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寶可夢幻夢之旅 漆黑的顯現

衝浪的寶石海星 | 2024-05-22 19:00:08 | 巴幣 2206 | 人氣 609


  「看透生死命數的能力呀!怪不得,那個時候……纏繞在他身上的黑線會如此地濃密!要是我能早一點明白的話,或許就……不會發生那樣的事了!」

  在聽聞雷鈞面露自責的神色說出此話後,朽木妖好奇地問:「你指哪件事?」

  雷鈞深嘆口氣,然後說:「不久前,我看見有一個傢伙身上也纏繞著濃密的黑線,而當他被捲入某起事件後,他身上的黑線數量就越來越多了!」

  「呵呵!看來那人因為多管閒事,而更接近死亡了!」朽木妖壞笑道。

  「是呀!就在他管起閒事沒多久,他就遭逢死亡危機,一個巨大、沉重的水塔,從高樓墜下,砸向正忙著追人的他……」雷鈞所說的那人,正是不久前在市集向他搭話,而後又去追趕糖葫蘆老翁的翰達。

  「這樣就沒錯了!你這能力確實是我所推測的那樣……嗯?等等!你說的那人,後來怎麼樣了?」朽木妖之所以這麼問,是因為他猛然想起近期引渡的對象中,似乎沒有誰是被水塔砸中而亡的呀!是這附近還有其他執行類似引渡靈魂任務的同伴?還是……

  「那人呀……」說到這裡,雷鈞突然一臉怨懟、咬牙切齒地說:「他跑了!竟然一聲不響地就跑了!雷鈞(帕奇利茲)為了救他,還把腳給扭傷了,結果他連聲謝都沒說,就這麼跑了!這算什麼呀!虧我還這麼擔心他,他眼裡還有沒有我的存在呀!」

  在不久前,當目送被黑線纏繞的翰達去追糖葫蘆小販時,尚不明白黑線意義的雷鈞感到莫名地心慌,他擔心翰達可能會出事,但他的腳程又跟不上翰達,所以他急忙派出雷鈞(帕奇利茲),讓他趕緊追上翰達。

  帕奇利茲奔馳的速度很快,一下子就甩開在後頭的雷鈞,迅速接近正在追趕老翁的翰達,然後,當他看見翰達即將被從天而降的水塔給砸中之際,他立刻施展「電光一閃」及時將翰達給撞開,讓翰達逃過一劫!而掉落的水塔砸中了放置在一旁、裝載著茄番果的箱子,使得紅色的汁液流了滿地。

  雖然助翰達逃過死劫,但帕奇利茲因為一時用力過猛導致腳扭傷,痛得在地上哀號!而當雷鈞氣喘吁吁地趕到事發現場時,他看到的是倒地的帕奇利茲以及正奔離現場的翰達背影,這讓雷鈞既高興又心疼還惱怒!

  雷鈞高興的是……翰達沒事,而纏繞在翰達身上的黑線不知為何也少了一大半,看起來沒那麼令他不安了。心疼的是……帕奇利茲為此弄傷了腳,要是他能早點發現黑線似乎代表著危機、能早點勸住翰達,帕奇利茲就不用受罪了!而惱怒的是……翰達竟毫不理會在旁哀號的帕奇利茲,對於他的叫喊聲也充耳不聞,就這樣自顧自地離去,好似別人犧牲奉獻都是應該的!這讓雷鈞非常不滿!

  「你有見過這種沒良心的人嗎?救了他不僅不道謝,還把恩人丟在一旁,任由恩人在一旁哀號,然後自顧自地離開!」雷鈞憤憤地說。

  「呃……是喔!既然他是這種人,那你又為何要出手救他?」朽木妖不解地問。

  「我哪知道他是這種人!虧我還一直惦記著他!仰慕他!尊敬他!可他絲毫沒把我放在心上呀!就算我以前對他的態度是差了點,但那是因為我那時不知道該如何他相處,而且他當時處處維護我的對手,又像個老媽子般對當時的我指指點點的,所以我才會沒給他好臉色呀!可我已經後悔了,也已經改變想法了,他就不能正視我一下嗎?為什麼總是滿腦子只想著他自己的事,我叫他也不理,我讓雷鈞(帕奇利茲)救他也不感恩,就算他曾經救過我,但我也救過他,我們倆早就扯平了!我早已不欠他什麼,可我還是出手幫他了,但他卻還不願正視我,這實在是太過份了吧!」

