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RPG五期創作】禍動

幸運F的史丹利 | 2024-05-20 05:06:58 | 巴幣 16 | 人氣 162


星閃過天穹,夢魘禍害人間。

那場在經歷輪迴之後,央城首次經歷的浩劫,距今已經過去了一個月。早已慣見災殃的央城民眾,對此災情漸感淡忘。然而,那名作為黑幕的神祕女孩最後所留下的言語……

使當時與惡夢交戰者心知肚明——

那次災難,只不過是個開端。

而如今,禍機已至。

隨著漆黑的光芒綻放於天際,遠比黑夜更加深邃的幽暗瞬息覆蓋了整片天空。其規模相較一個月前的災害更加廣闊,已經不限於央城所在之處,而是整個米德嘉爾特大陸。

位於黑暗壟罩之下,一股異樣感油然而生。

那是全世界的人形生命於此剎那共有的感覺,彷彿是被一股無形的視線所凝視,不知從何而來的壓迫,又有如心臟被緊攫在手中的窒息。轉瞬即逝,又不禁令人餘悸猶存。

上央城內的學院區街道上,幾名來自異國的留學生,紛紛因為甫剛那股異常的『注視感』而愣在原地。他們相視,又望向同樣愣神的行人,不禁流下一滴冷汗。

「什…什麼啊,剛剛那個?」其中一名男學生率先開口:「光害?」

「怎、怎麼可能又來一次…別亂講啦。」在其身旁的馬尾妹驚恐未定,低聲道。

光害發生的那時候,這幾名學生還只是些孩子。但就算是孩童時期,他們也不曾忘記那次世紀浩劫的預兆。他們似乎也很清楚,這一次與光害的感覺並不相同。

也不知該對此高興亦或是擔憂,男學生默然片刻,苦笑了下。

「也是呢…應該、應該只是哪個超強的冒險者爆發霸氣之類的吧?」

眾人心情剛稍安,就看馬尾妹赫然神情恐懼而扭曲,另一位學生也不由自主地忙退數步。同學們異常的舉止,讓那名男學生不解地緊蹙眉頭。

身後不知何時,異變悄然發生。

空間無聲破碎,如鏡面之裂,一片深邃的幽黑從中探出。宛若臨終的一股預感,男學生順著直覺回首一望,卻只看到了從黑暗中張開的親盆大口。

「啊——」

從未受過任何戰鬥訓練的男學生,在生死一瞬間,只來得及發出短暫的驚叫。

幸運的是,今日還不是他的死期。

霎時間,一道殘影從男學生身側掠過,一隻披覆漆黑拳鎧的右手猛地覆上那瀚黑之口。男學生本能的尖叫尚在喉間,一股雷芒已自那張手心底下隱隱迸發。

隨即轟隆一聲。

一道肉眼難追的能量斬擊瞬息橫掃,挾帶著巨力將整團黑暗狠狠震飛。

流光劃過之處,地面驟然裂開,留下一條狹長而深邃的痕跡。

周遭眾人驚魂未定,因恐懼而凝固原地。他們的目光,也不約而同地看向了不知從何時便出現於此的身影,其容貌似比眾生還年輕,然而臉上的成熟之氣則截然不同。

那名有著一頭黑色亂髮的少年,正是史丹利。

「快跑,這裡我來搞定。」

他回眸掃視那幾名學生,見他們仍驚恐不已,便提聲催促:「跑起來!」

失去了霜雨神的親和力,如今的他所擁有的,是一種近乎對立的威嚇力。

這番威嚇,在當前情形下發揮了效用。他的一句話,有如當頭棒喝,驚醒了學生們麻木的身體。生存的本能驅使他們立時動身,無言轉身便急速奔逃。

「真是的……」

見附近的民眾也開始疏散,史丹利這才將注意力轉回到眼前的裂縫,以及甫剛被自己轟飛的那團黑影上:「才過一個月就忍不住要上工了啊,你們這幫傢伙也還真是勤奮。」

異象才剛發生,黑髮少年便已瞭然局勢。

空間裂縫,以及從中產生的怪物——

無庸置疑,是與一個月前的災害幾乎相同的事件。

而隨著不遠處的塵埃落定,他也終於看清了對手的身姿:呈現扁平的非人軀幹,帶有著銳利毛刺的四足,以及頭部不斷震顫的觸角。更重要的是,烙印於其身上的赤紅罪印。

「這次一開門,就直接來了個罪獸是嗎?」史丹利凝視著眼前的黑色怪物,自語道。

從對方的形體來判斷,跟過往帶有動物特徵的罪獸不同,這次他要應付的罪獸似乎是蟲型的。撇除原罪能力不談,單是其身體特徵或許也會帶來截然不同的基礎能力。

