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原創《榮光只缺一個妳》43.重建之路路迢迢

月影紗 | 2024-05-22 17:00:03 | 巴幣 120 | 人氣 488

連載中榮光只缺一個妳
資料夾簡介
『可不可以讓我到一個沒有人認識的地方,再重新開始?』 一段關於出走人生的浪漫故事。

「颱風泰坦已經離境兩天,但因豐沛的颱風外圍環流影響,短暫的強降雨持續發生,並且要請民眾謹防瞬間強風!」

好幾台SNG車停在Kokomo外的空地,一位電視台記者正在連線報導。

「泰坦颱風從東北角登陸,北部縣市的沿海鄉鎮首當其衝!記者所在的位置,就是東北角海岸受創甚鉅的鯨鰭灣。
「鯨鰭灣是九0年代國旅的熱門景點,後來因為缺少整體的開發計畫與宣傳,發展停滯。此次風災中,碼頭沿岸的房屋、商家都遭到海水倒灌的波及,一樓淹水一度到達六十五公分高,七戶半倒、五戶全倒,大部分住家電器與家具全毀,可謂是受災慘重。」

記者播報時,攝影師將鏡頭往旁邊帶,而孟瑤函正好拿著紙箱,跟著侯邦彥進入Kokomo,兩人說說笑笑,互動十分親暱,入了直播畫面還不自知。

記者繼續播報。

「鯨鰭灣鄰近的山坡地也發生嚴重的土石流!萬幸的事,沒有人罹難,僅有數人輕傷,都是冒雨巡視風災而遭樹枝磚瓦擊中,就醫後已無大礙,可以說是不幸中的大幸!」

戶外有記者與救難大隊來回穿梭;屋內也沒空著,于奶奶和她的租客們,把Kokomo有限的空間都擠滿。

于奶奶是小地方的大房東,颱風讓小鎮半毀,半數的店家聚集於此。是于奶奶的私事,也是鯨鰭灣的公事。

「店面淹大水,電器都被泡壞。至少一個月都不能做生意,請于奶奶寬限房租!」一位承租的店老闆率先發言。

「淹水算輕微,我們這棟才慘!屋頂都垮了,沒有兩、三個月,根本無法復原。于奶奶,這種天災人禍誰都不想遇上,給個方便,維修期間別算我們房租啦。」一個肚子圓滾滾的中年大叔哀求。

「你們那些災情算什麼?」

于奶奶還沒來得及回話,一個又大又突兀嗓音,從最後排冒出來。

有名男子,大概是怕被大家忽略,竟然踩在椅子上發言,惹得眾人側目向他。

「我的那棟在山腳下,土石流直接衝垮屋子,放在屋子裡值錢的東西、證件,都還挖不出來!」

那人說到激動處,渾身顫抖。

「經營了十多年,房租我從來沒拖欠,但這一場颱風,把這幾年的經營夷為平地。這是我的錯嗎?是上天無情!但是于奶奶妳身為房東,難道沒有一點責任嗎?房屋老舊抵不住風雨,害我們大家遭受損失。什麼寬限房租?妳應該要負起全額的修繕費用!賠償我們的損失!」

人性經不煽動與誘惑。

聽到此番言論,原本來跟于奶奶要求寬限房租的租客,開始倒向。

「對!我們的損失比房東還嚴重,憑什麼要我們按時租金?」

「房屋算房東的資產,天災造成的損失責任不在我們。要修繕,房東的確該負全額。」

「屋子有狀況還租給我們,算不算詐騙、惡意欺瞞?大家一起蒐集證據,連本帶利討回來!」

聽到『連本帶利』四個字,阿朗立刻炸鍋。

「這群人到底在說瞎米肖威?根本是趁火打結!」

他掄起拳頭就要出場找帶頭者理論,還好西西和孟瑤函死命拖住他,才沒有讓場面失控。

面對輿論風向驟轉的聲討,虛弱的于奶奶有些承受不了,臉色蒼白、呼吸急促。

侯邦彥趕緊上前攙扶她,並且制止失控的場面。

「各位,風災造成的損失與傷害,政府的法令與保險規章都有清楚的規範,並不是任人隨便開腦洞,就可以予取予求。那不是職責,也不是賠償,那是勒索!」

侯邦彥平常話少,一站出來發言,思緒清晰,口調清楚,以理服人。

好幾個瞎起鬨的人一聽見他的話,就知道自己過份了,立刻收斂許多。

他繼續說:「大家也不是第一天認識于奶奶,她雖然每次都準時收租,但大家有困難,哪一次沒有通融的?今天大家有損失,難道于奶奶沒有損失嗎?奶奶自己的家是全毀!現在連住的地方都沒有。今天我們聚在一起,是要共同商議解決之道,不該去佔一個老人家的便宜!」

侯邦彥的氣勢,成功拿回場面的控制權。後排那位激動叫囂的男子,也被周遭的人勸說,乖乖坐回座位。

于奶奶在一旁的座位上稍作休息,喝了幾口孟瑤函幫她端來的茶,沉澱思緒後,站到場中央。

「我,于陳月霞,在鯨鰭灣住了大半輩子。我們家從四個人,住到只剩我一個人。也蒙各位鄰里照顧、賞臉,跟我租屋,讓我過著衣食無缺的日子。」

她對台下的租客深深一鞠躬,全場瞬間肅靜。

「我知道各位的難處,這三個月的房租就全免。產權保險公司的業務已經在路上,我承諾一定會盡我所能,擔起我該負的責任,幫助各位恢復營生。但是……」

協商的時候,只要有人說出『但是』二字,就絕對沒好事。

所有人都豎起耳朵。

「大家都聞到我身上有一股臭味吧?」

平時待人嚴厲的于奶奶,此時卻露出非常柔美的笑容,孟瑤函馬上出現不好的預感。

「我的乳癌已經進入第四期。」

全場一片嘩然。

「醫生說,我的癌症第四期已經擴散。不幸的話,可以撐六個月或更久,幸運的話不到三個月就結束了。」

她故意把幸運的定義顛倒過來說。

但對於身陷痛苦的人,這也許才是真正『幸運的定義』。

「說來慚愧,我的兒孫不孝,讓他們繼承這份產業,恐怕也不會是好房東。有幾間毀損嚴重的房舍,我想,在我有生之年,可能無法看到它們復原了。」

「于奶奶保重!」

「奶奶別說喪氣話,求生意志可以帶來奇蹟!」

「嗚嗚嗚奶奶……」

前幾分鐘的場面的劍拔弩張,已經不復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一股強烈的哀戚與不捨。

于奶奶沒有被眾人的情緒影響,她直挺挺地站著,身上依舊是一身剪裁合宜的旗袍、針織披肩、精緻的繡花包鞋。
老派的穿著,但是一絲不苟。

就像她堅持的自尊。

「不想繼續承租的,我不會扣你們押金,但是要我拿出賠償,你們就要跟我委託的律師交手。想要繼續承租的,奶奶可能要佔你們一點便宜。我會跟保險爭取,有一些修復費用,你們可能要自己負擔。在店面可以恢復營業前,我不會再跟你們收取房租。但是……」

『但是』再次從于奶奶口中說出,眾人心中一陣不祥的預感。

「未來繼承我財產的人會怎麼處理,奶奶實在沒辦法向你們保證。他們會怎麼處理我的骨灰都說不準,我也是自身難保。」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