  雷鈞一股腦地發洩情緒,越說話題越偏,讓朽木妖不知該如何接話,只能隨口敷衍道:「喔……是喔!嗯!了解!」

  在聽雷鈞嘮嘮叨叨說了一些偏離此次主題的話、見雷鈞的情緒似乎平復一些後,朽木妖才試探性地問:「所以,你與那個叫做翰達的傢伙,算是……朋友嗎?」

  「誰和這種不知感恩的傢伙是朋友呀!我們之間,只有我在惦記著他的恩情,可他完全沒把我放在心上!一下挖我瘡疤、一下叫我雷卡的堂兄,在他的字典中,恐怕就沒我的大名『雷鈞』二字!」雷鈞氣呼呼地說。

  見雷鈞似乎又要把話題帶偏,朽木妖急忙道:「不管你們之間是什麼關係,總之,你很重視他,對吧!」

  「誰重視那傢伙呀!我只是……只是……」雷鈞此時彷彿心虛般,越說越小聲。

  而朽木妖嘆了口氣,然後冷冷地說:「我無意涉入你的私事,但要奉勸你一句,別忘了自己的身分!一但哪天本體徵用了你這個容器,你與他之間的關係就不可能繼續下去了!所以,盡早做好準備吧!」

  「準備?什麼準備?」雷鈞不安地問道。

  「做好……隨時與他訣別的心理準備吧!」朽木妖陰惻惻地說。


第890章 漆黑的顯現


  雷鈞這幾天開始深思一件重要的事,關於騎拉帝納徵用他身體這檔事……

  由於先前是急著拯救在冥界受苦的蜥蜴王等寶可夢,所以雷鈞當時沒有多想就答應與騎拉帝納簽訂死之契約,而事後騎拉帝納也沒有馬上強占他的身體,讓他依舊過著平常……只有這麼一點點不尋常的日子,讓雷鈞對身為備用容器這檔事沒太大實感,甚至還樂觀地覺得騎拉帝納也許還有其他更高級的備用容器,或許根本就看不上他這種小人物的身軀,或許他終其一生也不會被騎拉帝納徵用。

  雷鈞本對此事一直抱持著樂觀的想法,直到朽木妖表示騎拉帝納可能超乎想像地重視他這個容器,並提醒他一旦騎拉帝納降臨,很多事情將改變,要雷鈞做好與身邊人事物訣別的準備,這才讓雷鈞無法再繼續樂觀下去,得要開始嚴肅地面對這個議題了。

  朽木妖的判斷與建議,讓雷鈞不禁開始擔心,騎拉帝納之所以讓他擁有高等分體才擁有的……看穿生死命數的能力,該不會是真打算將他培養為繼承人,然後在某天徵用他的身體!若真是這樣,那他到時候會變得如何?他的意識會完全被取代嗎?會完全被吞噬嗎?他還能感受到這個身軀所經歷的一切嗎?

  關於這些問題與擔憂,朽木妖表示自己級別太低,也不清楚本體徵用備用容器後,容器原主的狀況會如何?正因為不清楚,所以他才會要雷鈞做好向重要的人事物訣別的心理準備。

  懷著不安與恐懼,雷鈞之後幾天就閉門不出,窩在房裡上網查詢一些關於神靈附身、奪舍、借屍還魂……之類的傳說與故事,期望能找到一些令他心安的答案。但看了越多的傳說與故事,雷鈞的心就越無法平靜!因為有些傳說與故事描述的內容實在太駭人了!有的容器因與入住的靈體發生排斥反應,身軀逐漸扭曲變形,最後成為喪失心智、敵我不分的怪物!也有的容器被奪舍後,表面上依舊扮演著原本的那個人,但私底下卻利用原主的人際關係做了很多惡事,傷害了原主重視的人事物!更有的容器只是被當作一個過渡的跳板,在失去利用價值後,便成為了他人進階或果腹的養分!

