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R18同人】煙硝絮語同人-野獸的真心-吳宇丞X店長 (上)

說說扭扭扭 | 2024-05-22 20:10:45 | 巴幣 2 | 人氣 104


tag:#煙硝絮語 #同人小說 #吳宇丞X店長 #BG向 #R18
寫在前面的murmur:老樣子,在噗浪匿名河道發表完,PO回小屋留紀錄。好喜歡春藥哏哈哈哈XD
因為正在坑底,所以創作能量很豐富。在想如果我再寫個兩三篇,大概能匯集起來出個薄本自娛自樂。
隨著玩遊戲的時間越長,主推逐漸換成吳先生。當然也有被最新的腹肌卡燒到的關係,有夠香!就寫了XD
 
目前梁跟吳的肉都寫過了,剩下兩個,寫謝的可能性比較大。但謝因為開場屬性(?)的關係其實滿多人寫的,好像不差我一個;而我至今仍然只能把范姜看成底迪,對他真的毫無想法,也沒打算勉強自己為寫而寫,留給真正的范姜推去發揮就好。(聲優的配法太少年太奶了,配得很好啦聲音是好聽的,只是我的工作就是每天被一堆青少年包圍撒嬌問問題,真的無法啊啊啊XDDD)
 
回到這篇。我其實寫得有點草率,內容上其實還可以有更細膩的部分,用詞啊場景啊動作細節刻畫啊,但一開始就是為了趕在520寫完(雖然後來拖了一天),也就懶得修了。反正還是加了些內心戲,然後最後呈現的效果我自己也算喜歡,就先這樣吧。
 
