一天。」
  「也許我應該學妳老哥,走之前把長官摔在桌上,還在他耳旁插一把刀。」
  「謝謝你的讚美,我哥不是約翰.藍波,不過我不否認他差點把長官摔在桌上。」
  「哦?抱歉,他們的肌肉長太像了,有時我會分不出來。」
  「你不要叫他大猩猩,他不太喜歡那個綽號。」
  「我又沒這麼說。」
  兩人相視而笑。
  若說1998年那起慘絕人寰的拉昆市事件有為他帶來什麼好事,其中之一就是他和克蕾兒.雷德菲爾(Claire Redfield)的相遇。從拉昆市逃出生天後,克蕾兒決定獨自尋找下落不明的哥哥,他則帶另一名倖存者前去尋求官方救援,後來他成為美國政府的高階特務,克蕾兒加入非政府救援組織諦拉席芙,他們聚少離多,但一直保持聯絡。
  他事後想,兩人的價值觀差異,在那天的荒野上就可以看出端倪。
  或許是受兄長影響,克蕾兒總是對體制抱持懷疑態度,親眼目睹保護傘的研究所盤根錯結地隱匿在拉昆市地下,使她更加確信政府與生物兵器之間存在密不可分的關係,絕不可以輕信。他則相反,天真地相信體制是最後的避風港,否則也不會帶雪莉(Sherry Birkin)前去求援,更不會答應亞當.班福德的招攬,成為政府特工。
  多年來,雪莉在國安顧問西蒙斯(Derek C. Simmons)的監視下過著軟禁生活,不被允許和他聯絡,直到西蒙斯死後,他和雪莉才發現,亞當當年給他的承諾,什麼「只要你接受招攬,我們就保障雪莉的安全」不過是騙小孩的話,當年和他隔絕在不同房間的雪莉,聽到的是另一個版本──只要雪莉配合研究,政府就會保障他這個小警察的安全。
  仔細一想,感染G病毒又注射抗病毒劑的雪莉,體內同時殘留病毒與抗體,是解密生物兵器的關鍵,具有無法取代的價值,政府原本就會不計代價保護雪莉,不可能把籌碼交到一個菜鳥警察手中,即使這個菜鳥的生存能力再出色也沒有道理。
  亞當或許是值得尊敬的導師,但同時也是精明的情報頭子,一眼就看出當年的他太過天真,不會懷疑體制的命令。
  事實上,他和克蕾兒也為這點發生過爭執。
  2006年,白宮發生駭客入侵事件,更遭到活屍襲擊。他循線調查,發現幕後黑手竟是時任國防部長,為的是挑起美中兩國的戰端,藉此提升鷹派的權力。事件結束後,克蕾兒認為要把真相公諸於世,他卻選擇隱藏事實,讓克蕾兒憤憤不平,當場轉身離開。在這之後,兩人冷戰了好段時間。
  克蕾兒不知道的是,他這麼做是為了避免大眾恐慌,而非為政府當遮羞布,但克蕾兒的離去,讓他反覆自問是否成為體制的幫兇?後來每當上級下達不合情理的命令,他的腦海總是會浮現克蕾兒的背影,因此在2011年的東斯拉夫內戰違抗撤離命令,被捲入更大的陰謀,又是另一段故事。
  「里昂,你看起來沒有好好照顧自己。」克蕾兒收起笑臉。
  「會嗎?我覺得過得挺好的。」
  「你還在責備自己嗎?」
  克蕾兒輕聲問,在他對面的沙發坐下。
  他早知道克蕾兒要提起那件事。
  他心煩意亂,嘆了口氣,再也待不住鬆軟的沙發,爬起來四處走動,隨意觸碰所內的物品,裝作忙碌的模樣。
  「里昂,我們都知道你很難過,但日子還是要過下去。」
  日子還是要過下去──這是一句多麼殘酷的話。
  然而他們被捲入一次又一次的生化災害事件,看著身旁的人一個接一個死去,看著前一秒還有說有笑的對象,下一秒就成了只能用鉛彈給予解脫的活屍,要是沒有如此告誡自己,要是陷溺在悲傷和內疚的情緒中裹足不前,他們不可能倖存至今。
  「你當時開槍是為了救我,要不是你,我已經被她踢下懸崖了。」
  「妳真的相信她會傷害妳嗎?」他提高音量。