  在那麼多的故事與傳說中,就沒幾個容器是有好下場的,這讓雷鈞如何不擔憂呀!若是有朝一日,他也被奪捨了,騎拉帝納會用他的身軀來欺騙、傷害他的家人嗎?會用他的身軀做些天理不容、人神共憤的惡事嗎?還是會……

  雷鈞越想越煩,並懊悔自己當時怎麼就不多想想、不問清楚騎拉帝納到底想做什麼?但他轉念一想,就算問清楚了又如何?為了拯救蜥蜴王他們,他最終還是會答應的!那多問少問好像也沒什麼意義。不過,若是問清楚了,至少就不會那麼忐忑不安……不對!在事情沒確定前,還可抱有一絲希望,若真是問清楚了,就沒轉圜的餘地……啊啊!到底怎麼樣才好?到底該怎麼辦呀!

  雷鈞這幾天陷入了猶如無窮迴圈的煩惱循環狀態,導致他不僅沒心思關注聯盟賽,還不自覺地釋放出生人勿近的氣息,令他的寶可夢們也忍不住退避三舍。這樣的狀況,一直持續到準決賽那天,雙尾怪手一大清早就打開電視,將本就睡得不安穩的雷鈞給吵醒。

  雷鈞本想叫雙尾怪手小聲點、別打擾他休息,但電視播報的賽評內容卻吸引了他的注意力,也他讓驚覺今天已是準決賽了呀!而且他養父的女兒、那個與自己沒有血緣關係的梅翠妹妹(雷鈞認為梅翠是妹妹,絕不是姐姐!),竟然一路打進了準決賽,此時名嘴正一面回顧她先前的戰局,一面預測她今天的表現。

  「真沒想到呀……過去那個愛扮家家酒的她竟然已經抵達到如此高的位置了!唉呀!不行!現在可不能這樣說她了呢!也許,她的作法才是正確的!」雷鈞以前對於梅翠那呵護、善待寶可夢的培育方式感到很不屑,曾多次譏諷梅翠與寶可夢在扮家家酒,但諷刺的是,曾被他嗤之以鼻的傢伙,如今卻走得比他更遠,這讓雷鈞不禁心想,原來自己才是那個該被恥笑的小丑呀!

  雷鈞自嘲地笑了笑,然後心想,梅翠好歹也算是他的家人,未來能親眼看到家人在舞台上發光發熱的機會……恐怕也不多了!得要好好珍惜才行呢!

  雷鈞苦惱了這麼多天,雖對於他的處境沒有幫助,但卻也讓他想通一點,那就是要把握光陰、在騎拉帝納尚未徵用他的身軀前,趕緊把該做的事情做一做!別等到沒機會時再來後悔!所以,當他決定要去現場看梅翠的比賽後,他立刻就上網訂票,但是,都到了比賽當天,網路上的門票早已銷售一空!

  儘管訂不到票,但雷鈞不死心,決定去現場售票窗口碰碰運氣!說不定會有人退票而有多出來的位置,又或許……現場會有人願意轉售門票!於是雷鈞在簡單盥洗後,就急匆匆地出門。而他才剛離開住所沒多久,就被巷口內的一名男子叫住。

  「呦!星煌!你也這麼早就出門了呀!」出聲向雷鈞問候的……是穿著一身運動套裝,面露出清爽笑容的翰達。

  一看到翰達,雷鈞心中就有怨,正當他想出口懟個幾句時,翰達突然一臉歉意地說:「啊!抱歉!我忘了你現在不喜歡那個名字,但我叫習慣了,一時改不了口,抱歉呀!」

  雷鈞眨了眨眼,心想:「叫習慣了?所以我的那個名字已深深烙印在你心裡?有被你放在心上?」這麼一想,雷鈞心中的怨氣就消退了不少,但他還是擺出一副冷漠的態度道:「算了!你愛怎麼叫就怎麼叫吧!我還有事,先走了!」

  雷鈞雖然有點在意翰達,有點想和他多聊幾句,但當務之急,是要想辦法買到今天準決賽的門票,所以他壓抑住內心的小小躍動,毅然決然與翰達道別。

  雷鈞想走,可翰達卻不放他走,翰達一把拉住他,笑道:「你也是出來晨跑的吧!正好!那我們就一起跑一段吧!」

  翰達說完後,也不顧雷鈞的意願,就硬拖著雷鈞跑了起來。

  翰達那像是在對待多年好友的親切友好態度,令雷鈞一時恍了神,就這麼被翰達拉著跑了一陣。而當他回過神來,試圖甩開翰達的手之際,翰達又道:「話說,今天的準決賽你會去現場看嗎?」

