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Lady Crescent.Pure White Lily】-45.The Soldiers Never Die.老兵不死

時野理奈.りな | 2024-05-21 21:41:36 | 巴幣 2136 | 人氣 559

連載中Rook篇
資料夾簡介
詳細請參考Lady Crescent的角色介紹,主要是補充原創角色-長谷川真澄還在美好藍天會工作的過去,有激烈的情感描寫,部分文章有年齡限制,請斟酌觀看。

本章新增名詞:

中央醫院(Central Hospital):位於澀谷的一間大型醫院,醫療配備齊全且擁有名醫程度的醫師陣容,因此經常人滿為患,除了人類以外,也有負責收治魔族的患者。在恆夜集團任職多年的青木薰,在銳牙的命令之下作為一位急救科醫師臥底於此,藉機找出可疑的目標及研究。

曼徹斯特(Manchester):位在英國的一座城市,為英格蘭全地區第五大城,也是西北地區的第一大城市。原本只是一座農村,自工業革命之後發展迅速,擁有全世界第一條城際鐵路系統,在科學領域同樣有著蓬勃發展,教育首府為曼徹斯特大學。
緯度較高,日光時間在此地相當長,導致純血者的分佈並沒有倫敦及蘇格蘭地區那般廣泛,但定居於此的哈特家族因家族對於血液的研究及秘術,以及在生物學的成就,從遠古時期便在元老院佔有一席之地,領有最為崇高的「純血三大姓」頭銜。

熊田瑛人(Kumada Eito):在隸屬於神田分局的水道橋派出所擔任警員的男性純血者,擁有Knight的頭銜,是純血騎士團的第三位成員,個性幽默風趣,對所有事情都看得開。
本名維迦.凱斯(Vega Keith),是一名出身自美國波士頓的純血者,由於祖先來自英格蘭,因此和薰出身的哈特家是遠親。
外表年齡大約三十歲,但實際年齡已超過兩百歲,曾親眼見證了美國的獨立,也參與了一戰及二戰等歷史大事。



接下來的幾天,長谷川真澄除了要投身美好藍天會及恆夜集團的工作,還得暗中策劃著朱月花的採集行動。

這關係到他的未來,以及在恆夜集團內的發言權。

藍天會實驗室內的朱月花庫存,正如同真澄所預料的,因為要加快格萊普尼爾計畫的推動,於是全部都過給了負責此計畫的生物研究所。

工作上,魔族追蹤器已準備進入實裝階段,聖修院戰鬥系統的驅動器外型大致已定,是如同拳套及手指虎般的造型,輔以藍、白、黃三種配色,基於魔族滅殺刃的武器技術,聖修院戰鬥系統具備了迅速裝配和拆卸的特性,使戰士能在接近戰中迅速提升戰鬥能力。也實現了能源限制上的突破,由於裝設核反應爐在裝甲上過於危險,他們選擇一種高度蓄能的電池核心作為動力源,以及啟發自魔族的分子投影,人間工程實驗室已經初步完成了一部分裝甲的傳送,照這樣的速度,若研發計畫能順利進行,他們預估聖修院戰鬥系統大約再兩年就能完成實裝,屆時藍天會在對付魔族的戰力上,便能得到飛躍性的成長。

真澄認為在沒有透波藥劑的偽裝之下,自己的身分在魔族追蹤器完成實裝作業的當下就會不攻自破,眼下只有保障藥劑的存量,才能確保他的計劃不被中斷。

不論是透波藥劑的改良,還是揭穿江口紀行的笑臉面具,這朵對於純血者來說再危險不過的朱月花,都成了一切的關鍵。

籌備的初步階段,真澄在自己的房間內擺上了一張蘇格蘭北部高原的地圖,並釘上幾個顏色不一的圖釘,紅色的圖釘代表的是朱月花的叢生地,但也意味著巨大的風險,這些地方常常會有靈族出沒。

