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第四十一章 珠沉玉碎

八神太一 | 2024-05-19 17:47:06 | 巴幣 0 | 人氣 60

連載中無能之人無所不能
資料夾簡介
太陽與月亮兩個世界,當科學與魔法相遇會擦出什麼火花嗎,這是超能力與魔法師交織而成的嶄新故事

為了救被抓走的歐陽文,英虎他們深入敵陣,卻出現出乎意料的伏兵,正面一看,女孩比英 虎預料的成熟許多了,又好像不是。那張妖艷嫵媚的臉蛋帶著一

絲清純,可能有二十六七,又好像只有十七、八歲。金絲般的長髮隨便的往後梳,有一

股難言的野性感,水藍色的大眼楮凝蘊著穩重的知性,讓她誘人的俏臉多了股典雅的氣

質。短袖的襯衣露出她一雙晶瑩的細長手臂,衣領處揭開了幾粒扣子,露出左右的圓潤

肩窩,粉嫩雪頸,還有恣意展示的那一抹動人的雪白與迷人乳溝。頸間垂掛的金色十字

架正好安臥高聳山谷之間,相映成趣。

  襯衣還故意裁短,露出那水蛇蠻腰與小小的粉紅肚臍眼,原來她在肚臍眼上放了一

粒紅色寶石,更顯誘惑。黑色短裙也做得特別短,足足在大腿上十幾共分,使她修長的

美腿展露無遺,雖然她小腿穿著高高的襪子,不過在黑色裙子的映照下,那雙大腿卻依

然顯得白皙無比,那是一種何等驚人的雪白肌膚。

  那豐潤飽滿的胸部把襯衣撐的緊緊,金髮女子好像穿的是藍色的胸罩吧?這麼豐滿

她的胸部卻與她的縴腰非常協調,絲毫不顯突兀,反而使她的身體形成一波波玲瓏曼妙的

圓滑曲線。

  正如英虎先前所觀察到的,女子裙子的開得很高,很性感,完全秀出她那幾乎超出身

體比例的長腿。裙子外的大腿肌膚真是惹人遐思,再加上那小腿那高高的……

  高高的泡泡襪,竟然是學生專用的泡泡長襪!

  白色襯衣黑色短裙加上白色長襪,這,這不就是校服嗎?對一些人可是有著致命的

吸引力。

成千上萬的西裝筆挺的保全,在布萊安,拉修,烈火等優秀将領的指揮下,組成了井然有序的進攻方陣。

最爲英勇兇悍的戰士手持刀劍沖鋒在前,拿著火槍的戰士在身後掩護射擊,再往後是中距離的火炮陣地,只見一膚色黝黑,宛如鐵塔金剛般的威武巨人,突然從天而降!「喝啊啊啊啊啊!」「泰坦之臂!此即Victory!」那巨人簡直就是個巨靈戰神,他就是墨拉丁他與吳博士狼狽為奸,一同作奸犯科

墨拉丁揮起拳頭虎虎生風,威不可擋。杜鵑等人也都嚇得來不及反應,就被那石破天驚的一擊瞬間秒殺!


「超合金火箭炮!!!」

    伴隨着中氣十足的聲音,一道黑色的混影猶如炮彈一般砸碎了牆壁,重重的撞在了的身上

    猝不及防的杜鵑被這一撞直接撞飛了數十米遠,撞碎了數座牆壁,而一股渾身幾乎完全由肌肉構成,看上去就像是一座黑色石山般的男人,站在烈火的面前


    明明不是黑人,卻黑的像是一塊碳一樣的超合金黑金剛露出了一嘴白牙的咧嘴笑道,眼角躊躇了一下,還沒等他說什麼,那邊就傳來了更加憤怒的咆哮聲,以及能量匯聚,電弧在空氣中跳躍的聲音。

「速!」
一瞬間而已,麗湘憐的速度便來到一個極致,幾乎化作一片殘影,掀起無比猛烈的狂風。

 「爆發速度這麼快嗎?」

 看到這一幕,雖驚不亂,黑金剛一個閃身,勉強避開麗湘憐的正面衝撞。

 但讓有些詫異的是,麗湘憐竟然猛地一踏地面,然後瞬間轉向,以更快一籌的速度,衝向了黑金剛。

 這等神乎其神的體術技巧,簡直令人防不勝防。
「攻!」
麗湘憐一連串頂肘,插眼,砍喉,刺腰,展開了豐富多彩的精彩搏鬥技術。

行雲流水的攻勢,宛如遭受幾十個格斗家集中攻擊似的,好像怒滔一般席捲而來,
爐火純青的格鬥技,如蝴蝶ㄧ般優雅的翩翩起舞,如蜜蜂般高速的強而有力螫刺,就像武技出神入化的武宗大師。

「速!」
移動的身法終於進入神行無影境界,快的如電閃流星,幻的如海市蜃樓,

麗湘憐好像成了漆黑中的一個精靈,成了黑暗的影子。

麗湘憐立刻貼身上前,雙掌按著他們的胸口,用的正是麗湘憐最

喜歡的寸勁!