好,以下正文。有點長,下篇有具體性描寫的部分,所以另外開年齡限制PO。
 
===
  不大不小的起居室內,男人的喘息略顯粗重。他勉強鬆開襯衫的領口,有些跌跌撞撞地走向沙發,接著便任由頎長的身軀倒臥下去,帶動的氣流因此掀翻了一旁矮几上的幾沓文件。
  「該死。」他抬臂遮住自己的雙眼,一向帶著輕鬆笑意的嘴角此刻只餘低聲咒罵的力氣。
  真是大意了。吳宇丞心想。
  這次的任務是潛入一間私人會所,接近目標的陪酒小姐好套出需要的資訊,是夜曲另外發派的私下緊急任務。時間太趕,加上近來梁謙開始刻意盯上他做咖啡廳任務的狀況,使他處於連日加班的過勞模式,結果就是在會所內一時恍神,沒有察覺到目標偷偷在他的酒杯裡下藥。
  若非他喝了一口後,第一時間就察覺狀況不對,趕緊找藉口走人,此刻恐怕就成為仙人跳的受害者──他明明知道這是目標一直以來常用的手段,卻還是失了戒備。
  雖然他有自信就算中招了,一個人也能殺出重圍,但顯然目標給他下的藥並不是只有迷昏他這個目的而已,他可以感受到體內還有一股莫名的躁動。
  ──哈!太受歡迎也是種困擾。吳宇丞自嘲地想著。
  想他夜梟歷代最強情報人員如今竟栽在這種下三濫的手段上,若是其他人知道了一定會被說嘴好一陣子。思及此,吳宇丞怎樣也不肯聯繫平常協助備檢跟治療的醫院。
  這種藥物通常耐心撐一段時間,灌大量的水,等身體代謝掉就好了;而作為一個健全的成年男性,他也很清楚自己能做什麼幫助藥物代謝。
  只是,他真的太累了。吳宇丞連解開褲襠都覺得有些怠懶,他決定讓自己先瞇個十分鐘。
  十分鐘就好。至少讓他的精神力能稍微緩過來。
  因為窗簾拉起而昏暗不明的起居室裡,男人衣衫不整地倒臥在沙發上──這是店長拿了備用鑰匙進屋後第一眼看到的景象。
  原本吳宇丞今天是有排班的,但等了一個早上卻沒等到人,也沒等到請假的通知,而且不管是電話或訊息都聯繫不上,實在讓她相當擔心。中午過後大家又都有各自的任務要忙,她索性掛起臨時公休的牌子,擅自作主地來到吳宇丞的住處探看。
  備用鑰匙是之前曾到吳宇丞家作客時,對方特意告訴過她放置的位置的。理由是擔心自己哪天因為過勞暴斃,會需要店長來作為第一發現人,避免他陳屍住處數天直到發臭才被發現──當然,吳宇丞說這些話時是極為戲謔的口吻,其實只是想表達他對女孩的信任。
  但眼前的景象讓店長忍不住考慮起那天那些玩笑話的可能性。
  「吳宇丞?」她碎步走向沙發上的男人,輕聲呼喚。「吳宇丞,你還好嗎?」
  似乎是聽到了喚聲,吳宇丞皺著眉頭勉強睜眼,雖然看向店長的方向,視線卻沒有對焦。
  看著他不正常泛紅的雙頰,女孩有些擔憂,於是蹲下身湊近,想確認男人的體溫。然而伸出的手還未接觸到吳宇丞的額頭,手腕旋即被攫住一拉,整個人跌進男人的懷中。
  吳宇丞將店長當成抱枕般緊緊摟住,長臂環繞著她的腰身,長腿纏著她的雙腳,頭緊埋在女孩的頸窩邊。
  「怎麼有一隻兔子在這呢……」他喃喃道,「雖然我是貓派……但兔子也不錯……」
  這傢伙睡昏頭了吧?而且體溫好高!不,這已經不是重點了,店長明顯感覺到身下還有其他不對勁的地方。
  她的視線微微往下,落在兩人交疊的腿根處。雖說作為知識健全的成年人,她知道一名健康的成年男性,在將睡將醒時難免會有生理反應,但……她今天穿的是短裙啊!下身那難以讓人忽略的堅硬存在,就這麼巧地抵在裙間,稍微動一下都會蹭到不該蹭的地方。
  「吳宇丞!你醒醒!」店長脹紅著臉試圖掙扎起身,換來的卻是男人的囈語以及下滑扣住她臀部的大掌。
  「唔……」吳宇丞閉著眼很輕很輕地悶哼,本能地讓腰更貼緊身上的軟玉溫香,手掌則在溫軟的臀部上揉搓。
  「嗯啊!」被這突如其來的刺激嚇到,她不小心低吟了一聲。
  響在耳邊的嬌吟讓吳宇丞頓時拉回了一點神智。起初他以為自己只是在做著一般的春夢,但隨著懷中身軀扭動所帶來的刺激,鼻尖縈繞的淡淡香氣,還有越來越高的體溫……他猛然睜開眼,看到的便是髮絲凌亂、眼含水光、雙頰緋紅的店長。
  吳宇丞徹底清醒了,而他該死的慾望也隨著清晰意識到懷中的人是誰後更加勃發。
  他猛地坐起身,同時不忘扶著店長的腰不讓她跌落沙發撞到矮几,女孩被帶動著呈現跪坐在他大腿上的姿勢。兩人有些尷尬地看著吳宇丞的褲襠。
  「呃、抱歉店長,讓我解釋一下……」吳宇丞一手摀著臉,另一隻手扣著她的肩,將她稍微推離自己。「這是藥物的影響……不,我先為缺勤道歉……不對,是剛剛的失態……」他試著整理思緒,平常能言善道的男人,此時話語凌亂地像是纏繞的繩結。
  與男人的混亂不同,店長警覺地聽見了關鍵字。
  「藥物?你被下藥了?」她直覺捧住吳宇丞臉龐,仔細打量他俊秀的眉眼。「你在發燒!是不是該去看醫生?」
  吳宇丞微愣地任由她柔嫩的小手在臉上摸來摸去,胯間慾望的猛獸仍在咆哮,但比不上眼前女孩專注又擔憂的眼神來得吸引他的注意力。
