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RPG五期創作】【序章《禍動》、起】慈善的價格

小日本 | 2024-05-22 19:34:49 | 巴幣 28 | 人氣 62


       「以上這就是聖屬性彈的擴大生產授權,再請玄明先生回去詳閱各細項。」餐廳中男子越過長桌將文件遞給對面的東方青年,對方則點點頭快速翻過一次確認大致內容。「如果沒有問題再請簽名,過幾天跟您約時間去取件。」

       「辛苦了。」

       「因夢魘擴大出現彈藥銷售量大增,作為生產方擴廠是很開心,但反過來似乎也有點賺戰爭財的感覺…」男子邊輕啜咖啡說道,他眉頭皺起、苦笑的嘴角從未因此不義之財而真樂過。

       「在下可以理解,在釋出此配方給貴公司進行量產時也曾有過一翻思考。」玄明小心地將文件收起,舉杯同男子對飲、在言語和和動作上給予同理。

       「依您過往所述,這組成來自於梵亞斯的天使。我在想或許足以淨化夢魘的能量形式不僅是聖光…」男子挑起一邊眉毛,用種你懂我想表達意思的表情提議到。

       「其實這段時間在下也不斷在為此奔走著。但既然要提取就要選擇對夢魘殺傷力最強的淨化能量種類。」玄明眼神精明,即使這想法存在已久但他也不願因需求擴大而將就取樣。
       「不過僅靠在下一人在裂隙附近約談冒險者真的太慢了…但誰又會主動提供自己的能量資訊給他人去製造武器呢?」面見的精準和見面三分情的順利,面對世界尺度的變化是如此低效和微不足道;但自己也沒有相應的財力、號召力可以將所需的樣本從大陸各地收來。

       「了解,我會盡力在冒險者公會和六座協議中說服的。」男子承諾到,然交叉在胸前的雙手卻顯示出對成效的保守看法,畢竟自己也只是一介普通的軍火生產商罷了!

       「感謝您的相助。」同樣是能力有侷限的普通人,玄明理解男子的難處。患難之中即使是杯水也應當報予最真摯的謝意。

       「那愛麗絲計畫的成員如何?如果是要突入的部隊裡,應該會有淨化能量強大的人吧!」

       「說的也是…但可能有另方面的難度。」玄明眼神上飄、盯著天花板旋轉的電扇思考到。
「實不相瞞在下應該也會加入到計畫中。」

       「那不正好,可以獲得不錯的第一手樣本!」

       「是沒錯,可我們必須深入到那異空間中。就算找到了人也未必能即時返航回城中,更別說說服的可能性了。」就玄明對冒險者們尿性的了解,進去的大多會以剷除這次異象為首要目標,壓縮仍被夢魘肆虐現實方的關注。

       「據說該計畫是是運用六座的共同努力,讓深入異境得以安全實現。」男子翻著今日的早報,閱讀摘要確認自己記的沒錯。「不過在這之前有其他的先遣隊進去,可皆有去無回…」
       「面對未知環境,還沒研究清楚就把人投入…雖說開拓難免有犧牲,但在更好的探索系統被建立後似乎有些…諷刺?」一句話男子頓了多次,將原本的對決策層的不以為然用較為婉轉的方式表達出來。

       「能作為先遣必然是菁英,就愛惜人才的角度來看,失去他們實在令人惋惜。」玄明捏了捏鼻子,倚頭看向窗外來往的人潮,有的三五好友相約、有的家庭齊聚和樂,那些消散於異空間的人可能也有著類似的羈絆吧。「據說他們是被異空間分解、轉化成了能量…如果沒有被耗散及再構築的話,說不定仍被困在異空間之中。」

