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網遊》手殘回憶錄 第四章 第六十七幕 刺針盾

臨風慕筆 | 2024-05-22 09:30:03 | 巴幣 110 | 人氣 480


第六十七幕:刺針盾
 
 
       神官稍微有些迷茫。
 
       迷茫的原因並不是因為自己的治療為什麼沒有辦法跟上,或者臨風的移動距離讓她追得力不從心。而是因為在她眼裡,眼前聖騎士的所有動作都有些超出自己的預想之外。
 
       和剛才似乎有那麼點不同,但具體是什麼地方不一樣,自己實在說不上來。
 
       直覺就是這樣吧,明明心裡很明確的感覺到,好像有什麼地方怪怪的,但實際要把心裡那些「不對勁」的念頭透過字彙解釋清楚時,卻又不知道該從何講起。
 
       冷雨冰站在聖域的範圍圈外,對著好不容易追上的臨風重新使用祝禱治療。十五秒時間裡,冷雨冰幾乎覺得自己差點就要追不上臨風的背影。明知道按壓的頻率並不會影響角色的移動速度,但自己仍然不由自主連點了好幾下的滑鼠左鍵,拼命移動讓臨風進入祝禱技能所能作用的範圍之內。
 
       不過除了差點追不上這件事情讓她嚇出了一身冷汗之外,在這十五秒的時間裡,本來已經過量操作而麻痺的手指,以及幾乎要跟不上的治療節奏,卻在轉移的過程中得到了些許的緩解。
 
       不知道為什麼,當脫離了主要團隊,眼裡只見到和怪物對峙的臨風時,她就很容易想起那個時候在副本裡的情景。
 
       那時在她的眼裡,那名聖騎士就是自己所見過最強的玩家。
 
       即使自己也知道這樣的想法其實很片面。只是因為遇過的人實在太少。而且和團體的互動也並不熱絡,所以才會得出這樣的結論。然而,那也沒辦法吧,畢竟自己第一次遇到的聖騎士就是他,會以他作為對於聖騎士的印象那也無可厚非。
 
       只不過今天的他,似乎又和那時和自己私下獨處的時候又不太一樣。
 
       是哪裡不同呢?
 
       那麼想著的時候,眼前的臨風卻突然從背包中掏出了一面比自己的角色還要更加巨大的盾牌,甚至可能都不該稱為盾牌,而更像是一道門、或者鐵壁。而且上頭還有看著扎人就疼的尖刺。
 
       這究竟是在防守,還是在衝鋒進攻?
 
       她的腦中不禁又浮現出了這樣的疑惑。
 
       不過和預期的並不一樣,臨風只是立於原地,以盾牌作為遮掩,並沒有任何往前推進的舉動。但也用不著擔心,因為就算臨風在原地完全不移動,黑獅Boss也依舊會奮不顧身的往盾牌的尖刺上撞。
 
       看起來好疼的樣子。
 
※  ※  ※
 
       因為重量的關係,臨風杵在原地一動不動,看起來有點像是個大木樁子,但也由於過重的緣故,無論盾牌另外一面的瑞恩斯發動怎麼樣的猛攻,盾牌這側的臨風就是動都沒動一下。
 
       原本只是看起來像,這回倒是可以很直接的把「像」這一個字從句子裡去掉了。對於瑞恩斯來說,自己的盾牌針就是個大型的直立貓抓板。
 
       雖說這個貓抓板也不是任牠亂抓就是了。
 
       針刺盾的效果很簡單,就是基於攻擊者的攻擊力進行等比例進行反彈傷害,攻擊力越高,反射的傷害也就越痛。而且因為盾牌本身的面積大、噸位重、所以格擋的效果也相當好。
 
       但這聽起來幾乎可以說是作弊一樣的能力,在對玩家的戰鬥中可以說是幾乎不上什麼用場。
 
       因為盾牌本身實在太重了,所以基本上沒有辦法帶著走動,靈活性非常差,而且也沒有免疫魔法的能力,是個純粹的物理防禦盾牌。但凡是個會用魔法的職業,或者是稍微會走位的玩家,都不會受到這面盾牌的影響。
 
       而在PVE的副本攻略中,這樣的一面盾牌卻也不好用。
 
       至於理由的話,依舊是靈活性的問題。
 
       只要裝上了這面盾牌,就等於放棄了基本的移動和走位,只憑自身的鎧甲在防禦敵人的攻擊。但是這麼做等於是直接放棄了小隊的機動性,所有人都得配合這個巨大又笨重的盾牌移動。
 
