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劍與妖異的幻想譚》──事件三.傀儡師之館(19-END)

翔君 | 2024-05-24 20:05:02 | 巴幣 1116 | 人氣 512


事件三.傀儡師之館(19-END)



  宴會的黑暗幕後!?歐陽一族傀儡師掠奪大量靈力,只為完成傀儡!?歐陽一族:個人行為與本家無關。

  「……」

  午後的許願事務所。

  空仁無言的看著眼前斗大的標題。

  他手上的是裡側世界專有的情報雜誌「怪奇日報」,其中頭條消息便是先前發生在「齒輪館」的事件。

  ──在那之後過了一個星期。

  那天空仁和紗月離開地下室後,宅邸裡所有黑色傀儡都停止了運作,讓他們順利和何光依等夥伴們會合。

  至於那間地下室,再回去看時只剩下一堆灰燼,什麼也沒留下……包含歐陽熙本人。

  地下室的火災宴客間引起不小的騷動,加上歐陽熙在事件中喪生,她的所作所為也跟著曝光。

  理所當然,歐陽一族本家受到了來自各個勢力的追究。然而就如報導上所寫,歐陽一族表示那是歐陽熙個人的行為,本家對她的計畫一點都不知情,面對任何質問都回答不知道、不曉得、與本家無關。

  說實話,這根本是把歐陽熙宛如蜥蜴斷尾般的切割,想逃避責任。

  雖然不是不懂他們在想什麼,但看著報導中歐陽一族那些避重就輕的發言,空仁還是忍不住皺眉。

  「你要習慣這種事,空仁。」

  大概是見到學弟臉色凝重,坐在對面的李岸成一副無可奈何的說。

  「他們就是能把自己以外的一切都當成傀儡,輕易利用捨棄的一族。過去也發生過類似的事件,結局也差不多。只要裡側世界還需要他們的傀儡,就沒人可以拿他們怎樣。」

  「真是太黑暗了。」

  「別說裡側世界,表面社會也是如此,早點習慣吧。」

  「是啊,空仁老弟。」坐在旁邊的莉莉若無其事的聳肩。「會幹這種事的可不只歐陽一族,我當情報屋到現在,早就看過不知道多少次了。習慣就好~~」

  「唉……」

  空仁無奈的喝下一口紗月泡的茶,竄入口腔的茶香稍微緩解了惱火的心情。

  要是止夜在的話,現在肯定會嗆空仁太天真。只是他說要在何家神壇恢復靈力,今天沒有出現在事務所。

  「但是……這下歐陽茜會怎麼樣?」

  「喔?紗月妹妹居然會主動關心敵人嗎。」

  紗月的提問讓莉莉略感訝異。畢竟紗月面對傷害事務所的敵人向來都是毫不留情,無論對方有什麼苦大仇深的動機都一樣。

  但這次她難得關心起了敵對的歐陽茜。

  「啊,該怎麼說……只是無法討厭她吧。」

  紗月低下頭默默說道,垂落的白色瀏海讓她的眼神蒙上一層陰影。

  「因為天生的差異受到冷落,為了得到認同而迷失方向……那種心情,我好像能稍微理解一點。」

  「……」

  紗月的語氣比平常都還要沉靜,參雜了許多複雜的情緒。

  空仁聽了也只能沉默不語。

  雖說當時立場敵對,但空仁覺得歐陽茜並不是壞人。真要說的話,她也算是受害者。

  失去了母親這個依靠,歐陽茜在族裡會遭受怎樣的對待,空仁無法想像──

  ──叩叩。

  此時,事務所門口忽然想起敲門聲。

  (誰啊……?)