剛才擊退對手後未即追擊,而是等到周遭民眾都撤離了才來處理,正是因為史丹利曾經遇過擊殺時會發生自爆的罪獸。這些型態各異的傢伙,實在充滿了太多不確定性。

不過,現場僅剩他與對手,便無需擔憂了。

說時遲,那時快。

雙方近乎是在同一時間展開行動,少年的手指微動,罪獸則張開巨口。可史丹利那能夠透過傳送門直接送達定點的雷之斬擊,卻遠遠快過了怪物的動作。

僅是流光閃過,罪獸的軀體便硬生生由中分開。

怪物身上,代替正常血液的黑色霧氣瞬息噴濺各處。

「啊勒?」

勝券看似在握,卻在下一秒出現變故。

幾欲崩潰的罪獸殘軀,用盡最後一絲力氣嘔出一團泡沫狀的黑暗,其中的氣泡瞬間破裂。

而從中,竟猛然誕出無數與罪獸本體型態相仿的小型黑蟲。

「唔啊……這是什麼鬼。」當此情景,史丹利不禁眉頭緊蹙。想也沒想便舉起右手,斬擊術式再度發動的同時,一道金芒也自眼前的黑暗中切開一條橫向的空洞。

本想以此破開眼前的蟲海,並了結最後方的罪獸本體。

然而對手的能力卻出乎了少年的意料,無視一切防禦的雷霆斬擊,確確實實地撕開了密密麻麻的蟲海,並將在後的罪獸徹底摧毀。可殘存的蟲群之中,一隻黑蟲竟急速成長。

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增長為了與方才罪獸完全一致的形體。

而代表原罪的印記,也重新顯現在了這隻嶄新的罪獸身上。

「這傢伙不會是蟑螂吧?」史丹利站立原地,目光猛然一縮。

雖然戰況突然超出了自己的料想,但身經百戰的他卻冷靜地分析著對手的特性——

首先,對手本身的身體能力並不強大。然而,這隻罪獸具備快速增值個體的能力。並且能使單一個體在短時間內加速成長,甚至選擇在場的成熟個體作為自己嶄新的本體。

並且,考慮到對方好歹也是個罪獸,還擁有著罪印的能力。

紅色的話,便是『傲慢』的權能,能夠強行指定他人的攻擊目標。換句話說,搭配上這隻罪獸的原型特性,它能夠在不斷增殖分身的同時,讓對手只能攻擊非本體的個體。

相當的棘手,不過……

「沒有問題。」僅僅耗費了一瞬便思考策略的史丹利,嘴角邊弧度上揚。

作為新本體的罪獸展開背部的翅膀,挾帶著心悸的震動聲飛入空中。而滯留於地面的蟲群,則猶如一股幽暗的海潮般朝著史丹利襲去。對此,少年未加思索便急步後撤。

與蟲海拉開距離的同時,其單手一掐於無形中喚出御天雷。

並於沉聲間,不動聲色地將汪洋般的魔力灌入手中的巨劍,隨後劍尖一振。

伴隨著震耳欲聾的轟鳴,無可估量的魔力轉化為了電能,於瞬息間化作千萬流光,破空擊出:一束接著一束刺眼的雷霆自劍身轟發,並匯聚成了一道載滿無窮威力的雷霆光束。

猶如一把無盡延伸的青色光柱,向著敵群蠻橫襲去。

就在那一瞬間,史丹利感受到了自己的身體正作用於傲慢印記的影響,指使他攻擊地面上的一隻分體。

少年嘴角的笑意,卻愈發上揚。

高濃度的能量團塊,將整條街區徹底覆蓋。半空中的罪獸本體未及避開雷光範圍,即與地面蟲群同遭吞噬。霎時間整條街道有如天災過境,爆炸聲此起彼伏,四處沙塵揚起,碎雷飛射。

就算轉移了攻擊目標,對上這種超大範圍的攻擊也無濟於事。並且,在應付那些高數量但低強度的分身個體時,使用這一類攻擊手段也是極其有效。

而這種類型的火力砲擊,正是史丹利所擅長的領域。

也是為什麼要確保周遭民眾都撤離後,他才能放開手腳作戰的另一個原因。

隨著塵埃落定,整條街區已是狼狽不堪。最表層的地面在超高溫的元素作用下直接氣化,連帶底層的地表也受熔化,使得整條街近乎變成了與浩劫地獄風格相仿的地形。

地表堆積的熔岩之中,身軀幾乎徹底崩潰的罪獸仍然掙扎著。

甫剛恢復一點氣力張開口腔,幾欲再度增殖,卻不料隨著眼前一道雷光閃過:史丹利已然帶著手中的重劍殺至近前,沉重的劍身硬生生沒入罪獸的嘴部,洞穿了它的頭顱。

「將軍。」

隨著少年輕語,貫穿罪獸的巨劍再度亮起必死的金芒。

而後,火光沖天。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