  兩聲慘叫保全們衣衫盡裂,胸前出現一個漆黑的掌印。

「刀!」
麗湘憐乘勢追擊,腳尖觸地的同時接力一站,左右雙手合並如刀,在身前連環飛舞上下翻

騰,霸王滅魂刀!劈出無數帶著凜冽風聲的真空刃,連地面都被麗湘憐的真氣刃砍得破裂不

堪。

  好幾個保全再次被麗湘憐砍得再起不能,剩下的幾個互相打了個眼色,轉身就飛奔而逃。

同一時間公孫凝發現其他囚室中,
她這身胴體完美的可說是無懈可擊,沒有男人不會為此心動。也正因此,她能理解在即將發生在她身上的遭遇,會是多麼慘痛惶惶。「這...這怎麼回事!」那一幕怵目驚心,原來閘門後方竟然是間囚室。

囚室內有名藍髮少女被蒙住了雙眼,雙手雙腳都被牢牢銬住,本來裝飾華美的禮服已經被撕扯得破爛,露出來的肌膚全是慘不忍睹的血漬。墨拉丁說的並沒有錯。他如果真的要對艾蕾卡進行嚴刑折磨,或者強施侵犯,現在的下場只怕會比囚室中的少女更加悽慘。

那少女害怕的全身抽搐,嗓子似乎也已經哭到變得乾啞發不出聲,整個人被摧殘得瘦了一圈,連肌膚都顯得黯然無光。「拉碧麗雅!為什麼她會被妳抓過來了!!」嚇得幾乎魂飛魄散

土精靈的外形分確實還是非常高的。高大健碩虎背熊腰的身形包裹在一身亮閃閃的緊身銀色鱗片甲裡,胸前套著一件鑲嵌著銀色護心鏡的黑色貼身馬甲,雙手雙腳穿著同款的暗金色金屬手套和長靴,頭上戴著淡金色龍頭形護額,將烏黑飄逸的長發規規矩矩地束在腦後,護額下方亦是眉清目秀。

公孫凝她本來打算對土精靈開槍救出受困的拉碧麗雅,不料卻被土精靈搶先一步用疼痛之樹釘到了強化玻璃上。嚇得花容失色,跟著雙手手臂劇痛不已,公孫凝全身氣力彷彿被抽乾了般煙消雲散,

原來那些長在身上的樹條正以她的血管作為養分,快速在她體內滋長著!「喔喔喔...不行了,我忍不住啦!!」土精靈將那枚戒斷拷問60天的紀念套幣捏成了廢銅,

一對星星眼粗魯的盯著公孫凝秀色可餐的身材,跟著開心的手舞足蹈著!「嘿!渾巴!好耶!拷問解禁囉!!!」土精靈嗨的跳起了恰恰,

土精靈神情極盡陶醉,跟著揮起了肥大的蝴蝶袖,一張臃腫肥厚的大臉幾乎就要貼緊著那令人作嘔的鼻息在公孫凝的胸前不住亂嗅,強忍疼痛,憤怒的與他四目相瞪。

土精靈的表情陰晴不定,跟著將視線凝住在輕晃的酥胸上

「呃啊啊啊啊啊啊!不...不要啊啊啊啊!」無數的樹根從白雪般的手臂蔓延而上,

它們在體內亂鑽亂竄,爆起的脈絡就像青筋般拱起。痛不欲生,那淒聲尖叫彷彿就是要扯破喉嚨般。
公孫凝痛苦抽搐,不停地扭動身子想把體內蔓延的樹根甩出,但樹根擴散速度極快,

不只是雙手,很快就爬滿了她的脖頸胸口,眼看她整個人就要淪陷,變成了一個樹人。「不...不要..快住手...啊啊...好痛...」公孫凝這才理解到,

為什麼土精靈會說他施加在拉碧麗雅身上的暴虐遠遠稱不上什麼虐待了。公孫凝如今生不如死,整個喉嚨也要被樹根佔據,嗓音變得沙啞低沉,想呼救也是不能。「呼呼...怎樣啊?是不是很痛痛呢?」土精靈咧開了肥厚的嘴角,一臉樂此不疲的說著:


「妳的尖叫真的是太讚了...簡直就是極品啊...快!繼續痛痛叫出來吧?「啊啊啊啊........」香汗淋漓,淒厲的尖叫逐漸變成了低沉的鼻音,此時艾蕾卡吐出伸手不見五指的黑煙,朦朦朧朧的黑煙令人目不視物,艾蕾卡趁機帶著公孫凝逃之夭夭。
===================================================
一個頭髮墨綠色的宛如海藻,臉色蒼白如紙空虛而荒涼,一雙眼睛惡狠狠的瞪視著,就像是好幾天都失眠長出了黑眼圈般。走路的姿勢也甚是奇異,他先跨出一步立定後,另一腳才又拖行走到定位。沒有多餘的話語,斜陽映照的長影讓他的眼神更加兇悍了。
他也是吳博士忠心耿耿的屬下迅。

迅的超速驅動使他的功力比起上次更上層樓,英虎的重力在那像颶風般的攻擊下幾無還手之力,他難受的胸前像是被股無形的重力壓著,那是由於自己的不慎,使得大家連同受罪的責任感。

迅鐵青著臉跨上前幾步,似乎對於英虎變的羸弱而感到失望。「真可惜啊,。雖然劣者也想就此收手,但是墨拉丁有交代下來,要把你帶回去。」

「劣者也不知道你與吳博士間有什麼過節,但也只能先把你帶過去了。」

迅認為英虎已經再無力氣還手,冷冷地準備要使出最後一擊時,伏在地上的英虎卻忽然有了奇異的變化!

「我不能...輸在這個地方...我不能...」英虎的身體乍看之下連站起來也很勉強,

體內的以太能量卻像是在臨危之際,被激發出了什麼潛能翡翠綠的光芒在英虎周身流動,讓他整個人就像是浸在一層綠琥珀之中。

「喝啊啊啊啊啊!」一聲雷霆怒吼,震盪了整間庫房天搖地動,不可思議的事情竟就這樣發生了!

「這...這怎麼可能呢?」迅簡直無法相信,他不知費盡多少修行苦練這才使體內的以太能量淬鍊出超速驅動,

但眼前英虎的變化卻也是他親眼目睹,英虎在剛剛的絕境之下反而使體內的以太能量活化,也同樣練成超速驅動了!?一股難以言喻的沈重壓迫倏忽而至,只見英虎掌間氣旋呈紫電萬丈,

無數的能量化成顯見奪目的七彩激流,便如怒海狂濤,隨時就要傾洩而出,綻放光華!「魔械流...!」「好...很好!!」收起了詫異的心情,迅再度揚起了武者較量間那種棋逢對手才會有的過癮。

他敬佩著的英虎膽識與潛力,所以也決定要全力以赴回應!「天械流忍術!!」「重力貫壓!!」「疾風碎破!!」雙方同時呼喝,

激起的以太能量如龍虎奔騰,激盪出了無遠弗屆的魄力!

雙方的眼睛彷彿有火焰在燃燒,奔跑的速度都是神乎其技,重力與狂風,

兩者間本來互不相容,卻在這驚人的拉扯較勁下交會出風雲驚變。宛如閃電驚鴻,兩人眼中已經是視死如歸的眼神,他們的拳頭到哪裡,人就在哪裡。

就在他們傾注所有集中力於對方時,一個高大的人影卻忽然竄入,將這如火如荼的戰鬥畫下了錯愕的休止。「到此為止!」那男人高大偉岸,英虎與迅的武技已經夠令人嘆為觀止了,

但在那男人眼中,卻像是見到兩個小孩子在彼此扭打般。他輕而易舉就架住了兩人手臂,以分筋錯骨之力將兩人彼此推倒,英虎本來只想快點擊敗迅保護夥伴,所有的精神都已放在剛剛那勢如破竹的一拳,但被那男人接觸過後,

拳頭上的力道竟然無聲無息卸勁而去,讓他身體就像是個斷線的風箏般空空蕩蕩,狼狽的摔落在地。「墨.....墨拉丁?」迅並非墨拉丁的直屬部下,所以也沒有像其他人心存忌憚,而是直呼其名。

墨拉丁倒也不以為杵,就像是看了場武打電影般作出著講評。「我不是說了,要留下活口嗎?所以才說傭兵出身的就是這樣,滿腦子就只想著戰鬥!」「你們兩個,剛剛的招數都很俐落,不過很可惜,距離『真正的超速驅動』,還差的遠呢!」

墨拉丁的這句話,卻讓英虎與迅聽了都感到一陣呆若木雞。

「怎麼可能...英虎剛剛的以太齒輪已經非常強了啊...」杜鵑戰戰兢兢,

墨拉丁僅僅只用一句話,便將兩人的戰鬥視如兒戲。那他的真正實力,又到底到了什麼樣的境界?