  職業素養告訴他眼前的女孩是必須保持距離的觀察對象,然而充斥於心中的柔軟情感又讓他現在只想將這個人揉進自己的懷中。
  「吳宇丞?」女孩輕輕地喊道,關切的情緒從眼中滿溢而出。
  吳宇丞有些恍惚地盯著她微微張闔的紅唇,感覺自己腦海深處有某條神經顫顫巍巍,就要繃斷。
  「店長,」他開口,嗓音低沉嘶啞:「妳能幫我一個忙嗎?」
  女孩點點頭,認真地等待他提出要求。
  吳宇丞深吸了口氣,閉了閉眼。
  「首先,妳先從我身上起來。」他勉強勾起嘴角,指了指自己的下身:「我現在像頭狼,妳則是吊在狼眼前的美味肉塊,懂嗎?」
  原本消退的紅,霎時間又爬滿了女孩兩頰。她手忙腳亂地起身,以一種近乎連滾帶爬的姿勢坐到吳宇丞身側。
  「呼……」吳宇丞的姿態稍微放鬆了下來,他癱靠在沙發椅背上,仰頭望向天花板,眼神放空。
  「正如妳所看到的,我被下了那種藥。」男人緩緩開口,「但我的情況特殊,隨便就醫會引來不必要的關注。」藥效仍在持續著,過高的體溫和微微加速的心跳令他喘了口氣。
  店長靜靜地等他繼續說下去,同時要求自己盡量不要去注意眼前男人衣襟大敞之下,隨著喘息起伏的胸腹肌膚。
  吳宇丞有些艱難地咽了口唾液。
  「偏偏我現在沒什麼力氣,藥效比我以為的猛烈。」他確實沒想到原本只打算小憩十分鐘的自己,會這樣直接昏睡到隔天店長來查勤。看來任務要查的東西在目標那是跑不掉了。
  他撐起頸項,困倦的綠眸看著店長。
  「我需要喝大量的水,能麻煩妳嗎?我的冰箱裡應該有兩公升的寶特瓶裝水。」
  女孩點點頭,按照指示將水拿來。吳宇丞勉強接過後便在店長的協助下直接往嘴裡灌,乏力的手使得瓶裝水橫溢出瓶口及嘴邊,水珠沿著胸膛一路蜿蜒至腹肌處,襯得他微微泛粉的肌膚閃著晶瑩的反光。
  女孩一時間不太確定自己的眼神該擺在哪裡。
  為了避免水中毒,吳宇丞一口氣大概喝了快七百毫升便先停下。他轉了轉手腳的關節,依舊疲軟無力,低頭確認了一下自己的狀態:嗯,他的兄弟還精神著呢,不處理一下看來是不行了。
  他又空抓了抓手掌,確認下自己的握力,然後嘆了口氣。
  「店長,接下來我提出的請求非常荒謬,妳完全可以拒絕。」他再次仰頭,試圖用這個方式逃避身旁女孩的視線。「要讓藥效消退最快的方式就是讓它發揮該有的作用。」
  吳宇丞感覺自己耳根發熱,但他決定忽視這一點。
  「我需要,嗯,弄出來。但我目前似乎沒辦法靠自己完成這件事。」
  隨著話語的進行,女孩的眼睛越睜越大,最後甚至直接用雙手摀住了自己半張臉,只留下略顯慌亂的雙眸,透過指縫看了看吳宇丞發紅的側頸,又看了看男人鼓脹的下方。
  「如、如果我、我沒幫你的話,會怎麼樣?」她緊張到有些結巴。
  「單靠排汗,我估計還要至少八個小時才會消退。」男人無奈地扯了扯嘴角,感受了下腫脹到出現些微疼痛感的性器,「妳不用在意,是我自己執行任務時不夠謹慎,妳完全可以不用管我。」希望八個小時後他的兄弟不會壞掉。
  女孩將手指併攏,整張臉完全埋進掌心中。
  吳宇丞轉頭看著沉默的女孩,她兩只小巧如嫩玉般的耳朵此刻紅得像是要滴出血來。
  該死的可愛。
  其實不是沒有別的辦法。吳宇丞想著。若是他放下對於可能會被恥笑的尊嚴的執著,通知配合的醫院派員前來協助,這個問題大概一個半鐘頭內就能解決。
  但,沒錯,他想試探。試探店長對他能接受到什麼程度。
  這隻天真的小兔子,總是以善意面對一切,雖然並非毫無防人之心,但對於被歸類為同伴的對象,她幾乎是沒有猶豫地能將自己完全託付出去。
  就連對有諸多隱瞞的吳宇丞,她也能選擇縱容他的沉默。
  那麼現在呢?面對展露如狼般兇猛慾望的男人,這隻兔子會怎麼看待他?他們倆並非不懂男女之事的無邪之人,卻也沒有開放到能隨意建立一個親密又疏離的關係。至少對吳宇丞而言,他已悄悄在話語中暗示了一部份不應該存在的真心。
  女孩始終沒有回話。吳宇丞再一次深呼吸。
  「這種事情本來就不是能隨便答應的,妳……」內心說不上失望,他開口準備讓這隻兔子離開充滿危險的叢林。
  「是你的話!」吳宇丞未竟的話語被女孩猛地打斷:「如果是你的話……可以……」語尾的聲調雖然有些漸弱,但重新抬頭看向男人的眼眸卻是羞澀中帶著決意。「……讓我幫你!」
  吳宇丞呼吸一滯。
  胸口一股油然而生的酸脹感,讓他差點懷疑藥效出現奇怪的變化。
  「妳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嗎?」他啞聲低問。
  「總、總之,我先扶你去梳洗一下。」女孩勉力撐起男人的脅下,緩步走向浴室。「你流了一身汗,洗一洗應該會舒服一點。然後我們再看要怎、怎麼弄……」她害羞到有點說不下去。
  吳宇丞綠眸閃了閃,順從地讓她攙扶著自己來到淋浴間。

                            (待續)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