  「我不知道,但我相信,為了逼你開槍,她會狠下心做任何事。」
  「她為什麼要逼我開槍?」
  「你看不出她在求死嗎?」
  「她沒有求死的理由。」他一口咬定。
  「也許她背負著你看不見的包袱,是你的世界不可能瞭解的。」
  他走到窗邊,揭開窗簾,凝望下雨的黑夜,聲音像迷路的孩子。
  「我已經不在我的世界,但還是找不到她的理由。」
  她似乎聽出他的悲傷,不再與他爭論。
  「不論如何,她都作出了選擇。」
  「而我沒有選擇。」
  「你選了,你選了救我,我很感激。」
  「那不叫選擇,我不可能看著妳受傷。」
  「或許她也知道。」
  「我不知道,我無法知道真相。」
  「也許不會有真相。」
  「就讓我一個人想想吧。」
  他關上窗簾,不想再透過倒影,看她眼中的同情。
  「里昂,這世上還有許多人關心你,也值得你關心。」
  他消極的態度讓她放棄溝通,她離席,走向事務所的門口。
  「諦拉席芙的工作,是幫助生化事件受害者治療身心創傷,讓他們重返生活。你也是受害者,我會再來的。」
  臨走前,克蕾兒像是想到什麼,轉頭又拋下一句話:
  「里昂,這身打扮不適合你。」
  說完,她留下長髮虯結、鬍渣蔓生、長風衣底下藏著啤酒肚的他,關門離去。

    ※

  他數著天花板的污點,好像它們是荒野的星空。
  躺在沙發上,他的回憶再一次被勾起。
  當時,X事件已經接近尾聲。
  2006年就遇害身亡的保護傘公司創辦人史賓賽(Ozwell E. Spencer),原來事先將意識儲存在「菌主」(Megamycete)的腦神經網路中,暗中等待復活的機會。史賓賽用黴菌改造的複製體作為代理人,滲透各大勢力,設下一連串的陰謀詭計,綁架傑克.穆勒(Jake Muller)和雪莉,因為傑克擁有最優秀的肉體,符合史賓賽對新人類的要求,史賓賽企圖將意識轉移到傑克腦中,再與雪莉孕育超人的血脈,成為新世界的亞當與夏娃。
  他和克蕾兒等人追蹤線索,在史賓賽的古堡救出被綁的傑克和雪莉,集結眾人之力粉碎史賓賽復活的野心。原以為事件就此落幕,沒想到史賓賽在全球各大都市埋下的十二株大型植物生物兵器──十二使徒(The 12 Apostles),沒有隨他的死亡停止生長,一旦十二使徒開花,將會散布高傳染性的病毒孢子,寄生在人類身上,以人肉為養份生長茁壯,再繼續擴散孢子,直到全世界剩下極少數的免疫者。
  眼看人類面臨滅絕危機,史賓賽的新世界計畫即將成真,他們卻束手無策。這時暗中提供他們線索的艾達(Ada Wong),竟然出現在他們面前,對自己注射史賓賽研發的X感染源,突變為妖異的生物,生出一身黑色毛皮與貓科動物的特徵,更長出烏鴉般的黑色羽翼,愜意地在夜空中遨翔,像奇幻故事的魔女一樣淒美。
  『現在十二使徒都在我的掌控中,你必須殺了我,才能阻止開花。』
  艾達從空中傳來的話語,令他無法理解。
  X感染源融合了「黴菌」的特性,群落之間可以透過神經網路的電波聯絡,史賓賽死前,恐怕就是下達了本體死亡也不能停止開花的命令。他猜想艾達注射X感染源,是為了奪取十二使徒的控制權,突變為怪物的她,可能永遠無法回復正常,即便如此,他們仍然可以一起尋找治療方法,沒有必要犧牲她的性命。
  艾達已經在他生命中死去兩次。
  第一次,是在1998年的拉昆市。
  第二次,是在2013年的蘭祥。
  兩次死亡,都隨她的出現被推翻。
  這一次,她卻要求他親自下手。
  『艾達,為什麼?』他朝天上的她大喊。
  『為了守護對我最重要的東西。』