而藍色及綠色圖釘則是尚未開發、值得探索,但不一定有朱月花的安全地帶。

而隨同他前往蘇格蘭的成員,真澄已有屬意的人選,他需要一位能夠處理任何危機狀況的醫師,還有一位和自己能力差不多的戰鬥人員,能夠符合他心中條件的,除了急救醫療部的青木薰或七海祐誠之外,還有一位他能夠信任的高階純血者,不過恆夜集團的Knight各自背負著不同的任務,又必須避開紀行的耳目偷偷挖角,所以真澄並不會從公司內部尋找Knight,他也不想讓木子螢淌這趟渾水,即便他有奧潔塔的體質及Knight的紋章,也很難理解他的戰鬥實力位於哪個階段。

更何況,當初要求螢遠離恆夜集團、將自由還給他的人就是自己,真澄不可能打自己的臉。

下一秒,真澄便想起了還有純血騎士團能夠求助,於是他又聯絡了女律師一葉凜,希望她能夠從中斡旋。

沒有任何猶豫,真澄立刻打了通電話聯絡對方。

「喂,是一葉小姐嗎?我是Rook,請問妳現在方便說話嗎?」

「真澄大人,失敬了,請問您有什麼事嗎?」

一聽到是真澄打來的電話,女律師的用詞立刻變得畢恭畢敬,不敢馬虎。

「都見過面也一同搭過車了,別那麼見外,我會不習慣的。」真澄試圖與對方拉近距離。「我確實有一事相求,且事態急迫,我這裡需要執行一項機密的私人任務,我想盡可能別與恆夜集團的人扯上關係,所以才會尋求純血騎士團的幫助,請問妳們那邊有沒有體能優秀的人才?」

「如果是真澄大人的要求,純血騎士團必定兩肋插刀、義不容辭,能不能請您簡明扼要地述說任務的內容呢?」

凜的謹慎和專業,讓真澄感到無比放心。

「當然可以。」真澄語氣平和,簡單明了地介紹任務的概況。「我們將利用傳送術前往蘇格蘭的一處高地,為了採集一種叫作朱月花的植物。由於朱月花特有的烈性,只能在特定的月相下安全採摘,三天後的上弦月夜晚,正是行動的最佳時機。」

「真澄大人,此任務確實有它的風險在。」凜不禁捏了把冷汗。「即便沒有了朱月花的烈性,但蘇格蘭高地除了有王城座落的地帶安全無虞以外,其餘地區仍是群魔亂舞。」

「這正是我希望純血騎士團能夠出手的原因,聽說你們在各行各業都是高手般的存在。」

一葉凜沉思了片刻,隨後回答道:「我會嘗試與一名成員聯絡,他是一位經驗老道的刑警,戰鬥能力應該沒有問題。」

「明白了,非常感謝妳的協助,若順利的話請務必聯絡我,我再與對方接洽。」

「好,我會盡快聯絡您。」

結束了通話後,真澄又走訪中央醫院一趟,這裡是澀谷區的大型醫院之一,走廊上及等候間人滿為患,雖然沒有真的生病,但真澄以自己體溫偏低、手腳冰冷、頭暈不適等理由掛了急診。

必要的流程還是得走,真澄接受了一連串的血液檢查及靜脈注射,白挨了幾針的痛。

幸好他知道今天值勤的醫師是熟人,若他的血液報告一被其他人看見,鐵定會將他轉診到魔族傷病科別,身份不攻自破。

真澄吊著點滴,靜靜地坐在等候間的椅子上,不知過了多久後,終於叫到自己的名字。他推著點滴架走進了急診專用的診間,一位女醫師正盯著送來的報告,一邊發出思考的低吟,一邊以疑惑的眼神看向真澄。

「除了先前負傷造成白血球的濃度偏高以外,並沒有任何異狀,只不過,您的血液中的成分已經很明顯與人類不同,您這幾年來偽裝成人類的苦心,很可能會功虧一簣的......。」

薰小聲的說道。

「別擔心,我知道今天是妳執勤,所以我才來的......,希望妳了解。」

真澄與薰的眼睛對視,把目前他所掌握的資訊全部透過腦波傳遞給她,包括遠赴蘇格蘭摘採朱月花的任務、可能發生於駿河灣的騷動及隱憂,以及未來恆夜集團可能會編制新部門的事情,但絕口不提紀行的事,那是他們的私人恩怨,不需要把不相干的人牽扯進來。

