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主題 達人專欄

【乙女向心得】月之少女、河中天使、成神之刻。

阿講 | 2024-05-22 14:00:53 | 巴幣 1004 | 人氣 718

個人遊玩平台:PC (Steam)
×本篇原先為本人於Steam平台上寫下的評論





正文
劇透可能?


受疾病折磨的兩人相遇、沒獲得過什麼暖意的他們試圖把這初次得來的暖意認作“戀”,為了這份“愛”而完成誰,為了完成誰而永遠地折磨誰。

先前接觸過同樣出自山野手筆的《パコられ》,其實可以感受到一些共通之處。她的故事走到一個決裂點才真正開始,劇本中的問題設置則是在男女主相處之先就存在了。兩邊的女主同樣不擅與面對善意、有她們的自責內疚,對自己的腦內殺人感到抱歉。就是展現的方式不同,左更多了一種憤世嫉俗的感覺,她會想要去怪責家人和不理解自己的人,因為左想要繼續去恨。

左被人無來頭地善意對待時會感到痛苦,甚至開始怪責起對方。姑姑對這種說得上是麻煩的自己非常的溫柔,眼下左沒什麼能給她的,所以她只好怪責對方、去想對方根本不是那麼好的人。但右他有求於她時總是一個先斬後奏,在左回答之前就先把手伸到飯糰那了;在給了她什麼之前,他先向她索要了什麼。他會判斷左身上的正是他想要的東西,她擁有才能,她能夠理解自己。對左而言,右也是在表達病情時不會同情而是認可自己的趣味的人。而兩人就這般以雙方都能接受的溫水溫開始了來往。

左因為右的關係而覺得自己總算擺脫腦內居民、獲得正常的幸福了。可她也無法完全拋棄自己對他人的厭惡,那是她受折磨的意義,是她這無趣的人唯一有趣的事、是自己的唯一價值了。也就當創作她才能把這些痛的意義給正名。而右要愛她,所以才對理解了自己滿足了自己的神明獻身,賦予她那樣的戲劇性,失去的折磨,解除理性的約束。

要說的話兩人對這份關係充滿了不確定性,就是左自身也無法完全肯定這份愛情。但到了結末,會發現這與一種我們常讀到的愛的特質無比接近:因誰的存在而有了拒絕墮落的勇氣、化之為力量並接著堅持下去。

《パコられ》作比較之下,我會認為《めくとき》流利很多也直接很多了,但就不那麼是從故事本身出發的感受點了……更像是借一個stage來說一個感受,然後再以之去說一個有幾分浪漫之意的應對方式。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