「我來教教你們兩個小毛頭吧。超速驅動,指的是能夠突破以太臨界點,讓身體的以太形成更高階的變化。」

墨拉丁就像是一個運動教練在訓斥著兩個不成材的弟子,而他的手心隨即出現數道以太波紋,跟著閃出了緋紅色的耀眼光暈!

「『真正的超速驅動』,就像這樣!!!」在墨拉丁掌心浮現的以太流簡直就像是團熊熊烈火,

霎時間,他就像是巍峨高山鳥瞰大地,周身的以太各種屬性在他全身滾動,時如寒冰凍結,時如火焰焚燒,忽爾如風吹拂,又像薄霧在飄盪。


鮮紅色的光圈隨著墨拉丁的身體高攀而起,就像是沐浴在一片鮮血之中,眼神散發著令人魂飛魄散的王者霸氣。

所有的以太屬性在他身上任其掌控,交織著瑰麗無比的色彩。


他根本用不著出手,任誰都看得出英虎與迅和他相比,實力之差簡直是望塵莫及。

一種莫名的恐怖就像尖刺般戳著英虎的心,他遲遲沒有接受到公孫凝回傳的消息,顯然已經落入了墨拉丁的掌握之中。「...你把公孫凝,藏到哪裡去了?」

「你沒必要知道。」墨拉丁嘲諷般的伸出了舌頭,就像是在回味著什麼佳餚美食般發出嘖嘖之聲。

「那個女人已經是我的囊中之物了。」

「住口!我才不管你是誰,快把公孫凝還來!」英虎咬牙切齒的怒喊,

墨拉丁冷笑一聲,將身上的以太流先行褪去。他看著英虎就像是看著一個徒自掙扎的待宰羔羊般,神情滿是不屑。
「小子,你知道那個女人的價值有多少嗎?」冷冷說道,

英虎完全沒有猶豫,馬上就頂撞了回去:「她才不是能夠用什麼價值衡量的!因為!她是我最重要的朋友!!」
「『朋友』?」聽到這個詞彙,讓墨拉丁原本還對英虎有些興趣的眼神,馬上變成了嗤之以鼻。

「收起你的天真,小子。『朋友』不過是弱小的證明。」「就因為自己不夠強悍,所以需要一群能夠感同身受的集合群體,來讓自己顯得不再那麼懦弱。

所謂的『朋友』,就是這麼沒有價值的存在!」聽到竟然墨拉丁將「朋友」描述的如此一文不值,更是讓英虎怒不可遏。

「你錯了!就因為有朋友在身邊扶持,所以我們才可以從難過中走出來,持續向前邁進啊!」英虎義憤填膺,

說什麼也不容許如此侮蔑他一直仰賴的目標。他的拳頭奮力地打了出去,卻馬上就被墨拉丁隨手攔截。

這拳傾注了全身重力,論起衝速足以比擬一台大貨車猛然衝撞。

但打在墨拉丁的拳頭上,卻像是撞上了一堵無堅不摧的高山,讓他的拳頭怎樣都推擠不進。

「怎麼會!我的拳頭竟然...」英虎不甘心的整張臉揪在一起,完全就像是個孩子被個長輩玩弄於股掌之間。

「哼,小子,不要太自以為是了!」墨拉丁哈哈大笑:「現在我的手就是多拉穆爾礦,那可是基魯斯特最堅固的礦石!」

「這就是...你的以太超能力嗎...」英虎急得臉紅脖子粗,但他的拳頭卻已經被牢牢握緊,怎樣都無法掙脫。




「終於被大爺我找到啦!原來是你這個失敗品,違抗把他藏起來的啊?」那兇惡的紅髮男子正是火精靈,

看到公孫凝就藏匿於此地,他登時露出了如獲至寶的表情。

「法...法伊...」艾蕾卡害怕得渾身發抖,卻還是鼓足了勇氣為公孫凝出言袒護。

「求...求求你了...放過公孫凝吧,你看她還這麼年輕,有更多大好前程在等著她啊...」「閉嘴!失敗品!墨拉丁大人已經發布了全城通緝,你還敢窩藏他?」火精靈露出了囂張的獰笑,驕陽似火的他頂著一頭怒髮沖天的髮型,配上那一對犀利的眼神,猶如戰神般的魁梧勇猛。