「所以,真澄大人需要一位醫生。」薰細細思考著。「那麼祐誠呢?你問過他了嗎?」

「還沒,但我想祐誠應該不好抽身。」

「也是呢,他畢竟是陛下身邊的御醫,不是說想走就走的,如果真澄大人不介意的話,算我一份吧。」薰說道。「透波藥劑可是劃時代的發明,我也想參與其中。」

「就這麼說定了,時間就訂在兩天後的上弦月之夜,我們在櫻花樹下會合。」

所謂的「櫻花樹下」,指的是上野車站一處鄰近公園的出口。

真澄與薰達成合作的協議,尤其薰作為祐誠的老師,醫術了得的程度並不是空口白話,而是有跡可循。

兩人對視一眼,彼此之間無需多言,就這麼順利地達成了協議。

雖然薰看似只是個普通的女醫,但她出身自哈特家族,是赫赫有名的純血三大姓之一,因此薰在純血者之中,貴族末裔的身份依舊不可撼動,只是她鮮少提及自己的家庭背景,她認為貴族的身份在生活上處處不便,自己又是見不得陽光的純血者,不希望引起爭端。幸好人類對於他們家族的理解並不深,這讓薰能夠更加專注在自己的醫學生涯上。

真澄也聽薰說過,她老家位在英國的曼徹斯特,是個風景優美,舒適怡人的地方。

這座位於英國北部的城市,除了是工業革命的發源地之外,也是一個文化和音樂的重鎮。哈特家族在這片富饒的土地上擁有廣大的莊園和古老的城堡,哈特這個名字,並不像賽菲爾或弗格爾這些曾鼎盛一時,如今只剩下象徵性的氏族名稱,哈特家的子弟在世界分布甚廣。

這座城市不僅擁有現代化的城市風貌,也保存著豐富的歷史建築,如曼徹斯特大教堂、市政廳等,展示著維多利亞時代的建築風格。城市中的街道兩旁,滿是各式各樣的商店和餐廳,提供了多元化的購物和美食體驗。

薰後來為了求學離開了曼徹斯特,遠赴美國攻讀了康乃爾大學的醫學系,但讓真澄不解的是,薰不論是心態上以及表現上,都是個不折不扣的親和派,而以她的外表及國籍來說,都足以讓她在美國當地謀得一份優良的職業,為何又要輾轉來到楓都,自願來到恆夜集團,在登銳牙的手底下任職呢?

這位貴族之女的過去,讓真澄感到無比好奇。

一部分的哈特家族移居到日本後,選擇歸化入籍者,都被冠以了「青木」的姓,薰其實並非孑然一身來到異鄉,而是有計畫性的移居。

真澄認為,當他與薰已足夠熟稔,這位女醫應該會提及更多關於自己的事。

現在或許還不是最好的時機。



隔天夜晚,薰和真澄在上野車站的會合點碰頭,一葉凜也帶了她所推薦的人前來赴約。

只見那個人一副彪形大漢的模樣,僅留著一顆平頭,面容雖然並不兇惡,但那體格宛如能夠徒手打死一頭猛獸,男子的皮膚白皙,輪廓深邃,頗有希臘英雄忒修斯的風貌。

「真澄大人,敝人為隸屬純血騎士團的維迦.凱斯(Vega.Keith),在楓都您能稱呼我的和名『熊田瑛人』(Kumada Eito),目前任職於神田警察署的水道橋派出所。我已從一葉小姐那邊了解了大部分的內容,還請多多指教。」

真澄點點頭表示認可,他主動與男子握手示意,一方面檢視著男子的氣度和身材,能感受到他身上散發的沉穩與力量。

「很高興認識你,凱斯先生,或者我應該叫你熊田先生?」

真澄微笑詢問,試圖為這場初次見面增添一些輕鬆的氛圍。

「都可以,真澄大人,我知道日本人慣用姓氏稱呼彼此,但您不介意的話,要直稱我為瑛人也行。」

瑛人的聲音如同一口銅鐘低沉,而他的態度謙恭有禮,可能已經在日本生活了很長一段時間了。

「凜小姐告訴我,這次的任務將會非常危險,但請放心,保護你們及完成任務是我的首要責任。」

「這真是太好了。」真澄正色道,接著用腦波把一張地圖傳達給每位在場的相關人員。「我們的目的地是蘇格蘭高地,但與王城差距甚遠,那裡有朱月花的叢生地。此花具有強烈的驅魔效用,一般的純血者是無法接近的,而且還有靈族蟄伏其中,可能會發生不可避免的衝突。」