       但最近副本通常不是特別強調移動的機制,就是需要快速的移動,很少有需要長時間一動不動站在原地,只需要架著盾牌抵禦攻擊的情況。
 
       某些比較沒有耐性的玩家,看到這種情況是會翻白眼破口大罵的。
 
       現階段玩家對於副本的期望多半仍然是能夠快速通關為主,對於既耗時間又成效不佳的作法,大多都不會抱有有多少好感。
 
       儘管以防禦面上刺針盾的能力幾乎可以被稱之為優秀,但在實戰面的表現就只能說是差強人意了。
 
       建箴之所以會把這面盾牌放在角色的四次元背包裡,主要也是想看看會不會有什麼地方派得上用場。畢竟就算自己再怎麼喜歡盾牌,若實戰中太過礙手,那麼用起來也還是很尷尬。
 
       唯一能想得出來的折衷方法,大概就是讓吸引仇恨的臨風蹲踞在一個角落,然後以刺針盾擋住迎面而來襲擊的敵人,完全不注重觀感的縮頭烏龜戰法。
 
       有效是真的有效,但醜也是真的醜。
 
       因為左手盾牌過重的關係,連帶影響右手武器攻擊的速度,過大的面積也會遮擋掉使用玩家的視野。這些比起優點而言更讓玩家困擾的缺點,注定讓這面盾牌成為意義上偶有奇效的裝備,而不會拿來用在常態的戰鬥場合。
 
       建箴也是在剛才確認還能進行更換撐場的盾牌數量時,無意間看到才想起了這樣的一個存在。
 
       那麼,現在的場合算不算得上是它發揮「奇效」的場合呢?
  
       事實證明,建箴的想法是正確的。
 
       刺針盾的重量哪怕是貴為世界Boss的黑獅瑞恩斯,也沒有辦法撼動在盾牌之後的臨風。雖然帶有雷電的魔法攻擊仍然會造成傷害,但物理的撲咬及爪擊盡數被厚實的盾牌給擋下,臨風連一步都沒有移動。
 
       而且因為周圍並沒有其他玩家,所以不用去考慮波擊他人的問題。
 
       一時之間,瑞恩斯的攻擊變得極為單調,完全不像剛才那樣混亂的局面。臨風躲在盾牌的背後,有條不紊的對攻擊動作進行應對。
 
       本來瑞恩斯會依據場上的人數做出各種不同的機制,而像是閃電鏈這樣的魔法攻擊,因為周遭並沒有能夠傳導的對象,所以幾乎發揮不了作用。而尾鞭和面向的激光,因為只有他們兩人,所以只要在確定不會影響到冷雨冰的情況下進行閃躲,就可以完美應對這樣的攻擊。
 
       人數變少,需要應對的機制卻變得單純。
 
       這種假象不禁讓建箴產生出某種錯覺,說不定自己還真就能憑這樣和瑞恩斯打得有來有回。
 
       但錯覺終究只是錯覺,先不說自己有沒有辦法在不失誤的情況下完整進行防禦和攻擊那麼長的時間,自己的背包也沒有那麼多的容量和負重能放得下那麼多面的盾牌。
 
       Boss的攻擊並不會磨損爪子和尖牙的鋒利程度,但玩家的裝備可經不起這種長時間的消耗。
 
       雖然所有人都知道這種Boss戰不可能速戰速決,但所有人也都明白,若條件允許的話,還是盡快解決戰鬥得好。
 
       就算玩家不疼惜經驗值的損失,裝備修繕的費用開銷也還是足夠讓人肉痛。建箴已經不敢想像等這場Boss戰結束後自己要面對多大筆的修理費用。
 
       不知道這些修理費用能不能用公會資金報銷什麼的?
 
       建箴心裡暗自盤算了起來
 
       再怎麼說自己也是為這場Boss戰付出了一部分的貢獻,申請一些公會資金修理裝備什麼的似乎並不過分吧?不過由自己提出這樣的要求,好像又有點沒面子?
 
       儘管整天戴著全罩式頭盔的自己,似乎好像也沒有什麼實質上的面子問題。但建箴可以預期到,光是這今天這一整晚的消耗開支,可能都比起自己一個禮拜的裝備修繕費用都還要來得多。
 
       終究是拖得太久了。
 
       但既然都做到這種地步了,那肯定是要贏下才會甘心吧?
 