  「怎麼?問這幹嘛?」雷鈞臉色不善地反問。

  「呃……也沒什麼,因為今天有梅翠選手的比賽嘛!我記得,你們好像也蠻熟的,之前在RTC大賽上,你不是還和她爭奪優勝之位嗎?所以我想,你應該會想去現場看她今天的表現吧!」

  「所以呢?」雷鈞不太想繼續陪翰達閒聊了,他還急著要去買票呢!所以他故意用冷漠簡短的態度,希望能盡快結束這個話題。不過,翰達後續的話,卻讓他對這話題來了興致。

  翰達苦笑道:「唉呀!是這樣的啦!我和我爸對今天的比賽也很有興趣,所以我手上有兩張門票,不過他突然有急事不能來,所以……」

  「你有多的票!那……」雷鈞才正想說要買下那張多出來的票,翰達就道:「不介意的話,要不要和我一起去觀戰呀!」

  雷鈞愣了愣,然後問:「為什麼?」

  雷鈞想問的是……翰達為何要邀他?但翰達卻誤以為雷鈞是在嫌棄,於是他笑道:「我手上的是特等席的票喔!那可是花了不少工夫才搞到的……」

  一聽到是又貴又難買的特等席,雷鈞的反應就更大了!他瞪大了眼,再次問道:「為什麼?」

  雷鈞不明白,翰達為什麼要向自己奉上特等席的票?拿去賣掉或是轉送給其他人不是更好嗎?為什麼要送給像自己這種……從沒被他放在心上的人?

  由於翰達的阿尼斯特之力對雷鈞無效,所以翰達根本不知道雷鈞在想什麼,便誤以為雷鈞是想拒絕他的邀約。可是雷鈞為什麼要拒絕呢?翰達想了想,然後恍然大悟地說:「啊!該不會是雷卡有給你貴賓席公關票之類的吧!貴賓席的位置又比特等席好,怪不得你看不上眼,那就……算了吧!當我沒說!」

  翰達的態度,令雷鈞感到不悅!一下說要給,一下又說算了,是在耍人嗎?那我就偏不讓你如願!於是雷鈞賭氣似地說:「既然要給,那就爽快點給!我就算用不著,也能拿去賣了賺些零用錢!怎麼?還是堂堂的翰達警官大人捨不得那些錢?」

  雷鈞這話說得很不討喜,話才剛說完他心裡就懊悔了!但翰達並沒有因此不悅,因為比起話語中的挑釁與損人字句,他更在意的是自己的能力仍聽不出這話的真實心意。這到底是自己的問題?還是對方的問題呀?但不管怎麼樣,原本的目的能達到就好了!因為這張「多出來的票」,本就是要給雷鈞的誘餌!於是翰達嘴角一勾,然後飛快地從口袋中拿出一張票塞到雷鈞手中。

  見翰達如此爽快、甚至是迫不及待地交出票,雷鈞有些傻眼,並不禁心想,翰達這傢伙……該不會就是喜歡被人酸言酸語地譏諷吧!這是某種言語受虐體質嗎?

  雷鈞不知道的是,翰達表面上和他是偶遇,但實則上卻不是如此。翰達是特意一大清早就在附近等待雷鈞,為了某個目的……

  「啊!運動過後肚子有些餓了呢!我知道附近有一家早點還不錯,我們一起去吃吧!」翰達提議道。

  翰達那異常熱情的態度,令雷鈞是越看越覺得奇怪,但反正門票的事情已經解決了,左右閒來無事,又看在翰達這門票送得及時的份上,就陪他一下吧!於是,雷鈞便沒有反對與抵抗,任由翰達將他帶入鄰近的一家早餐店。

  在等待餐點上桌的期間,翰達就開始進行他此行的目的。他搔了搔頭,一臉不好意思地說:「那啥……那天的事情……我還沒向你道謝,這餐就我請吧!」

  「喔!你是說前幾天你差點被砸落的水塔壓成肉餅,還害我家的雷鈞(帕奇利茲)為了救你而扭傷腳,然後你頭也不回、不管不顧地就拍拍屁股瀟灑離場的那件事嘛!此等忘恩負義、沒心沒肺的事,你不提我都快忘了呢!」

  雷鈞的酸言酸語令翰達感到無比尷尬,並心想,那小猴子說得果然沒錯,這小子果然超級在意那天的事呀!而且誤會誤很大呀!