「沒問題,我已經事先了解了朱月花的特性。」

瑛人點頭回應道。

「另外,根據國王陛下的建議,我們將選擇在月相最適宜的時候行動,以確保朱月花的烈性最弱,安全摘採。」

薰緊接著補充道。

每個人都清楚這次的行動有多麼地困難,但擁有如此強大的隊友,他對於能夠成功帶回朱月花,進一步完善透波藥劑的自信也隨之增強。

「那麼請大家做好萬全準備。由於時差的關係,我們會選擇在午夜十二點時傳送,抵達蘇格蘭時,當地時間則為下午的四點至五點,請完成各自的工作後,到一葉小姐的律師事務所會合。」

「沒問題,事務所的大門隨時為你們敞開。」

敘述完畢後,並無任何的臨時動議,就這麼散會了,薰搭著凜的便車一同離去,真澄與瑛人兩位男子則還留在原地,真澄覺得一陣沉悶,於是邀請瑛人到附近的街市走走,正如同先前要求祐誠的那樣,真澄希望瑛人在公開場合不要以敬稱來稱呼自己。

「聽你的口音,你應該是說英語的?」

「沒錯,我老家在美國波士頓,老城市了,不曉得你聽不聽過?」

作為學術份子的真澄不可能沒聽過這座城市,只見他說:

「我聽過波士頓,是個熱鬧的好地方,也是麻省理工學院的所在地。」

「除了房價及生活支出比紐約高昂的問題之外,確實是個好地方。」

瑛人苦笑道。

「身為警察又離鄉背井,瑛人應該很辛苦吧?」

「說辛苦其實也還好,工作上也沒什麼感覺,基本上壞人們一看到我這外表都嚇得跑不動了,就是對上司要說敬語這部分很麻煩,就算是局長,在我眼中也不過是個倚老賣老的毛頭小子......,有時候真討厭這張不會老去的容顏啊。」

瑛人微微一笑,還秀了一下二頭肌及三頭肌,襯衫的袖口原本就窄,這下更是感覺快被大塊大塊的肌肉撐壞了。

「總覺得升變成Knight之後,就有無形的壓力跟隨著我,督促我必須完成某些事。」

瑛人一邊走著,一邊仰頭看著晴朗無雲的夜空,若有所思。

「不知道真澄是不是也有相同的感受?」

「差多了,我可沒有像你這麼高尚的情操。」

真澄搖頭否認道,接著解釋理由:

「我總覺得現在走的每一步,都是別人已經為我量身打造好的,我從轉變後到接受改變的緩衝期,僅不到一天的時間。」

「我明白,我們往往只看到權力及光鮮亮麗的部分,忽略了高位之人的苦衷。」

「不在那個位置,就不會理解其中的煎熬與難處,我們不如去明亮一點的地方走走聊聊吧?」

說完,瑛人與真澄轉進了一間專賣零食及和果子的商店,貨架上琳瑯滿目,真澄認為童心未泯的祐誠應該會很喜歡這裡。

真澄隨手拿了貨架上的巧克力,將其放進購物籃裡面,他已經很久沒有吃零食了,但巧克力的香味極其濃郁,這種足以深達腦神經的氣味及刺激,或許連失去味覺的純血者也能多少感受到。

瑛人注意到真澄對巧克力的興趣,笑道:

「你看起來活像個孩子,拿著巧克力都能笑成這樣。」

只見真澄收起笑容並瞥向瑛人一眼,用帶著一點玩笑的語氣回應:

「......偶爾追尋一下童年的記憶也不錯。畢竟我以人類之身活了二十五年,轉化後度過的時光也僅僅是這短短兩三年的歲月,還是很念舊的。」

瑛人挑著眉,不知道該說什麼,只是笑得尷尬。

他們繼續在商店內瀏覽,各式各樣的商品琳瑯滿目,瑛人對一些日本本土的特色零食頗感興趣,問真澄哪些值得推薦。

真澄推薦了一些個人偏好的品項,如花生麻糬和抹茶餅乾,瑛人看了之後卻面露難色,顯然不太喜歡這些和風甜點,只見他走向了進口食品區,將一些布朗尼及奶油餅乾放進了購物籃中。

他們帶著購物籃走向收銀台,在結帳的過程中,真澄的思緒不禁飄遠,想到了即將到來的挑戰。

而他也擔心自己身為Checkmate Four,與這幫中立分子過於親近的話,會失去了自己應保有的立場。

同族們總是無條件地釋出善意。

是因為自己身為Rook,所說的話語自然帶有所謂的命令性嗎?還是因為自己的談吐及氣質造成了這樣的結果呢?

