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最終序章03

狂羽憶 | 2024-05-19 14:26:51 | 巴幣 2 | 人氣 61

最終序章
資料夾簡介
最新進度 最終序章06

  抓著滑翔翼隨機降落,看到什麼怪就打什麼,慢慢朝茶茶要我去的地方前進。
 
  我將頭上斜戴左前的木製狐狸面具覆蓋全臉。
  那是黑色為底、在開洞的細長眼睛周圍描上金邊,也在突出的面具下半部雕刻嘴形、鼻子、鬍鬚和短眉毛的部分塗上金漆;眼角和嘴角點綴紅妝;並在兩耳外側繫上吊著鈴鐺的紅色墜繩。
 
  現在不想遇上任何人。
  刻意偏離主要道路,在放眼望去都是高大樹木的森林中打怪。
 
  閃過穿著破爛衣服的矮小哥布林粗製濫造的短矛突刺,徒手用力一抽、奪走牠的武器,反手將牠刺死。
  對著遠處的第二隻哥布林投擲染血的短矛,將牠擊斃。並把牠同時丟過來的武器接住,轉身加速,把躲在巨石後面伺機而動、只露出半顆頭的第三隻哥布林秒殺。
 
  [獲得〈矮小哥布林短矛〉X8、〈矮小哥布林耳朵〉X3、〈23幻戒〉]
 
  從相對體型比較,〈矮小哥布林短矛〉對我們來說只是消耗性的投擲用武器。
 
 
  「最終序章」在打贏魔物後會自動獲得道具,無須靠近死亡地點附近撿取。
 
  不過我曾經目睹五隻等級三的矮小哥布林在圍攻一隻等級五的長牙野豬。
  就算有所傷亡,最後成功殺掉野豬的哥布林在屍體旁邊做剝取的動作直到野豬消失不見。
  這時候非玩家擊殺的素材/道具就會掉落在地上。
  遭到掠奪過的怪物,物品稀有度和數量通常都不太好。
  如果經過十分鐘無人撿取,就會消失不見。
 
  另外,擊倒獲得戰利品的怪物,東西就會轉移到玩家身上。
 
 
  打開地圖查看,標示的地點還相當遠。
  「可以的話想在下線前去到那附近,還是該以聚落為目標呢……」
  看一下天色,夜晚即將來臨。
 
  遊戲裡的一天是現實世界的六小時。
  而地球的零時在這裡並非白天,反倒是夜晚將至。
 
  現實世界的時間是00:13。
 
  據同學所說,隨著時間推移,魔物出沒的種類會有所變化。
  晚上的怪物也會比較強。
  (在野外下線會有一定風險,可以的話還是想盡量避免。)
  現在回城會遭遇麻煩,應該要先租旅館房間的……
 
  「晚上……」
  周遭原本看似依附在樹幹、巨岩或地表的青苔發出微弱的光芒,還有一些植物也在發光。
  「可以用來當照明的環境生物啊。」
  「既然這樣,〈狐火〉。」
  我的面前浮現出一顆外焰如墨水般的赤紅火球。在它的左右水平等距離處安置另外兩顆狐火。
 
 
  能夠如此隨心所欲地控制技能也是沒有使用系統輔助的關係。
  就算遊戲中的角色本體可以做出原本世界難以實現的動作,一般來說還是很難使出像是高速拔刀等動作。
  更何況是遊戲本身設計出來的獨創技能。
  所以遊戲設有輔助系統讓玩家能更盡興地遊玩。
  但是靈活度就會和自己控制的動作/技能有所差異。
 
  例如,系統輔助的〈狐火〉,第一顆肯定是出現在手掌心,其他則在角色身邊隨機出現。
  關掉輔助之後就能隨心所欲控制出現位置。
  而且連數量也可以控制。
  隨著等級提升,能呼喚的〈狐火〉數量也會增加。
  如果使用技能輔助,一定會叫出目前等級最大值。
  自己施展的話就可以選擇數量。
  雖然CD時間一樣,消耗的MP卻是以數量累加,在戰鬥中這樣的細微操作可能就會變成致命傷。
 