  儘管內心疑惑,空仁起身幫對方開門。

  「打擾啦,許願退魔事務所的各位~~」

  一位深灰色長髮的男子隨即從門後現身。

  「你是……巫鳶?」

  「沒錯沒錯,你還記得我真是太感謝了,許空仁先生。其他幾位是第一次見面啊,我叫做巫鳶,來自朱雀集團,種族是烏鴉精,請多指教啦~~」

  灰髮男子──巫鳶笑咪咪地走進事務所,紗月還有何光依等助手們見到他都露出困惑的神情,讓他順勢自我介紹起來。

  倒是李岸成和莉莉的反應都不太一樣。

  「朱雀集團的烏鴉精……難道是『暗鴉』?」

  「喔,你認識我啊,退魔協會的李岸成先生。」

  「……協會和朱雀也算是合作關係,多少聽過幾位幹部的名字。」

  雖然對巫鳶自然而然說出自己的名字有點感冒,不過李岸成還是保持友善的回應。

  莉莉身為情報販,自然也知道巫鳶的名字和來歷。不過一向爽朗的她此時卻板起臉瞪著巫鳶,一語不發。

  「咳,閒聊就不必了。來我們事務所有什麼事嗎?巫鳶先生。」空仁趕緊進入正題。

  「喔,也沒什麼啦,只是想道個謝。」

  「道謝?」

  巫鳶朝空仁抬起手,這才發現他手上提著一個精緻的紙袋。從外觀來看,應該是禮盒之類的東西。

  「這是一點心意,請收下吧。」

  「不不,這怎麼好意思,我又沒做什麼……」

  「別這麼說,要是沒有你的話,我和其他客人們可能都要在睡夢中被吸光靈力了,你可是那起事件的英雄喔。」

  「英雄什麼的……」

  雖說被這麼抬舉有點不自在,但空仁也不好意思拒絕,只好勉為其難收下。

  「這種禮物請人送過來就可以了吧,居然還特地跑一趟。」

  「我比較喜歡親自送嘛,也可以順便和人打招呼。而且,還有件事要讓你知道。」

  「嗯?」

  巫鳶說完這句話,事務所的門又一次被打開。

  從門後出現的是──

  「歐、歐陽茜!?」

  「是,前些日子受你照顧了,許空仁先生。」

  歐陽茜來到巫鳶身旁,對空仁輕輕彎腰行禮。

  表情和語氣還是一樣冷淡,但感覺沒有之前那樣尖銳了。

  「為什麼妳會……」

  「簡單來說,這女孩現在歸朱雀集團管。」

  「欸!?」

  巫鳶一派輕鬆的隨口解釋道。不只空仁等人,就連李岸成都驚訝得睜大眼。

  「畢竟失去了母親,讓她在歐陽一族的立場變得很尷尬。歐陽熙似乎也明白這件事,所以事先交代我,如果她出事了就把這孩子帶去朱雀集團。」

  巫鳶接著補充。

  「名面上,歐陽茜已經被歐陽一族『除名』了,現在是朱雀集團的成員。所以也不用擔心歐陽一族對她做什麼了,哈哈。」

  「竟然是歐陽熙的安排……」

  空仁回想起最後見到那位紫髮女子的面容。

  ──我相信她一定沒問題的,畢竟是我優秀的女兒。

  意思是她早就為女兒安排好後路了嗎?

  「本來的話,她似乎是連『晴』……那個本來要完成的傀儡都打算送到朱雀集團來,可能早就知道自己凶多吉少吧。不過現在就只有歐陽茜一個了。」

  「想的還真是周到……」

  想不到在那藏著瘋狂執念的臉孔下,還有這樣細膩的面貌。

  空仁轉頭看向歐陽茜。

  「這樣可以嗎?歐陽茜。」

  「嗯……」

  她輕輕點頭,用冷淡卻清澈的眼神看過來。

  「過去我都是照著母親大人的指示行動,從來沒想過未來會如何。現在母親大人不在了,我必須自己去找出新的人生……而且,這也是母親大人的願望。」

  「歐陽熙?」

  「沒錯。在那事件之後,我從巫鳶先生那邊收到了母親大人的訊息。」

  歐陽茜默默從懷裡拿出一個信封,是與當初寄給空仁的邀請函很相似的銀色信封。

  她從信封裡抽出信紙,小心翼翼的攤開來。

  只見上面以精緻的字體寫著簡短的一句話──

  這是最後的命令,去走出屬於自己的道路吧,茜。

  「我果然還是無法拋棄母親大人……儘管她的心力都在『晴』之上,卻還是會庇護在族裡被冷落的我。對我來說,她是最重要的母親大人。」

  歐陽茜輕撫著信紙,語帶緬懷的說。

  (……什麼啊,這不是也有在關心女兒嗎。)

  空仁暗自為那位早已不在人世的母親感到婉惜。

  對她來說,這位女兒究竟是什麼呢?