  翰達今天之所以會來找雷鈞,正是因為昨天有一隻雙尾怪手找上了門,並開口就罵他是個忘恩負義之徒!

  在被雙尾怪手劈哩啪啦罵了一陣子後,翰達驚道:「你!你會說人話?你是誰家的寶可夢呀?」

  「哼!區區人類的話語,才難不著聰明的我!」雙尾怪手先是自豪了一陣,然後表示他是替雷鈞出氣,特意來教訓翰達這個忘恩負義的傢伙!

  透過阿尼斯特之力,翰達知道雙尾怪手並未作偽,是真的將他視為忘恩負義之徒,便耐著性子詢問狀況,這才得知,他那天的行動令雷鈞十分惱火!使雷鈞這幾天氣惱到連門都不出,還釋放令寶可夢們都非常畏懼的怒氣!雙尾怪手實在看不下去,所以出來找翰達這個罪魁禍首,要他好好處理這件事。(注:雷鈞這幾天的狀態,其實主要是和他身為備用容器的事情有關,而非翰達的關係。但不知詳情的雙尾怪手與帕奇利茲……等寶可夢卻誤會了!)

  在了解狀況後,翰達當即喊冤,表示當時是另有隱情與考量才會這麼做的!但雙尾怪手表示自己不願當傳聲筒,要翰達自己去向雷鈞解釋。

  考慮到雷鈞與雷卡的關係,翰達覺得這樣的誤會與心結還是盡早解開為妙,但他又擔心以雷鈞的壞脾氣,恐怕不會願意老實地聽他解釋。(在翰達的印象中,雷鈞的脾氣不太好呀……)

  翰達想了想,決定先灑點餌來平息雷鈞的怒氣,以提升解開誤會與心結的機率,而那個餌,就是剛好他父親因有事不能來觀賽而多出來的那張特等席門票。所以,才有的今天這齣偶遇送門票的橋段。

  翰達認為「拿人的手短,吃人的嘴軟」,他票也送了,早餐也請了,雷鈞就算脾氣再差,多少也會聽進一些解釋的話吧!於是他就陪笑著解釋當天的狀況。

  翰達表示,那天他在追查一個案件,因為有些危險,所以不想將雷鈞給捲進去。而當水塔砸落、他死裡逃生之際,他望見樓頂有人影在移動,所以他當下就判斷水塔的掉落並非意外,而是人為!這代表附近就有敵方的人潛伏!為了不讓潛伏的敵人將目標改對向雷鈞,也為了不讓罪犯逃脫,所以他當時選擇不與雷鈞打聲招呼就匆匆離去。他此舉並非不知感恩,而是想保護雷鈞一行的安全!

  翰達的解釋,猶如天降甘霖,不僅迅速地澆滅了雷鈞心中的怒火,還滋潤了雷鈞的內心,並讓雷鈞覺得有些哭笑不得!原來真相是這樣的呀!那這幾天的悶氣根本就是白生了!這還真是……

  看著雷鈞又是嘴角上揚又是嘆氣的,翰達一顆心是忐忑不安,不確定這樣的說詞到底能不能被接受?

  「那個……」就在翰達還想再補充些什麼之際,服務員正好送上餐點,讓兩人得以開始用餐,暫時中斷這尷尬的氣氛。

  兩人一語不發,默默地吃了一陣子後,翰達見雷鈞似乎又恢復成平時那撲克臉的模樣,情緒似乎穩定了,便試探性地問;「那個……我剛才的解釋,你……可以接受嗎?」

  雷鈞微微點了點頭,並冷冷地說:「只是誤會一場,說清楚就好了。」

  雷鈞面上冷靜,但他心中其實並不冷靜,而是欣喜萬分。

  「是呀!有話說清楚就好了。你能理解就好!」

  翰達嘴上說得風輕雲淡,但心裡可是一點也不淡定!因為他實在聽不出雷鈞的意思,而雷鈞又是那副冷漠面攤臉,再加上雷鈞經常說反話來諷刺人,所以他還真抓不準雷鈞到底是什麼意思?是真的接受了他的解釋?還是仍心懷怨懟,準備找機會向雷卡打小報告?啊!煩呀!沒想到能力失靈會如此地麻煩呀!


