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RPG五期創作】即便如此,人們一如往常

Dean | 2024-05-22 01:50:10 | 巴幣 26 | 人氣 147


正門被推開帶動鈴鐺響起,示意著客人的到來。
人們舉著酒杯吵鬧著並大口灌下,時不時也有人跌跌撞撞地從正門離開。
一如往常的酒館光景宛如不受外頭的災厄影響一般,是難能可貴的世外桃源。
拎著西裝外套與公事包的少年踏入酒館,熱鬧喧譁的氛圍讓他有些卻步。
「歡迎光臨...呦?這不是少年嗎。」
黑膚的少女站在吧檯中招呼著客人,而兩人都依稀認出了對方。
「...!?」
他呆愣的張著嘴指著許久前幫過自己的恩人,托勒則是嗤之以鼻的無奈回應著:
「看也知道,在工作啊工作...我乖乖工作有讓你這麼訝異?」
少年擺擺頭回神並在吧檯邊找地方坐下,公事包跟西裝外套則擺到一旁的空位上
「欸?為甚麼...不是冒險者嗎?」
「沒錢了啦...剛好飯票又被徵招入伍了,不工作就沒飯吃了。」
她托著臉頰無奈說到並嘆氣,彷彿乖乖工作會要了她的命似的
「姑且我還是有穿制服出席,已經算及格了吧。」
托勒嘴上這麼說,但身上的酒保服完全沒有穿整齊。
背心完全沒扣上,底下的襯衫也是連開了好幾個鈕扣讓春光外洩;
不只是誘人的黝黑深谷整個展露出來,連支撐包裹著雙峰的蕾絲都透出邊緣。
領帶也只是鬆鬆的掛在脖子上,窄裙底下若隱若現的吊帶襪引人注目 - 說不定這就是少女特有的吸引客人的手段。
「所以呢?少年剛好下班來喝一杯?」
她悠閒地問道,而少年也盡量把視線從那對引人注目的球體上移開說著:
「不是,呃...我來找城衛隊的殉職遺孀。
有一些表格需要她填上,我們才能受理補助金的部分...」
少年一邊說著,一邊從公事包中取出幾個檔案夾。
「阿...我好像知道......你轉過頭那桌應該就是了。」
托勒張著嘴思考了一下,然後指了指越過少年肩膀後的方向。
他也跟著轉頭,向著喧譁的源頭看去。
幾個穿著偏黑禮服與洋裝的男女喝著酒不斷說笑,時不時有人醉倒或是發酒瘋,但大家的臉上都掛著那令人羨慕的燦爛笑容。
少年不可置信地看著,像是搞不懂眼前的光景 - 甚至覺得有可能是自己找錯了。
「嘛,也算是常見的光景了 - 你會習慣的。」
「為甚麼...」
「因為...沒有必要吧?」
他疑惑的看著少女,而她只是給了少年一個苦笑。
「因為,就算哭著哀求亦或是怨恨...都沒辦法改變甚麼。
所以...只能早早擦乾眼淚,然後繼續度過平凡的每一天。」
少女這麼說著,而少年只是靜靜地望著這份光景。
「我幫你轉交吧?看起來他們一時半刻不會結束,而你也不想加班吧。」
托勒如是說,把剛才少年取出的文件一一收到吧檯底下。
「呃...不對!這個只有相關人員才能執行,算是公務...」
「我也是喔?約聘就是了。」
少年驚慌想取回檔案夾的時候,少女從胸口取出PDA狀的識別魔道具
「這是...【夢之鏡】?」
托勒點點頭回應少年的疑問,然後轉過身往著酒架走去
「喝點甚麼吧?姊姊請客。」
「...我可以問個問題嗎?」
「嗯哼?」
少年一楞一楞的看著擺在吧台上的【夢之鏡】,向托勒詢問:

「為甚麼...要繼續當冒險者呢?
妳大可以過著正常...和平的生活。
跟朋友們嘻笑,安穩地在酒館中工作著,度過平凡的日子...
為甚麼要像這樣特地...將自己投入險境中呢?」

托勒交叉雙手托起,皺著眉頭歪頭思考後,構築著話語如是說道:
「因為...我喜歡冒險吧?
想看看沒有人看過的風景,想體驗不一樣的日常與文化,想探索未知的前方。
向著新的旅程發起挑戰 - 這樣才是冒險者吧?
更何況,我也不是能乖乖坐在辦公桌前的類型。」
隨後她乾笑了一下,露出了有些哀愁的苦笑

「還有...另外一個,比較私人的理由。
我父親 - 這樣稱呼應該對吧? - 曾經,也是個愛冒險的人。
阿,不是說他過世了喔!那個老骨頭還活得好好的 - 不是活的但還活著?
他阿...為了完成朋友們留下的遺志,開始了一段漫長...十分漫長的旅程。
冒險中有歡笑,有淚水,有哀愁...也有痛苦。
然後...他好不容易,完成了朋友們留下的遺志...結束了長達千年的旅程。
故事到這裡就算皆大歡喜了,對吧?
但是阿...人生不是電影或是故事。
不是完成了目標,就會迎來皆大歡喜的結局。
他不斷地思考著,想知道自己究竟有沒有做對選擇...想知道他的人生,是不是帶有意義的。
他盡了全力了,但還是有無法守護的東西,也有失敗的時候。
最後,他放棄了繼續尋找意義...因為他確信,那只會帶來苦痛。
在那當中,或許會出現美麗...卻又稍縱即逝的事物。
但那和他所要經歷的苦痛相比,要差得太多太多了。
所以,他最後放棄了冒險。」

托勒試著擠出笑容,但不確定自己有沒有成功...至少不想露出哭喪著臉的模樣。
「我想告訴他,試著用冒險向他證明...證明這一切,並不是沒有意義。
那些冒險...就算再怎麼艱辛,再怎麼困難。
在那其中,那些美麗...璀璨......卻又稍縱即逝的事物。
那些珍貴的回憶一定...一定是有意義的。
這份人生絕對...絕對不是徒勞無功。
不然的話...那樣,未免太哀傷了。」

「...是阿。
這份憧憬,肯定不會是錯的。
不做做看就不知道...對吧?」
少年跟著露出了苦笑,只是靜靜的聆聽著。
畢竟,他能做到的事情,也只剩下這些了。
「我請你喝一杯吧?不然晚點妳出任務,可沒辦法保證能補充酒喔。」
「哎呀?那姐姐就不客氣了。
那...晚上需要安慰嗎?姊姊有提供陪睡服務喔。」
「阿,那個就不用了。」
「阿!?臭小子!翅膀硬了就得寸進尺了是吧!?」
托勒對著少年使出鎖喉嘻笑打鬧著,說著沒營養的閒聊度過漫長的夜晚。

畢竟,即便他們是哭是笑,太陽將照樣升起,明天依舊會到來
然後,人們會這麼想到
今天的阿斯嘉特,也一如往常的和平

【距離愛麗絲計畫實行,還有9天】


後記:
原本是想試著往The Myth of Sisyphus的方向寫寫看
但我的哲學依舊沒讀好,要能好好說明這個故事還有待加強
畢竟就連我自己,也還沒在這團荒謬的人生中找到意義
等到接受了自己的那天,就能從這團荒謬中找到快樂吧
One must imagine Sisyphus happy.

創作回應

瑞特
半夜跳出釘選通知
2024-05-22 09:01:05
Dean
把好友聊天室當購物清單在用
2024-05-22 20:09:31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