  事到如今也無從確認了。

  「唉……既然你都這麼說,我也沒資格提什麼意見。加油啦。」

  「是,我會在朱雀集團裡繼續努力的。」

  歐陽茜露出淡淡的微笑說道。

  仔細一想,這好像是第一次見到她笑。

  「今天特地拜訪就是想告知這些消息,那麼我們先告辭了。下次見,許空仁先生。」

  歐陽茜再度行禮,默默退到巫鳶身後。

  「就是這樣,再見啦~~許願退魔事務所的各位。希望你們會喜歡我的禮物。」

  巫鳶也笑著揮揮手,隨後便帶著歐陽茜轉身離開事務所。

  兩人走出事務所,來到一樓的街道上。

  ──不過這時,巫鳶又抬頭往事務所看了一眼。

  「許千賀的兒子和妖狐之里的忌子……還真是有趣的組合。」

  「巫鳶先生?」

  聽見歐陽茜的呼喚,巫鳶換上平常的招牌微笑,加快腳步跟過去。



§



  「那麼我還有報告書要交,先離開了。下次見,空仁。」

  「我也是,惡魔總編又傳訊息找我回去了,掰啦。」

  先後道別完,李岸成和莉莉就各自離開了事務所。

  不久前還擠進不少人的許願退魔事務所,頓時又回歸了寧靜。

  「唉~~終於結束了啊。」

  紗月坐到沙發上,有氣無力的嘆息道。

  「只是去個宴會也能碰到這麼恐怖的事件,岸成先生說得沒錯,空仁真的很容易被捲進麻煩欸。」

  「是我的錯嗎?又不是我想被捲進去的。」

  「接下來真的要好好放個假啊,暫時不想工作了。」

  「啊……這個我倒是深有同感。」

  仔細想想,止夜的事件、「冰牙」之戰,加上這次「齒輪館」的騷動,最近真的太常碰到不得了的事情了,不管是空仁或紗月都顯得有些筋疲力盡。

  反正存款還夠用,乾脆先暫時停止委託吧。

  「光依同學也是,接下來先休息一下吧。」

  「欸?」

  突然被點名,到剛剛都一直沉默的何光依有些不知所措。

  「啊,我不要緊的,只要空仁先生需要,我也可以抽出時間來幫忙……」

  「不,不用了。不做委託的話,事務所交給我和紗月就足夠了。」

  「可、可是……」

  「幾次事件下來妳也累了吧,暫時可以不用過來了。」

  「……」

  空仁的語氣很溫柔,可以看出他是真的在位何光依著想。

  所以,何光依無法拒絕,只能以沉默代替回應。

  「好啦!時間也差不多了,今天晚上要吃什麼呢?」

  「要不要去吃對街那家火鍋,我們也一陣子沒去吃了。」

  「對喔,而且還沒帶光依同學去吃過。」

  空仁回過頭來看向何光依。

  「怎麼樣?光依同學,等等一起吃個晚餐再回去吧。」

  「……」

  「光依同學?」

  何光依沒有回答空仁的問題,只是默默低著頭。

  但不過一會兒,她就重新抬起頭,露出平時那樣甜美可愛的笑容。

  「好啊,空仁先生。」

  雖然剛才忽然出現短暫的沉默,不過空仁沒有再追究。轉頭就和紗月一起去茶水間打算拿一壺新的茶出來。

  也因此──

  「……」

  ──他們沒有看見,此時黑髮少女臉上是什麼表情。





  結果自己什麼忙也沒幫上。

  信誓旦旦的說自己是許願事務所的一員,卻到現在都只是在當事務所的累贅。

  無論是上次的「冰牙」,還是這次的「齒輪館」都一樣。

  自己的行動總是慢半拍,無法成為事務所的助力。

  這次甚至連戰鬥都做不好,還得讓尊敬的使魔親自出馬。

  什麼天才退魔師啊。

  自己……簡直比想像中的還要沒用。




  (翔君後記時間)

  大家好,這裡是最近正要準備許多重要事情的翔君。

  事件三終於落幕了!可喜可賀!(

  本回基本就是總結一下事件三的收尾,然後交代被留下的歐陽茜的後續。其實事件三還有不少想講的事情,但還是留到之後後記再說吧。

  回頭看才發現這次連載被拖得比想像中要長,總覺得有點抱歉。雖說這次事件字數較多,但感覺也不該拖這麼長。

  謝謝各位還是不嫌棄地看到這裡(跪

  嗯,你說最後一段看起來不像收尾?

  嘿對,其實之後還有一篇閒話,把最後那段的內容交代完(乾

  但這次很快就會更新的,不會再讓各位等太久!可以先預告一下,下回會有意想不到的人物登場喔XD



  如果喜歡這個故事,歡迎各位在底下多留言分享你們的感想。

  那麼,我是翔君,我們下次見~~

創作回應

光翔
終於可以開始追了
2024-05-24 20:12:05
翔君
抱歉這次拖了比較久,下次會盡力改善。現在一次看完相信會比較過癮XD
2024-05-24 22:39:27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