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道爾森的冒險之旅-125 飛過天際

佛萊曼 | 2024-05-23 17:46:19 | 巴幣 220 | 人氣 491


「很強的斬風。」裘汀和克勞德擊掌,狄凡爾斯和道爾森繼續追擊殘黨,這回狼群已不受大將指揮逃離。
 
「你們……竟敢殺死我的孩子們!」嚴狼之王仰天長嘯,怒吼聲使的鼓膜都要破裂,他們紛紛摀住耳朵。
 
嚴狼之王的身上冒出黑煙,毛都站起來了。幽氣的影響變得更為劇烈,眼睛裡的火紅擴張遮住眼白。肌肉冒出青筋並且隆起,下一秒他張開血盆大口撲到克勞德的面前,「你以為這樣就能幹掉我嗎?算你聰明……」克勞德高舉大劍,他正面迎向張大嘴巴的王,大劍斬向了龐然大物。威力出乎意料的強大,身體比他預期要來的堅硬,但他辦到了。景象很壯觀,揮舞大劍砍入魔物的身軀,尤其是那樣的強大的魔物。克勞德咆哮著,力量幾乎用了百分之百。
 
嚴狼之王被斬成了兩大半,倒在雪地裡失去生命跡象,死亡前身體不斷的抽搐,大量的血液飛濺到眾人的身上及地面上。原本苦戰的眾人看著這一幕景象,張大嘴巴。
 
「好驚人……」萊特瞪大眼睛,不敢相信這種狀況。「那傢伙速度那麼快,竟然能跟上……」
 
僅僅一擊,克勞德打倒那樣的強敵。「我們走吧,你們有沒有受傷?」道爾森上前關心夥伴。他開始替萊特治療,柔和的光芒閃現。
 
「沒有。」裘汀說。
 
「我也沒大礙。」狄凡爾斯說:「負責引導和開路的先鋒,我們還要靠你了,沒問題嗎?」
 
「當然了。」萊特握緊拳頭,渾身癱軟,跌坐在地上。
 
「剛才……他一瞬間就來到我們面前。」克勞德把大劍插入嚴狼之王的身軀裡,「好可怕的爆發力和機動性,論頭腦方面,或許也不輸給人類。」
 
「就跟人類一樣,具有情感和思考能力。」道爾森說:「正因為如此,才會憤怒和失去理智。」
 
「各位,真的很謝謝你們。」眼淚順著眼角流了下來,萊特的臉上被霜雪佔據部分
,「沒有你們,我就要死了。」
 
「大男人的,別哭了。什麼場面沒見過。」裘汀搓搓鼻子說,他認真想想,這恐怕是截至目前為止,活到現在見過最大規模的一場討伐戰之一。如果是一支五千人的軍隊能戰勝嚴狼群和首領嗎?
 
「現在是第二天早上了。」道爾森抬起頭望著天空,降雪的力道變弱了許多。
 
「怎麼了?」萊特問。
 
「沒事,我在想事情,你身體還好吧?」道爾森說。
 
「經過治療後好很多了,傷口沒有流血了,雖然有點痛。」萊特開始伸展筋骨確認身體狀況,「謝謝你們。」
 
「是夥伴就要互助。」道爾森說。
 
「嗯,不知道烈夜他們現在怎麼樣了。」裘汀望著天空說。
 
「精靈之淚的取得方法大多是人們編造出來的,這項稀有材料實際上看過的人不多。」克勞德說。
 
「取得方法大概很困難。」狄凡爾斯說:「這也是為什麼南隊派比較多人,南方的森林危險度很高。」
 
「沒錯!我出生到現在從來沒有聽過這項材料,是從主辦單位他們得知的。」道爾森說。
 
「原來你也跟我一樣啊。」萊特說:「好了,我要出發了。爬懸崖會花上不少時間,已經耽誤了。」他拍了拍身子的雪塊。
 
「爬懸崖,那給你這個吧。」道爾森對著萊特施咒,過了一會兒,萊特的身體開始發光,
 
「這是……怎樣?身體變得輕飄飄的,感覺可以飛上天一樣。」萊特說,他試著開始移動,想不到真的飛上天了。「真的假的?」
 
「這能持續一段時間,爬上懸崖需要多久?」道爾森說。
 
「可能要半天。」萊特說:「大概何時會結束?我得抓個時間。」
 
「可以持續到你到達冬雪林為止,魔力吃緊會和你說。」道爾森說。
 
「那我出發了。」萊特拉了拉帽沿。
 
那是一幕奇景,有個男人化為一陣旋風衝上天空,以一個完美的弧度前進,不久後消失在視野的彼方。
 
「目前為止都還算順利,巴薩魯懸崖就一口氣爬上去吧。」克勞德表示。
 
離開嚴狼谷地時已是傍晚時分,大雪在早上停了,一行人拖著疲憊的身子上路,吐出的氣是白色的,手腳仍舊冰冷,身體因長期活動而發燙,透過法力加護,眾人感受到的冷度比其他人要少些。他們離開谷底之後就在往上爬,道爾森拉緊長袍的衣領,以防冷風繼續灌入。
 