火精靈對著艾蕾卡厲聲咆嘯。「那傢伙是大爺我的獵物,我說什麼也要把他帶走!」「拜託你!不要殺公孫凝啊啊!」艾蕾卡拼命哀求,幾乎是要哭了出來。

但火精靈卻是無動於衷,因為以他目中無人的態度,永遠無法理解「友情」的份量,對艾蕾卡來說有多麼重要。「好,大爺我可以不殺他。」火精靈點了點頭,還以為自己的求情有所奏效,

正在他要鬆一口氣時,火精靈卻已經把槍口瞄準了他。「但我可沒說,背叛的叛徒我會放過他喔,哈哈!!!」「不要啊...」公孫凝哭的泣不成聲地大叫,但已經遲了。
「公.........公孫凝......我有幫上你的忙了嗎?有........為你........派上用場了嗎?」
艾蕾卡氣若游絲地道,她在公孫凝懷中的身體逐漸冰冷僵硬,艾蕾卡感覺逐漸步入地獄,
「公..................公孫凝......對我來說........你就像照亮黑暗的一道曙光........是我的希望」
艾蕾卡上氣不接下氣地道,她奄奄一息,目光渙散,
火精靈根本不留給艾蕾卡任何機會,就這樣狠狠的扣下了板機。子彈就這樣穿透了艾蕾卡的腦門,帶走了她最後的一絲尊嚴與友誼。「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那就像是狼哮獅吼般,把人命視如草芥,

一如惡火祝融燒得艾蕾卡乾乾淨淨,瘋狂又殘虐...事態的發展已經遠比想像中還更加殘酷,身為此次行動首要目標的公孫凝,也將成為土精靈肆意逞虐的玩物。
「不!艾蕾卡!」
淚流滿面的公孫凝的眼睛變的狹長,然後忽然睜圓,血絲充滿了整個眼白。鱗片一塊塊浮現,黃金之中帶着蒼藍的神秘紋路。五指化為龍爪,尖端鋒利尖銳,如同刺刀。兩塊骨質結構從額角突出,向後彎曲,牙齒森白仿佛惡鬼。一條鋼鞭似的龍威左右搖擺,公孫凝的身形從兩米瞬間暴漲到五米多。

龍翼從後背升起,宛如神明亦宛如魔鬼。沒有龍翼,雖然那黃金的羽翼堅硬遠超一般的龍鱗,而且可以增加移動速度,但在這力量與力量的碰撞中,只會增大公孫凝可以攻擊的面積。他可不認為自己的羽翼能夠抵擋的了公孫凝那恐怖的怪力。



創作回應

八神太一
《天空之淚,大地之殤》
芸芸眾生啊,失去了未來的方向。
未知的危險,向你伸出了它的雙手。
漫漫黃沙啊,它遮住了你的眼睛。
混亂與血腥,就在前方旅途中…

這首連孩童都能耳熟能詳的歌謠,便是這片大陸滿目瘡痍的真實寫照。
獨行於這片大陸,幾乎成為這世界上最危險的事。
自從天空神與大地女神的戰爭結束後,好不容易的平凡時光被未知的機器人打破。
它來者不善,肆無忌憚,不停將地上人變成如同殭屍般的「克爾斯」。
不堪苦難的地上人紛紛逃向天空或地底,去尋求天空神和大地女神後裔的庇護。
最終,美麗的世界變成荒無人煙的大陸。
但機器人仍不滿於此,繼續進軍天空與地底。
倖存的人又回到地面,企圖尋找機器人與千年前天神大戰的真相…
2024-05-21 08:22:51
八神太一
《無能之人無所不能》
英雄的帥氣、強大、溫柔、不凡令人向往。
英虎也不例外,在這擁有超能力的世界,他畢生最大的夢想便是要成為英雄守護他人。
就像曾經保護過他的no.1—時空女神“炎”一樣。
英虎長大後,擁有“驚魂百態”覆數超能力的他如願以償成為了夢想中的英雄。
甚至邂逅了許多美少女英雄,開啟他可歌可泣的不朽傳奇。
但危險的是,一旦敵人得知他所有的超能力,他就會變成一個無能的庸人,什麽都做不了……
2024-05-21 08:55:52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