-----------------------------------------------------------


  儘管雷鈞與翰達兩人心思各異,但還是一起去觀看比賽,一同為梅翠聲援加油、為驚險的戰局捏把冷汗。而在裁判宣告梅翠與赫路都能夠晉級到決賽後,兩人不約而同地鬆了口氣。

  「老實說,我有點意外!」翰達嘴角微微上揚道。

  「嗯!真沒想到,她還真的闖入決賽了!真是不得了呀!」雷鈞難掩興奮地回道。

  「不是啦!我意外的是……你的態度。我記得……你和梅翠應該是類似互看不順眼的那種冤家關係吧!我還以為你會希望她輸掉,沒想到你不但這麼賣力幫她加油,還為她的晉級感到高興,莫非你在換名字後,連性格也換了呀?」

  「你什麼意思呀?我看起來像是心胸如此狹窄的人嗎?她好歹也是妹妹,我這個做哥哥的……」

  「妹妹?梅翠是你妹妹?」

  「咳咳!我是說,她就像是個蠢妹妹般的小丫頭,我這個比她成熟穩重的大哥哥,自然不會跟她一般見識!」不想隨便揭露與梅翠關係的雷鈞,急忙換個說法。

  「成熟穩重的大哥哥?噗哧!」翰達說著說著,就忍不住笑了出來,他還真沒想到這種話會從充滿中二氣息的小屁孩(翰達對雷鈞的既有印象)口中說出,所以忍不住笑場。

  「笑屁呀!別那麼顧人怨行嗎?」雷鈞嘴上雖嫌棄,但他心裡卻覺得眼前這傢伙笑起來確實挺好看的,怪不得經常登上媒體版面,坐擁一些粉絲,只可惜,這副好皮囊卻搭配了一張賤嘴,既討喜又欠揍!

  見翰達臉上一直掛著欠揍的笑容,雷鈞覺得有些心煩意亂,於是冷哼一聲轉身欲走。翰達見狀,便問道:「喂!你去哪呀!」

  「上午的賽程結束了,距離下午的賽程又還有一段時間,不離開,待在這裡幹嘛?看你上場耍猴戲呀?」雷鈞沒好氣地說。

  「猴戲倒是沒有,但大餐倒是有準備,有興趣嗎?」翰達揚了揚眉,秀出手機畫面表示他早已預約好餐廳,就不用到美食街去人擠人。

  「你準備得挺周到的嘛!」

  「那是當然!這就是經驗的差距!等你多參加幾次聯盟賽,多見識過幾次美食街兇猛的人潮後,你就知道提早預約的重要性了。」翰達一臉得意地笑道

  「經驗?像你這種多次參與聯盟賽卻落敗的經驗?那還是敬謝不敏了!」不知道為什麼,看著翰達那得意洋洋的模樣,雷鈞就忍不住發揮過往的毒舌本領,想狠虧翰達一把,但話才剛說出,他就有些後悔了!擔心會因此惹翰達不高興!

  但翰達似乎不以為意,只是微笑道:「我覺得呀……不管是成功或失敗的經驗,只要是能幫助自身成長的,都是寶貴的經驗喔。」

  看著翰達那風輕雲淡的笑容,雷鈞覺得內心似乎有什麼東西被觸動了!若是以前那個只把寶可夢當工具、執著地追求勝利的他,肯定會對這番言論嗤之以鼻!但在經歷了那麼多事情後,這樣的言論,聽在他耳中,已從胡說八道變為頗有道理。

  儘管有些認同翰達的說法,但雷鈞嘴上還是說:「只有你才那麼飢不擇食!什麼樣的經驗都來者不拒!」

  「嘛!反正有經驗可吃就能成長了!總有一天,我也會成長到能進入決賽的舞台吧!」

  「在那之前,恐怕你會先吃成一個大胖子囉!」

  「耶!我胖嗎?是最近疏於鍛鍊嗎?那麼……今天的午餐還是別吃了吧!我趕緊打電話取消預約!」

  「那只是比喻!你別那麼一根筋好嗎?」


--------------------------------------------------------


  雖然有提前預約,但因為今天人潮很多,所以雷鈞與翰達就座後,仍是等了一段時間餐點才上來。

  翰達一面用餐,一面進行他今天一直在做的事情-觀察雷鈞。因為他實在是很好奇雷鈞身上到底有什麼特別之處?竟能讓他的阿尼斯特之力失效!

