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原創《榮光之缺一個妳》44.生機若現

月影紗 | 2024-05-24 17:00:02 | 巴幣 30 | 人氣 471

連載中榮光只缺一個妳
資料夾簡介
『可不可以讓我到一個沒有人認識的地方,再重新開始?』 一段關於出走人生的浪漫故事。

第一次協商結束。

在臨去前,大家紛紛向于奶奶表達慰問之意。

在後場的孟瑤函,把群眾的態度改變看在眼裡。

「這些人的嘴臉變化得真快!他們現在跟于奶奶交好,真的不會再佔她的便宜嗎?」

「說不準的。」侯邦彥冷冷看著看似溫馨的場面。

「在商言商,每個人都想活下去。現在他們因為于奶奶示弱,暫時退讓,誰知道回去冷靜後,會不會想趁機揩油?或者在她病危時,再殺個措手不及,把產權不清楚的部分佔為己有?」

「糟糕!奶奶把自己的病情開誠布公,豈不是一步險棋?」孟瑤函又開始緊張。

侯邦彥伸手抹了摸她的頭、安撫她,低頭在她唇上輕啄一下。

「我的小瑤最可愛,總是替別人著想。別擔心,于奶奶是見過世面的人,也是厲害的女商人,想要扳倒她,那得等到她完全沒知覺才有可能。而且有人跟她爭鬥,搞不好可以激發她的求生意志,不小心又多活好幾年。」

「欸?虧奶奶最疼你,你竟敢拿這件事調侃她?」

孟瑤函想給侯邦彥一個肘擊,教訓他說話不得體;但侯邦彥反應快,閃過她的攻擊、還把她攬進自己懷裡,再一次卿卿我我。

兩人確定關係後,互動完全不一樣了。

「就是因為我瞭解于奶奶,知道她最在乎的,就是活著的尊嚴。她待人錙銖必較、嚴已律己,但也最明白生命中最寶貴的,是情分。所以在這生命的最後,報恩還是報仇,她必定全力以赴,絕不軟弱。」

