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步步嬌】三、初承雨露

凌曉潔 | 2024-05-24 06:29:13 | 巴幣 218 | 人氣 83

完結步步嬌
資料夾簡介
後宮第一妖豔賤貨蘭貴妃的宮鬥日常

       太后必定看出了我口不由心,卻也深知窮寇莫追的道理,於是沒再追究,只吩咐掌事姑姑罰我半個月俸銀了事。

  接下來氣氛稍霽,姐妹們又裝出什麼事都沒發生過的樣子開始說說笑笑,代皇上陪太后享受天倫之樂。

  也是,能有什麼事?被罰俸的是我又不是她們。

  每個人不管真的還是裝的,都聊得很是開心,除了麗妃。

  不曉得從哪年哪月開始,她就習慣了來太后處請安,一句話都不多說。

  大家也漸漸習慣了她的習慣。

  後來又說些什麼我也不大記得,就記得太后說明日免了早請安,但午後御池邊的賞花會記得準時到場。

  說到「準時」兩個字的時候還十分刻意朝我的方向掃了一眼。

  好不容易請安的苦刑結束,回到合歡殿我一個眼神望向香憐,小妮子會意,自去安排。

  我則是倒頭就睡,人事不知,直到午時初刻香憐來喚,我一睜眼就無比清醒,讓香憐守著門口,自己到小廚房裡把廚子做好的午膳端出來一一舖排。

  皇上駕到時正好看到我親手調羹,把一盅鮮美噴香的翡翠海鮮羹放在他的位置前。

  他感動得無以復加。

  「妳又親自下廚了?不過是一餐午膳,蘭兒別累著自己才是。」

  跟前沒有外人的時候他總是喚我蘭兒,覺得這樣顯得親暱。

  當然皇上是誤會了,但我肯定不會戳破,只昧著良心笑道:「為皇上下廚是蘭兒的福氣,怎麼會累呢,皇上想必餓了,快用膳吧。」

  一般來說皇上用膳,侍候的妃子是必須站在皇上身邊為他佈菜的,菜品式樣數量也有講究,而且食不言寢不語。

  但我們在合歡殿用膳從來不整這一套。

  午膳就是四菜一湯一甜品,晚膳會加兩小碟,我也不耐煩站著侍候,我們總是一起進膳,然後邊吃邊聊。

  蒸蝦餃、百合蘆筍、涼拌腐竹、荷葉雞,四個菜裡,兩個我愛吃的,兩個他愛吃的。

  我讓皇上可以點菜,儘量做到公平。

  如果他提的我真的不愛,告訴他我不會做就完事了。

  雖然我的廚子其實什麼菜都做得出來。

  今天午膳皇上照例吃得齒頰生津,對著我的廚藝一通誇讚,我臉不紅氣不喘收下他所有讚美,然後笑著給他奉上一盞冰糖銀耳露。

  午膳後我倆歪在床上斜靠著,我給他揉揉肚子捏捏肩,又陪他說一會話。

  根據過往經歷,這麼靠著偎著摸著揉著,我倆很容易就開始做點有的沒的,不過今天倒沒有。

  還沒有。

  皇上看著我的目光中透露出一絲憐惜。

  「聽說今早請安,太后給妳難堪了?」

  對我來說,要隱藏情緒並不是難事。

  但我讓眼中流洩出的落寞一閃而逝,又擠出一個狀似勉強的微笑。

  「沒有的事,皇上別胡猜呢。」

  而後我迅速別過頭去,角度恰好方便皇上看到我眼角滲出的些微淚花。

  接下來我就什麼都不用說了。

  皇上自有他的判斷——不論對錯。

  這男人呼吸突然急促,情緒開始激昂,他一把擁我入懷。

  「蘭兒受委曲了,都是朕沒護住妳。」他吻向我額頭:「那是太后,朕也不便插手,但朕一定會補償妳,蘭兒……」

  我被他親得一臉口水,還得做出嬌羞不已的模樣:「皇上莫說這樣的話,蘭兒只要能隨侍皇上左右已經心滿意足,皇上切莫為今天的事和太后起了嫌隙。」

  「不,朕說會補償就一定會補償!不許妳拒絕!」

  「不,蘭兒無才無德,除了可愛一無是處,」我開始語帶哭音:「何足皇上掛齒?」

  「朕不許妳這樣說自己!妳這殘忍的小東西……」

  皇上最近不知道是戲聽得多還是話本子看得多,奇怪的話張口就來,我也就陪他演演,順便開心開心。

  開心完了,我釵橫鬢亂嬌喘微微,靠在他光裸的胸膛上聽他繼續說話,也回應他的話。

  對話中確認了幾點。

  第一,我被罰的半個月俸祿皇上會用自己的小金庫補回來,一會就要香憐去支銀子。

  第二,今年宮裡所須的各色南北雜貨、錦緞脂粉由我外祖家統包負責,明日就讓內務府專人去對接。

  我摟著皇上叫親親,媚態橫生。

  皇上滿意於我的表現,方才的體力活也的確不輕鬆,他終於沉沉睡去。

  我望著身旁男子俊美的睡顏,突然回想起我和他在一起的第一個夜晚。

  其實我和皇上之間的緣份頗有些陰錯陽差、條件交換的味道。

  在我十四歲那年娘過世之後,我爹咬牙栽培我弟成為下一代的北疆戰神,天天戰陣衝殺,我弟也的確立下汗馬功勞,眼看就要接替我爹成為先皇下一波整肅的對象。

  豈料天有不測風雲,準備和我爹來場驚世對決的先皇這時崩了,紛亂之中,有心奪嫡的幾位大皇子們自相殘殺,全數了帳,最後居然是多年前端妃薨逝後遺下的皇十二子上位。

  皇十二子上位之時年方十七,主少國疑,一時動盪,當時的皇后,也就是如今的太后,授意鎮國公來找我爹談了一夜,讓我爹領了定北王爵位,世襲罔替,給了弟弟定北軍領袖的虎符,又為了親上加親,直接跳過選秀環節讓我入宮,一入宮就是蘭貴人。

  記得初次承寵那晚,他雄壯昂揚,我千嬌百媚。

  是夜顛鸞倒鳳歡愛無極,熱水就傳了三次。

  日後消息興許是被當晚廊下侍候的太監傳出,那年我才十八歲,就此得了狐媚惑主、傾世妖妃的美名。

  此是後話。

  只說當晚他在我身上橫衝直撞後摟著我輕聲呢喃,沉沉睡去,我枕在他身畔回味著纏綿的餘韻,一邊想著的卻是另一個問題。

  皇上是我第一個男人,也是我唯一的男人。

  但我永遠不會是他的唯一。

  他在我耳際呢喃的那些愛語,宮中其他姐姐妹妹也同樣會聽到。

  而往後的年歲宮中會迎來更多妹妹。

  我憑什麼一廂情願覺得只要我一心一意,他就也會同樣待我?

  那一晚夜風微涼,海棠無香,有些盼望在我心底戛然而止。

  剎那間我知道自打我被送入宮中,我的人生就注定有一部分永遠無法被圓滿。

  但隨之而來另一股更清晰堅定的意念油然而生。

  此後宮中其他妃嬪的崛起或消沉、心計或鬥爭,實話說都再與我無關。

  我只依著我的信念做事,並且活得愈發明媚張揚。

  是這股信念支撐著我一路由蘭貴人到如今的蘭貴妃。

  驀然回首,這才發現八年就這麼過去了。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