陽光被白雪反射而相當明亮,先前那些戰鬥的人都離開了,有的屍體被大雪所掩埋,橫屍遍野,無論是狼還是人,這是一場血腥的殺戮。
 
「越來越接近高緯度地區了,難怪越來越冷。」裘汀說。
 
「應該是海拔上升的原故。」道爾森說。
 
「不過嚴狼谷地會這麼冷也是挺奇怪的,這附近算是中緯度地區,但地勢不高,不至於會颳起暴風雪的。」狄凡爾斯說。
 
「這附近的風雪大多是從凍雪之森吹下來的。」克勞德說。
 
「星閃高原的降雨量也不少,不然就不會整年都被冰雪覆蓋了。」道爾森說。
 
越過這座山後便是無法望見頂端的陡峭山壁,每塊岩石都相當尖銳,站在峭壁前,眼前展現的景象讓人心神震撼。懸崖高聳入雲,彷彿要觸摸天空的邊緣。岩石的質感在陽光的照射下顯得分外堅硬,岩壁幾乎垂直陡立,無法輕易攀爬。
 
在這個宏偉的峭壁景觀中,能感受到大自然的力量和壯美。風吹過峭壁,呼嘯而過,聲音迴盪在山谷間,彷彿是自然界最澎湃的交響樂。抬頭仰望能見到翱翔的雄鷹或凌空飛翔的鳥群,它們在藍天中劃出優美的弧線,為這片壯麗的景色增添了生機和活力。
 
無論是在清晨的晨曦中,還是在夕陽西下的餘暉裡,這個峭壁景觀都散發出一種神秘而壯美的氣息,讓人彷彿置身於一個古老而神奇的世界中,讓人心馳神往, 感嘆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道爾森記得這座懸崖最危險的地方不單單只是攀登山壁難度極高,而是棲息在這地方的岩石怪、峭壁怪、颶風鳥以及鋼甲蜥蜴。
 
道爾森施展法術,讓大家的身體變得輕飄飄的能夠飛上天空,他們花了一段時間適應如何上浮,「這個真的很厲害。」克勞德在空中練習揮劍,「我敢說,大家的戰力都會上升一個層次,因為機動性提高很多,在戰術上也能有更多變化。」
 
「你們知道身為一個坦克,重甲騎士最大的缺點就是笨重啊!」狄凡爾斯是最快駕馭的,他在很短的時間內從一個不靈活的模樣變成身輕如燕,移動快速的戰士。「現在我簡直毫無缺點,防禦力極強、破壞力驚人、速度快得跟飛龍一樣,我覺得屠龍是有希望了。」
 
「喂喂,你太誇張了吧。」裘汀揮舞鳳凰火焰,他擺出一個自認為最帥的姿勢,最後俐落的將刀收回劍鞘。「這真不是蓋的,我們直接一口氣上去吧。」
 
「也是呢,雖然魔力消耗不多,不過長時間下來也會是種負擔。」道爾森表示,他率先飛在最前方,每個人都長了一對隱形的翅膀,他們在高速上飛的時候望見了不少在峭壁上努力攀登的人們,有的人在立足點上與魔物搏鬥,
 
「是颶風鳥!」裘汀拔刀應戰,克勞德和狄凡爾斯也立刻進入戰鬥狀態,
 
在高度三千多公尺的峭壁處,那邊有一群人跟峭壁怪陷入苦戰,「那就是我們攀爬峭壁會面臨的危機阿。」裘汀說,在天空自由移動,高機動性讓他們個個應對自如,在旋風中閃躲及反擊,巨鳥們會利用翅膀揮擊產生風壓,讓人受到衝擊後變得脆弱再來襲擊。
 
不單單如此,在峭壁上碰到蜥蜴的攻擊更加難以進退,因為前後兩難,掉下去必死無疑。「我們還真是幸福。」狄凡爾斯用盾牌擋住攻擊,一次又一次擊退那些魔物。「能飛天是非常快樂的事情啊。」克勞德忍不住驚嘆,由於自由性和活動力的大幅提升,他們的戰力上升一個檔次,解決這些魔物易如反掌,輕易的過於不真實,
 
道爾森舉起手中的法杖,眼中閃耀著智慧和力量的光芒。他吟詠古老的咒語,召喚著元素的力量,寒冷的冰霜、炙熱的火焰或閃電般的雷霆,破空而出,向著魔物們奔襲而去。每一次的咒語都是一道光芒的奏鳴曲,穿透黑暗的天際,照亮了戰場的一切。
 