  雖然這並非絕對,也可以在使用系統的狀況下做到某種程度的改動。但和原本就可以自由操縱的玩家相比,之間的差距就會顯現出來。
  其實就算是遊戲裡原創的動作,透過查看內建的技能展示影片,實際操作幾次大概就能上手了。
 
 
  「根據之前的測試,〈狐火〉最遠大概可以離我一點五公尺左右。」
  只要不擊發就不會消失,還能充當照明用。
  我讓三顆火球以最大範圍等距圍繞在我身邊順時鐘旋轉。
  「還有就是你。」
  讓〈幻想的月光蝶〉顯現在我身邊。
  「不曉得何時會觸發什麼,趁四下無人測試看看。」
  牠就這樣隨心所欲地在我身邊飛舞。
  「雖然碰不到你,但在我戰鬥的時候還是要躲好喔。」
  也不知道是真的有聽懂還是單純的設定。
  當我在打怪時,它就會消失不見。等脫離戰鬥狀態又會跑出來。
 
  我還發現一件事情。
  「你在唱歌?」
  月光蝶在我身邊時會維持大概十秒的節奏發出很小聲、忽高忽低的鈴音。
  起初沒有太在意,而且進入戰鬥就會中斷。
  直到它出現的時間拉長,鈴聲一次出現雙音節,甚至三音節才發現那是一段旋律。
  月光蝶像是「你終於發現了」的感覺,左右繞圈飛舞回應。
  「音樂我不是很在行,可以加快速度或是直接唱給我聽嗎?」
  牠對我沒有多加理會,依然自我地翩翩飛舞。
  「好吧,或許是什麼線索。我再慢慢記。」
 
 
  夜晚的怪感覺起來是比較強一些,但畢竟是初始城鎮附近,對我來說打起來還滿輕鬆的。
  經驗值也比較多,升等也快一點。
  我把防具升級到出現系統懲罰的狀態。
  反正武器都能適應了,防具再重一點也沒差。
 
  目前等級七,配點是力二敏三,朝黑鐵太刀(櫻)的裝備需求數值慢慢前進。
  技能也多學會了三招,其中之一是五等自動學會的輔助技-〈熱血沸騰〉。
 
  「最終序章」在戰鬥狀態下無法自然回復HP/MP,但使用〈熱血沸騰〉就變得可行。
  雖然技能等級一的效果會打對折並且只能維持三分鐘、冷卻時間十分鐘,但聊勝於無。
  (如果一等就可以使用的話,打試驗也能輕鬆一點……)
  不過,也別太依靠這類技能,緊要關頭會出事的。
 
  另一招是種族的被動技能-〈獸血覺醒〉。
  能提高對周遭的敏銳度、探索範圍並提升反應速度和動態視力。
  (對我來說最有感的應該就是感知範圍變大和看得更遠了。)
 
 
  「〈二擊衝拳〉。」
  墊步向右閃過如重機般大小的野狼飛撲,左拳朝牠的側腹痛毆。
  原本的打擊過後又追加一計衝擊波。
  「〈威壓〉。」
  如同將氣勢化為有形之物,武器使力向下揮。刀身還沒碰到野狼,牠卻像被高壓氣鎚給鎮在地上。
  這招攻擊力偏弱,但附帶讓對手膽怯的效果。
  不管是攻擊力、技能等級、血量差距等等,只要彼此間的綜合能力差距越大、效果越顯著。
  趁牠有所退縮之際,縱斬接續逆向斬。
  「〈兜割〉。」
  一舉砍下牠的頭。
 
  輕呼一口氣,收起黑鐵太刀。
  「新技能感覺也抓得挺順的。」
  抬頭四處張望。
  「偏離要去的地方越來越遠了……」
  一昧追著陸續出現的魔物練等,看到可以採集的礦物和植物就會停下腳步。
  加上地形高低起伏很大、道路蜿蜒還要想辦法渡過溪流。
  地圖上出現像小孩子塗鴉般的足跡。
  雖然不比白天明亮,有月光和地面發光植物的照映下已經不需要額外的火光也能清楚看見四周環境。
  「這裡到底是哪……」
  途中完全沒見過人造道路或是聚落。
  目前剛升等級十,順便熟悉一下新學會的技能。
 