       在完全採取防守的態勢下,臨風的生命值始終保持著穩定,就算冷雨冰不去拉高回復的頻率,也依舊能夠維持正常的比例。 因為節奏變慢的緣故,即使冷雨冰的治療稍微慢了一些,也能夠掐準在大量失血的下一刻馬上填補上生命值的損失。
 
       與其說是在用盾牌防守,不如說更像是臨風帶著盾牌故意去撞向瑞恩斯的攻擊,故意讓牠自己去承受起自己所攻擊的傷害。
 
       並沒有什麼技巧、也沒有用誇張的手段,就只是單純利用裝備所具有的特殊效果,還有笨拙的操作去硬扛攻擊。
 
       自己所做的,就是把迎面而來的攻擊擋下來,就這樣簡單。
 
       金屬撞擊的悶聲連續不斷,建箴卻並不覺得慌亂。
 
       對於黑獅威力不減的攻勢,刺針盾成功爭取到了讓其他人重整態勢的時間。甚至建箴心中都產生了一種行有餘力的想法。
 
       「阿風果然沒問題。」
 
       相比於那些誇張的讚揚,艾薩斯對他的表現就比較含蓄得多了。不過建箴也不在意,那說明了艾薩斯從最開始的時候就信任著他絕對能夠挺住這次的危機,也相信自己能夠理解到他的意圖。
 
       在刺針盾的保護下,他甚至能夠試著抽出手來打字回覆訊息,但建箴終究還是打消了那樣的念頭。
 
       戰鬥還沒有結束,重整陣勢之後,他們將再度開始發起進攻。
 
       見到艾薩斯和香辛料重新組織好團隊,再度從隕石坑的另一角迂迴繞了過來,建箴的內心突然有著憂喜參半的複雜。
 
       喜的是如果沒有意外的話,這種特例情況應該只會出現一次,本次的重整旗鼓將會直接一次結束所有的戰鬥;憂的是一旦人數再次聚集,肯定又會變為像剛才那混亂且自己無法掌控的局面。
 
       想快速擊倒瑞恩斯,眾人的協助是絕對必要的。
 
       隨著盾擊撞上瑞恩斯身體的一瞬間,臨風很快換上單手劍和盾牌凝鏡劃出向前的一道圓弧斬擊,示意著反守為攻時刻的到來。
 
       「全部向前,注意間距。」
 
       艾薩斯在公會頻道中下達最後的攻擊指示。
 
       不過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重回開戰的關係,雖然所有人都在向前靠近,但大夥兒卻看起來有些猶豫,不知道應該從什麼時機點進入戰場。不只是Evidence的成員,就連微風築那些端著盾牌的聖騎士和狂戰士,此時前進的步調也並不一致。
 
       可能戰鬥的時間針的拖得太長,大家的精神也開始變得疲憊,對重啟戰鬥一事竟有些迷茫。就算在兩位會長的指揮之下,大家仍然躊躇不前。
 
       怎麼回事,動作不同步啊?
 
       本來是為了配合大家的攻勢所以才換下了刺針盾,結果大家的攻勢並沒有接上,反而讓臨風的防禦產生了部分的破綻。
 
       如果是這樣的話,就有點讓人傷腦筋了。
 
       建箴才剛想操作再次換上刺針盾進行防禦,遠處卻有了別的動靜。
 
       兩道身影不約而同地從人群後方飛出,不只越過了由魔法師和弓箭手的陣列,也飛過了那些還沒有準備好要向前衝鋒的坦職們。
 
       關鍵時刻,還是得有那麼幾個完全無所畏懼的傻子。
 
       就算他們所練的職業和坦職沒有什麼絕對的關聯,但是他們的心態卻反而比坦職還要更像坦職。不……這麼說好像也有些不對。其實在他們身上並不存在什麼身為坦職的素養,硬要說的話大概只是因為思考的方式過於直率,什麼都沒有在考慮,所以才省去了那些不必要的猶豫。
 
       他們進入了雙拳能夠觸及的攻擊範圍,扎穩馬步、雙拳緊握、聚氣凝神。
 
       少了混亂的局面,那一冰一火的雙拳特效顯得格外清晰。
 
       沒有事先說好,也不是配合,卻又不謀而合。
 
       【雙龍破】、【猛虎衝】
  
       藍色和紅色的拳鋒化為一道貫通的氣勁,彷彿像是要透過這一擊衝拳打出最後的結局。龍吟虎嘯般的風切聲甚至壓過瑞恩斯的吼叫聲,硬是透過強烈的一擊打出了短暫的擊退僵直效果。
 
       而畫面上,則真的在空中浮現了飛龍及老虎的紋樣。
 
       一切都發生得太過快速,甚至大家還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事。
 
       瑞恩斯只有被短暫的震退,甚至連一秒鐘都沒有的時間,生命值也並沒有多大的變化。然而眾人卻像是大夢初醒般,總算從恍然中回過神來。
 
       「GO!」
 
       不知道人群是誰打出了這麼一句話。
 
       它就像是開關似的,總算打破了在場所有人的猶豫不決。
 
       又一秒之後,所有人向前邁出步伐,勇敢地蜂擁而上!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