  觀察了大半天,翰達仍是不明白能力失效的原因,但卻觀察到一些其他的事情。翰達發現,雷鈞似乎和他印象中的星煌有很大的不同!不僅是毒舌發言率下降、高冷面攤臉出現率下降,還比以前更有感情!現在的雷鈞,會熱血地為梅翠加油,會因為戰局的變化而露出各種激動的表情,還會因為一些話語而露出喜怒哀樂的反應,這和以前猶如冰冷機械人的星煌相差極大!

  面對前後差距如此之大的雷鈞,翰達不經心想,這小子是遭逢了什麼劇變嗎?還是……他根本就不是星煌?是被掉包?是某人假扮的?還是被什麼狂科學家洗腦而改變性格了?

  在翰達腦洞大開、思索雷鈞變化的原因之際,餐廳內突然響起驚叫聲!在餐廳幫傭的寶可夢,還有與客人們隨行的寶可夢,竟一一巨大化,並像發狂般不分青紅皂白發動攻擊,使現場頓時陷入一陣混亂!

  雷鈞被這突如其來的變故給嚇傻了!眼前寶可夢們發狂作亂的畫面,令他不自覺想起之前RTC大賽時發生的事情,更憶起幼年時期發生在穗和鎮的慘劇!那兩次寶可夢暴動、襲擊人類的經歷,在雷鈞心中已留下難以平復的傷口,所以,當他再次目睹類似的狀況時,強烈的恐懼兇猛地湧上心頭,使他呼吸急促、心跳加速、身軀不斷地顫抖,直到……

  「喂!冷靜下來!沒事的!我們先逃離這裡再說!」將雷鈞的精神從恐懼深淵邊緣強拉出來的,是翰達那中氣十足的叫喊聲。

  回過神的雷鈞急忙站起身,並打算派出寶可夢為他們開路,但翰達卻阻止道:「等等!先不要派寶可夢……」

  翰達之所以如此判斷,是因為他發現那些巨大化的寶可夢都是原本就在現場的寶可夢,並不是有歹徒從外部派進來的,那麼,為什麼那些寶可夢會巨大化?是他們本身的問題?還是這裡的環境有問題,存在著能促使寶可夢巨大化並失控的東西?若是後者,那他們派出的寶可夢或許也會……

  翰達還來不及解釋,就有幾名訓練師與警衛搶先一步派出寶可夢試圖穩定局勢,但他們的寶可夢有大半在派出後立刻就跟著巨大化並失控,使局勢變得更糟!

  在親眼目睹其他人派出的寶可夢巨大化並失控後,雷鈞就知道翰達說的對,於是他急忙將拿在手中的球塞回口袋中,然後強忍著恐懼問道:「怎麼會這樣?我們……該怎麼辦呀?」

  「先離開這裡再說!」翰達見餐廳大門此時已經亂成一片,便拉著雷鈞往反方向衝,往餐廳內部逃竄。

  雷鈞此時已經慌亂到不知該如何是好,只能任由翰達帶著他逃。很快地,翰達就帶他衝入廚房,並從運送食材的出入口逃出餐廳。然後,他們看見外頭也全是巨大化的寶可夢,這令本以為逃出生天的雷鈞感到絕望,雙膝一軟癱坐在地,絕望地說:「不能派寶可夢出來幫忙,只靠我們……如何能度過難關?那個時候的事情……又要重演了嗎?」

  那年發生在穗和鎮的慘劇,鎮民們被寶可夢們追殺逃竄的畫面,又不受控制地在腦海中浮現,使雷鈞的身軀又開始顫抖!而這一次,又是翰達的叫喊聲將雷鈞的意識給拉回現實!