  正當他猶豫之際,艾達已經對他們發動攻勢。她的攻擊毫不留情,將擊敗史賓賽之後彈盡源絕的眾人戲耍在股掌之間,眾人必須全心閃躲,才能免於被她的利爪削成碎片。不用多久,其他人都已倒下,只剩下他還擁有反擊能力。
  『艾達,等等!』
  艾達從高空撲向子彈用盡的克蕾兒,將她壓倒在懸崖邊緣,隨時可以奪走她的性命,不論他如何威嚇,如何懇求,艾達都不願意把腳鬆開。
  『再見了,里昂。』
  她悠然對他回眸,臉上塗著一抹悲傷的微笑。
  『畢竟,特務和間諜之間,永遠不會有快樂結局。』
  說著,艾達抬起腳爪,就要把克蕾兒踢下懸崖。
  為了救克蕾兒,他不得不扣下扳機。
  子彈不偏不倚打中艾達前胸的要害,她的身體頓時失去支撐,自邊緣墜落。
  她墜落的模樣,和他腦海中的畫面重疊。
  上一次她墜落,他沒能拉住她。
  這一次,他絕不會放手。
  他想都沒想就跑了出去,在眾人眼前跳下懸崖,抱住無力的她。
  既沒有鋼索能攀住崖壁,也沒有飛行載具能接住他,他與艾達就這麼在夜空中相擁,伴隨呼嘯風聲朝地面墜落。
  ──妳要墜落,我就和妳一起墜落吧。
  他在心中發誓,即便代價是他的性命也無所謂。
  地面朝他快速逼近,他閉上眼睛,以為自己會粉身碎骨。
  然而當他再次睜開眼睛,卻發現自己毫髮無傷,反而艾達被他壓在身下,一動也不動。
  艾達用烏鴉的雙翼包覆住他,用異變的身體充當他的墊背,救了他一命。
  他慌張地抱起她,多麼希望她像以前一樣,倔強地說「我只是閉著眼睛休息」,然而從艾達體內流出的鮮血,多到不容許他懷抱一絲樂觀。
  或許是聽見他的呼喚,艾達終於甦醒。
  一見到他,她什麼也沒說,用生出粗大利爪的手捧住他的臉。
  在他的唇上深深一吻。
  『你為我擋的那顆子彈,現在還你了。』
  在他的嘴唇留下體溫和血腥味後,艾達就這麼闔上漆黑的眼眸。
  再也沒有醒來。
  異變的身體在他的懷裡逐漸變冷,直到救援隊趕到懸崖底部,使盡全力要把他拉開,他也始終不願放手。
  艾達死去後,十二使徒也隨之枯萎。
  她的遺體在回收後經過嚴格的DNA比對,確認與本人相符。
  他射殺艾達的瞬間,被隨行的戰地記者瑞奇.戶澤(Ricky Tohzawa)捕捉下來,照片經過美國政府加油添醋,刊登在媒體報導上,很快就傳播到世界各個角落,人們認定艾達是史賓賽的同謀,而他是拯救世界的英雄。
  但他不想被稱為英雄,不想用艾達的死當成榮譽勳章。
  不論他如何向政府高層解釋,艾達是為了拯救世界才注射X感染源,高層都不接受他的說詞,甚至威脅他,要是把真相洩露出去,他會面臨牢獄之災,也會對其他目擊者不利。
  世界需要一個英雄,同時也需要一個魔女。
  英雄殺死魔女的神話已經完成,他們沒有必要去戳破這個神話。
  只有他知道,他不是英雄,正如艾達也不是魔女,她犧牲自己解除了全球的生化危機,她才是值得沐浴在喝采中的英雄。
  這一刻,他才驚覺他守護的一切毫無意義。
  世人只看他們想看的,體制是負責取悅觀眾的馬戲團,而他只是戲裡的小丑。
  逃離那場爛戲後,他至今還在思考艾達說的話。
  特務與間諜之間不會有好結局嗎?他不相信,他的特務前輩布魯斯(Bruce McGivern)不就和那名投誠的中國間諜鳳鈴改名換姓,退休逍遙去了?艾達說的不過是藉口,她真正的目的,或許是為了保護她所說的事物。
  「對妳最重要的東西到底是什麼?」
  他吐出疑問,但空虛的事務所中,沒有人能回答他。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