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終極一班(同人)我只要你平安第二集

終極威 | 2024-05-24 00:00:04 | 巴幣 2 | 人氣 116


~終極一班我只要你平安~第二集

看到今天上課那樣的情景,我決定發email給各科的老師,希望他們再給終極一班一次機會,畢竟目標是考大學,還是需要老師們的幫忙

隔天到了學校,一樣是我最早到,有點看不慣教室裏有些髒亂,主動開始做一些打掃工作,教室乾淨才待得舒服嘛,於是拿起了堆在一邊長滿灰塵的掃把

然後陸陸續續來了一些人,每個都說我來就好!

掃把被搶走、就準備去準備拖把水又被搶走、就又拿了抹布再被搶走、又拿了板擦想拍拍粉還是被搶走

最後整個早上大家開始主動的大掃除,搞得大東一早來還以為走錯教室,跟著進來的王亞瑟也愣了很久,跟大東對看了一眼,大東彷彿在說著不是他說要做的

“大東哥早安!你看大家都好勤勞喔~我本來想說要一項一項改善環境會有點久,這樣大家都會有個舒服的環境好好讀書了,謝謝大家的幫忙”我停下了正在擦桌子的動作向大東哥分享了自己的喜悅

“不會啦!應該的”

“教室感覺寬敞好多喔!”

“小事情啦!維持乾淨從你我做起,大家說對不對”

“對!”

“那個髒抹布,應該不會擦過我的桌面吧?”後面王亞瑟嫌棄的看著我手上的抹布,被大東瞪了一下,感覺意思就是有幫你擦就不錯了還嫌

“沒有啦!我擦桌子前都有先去洗過,因為有些桌子好像油油的擦不太乾淨,我還有用酒精濕紙巾喔!”我拿起了放在一旁的酒精濕紙巾,王亞瑟滿意的點點頭回到了座位上

“安妹妹你實在做的太好了”大東寵溺的摸了摸我的頭,感覺都要被他揉亂了

“沒想到終極一班還有妳這樣一個存在”不知道王亞瑟這句話對我的評價是褒是貶,總之就當做是好意吧

“就是再裝乖”看到大東手放到我的頭上,就滿臉不滿的煞姐,看到大東又變臉“大東,你看你的位置也被我擦好整理好囉~”

“好謝謝!煞妹妹”

“欸,自戀狂,你不覺得昨天的我們很厲害嗎?打掛了三百人後,被人下藥迷昏,還能打倒那群敗類”大東哥現在是再找王亞瑟聊天嗎?

“這的確不是常人能做到的,還有請叫我亞瑟王,自大狂”這兩位昨天離開教室明明還勢不兩立,今天一轉眼已經互取暱稱了,雖然自戀狂自大狂好像不是什麼好聽的綽號?

“我說自戀狂,我只要一想到昨天的事情就爽”“被人下藥迷昏之後還能打跑那些俗仔,以後我看就算是睡著,也不會被人家偷襲”原來戰力指數睡著還能防身喔,這麼酷

“各位同學聽著!昨天亞瑟跟我並肩作戰,他的傷是為我受到,而我的傷是為他受,所以從今天開始,亞瑟就代表大東,而大東就代表亞瑟,懂不懂啊”

“啪!”班長突然就把他的拖把丟到地上,弄出很大的聲響,引起了全班注意

煞姐扔下了手上的抹布不爽道“金寶三!你是在不滿大東是不是啊!”

“有件事情如果我不說,我就實在太沒品了”班長這一席話引的班上人哄堂大笑

煞姐笑著回到了座位上“金寶三,你終於說了一句全班都認同的話啦”

“其實...昨天救東哥跟亞瑟王的是...是丁小雨”原來丁小雨同學他是KO榜排行第四名,僅次於大東哥跟王亞瑟,並不是自己想像中那樣的羸弱

講完丁小雨的事蹟後,他本人剛好到了現場,看著全班一臉疑惑的看著他,讓他一頭霧水

後來大概是午休結束後,他們大東哥、王亞瑟、丁小雨和樂融融的回到了教室,大東哥領著他們兩個到我的課桌前“我一定要跟你們介紹!這是我在美國的好兄弟雷克斯的妹妹雷安,我們是從小到大的好朋友,所以雷克斯的妹妹就是我妹妹,你們也要幫我好好照顧一下她喔”

我看著三位高著我一顆頭的位在我桌前,要不是他們笑笑的,我都要有壓力了“安妹妹,你剛也聽到了我跟自戀狂還有小雨的事情了,現在我們是禍不單行...欸不是禍..剛說禍什麼?”