       聽到這可能男子來了精神,他瞪大眼睛、半個身子越過長桌直盯著玄明。「或許有把他們救回來的可能性!?」

       「要整個救回來不容易,如果能量被打太散的話。」

       「但只要有一個成功的案例讓人們看到,就會激勵更多人在探索異空間時一邊搜尋,對吧?」男子的語速隨著興奮略微提升,玄明從其眼神中感受到莫名的狂熱。

       「您好像對這類事特別積極。」玄明雙手交疊、刻意放慢談話節奏,他不希望自己理論上的推測被不合理地放大。

       「我想對於身處第一線的您來說,首要是專注於對抗、清除災異;當然由於六座強大的實力,作為社會大眾的我們對其在這次事件中亦有著極高的信任。」男子坐回原位,他臉上堆起深層笑容向玄明從另一面相解釋其觀察。「但過度的信任卻容易產生崩解。當處理事件的手段不夠完善、出現不必要的犧牲和被認為無計畫性時,質疑的聲音也會漸漸發酵。」
       「這可不好啊!當前方在進行大戰時,後方因矛盾而無法有效地給予百分百的援助。」對於男子的高談闊論玄明暫以沉默應對,打定在對方未揭露真實目的前不做下一步表述。

       「放心我不是想拆政府的台。」見玄明異常謹慎沒隨自己起舞,男子顯露出雙掌、表示自己沒有歹意。「相反的如果這時能做些助人善舉,在官方和大眾間的聲望都會增加。」

       「有成功的話啦…話說在下也會需要先遣隊的私人物品做能量對照。」

       「沒錯這時就要更善用組織和媒體的力量,宣傳有冒險者具有能量解析的能力,從先遣隊的人際網中收集有緊密關係的物品、帶著那些投入異空間。」

       玄明伸出了食指,打斷男子對於計畫的構想。「如果您指的冒險者是在下,那很抱歉個人不喜歡這樣拋頭露面、過於張揚。」

       「欸,那這樣就太可惜了。我想玄明你也是重視生命的,現今有挽救的機會我們應該要賭一把,不是嗎?」男子攤開雙手、腕部敲擊在木桌上發出空咚聲,用誇張的肢體展現作為商人的他不願錯過任何機遇。「難不成你還要像搜尋淨化能量一樣只靠自身去逐一確認?那太慢了,天災是不等人的啊!」

       「在下只是不喜歡給予人無謂的希望。失去至親已經夠難過了,犯不著再經歷一次被打回絕望的過程。」玄明將喝完的茶杯蓋上,其雙拳環抱、態度異常的堅決。

       「也不用這麼死腦筋嘛…當時受託生產子彈時也是這樣,不願把名字打出來做宣傳,讓我們不得不另外找代言人。」面對合夥人的固執男子長嘆到,但腦子卻未停止高速運轉、不斷地想著有什麼更好的切入點。
       「對於您的排斥我充分了解了。可即便是單獨作業也必須經歷交涉、收集關鍵物、運送、存放、分類、分析…每個環節不僅是耗時、耗力也耗錢。眼下您就快出發前往異空間了,這會佔據不少整備的時間。即使不願意打出名號宣傳,招人來運行這事還是比較妥當的吧。」

       「… …」不同於先前的畫大餅,用實際運作上的難點來說服讓玄明陷入了沉默。

       「我們可以試著建立基金會,以此為名募集捐款和義工,相信同情為災禍犧牲的人不會少的。讓懷抱熱情的志工去跟先遣隊家屬對接,收集相關羈絆物的同時也進行撫慰和愛麗絲計畫說明,增加該計畫的民間支持力道。玄明先生則就掛個不重要的顧問職,這樣私下做事也會輕鬆許多…」

       「所以你還是要聚攏財富的嘛?」玄明瞇起眼、用我看透你了的口吻諷刺到。

       「那當然了,要從原本的生產公司出多的精力來組織和營運,獲得相應的報酬是合理的吧?拜託這有夠不賺的好嗎!額外獲利比擴廠低太多了,低到真的是做慈善的。」男子翻了個白眼,對他而言即使是道德之舉也是要談價的。

       「那之後還要多麻煩你了…」

       玄明再次打開蓋子,笑吟吟地將殘餘的茶飲盡。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