「很有骨氣的女人呀。」孟瑤函的讚嘆,是心疼的語氣。

侯邦彥附和:「她一生遭遇太多考驗,如果頸項不夠硬、抬頭挺胸走完,就要跪著、爬著走完。很多人對逆境妥協後,剩下的人生也就毀了。所以我打從心裡佩服于奶奶!」

孟瑤函感覺著侯邦彥從背後的溫暖擁抱,想著他的經歷。

突然明白了他與于奶奶情同母子的真正原因。

***

颱風重創鯨鰭灣,電力供應尚未修復。

六絃的建築雖然沒有大礙,但沒電力就沒照明,從山下搬運物資上山也麻煩。

侯邦彥與阿朗商量後,決定帶著孟瑤函、西西、和于奶奶到Kokomo,最後連阿逃也跟了過去,彼此好有照應。

Kokomo被海水倒灌淹壞了沙發、民宿的被縟,但阿朗有先見之明,在重要電器下方早就用砌起墊高的平台,也備有柴油發電機。湊合著住,也算是現在灣區裡的小奢華。

克難時節,侯邦彥把兩家店剩下的食材,湊合煮了一個火鍋。

阿逃則是趴在桌邊,滿足地啃著熬火鍋高湯剩下的大骨頭。

大家吃得歡快,說說笑笑。比起不久前不歡而散的于家家宴,成為彼此依靠的五人一狗,更像一家人。

西西撫肚,感覺吃完這一餐,她懷孕的肚子就吹起氣來。

「欸,吃得好飽。」她一起身,坐在兩側的阿朗與孟瑤函立刻伸手在她背後護著。「晚上這一餐我都沒貢獻,碗給我洗好啦!」

此話一出,眾人惶恐。

「不行!」其他四個人類同聲否決,連阿逃都挑起狗眼白眼她。

「孕婦就好好養胎!洗刷刷的事,交給我們就好。」

孟瑤函一馬當先,把桌上的碗盤用最快的速度丟進水槽;而阿朗與侯邦彥為了不讓西西有機會插手,自動自發地擦桌子、掃地,異常勤快。

西西傻眼,唯有于奶奶老神在在,繼續陪她在餐桌上嗑瓜子。

「傻女孩,現在好好欣賞男人努力工作取悅我們的身影!妳懷孕有特權,等到孩子呱呱落地,就有妳忙了!而且再好的男人在我們養孩子的時候,都是豬隊友,無一例外!」

于奶奶麻辣的剖析,讓西西另眼相看。

「我以為您會教我三從四德,溫良恭儉。」

于奶奶皺著眉,呸的一聲吐出瓜子殼,嚇得西西乖乖坐正縮回去。

「我雖然人老,但我腦子不老!平常教訓你們,那是因為你們這些渾小子把日子過得不三不四,在我看來,就是是浪費人生。現在妳是個要當媽的人,跟我的時代不同,做法自然不同。」

「請于奶奶開釋,如何當一名稱職的母親!」西西雙手抱拳,只差沒下跪請益。

于奶奶露出這些日子以來最燦爛的笑容。

「要當一個稱職的母親,先要學會半夜用腳泡牛奶!」

「蛤?啥?」西西以為自己聽錯了。

「嘴巴闔起來,女孩子家說蛤,看起來就是不聰明。」

于奶奶恢復成長輩教訓晚輩的嘴臉。

「當媽的要聰明點,不要什麼事都掛在自己身上,孩子還沒長大,自己先被累死,划不來呀。當年奶奶就是笨!靠自己一個人,持家又育兒,累得半死,慈母多敗兒。妳呀,不要跟我一樣笨!讓男人多付出,他們才會珍惜家庭,知道嗎?」

西西聽懂于奶奶心裡的委屈,主動靠過去,挽著她的臂膀,頭靠在她的肩膀。

「奶奶,過兩天我陪妳去看醫生。妳要長命百歲好嗎?要看我和阿朗的孩子長大,做他的奶奶。」

「好,好。」

于奶奶不敢正視西西,只伸手拍拍她,深怕眼淚會奪眶而出。



當大家收拾得差不多時,一台加長型的勞斯萊斯停在Kokomo門外。

一名面容俊秀的西裝男,彬彬有禮地先敲門,又用抑揚頓挫的商場應酬語彙自報家門。

「請問于陳月霞女士在嗎?鎮長說,女士這幾天都會住在這裡?」

「找我?請進。」于奶奶並不認得這名男子,但還是依禮起身迎接。

男子必恭必敬遞上名片。

「女士您好!敝姓冷,是『寒美集團』韓副總、韓如芸小姐的特助。」

『寒美』是國內老字號的連鎖飯店集團,對旅遊從業人員來說,是個名聲響噹噹的大公司。

于奶奶接下名片,一臉不解。

「寒美集團我當然知道,但我不認識這位韓副總。」

「韓副總看見電視新聞,知道鯨鰭灣受災嚴重,所以遣我來一探究竟。到達鯨鰭灣後,我先拜訪過村長,他說此次受災戶中,有半數以上的房屋,是隸屬女士的資產。回報韓副總後,她要我來找您談談,不知女士可否願意?」

男子始終必恭必敬。

「寒美企業找于奶奶要談什麼?」

孟瑤函很自然脫口說出大家心中的疑問,但被侯邦彥制止她繼續發言。

「好呀。」于奶奶拉了拉披肩,對於對方的來意,雖然還沒正式詢問,但似乎已有預感,「我們要怎麼談?」

西裝男伸手擺往門手,做出邀請的動作。

「這件事需要保密。還請女士移駕到車上稍坐片刻,讓寒美招待您一些酒水,並且使用我們公司的通訊系統,直接跟韓副總視訊溝通!」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