“是禍福與共,你好!我是王亞瑟”昨天跩個不停的王亞瑟,今天好像正式成為了終極一班的一份子

“你好!王亞瑟,亞瑟..王?”不太確定該怎麼叫他比較好

王亞瑟“沒關係稱呼而已,你愛怎麼叫怎麼叫”

“我叫丁小雨,請多指教”一直以來沒什麼笑容的丁小雨,好像微笑了一下?

“嗯!你們好我叫雷安,是雷克斯哥哥的雙胞胎妹妹,請多指教!”

“啊!安妹妹你跟他們交換一下聯絡方式,這樣我不在你還可以聯絡到他們!”大東好像認為這個想法很棒,催促著我們拿出了自己的手機,因為丁小雨沒有手機,所以我跟亞瑟王交換了電話號碼

田欣老師就到教室了,催促著我們趕快回位置,看了看老師的穿著,這套不是老師遭遇危險的那套,所以應該不是今天

不過到底該怎麼處理?請大東哥幫忙?不行..他騎機車,也解釋不清。請亞瑟王幫忙?不行..跟他剛認識,不太好意思。司機小姐也離職了...

各種思緒飛過,最後還是只能進行不算辦法的辦法,畢竟資訊實在太少了

接下來幾節課,可能我的信發揮了作用,老師們跟我對到眼確認我的存在後,也不再發抖著上課,只是進度講完還是會落荒而逃,不過算是有進步吧?

雖然大家不再吵了,但睡覺的同學還是佔多數,不知道大家是聽不懂還是不愛聽,可能還是要想個辦法,這樣下去大家還是不會進步的

第二天,大家一大早就開始吵吵鬧鬧的說著嘻門高中的事情,班長趁著大東被叫出去的時間,帶領著大家走出了教室

整間教室就剩我跟亞瑟王,他無動於衷的看著他的泰戈爾詩集,我也聽大東的顧著教室就好

“欸!雷安!你為什麼要來終極一班?難道你也有戰力指數?”亞瑟王看了看雷安的背影,想起小雨也是一個深藏不漏的人,就突然放下他的書向她搭話

“我是因為學校分班呀,可能是因為我哥也在這裡吧?至於戰力指數你們是怎麼用的啊?我不太知道耶”一直很好奇他們那個會讓身體發光的能力,雖然很自然而然的感受到他們的數值到哪個點,要是自己也有這樣的能力就不會這麼病弱了吧

亞瑟王聽到我的答案,沒有任何回答又轉回去看他的書,大概就是(跟我說也沒用)這樣的感覺,我也就悻悻然的轉回去繼續讀自己的書

下午上班導課的時候發現他今天就是穿要去山上那套衣服,所以就預備放學的時候去北區那唯一座山,到的時候其實已經黑夜了剛好跟畫面中的一樣

“小姐,你到了嗎?再往前走就是墓地區了喔”計程車司機大哥有些不安的問道,畢竟晚上有些避諱接近這個地方,又是載著一個女孩子

看到畫面中的白色車子,已經再前面一點看到一名牛仔連身裙的班導,就讓司機大哥停一停等我一下自己

“老師!真巧你今天掃墓喔?”下車趕緊跑向班導

“欸?雷安小朋友,這個時間點你怎麼在這裏呀?女孩子不可以在外面待這麼晚的”班導要不你先看看自己再看看我

“沒有啦!老師,我今天本來也打算來掃墓的,本來想說夏天白天還很長,沒想到就晚上了,就想說下次再來,老師要一起回去嗎?我們回去聊”瞄了一下畫面中的先生好像準備走過來,趕緊想拉著班導離開這裡

“喔!好呀謝謝妳喔~我剛好想說這個時間好像沒什麼車”班導你也太少根筋了吧?

