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FATE GIRL SYMPHONY 02——奇異徵兆

亞爾斯特 | 2024-05-22 16:00:06 | 巴幣 56 | 人氣 598


  「優子……優子……」我好像感覺到有人在黑暗中叫我。打開眼睛後,映入眼簾的是貼滿黃色壁紙的房間,翠綠色的床鋪附近擺放著兔子、小豬、獅子、小狗與小貓的玩偶。這些我都知道,這裡是我的房間──它們是爸爸以前買給我的玩具。

  睜開眼睛後我看了看枕頭,上面沒有任何嘔吐物讓我有點安心。雖然夢境的內容已經有些遺忘了,但是那場畫面我說什麼都沒有辦法真正忘記。血肉橫飛的戰場、最後的兩人、少年死前的猖狂與意志。這些就像是烙鐵一樣烙印在我的心中,沒有辦法輕易地忘記。不過現在應該慶幸,我沒有在現實嘔吐吧?

  「優子……妳怎麼了?上學快遲到了。還是說發生什麼事情?」媽媽的聲音讓我意識到自己不應該再這樣躺著。所以我立刻起身,將衣櫃裡面的校服拿出來,脫下睡衣之後便將校服換上去。並對下方說道:「好的!媽媽,我很快就下來!」

  再換上校服之後,我便走入盥洗室開始拿著牙杯與牙刷開始每天的工作。鏡中的人是一個臉蛋圓潤,身材平凡的褐色短髮少女──那就是我。雖然身材並沒有像蘋果一樣圓,但不像那些女模特兒一樣有傲人的身材。

  琥珀色的眼睛附近有著明顯哭紅的痕跡,看樣子我在夢的世界應該是哭得很嚴重。這也難怪。被困在那個夢境的世界之中,不管是誰都會感到害怕吧?現在我有點羨慕那些遊戲與漫畫的主角,因為他們總是可以義無反顧地接受挑戰。就算是血腥的戰場也應該可以接受吧?

  「姊姊,妳怎麼了?站在鏡子前面發呆,還一副快要死掉的樣子。」我回頭一看,發現一個身高差不多在我的腰部的少年──佑斗的眼神看起來好像是在懷疑,這也沒辦法,畢竟我剛剛做了一個噩夢。

  「早安啊。佑斗,可能是因為我今天早上做了一個噩夢吧?」

  「會做惡夢嗎?姐姐的性格應該是不會作噩夢才對。再說妳平時比較喜歡看那些少女漫畫,應該不可能會夢到恐怖片的內容。」佑斗的話雖然有點冷酷,但是我也明白他的想法。比起那些可怕的內容,我還是比較喜歡主角為了夢想不斷努力,閃閃發光的樣子。

  之後我把夢的內容分享給佑斗,雖然我不知道佑斗到底是怎麼想的,但是我還是希望佑斗不會做出過分的評價。但老天爺似乎是和我作對,「姊姊,妳到底是看了什麼東西啊?該不會是和朋友一起去看了什麼恐怖電影?」

  「那個?我想應該是沒有才對。」

  「真的嗎?姊姊妳這個人實在是太好說話了。不管對方是誰,只要有人拜託妳就一定會去幫忙,這年頭像妳這樣的人實在是太少了,就算被人詐騙我也不會覺得奇怪。」真不愧是佑斗,知道什麼話會讓我難過。可是我看到了,他的眼中閃過了一絲難過,「拜託妳,不要那麼亂來。不要像爸爸一樣離開了……」

  「佑斗。」聽到這句話,我明白佑斗只是在擔心我。這讓我有點開心,畢竟佑斗在去年就和我保持距離,這讓我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所以我決定做姊姊會做的事情,把牙杯與牙刷放好後便抱住了佑斗。「放心吧。佑斗,姊姊我一定會沒事的。」

  「妳騙人,妳的右手不是有傷痕嗎?不管怎麼看都是最新的吧?」佑斗的懷疑讓我把視線放在右手上面。右手手背上面多出了些許的血跡,不對……這看起來不像是血跡,雖然看起來像是塗鴉,但是感覺很像是胎記。

  但是我昨天沒有遇見會讓手背受傷的事情,入睡前也沒有看到這東西在上面。而這種詭異的狀況讓我想到剛剛那個詭異的夢境,啊──腦袋好痛啊。

  「姊姊,妳還好嗎?」

  「還好吧?或許這陣子可能太操勞自己了,得要好好休息一下才可以。」

  「少騙人了。反正妳一定會去幫助別人,把自己搞得滿身狼狽。聽好了,不管右手上面的那個是怎麼一回事,妳都一定要拒絕對方。不要因為對方可憐而讓自己的右手受傷。」

  佑斗這個樣子簡直就好像是老媽,雖然他這樣讓人很放心,但是作為姐姐的尊嚴好像已經蕩然無存。只是右手的這個真的讓我很在意。如果只是單純的傷口那就好了,但是只要想到那個突如其來的夢境,我就沒有辦法安心。


  佇立於城市中最高的大樓屋頂上,水藍色水手服的少女眺望著眼前的城市。雪白色的長髮伴隨著風起舞。稚嫩、圓潤的面孔上的紫色眼睛倒映著人們平靜的日常。她對空無一物地隔壁說道:「ASSASSIN,你收集到什麼樣的情報?」

  雪白色的粒子突然出現,身穿白色大衣、揹著黑色狙擊步槍的金髮男人出現與少女身邊。男人的面容已經被口罩蓋住,所以根本沒辦法看清他的面容。「御主,目前ARCHER、LANCER、RIDER、CASTER、BERSERKER等從者已經現世了。BERSERKER目前居於醫院、LANCER所屬聖戰教會、RIDER的御主隸屬於魔術協會的人、ARCHER還未知曉、CASTER的御主似乎是一般人。」

  「一般人嗎?不,現在應該在意的不是這些,而是最後一個從者──SABER的事情。只希望他不是一個喜好殺戮的人,或是他的御主是有能力控制從者。」思考著未來的情況,少女的臉色變得嚴峻。

  「御主。請不用擔心,雖然我在這場戰爭中的資歷恐怕是『最年輕』的。但是,如果是御主的希望,那麼我一定會戰鬥到最後一刻。」聽到男人──ASSASSIN的發言後,少女也露出溫和的笑容。

  「謝謝你,ASSASSIN。我很相信你的,畢竟你可是阻止戰爭的英雄,不管是什麼樣的強敵,都一定可以打倒的。」

  「御主你過獎了。我生前對上的只是鋼鐵製成的怪獸,如果是真正意義上的怪獸,我可沒有任何一絲勝算。雖然殺害御主是最好的手段,但是妳真的可以接受嗎?」

  ASSASSIN的話語讓少女的臉色出現動搖,但是動搖後留下來的就是堅毅。她看著ASSASSIN認真地說道:「我會背負這個罪孽,畢竟是我讓你殺人的。儘管這無法被正當化,但如果是為了這個世界與正義,那麼我會戰鬥到最後一刻──請將力量借給我吧……ASSASSIN。」

  「知道了。如果這是御主的願望,那麼賭上世人贈與我的稱號,我必將擊潰所有敵人。也將與御主共同背負罪孽。」ASSASSIN單膝跪下,猶如中世紀的騎士。

創作回應

蒼之漪
目前看起來,優子給人一種天真濫好人的感覺呢。
2024-06-12 20:23:28
亞爾斯特
哈哈,我就是要塑造這一點。
2024-06-12 20:26:23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