  「不要放棄!聯盟和警方一定會想辦法處理的!我們現在能做的,就是保住自己的性命,等待這場混亂結束!快起來!我們先到安全的地方躲躲!」翰達將癱倒的雷鈞拉起,試圖拖著雷鈞繼續向前行。

  翰達那堅定、不輕言放棄的態度,令雷鈞不禁想起了多年前他被翰達給拯救那一刻!都這麼多年了,翰達還是和以前一樣,如此地光耀動人,帶給他勇氣與希望!這個人,果然就是……

  「我沒事了!我可以自己跑!」雷鈞努力振作起來,決意要與翰達一同努力逃出生天。但就在雷鈞剛鬆開翰達的手,正準備邁出步伐之際,他突然感覺到一股挾帶陰冷氣息的力量開始不受控制地從他體內向外傾洩!

  「嗚!這!這是……」雷鈞突然覺得十分難受,他的四肢迅速地失去溫度與力量,使他無力地摔倒!

  「喂!你怎麼了?」察覺雷鈞異狀的翰達才正想要伸手去拉雷鈞,他的雙眼就看到令他十分震驚的畫面!

  雷鈞體內釋放出大量的漆黑霧氣,那些霧氣迅速地就構成一道漆黑的巨大身影並籠罩住雷鈞全身。而從霧氣中透露出來的陰冷氣息,令翰達冷汗直流、打從心底感到畏懼,伸出的手也不自覺地停下了。

  翰達一臉驚愕地問:「你……你這是怎麼了?你到底是……」

  對於出現在身上的異變,雷鈞推測,這也許就是……所謂的時機成熟了!騎拉帝納,要在此時此刻,徵用他的身軀,降臨於此了!

  儘管雷鈞不明白為什麼騎拉帝納會選在這個時候徵用身軀?也不清楚一旦騎拉帝納降臨後他會變得怎麼樣?更還沒做好與這個世界訣別的心理準備!但有一件事他很肯定,那就是他不希望眼前的翰達出事!不希望翰達被這個身軀釋放出來的死之氣息給侵蝕!

  於是雷鈞趕在意識還沒完全消失前,聲嘶力竭地大喊:「快離開!離我越遠越好!快呀!」


--------------------------------------------------------
下回預告:


「請您大發慈悲!信女會永遠信奉您,永遠……」

「一個要求……什麼要求都可以嗎?」

「你為什麼總是用這樣的態度對待我,你是不是很討厭我呀?」

「既然你不是我的英雄,那就讓開!別妨礙我!」

「你別隨便往我身上加諸沉重的擔子好嗎?」

「嘖!果然沒那麼容易呀!」


下回 漆黑的聚集


「看來,真是祂要來參一腳了!」

-------------------------------------------------------------------------------------
過去的章節及討論串【小說】寶可夢幻夢之旅

創作回應

哈雷忠實粉絲
唉,結果鬼龍看上這個時機就馬上附身雷鈞!(那麼....鬼龍的做法是???)
2024-05-22 19:13:39
衝浪的寶石海星
情況究竟會如何?敬請期待下回[e24]
2024-05-22 22:20:30
哈雷忠實粉絲
看來那些洗翠遺民的做法很明顯是拿來製造麻煩的...危險分子呢!
2024-05-22 19:19:07
衝浪的寶石海星
嚴格來說,這其實是阪木的鍋...後幾回就會開始解釋狀況了!敬請期待[e35]
2024-05-22 22:21:31
千鳥比卡超忠實粉絲
各勢力仍等排緊隊出場,並組團搞大事件,及收拾那個會造成阻礙的代理冠軍
2024-05-22 21:23:46
衝浪的寶石海星
各方勢力開始搶戲份啦(誤)[e20]
2024-05-22 22:22:05
デュエリスト症候群
快來人啊,某學姐進入了興奮狀態,棺材蓋快要壓不住啦!
2024-05-22 22:16:53
衝浪的寶石海星
[e16]
2024-05-22 22:22:40
HenryChess
騎拉帝納不倒,世界不會好(?
2024-05-22 22:17:11
衝浪的寶石海星
情況究竟會如何?敬請期待下回 [e35]
2024-05-22 22:23:43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