他們看上去一副與Checkmate Four毫不相干的模樣,卻處處給予真澄建言,充實了對於純血者的歷史及社會觀點。

離開商店後,志同道合的兩人覺得意猶未盡,於是瑛人邀請真澄到他位於中野區的公寓繼續討論他們的話題。

來到了瑛人的公寓,住所外觀雖不起眼,但房門一開則別有洞天,內部有著美式風格的內裝設計,塗鴉海報、直接掛在牆上的球具與外界形成劇烈對比,展現了瑛人的美國背景,也反映了他對私人空間的重視。

客廳裡擺設了一座鋪著絨毯的雙人沙發,電視機上甚至還保留著天線,牆上掛著幾幅風格不一的照片,其中有美國的黃石國家公園、繁華的曼哈頓中城、以及幾十年前的波士頓港口等風景名勝。

牆上的一張黑白照片則讓真澄大開眼界,那是在二戰時期拍攝的,距今已有五十多年了。帶著鋼盔的瑛人站在樹蔭之中微笑,鋼盔上則有個明顯的數字「1」。

「原來你參加過二戰,而且......還是大紅一師(The Big Red One)的。」

真澄看著照片,震驚的心情久久不能恢復,心想著這個男人究竟是何許人也?

瑛人微微一笑,點了點頭,他的眼神中閃過一絲回憶的光芒。

「哈哈哈哈!被真澄發現了,你雖然年輕,可真是博學多聞啊!」

瑛人爽快地大笑了幾聲,彷彿是要加深真澄的印象,他開始述說自己的過去:

「是的,那是我人生中一段難忘的經歷。作為純血者,我們經歷了許多人類的大事,從身為旁觀者到參與其中者,都深深影響著我們的價值觀。不論你相不相信,我還親身經歷過北美十三州的獨立呢!」