“走吧!快走!”上車後想著要先送班導回家“老師你住哪裡我先送你回去”

“沒關係啦!我先送你回去計程車錢我再付就可以,怎麼可以讓學生付錢呢”好吧,現在危機應該算解除了,以輩份來說好像也不好意思拒絕

讓司機大哥先到芭樂高中,想拿我的腳踏車,明天上學才方便

“那你回家要注意安全喔!明天見!bye bye!”看到我拿到腳踏車後班導就先走了

心裡產生一個異樣的感覺,肩膀一個吃痛,忽然眼前一片黑暗沒了直覺

再醒來我身處一個看似倉庫的地方,雙手被綁了起來

“雷安!你醒囉?我真的很抱歉,是我連累了你”看到班導跟我一起被綁在椅子上,一瞬間就想到發生什麼事,看來只是換個方式發生而已

我看外面的太陽,是白天那就有希望的“老師,沒事啦!我相信終極一班的學生會來救我們的,我們不要慌”

“多麼感人的師生情啊!學生為了救自己的老師身陷危險,那我借問你,到底是怎麼教自己弟弟的,你弟究竟把我害的多慘,你心裡清楚,連自己弟弟都教不好,到底有什麼資格當老師,憑什麼只有我被教育界除名!憑什麼!!”這名綁架犯聽內容資訊是班導弟弟的老師?精神狀況貌似不太好,動不動就大笑又大吼

”你還聲稱終極一班在你愛的教育下慢慢步上軌道,還要考大學?我呸!那群廢物們是永遠不會好的!”

“你不要這樣罵我的學生!”田欣老師大聲反駁,我還是第一次聽到她這麼生氣,是在袒護同學們

“學生?每天逞兇鬥狠叫學生?哈哈哈哈!他們這是一群社會敗類,就該永世不得翻身...”

“你到底想做什麼?”真的聽不下去他繼續謾罵我同學、我哥,我打斷他說話詢問他綁架真正的目的

“問得好!身為老師就要有問必答,我要你們陪我一起下地獄,我要你付出可怕的代價,完成我最完美的復仇,哈哈哈哈!”這句話看似是回答我,不如說是在對田欣老師耍狠

“你們學校電話號碼是幾號?”

“你要幹嘛?”綁架犯拿著粉色手機邊問,這手機好像是田欣老師的,那我的呢?對了,我的背包...在那裡!

趁綁架犯在威脅田欣老師打電話給校長說要辭職沒注意到我這邊,我摸上了我手上的繩結,稍微理解了一下它的結構

“你說的我都照做了,可以放了我們吧?至少讓雷安先走,這孩子是無辜的”雖然班導不顧自己安危讓我先走的戲碼是很感人沒錯,但...這時候求情不是讓他更受刺激或興奮嗎

“哈哈哈!無辜?沒有學生是無辜的,他們都該接受社會洗禮,不是只會對老師製造痛苦,剛好這裡就有學生,現在就讓我們演示什麼叫當代最有效率的教學法,哈哈哈哈action!”他邊笑著邊架設攝影機,拿著皮鞭開始抽打我,一條一條的紅色印子印在我身上,老師被嚇哭一直替我求情,我咬著牙耐著脾氣給他打個夠,這時候不能哭,老師會更難過的

不知道打了多久,綁架犯停了下來,碎念著走了出去,聽到汽車引擎發動的聲音,判斷他一時之間不會回來,趕緊摸上了自己的繩結

“對不起,雷安...是老師連累了你...你的身體還好嗎....”老師的聲音嘎然而止,因為他看到我已經解脫了繩子,開始幫老師解繩

“老師,等等先找個地方躲起來,他找不到我們肯定會著急,我們再想辦法逃出去”找到被丟在不遠處的包包開始翻找,看了眼警報器,因為判斷不了這個到底有多偏,開警報器可能不是個好選擇

找到了手機,看到大東甚至亞瑟王的未接來電,按出撥號電話,大概響了三聲後開始有點不安,催促著對方趕緊接電話

“喂!安妹妹?不好意思剛剛有點吵沒聽到...”

“大東哥,你先不要說話,亞瑟王跟丁小雨有在你旁邊嗎?”

“有啊,怎..”

“那你按擴音,快!”

亞瑟王“雷安?”

“聽好了,我現在跟班導在一起,我們被綁到的地方是一座廢棄倉庫,之前可能拿來放過油漆,我這邊看得到高架橋,目測大約3公里,101在高架橋的後方遠處,我們四周應該有學校能聽到鐘聲,綁架犯的車是...”

想告訴他們車牌號碼電話卻被切斷,是手機放了一整天剛電力已經在臨界值發揮了它的作用,只能祈禱這些資訊能夠起一些作用吧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