狄凡爾斯挺起胸膛,手持堅固的盾牌和沉重的砍斧。擔任堅實堡壘,守護著同伴不受任何傷害。他步履穩健,迎著魔物的攻擊,不斷地用盾牌擋下猛烈的衝擊,用砍斧打碎魔物的要害,每一次的挑戰都是對自己堅韌的試煉。
 
裘汀手握長劍,身軀如同閃電般迅捷。以無與倫比的劍術和敏捷,瞬間穿梭於魔物的陣線之間。劍刃閃爍著寒光,揮舞的姿勢是一道美麗而致命的舞蹈,與魔物展開殊死搏鬥。
 
克勞德揮動沉重的大劍。他的目光如鋼般銳利,映著熊熊的火焰,緊握的大劍閃耀著冷酷的光芒。颶風鳥朝著他拍打雙翅,颶風一陣又一陣襲來,大劍划出一道道狂風般的斬擊。每一次揮舞都伴隨著雷鳴般的轟鳴聲,劍刃劃破空氣,帶起劇烈的氣流。他的身影如鐵塊般堅韌,與敵人交鋒時,散發出的力量彷彿能撕裂天地。每一次擊打都是絕對的精準,每一個動作都充滿了威嚴與力量。血肉飛濺,在那後方出現無數的颶風鳥。然而,他毫不畏懼,臉上的表情依舊冷酷堅定。就這樣,颶風鳥被掃蕩,剩餘的則不斷逃走。
 
在天空中的戰鬥中,魔法師、盾鬥士和劍士各展所長,共同對抗著降臨的威脅。他們的勇氣和決心如同星辰般璀璨,照亮了黑暗的天際。
 
峭壁怪、岩石怪正在與攀爬的人對決,他們繼續乘著風往上飛去,就在這時,道爾森注意到有些人運用魔法飛在天空,「就這樣一口氣衝過這片懸崖,各位!」他如此宣布,其他人跟著應聲,啟用了加速的魔法。
 
勢如破竹,他們一路猛攻和突進,當晨曦來臨時,大地彷彿被溫柔的光輕輕喚醒。一切都在漸漸甦醒,而這個瞬間是如此的美妙和神聖。天空漸漸由漆黑轉為淡淡的藍色,星星逐漸隱沒在天際,而太陽則躍躍欲試地在地平線上升起。晨曦染上了淡淡的粉紅色,如同一幅柔美的水彩畫,為大地披上一層溫暖的色彩。
 
在這個時刻,大地似乎也在醒來。樹木悄悄地搖曳著,鳥兒唧唧喳喳地啼鳴,一切生命都在迎接新的一天的到來。而在遠方,山峰和建築物的輪廓逐漸清晰起來,被晨曦映照成一片金色。
 
他們來到了高原上,南方的凍雪之森,北方是冬雪林。
 
冰雪森林的景象讓人感到神秘而令人屏息。在這樣的森林裡,一切都被白雪覆蓋,大地彷彿被銀色的被子覆蓋著。高聳的樹木,有松樹和冷杉等等,在冰雪的包圍下顯得格外挺拔。它們的樹幹上覆蓋著一層厚厚的雪,彷彿粉飾了整個森林。
 
一片片白雪下落時,細微的聲音在樹林間迴盪,彷彿是大自然的低語。當陽光穿過樹林,映照在冰晶上時,整個森林就像是被施了魔法般,閃爍著璀璨的光芒。
 
在這樣的景象中,偶爾會看到一些野生動物穿梭在樹木間,它們的白色皮毛在雪地上格外醒目。一隻雪白的狐狸,一隻麋鹿悄悄地穿越雪原,增添了這片神秘森林的生機和活力。
 
冰雪森林裡的空氣清新冰涼,吸引著人們深深地呼吸。這裡的寂靜與幽深,讓人沉浸其中,彷彿置身於另一個世界。無論是冬日的寒冷,還是大自然的靜謐,都讓人不禁對這片冰雪森林充滿敬畏和讚嘆。
 
一行人蹣跚的前進,雪地裡有些人的腳印往前延伸進入森林,「剛剛那邊戰況好激烈阿。」裘汀說。
 
「是阿,尤其是峭壁那邊。」狄凡爾斯說:「還好我們沒有徒手攀爬。」
 
「如果用爬的,恐怕至少要花一、兩天。」克勞德說。
 
「我的魔力消耗不少,在跟天空之龍開打之前,需要一些時間恢復。」道爾森表示。
 
雪地裡殘餘細微的魔力粒子,使的靈動的魔力更加焦躁。道爾森感覺整個人都被掏空了一樣,現在只能仰賴同伴們的保護,要一些簡單的治癒和加持還是能夠做到。腳印在森林的各處分散開來,看來大家都各自選擇不同的路線,有人朝著冬雪林去,有人往天空彗星之湖而去,而他們的路線是要穿過一部分的冬雪林抵達天空彗星之湖。
 
「你們看!前面有個人倒在地上!」裘汀喊道。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