「當時的戰爭是如此殘酷,但它也讓我見識到人性中的光明與黑暗,這些經歷讓我更加堅定地走上了現在這條路。」

真澄聆聽著瑛人的話,他對這位遠來的純血者有了新的認識,原來瑛人的經歷如此豐富,這使得他在真澄眼中的形象更加立體。

「我可以理解,當你看著這些舊照片,會想起什麼。」真澄說著,他的眼神中透露出對瑛人深深的尊敬。「我們的路雖不同,但都在尋找屬於自己的意義和位置。」

瑛人點了點頭,接著他從書架上取下一本舊書,塵封的封面上寫著「二戰秘錄」。

「這是我當年的日記,記錄了許多前線的真實情況,也許你會對其中的一些故事感興趣。」

「下次吧,等到這事結束再好好地聊。」

「好哇。」

瑛人將書收回書架,起身走向狹小的廚房,為真澄及自己倒了杯咖啡,然後兩人坐在客廳中,面對面地討論起來,只見真澄的態度明顯變得拘謹且沉默,所以不得不由瑛人率先開口。

「藉由這次任務,我希望能夠證明純血者的能力不是僅凸顯於力量,還能在各種極端環境下展現我們強韌的特質,這是讓我們擺脫『怪物』及『吸血鬼』這些難聽稱號的一大步。」

瑛人的語氣中透露出期望與對自己的壓力。可能是受到污名化已久,純血騎士團的成員或多或少都想改變膠著且尷尬的現況。

「我們的努力並不是白費力氣,在未來的某天,純血者也能克服對血液的慾望,勇敢地在陽光下抬起頭來,宣揚我們的優點,與人族共存。」

瑛人的話深深引起了真澄的共鳴,他的心跳得澎湃。

眼前的男人,這個可能會成為新夥伴的人,他的思想已突破純血者的陳規。

透波藥劑則能實現他的夢想,所以瑛人會爽快答應真澄的提議,跟這件事有絕對的關聯。

「啊......抱歉,想得太遠了,總而言之來討論明天的行動吧。」

瑛人趕緊將話題拉回現實。

「我們需要將整個行動分成三階段。」

真澄總算整理好情緒,只見他拿出筆記及一枚遠古貨幣,那枚銅幣是個傳送媒介,已建立好了他們與蘇格蘭之間的轉移通道。

「第一階段:我們利用這東西來抵達蘇格蘭高地,這樣的東西我一共準備了三個,確定安全無虞後,搭起簡便帳棚,建立我們的臨時基地。」

「第二階段:我們戴上防護設備,前往地圖上的預定地點採集朱月花,你負責偵查及通報,有問題就馬上回應我,不擅長戰鬥的薰就專注於後勤補給。」

「第三階段:一旦收集到足量的朱月花,即刻撤回基地,不可逗留,避免與敵對的個體發生衝突,確保人員都平安之後,再返回楓都。」

瑛人聽後點了點頭,顯得有些凝重。

「我擔心的是靈族,他們對任何入侵者都極為敵視,即使朱月花的烈性減弱,但地理和環境的險惡依舊是個大問題。」

「確實,我們每一步都不可馬虎。」

真澄低聲說道,他的臉上閃過一絲堅定的光芒。

「你提到的高位壓力,我也感同身受。作為Rook,任何決定都不僅僅關係到我個人的安危,還有整個族群的利益和其他純血者的未來。」

「然而,儘管如此,我們還是選擇了這條道路,不僅是為了我們自己,也為了所有純血者能有一個更好的未來。」

瑛人的眼中透露出一種難以言喻的堅持和期望,表現得絲毫不像飽受風霜及歲月摧殘的老兵。

真澄在心中默默期盼,這次的任務不僅能成功,也能讓他鞏固與純血騎士團的同盟關係,這份牽絆將會在恆夜集團那日益增長的競爭關係、還有在那個男人的陰影之中,作為一個強大的對抗手段。

-To Be Continued


創作回應

腦殘的天津(飯)
「我們的努力並不是白費力氣,在未來的某天,純血者也能克服對血液的慾望,勇敢地在陽光下抬起頭來,宣揚我們的優點,與人族共存。」

「藉由這次任務,我希望能夠證明純血者的能力不是僅凸顯於力量,還能在各種極端環境下展現我們強韌的特質,這是讓我們擺脫『怪物』及『吸血鬼』這些難聽稱號的一大步。」


就這兩句我也覺得我可以在這裏借鑒一下,畢竟我也只是新手,而且豐富世界觀方面也是。

不過就I.X.A方面,我和你走上不一樣的方向呢!請繼續加油

補充一下,今周三連exam,更新不了
2024-05-21 22:19:05
時野理奈.りな
什麼意思呢?是說要引用嗎?
2024-05-21 22:34:28
時野理奈.りな
另外,考試加油
2024-05-21 22:36:33
中二到爆的アラシ
哇,如果看過美國獨立的話,那表示這傢伙至少有兩百歲了吧,大前輩阿……
雖然真澄的採藥行程肯定不會太順利,但至少有可靠的夥伴幫忙阿。
2024-05-21 22:31:46
時野理奈.りな
真澄:請讓我稱呼你為大大大大大哥。

現在才塑造出瑛人這個角色感覺有點太晚了,如果讓他在本篇出場的話,總覺得他很有可能會是親和派純血者代表,或者是渡那邊的友軍。
2024-05-21 22:36:18
腦殘的天津(飯)
不是引用,是要學習,我很多地方也得學
2024-05-21 23:36:55
伊休紀
這一篇幅我覺得很棒,純血者屬於長生種族對於世界的各種變化都有機會親身經歷,在以往的劇情中這部份比較少體現,而熊田瑛人雖為純血者卻隨著世界的變化有了不同的眼界與思想,能在劇情中有這種體現很棒。
2024-05-22 17:34:31
時野理奈.りな
是啊,把奇幻與歷史結合就是這麼好玩。
不曉得你有沒有看過一部電影,裡面的林肯總統是吸血鬼獵人owo
2024-05-22 17:37:18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