 
  又往不知名處前進一段距離,來到相較平坦的區域。
  「是不是該出現什麼了?」
  突然間頭皮發麻,像是被當成獵物般盯著。
  「〈兜割〉!」
  急忙向後轉身跳起、雙手持刀揮下,擋下逼迫眼前、張著足夠把我吞下去的一顆頭。
  「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是說能安心休息的地方!!」
  被撞飛一小段距離,對方慢慢昂首,眼睛還是直盯著我。
  透過月光,牠是身軀足以盤住一棵巨木,鱗片像花瓣、不仔細瞧會以為是超大花朵的巨蛇。
 
  等級十三的〈精銳˙蘭蚺〉/區域BOSS。
 
  「哈!?」
  這明顯很不妙吧!就算只有十三等,這種感覺恐怕精銳˙狗頭人中隊長率領的隊伍都贏不了吧!!
  「但是我不允許自己未戰就逃,大不了死回大樹國!〈飛燕〉!」
  瞄準眼睛攻擊的飛行斬擊被巨蛇輕鬆躲開。
  我已經趁機衝到牠盤住的巨木根部。
  「這麼大的身軀,隨便砍都中。」
  接連揮刀好幾下,感覺就像砍石頭一樣。
  (攻擊鱗片果然不是辦法。)
  牠居高臨下地看著我,擺動粗度是需要三名成年人才能環抱的尾巴,直接朝我砸過來。
  後跳躲開攻擊,我轉身朝蛇軀再次揮斬。
  「刮鱗片就是要逆著來!」
  既然不是平滑覆蓋蛇體的鱗片,就有辦法朝空隙傷害到肉質。彎曲的身體更讓我有可趁之機。
 
  確實造成比較高的傷害了,就真的只有一點。
 
  牠挪動身體,張開巨口向下俯衝。
  看準時機、跳躍躲過,補上〈居合˙二閃〉加減攻擊頭部,再次朝不同地方的鱗片逆向斬。
  巨蛇又挪動身體,改用尾巴橫掃。
  雖然牠的速度不慢,我還是足以應付。
  如此龐大的身軀就算不是打在同一處。在那麼固定的攻擊模式下,慢慢削血也只是時間問題。
  「差不多該換招了吧。」
  趁牠剛攻擊完的空檔再補上幾刀。
 
  目前蘭蚺的血量轉為四分之三的黃色。
 
  巨蛇對著我吐信,慢慢鬆開盤在樹幹的身體。
  從原本纏繞三圈變成一圈。
  這意味著對方的攻擊範圍變大、模式也會有所改變。
  「你還是在樹上,也大概猜得出來會有怎樣的行為。」
  巨大的尾巴突刺看起來就像攻城木樁一樣對準我衝過來。
  左跳躲開,持刀橫砍。堅硬的鱗片和黑鐵太刀擦撞出焰光特效。
  蹲低閃過後方接近的血盆大口,持刀往上砍。火花四濺,對蛇的鱗片卻只造成淺淺的刮痕。
  牠側過頭依舊盯著我,尾巴連續橫掃、拍擊。
 
  就算攻擊次數、頻率增加,動作模式有所變換。
  牠也不可能毫無顧忌地頭尾同時攻擊。
 
  「〈一角突貫〉!」
  持續攻防幾次,抓到機會朝尾巴的鱗片間隙猛力突刺。
  這一下造成較大的傷害,巨蛇對著我威嚇嘶吼。
  「可惡!拔不出來!」
  牠緊繃肌肉,死死地咬住我的武器,並開始甩動。
  接著高高舉起尾巴,意圖把我重摔在地。
  「隨便抬升就是十幾公尺,這下去還得了!」
  我逼不得已鬆開太刀、跳上尾巴,想藉由巨蛇的身體減緩急速下降的墜落傷害。
 
 
  根據其他玩家的實測。武器一旦脫手,經過十分鐘未取回,就會回復成可使用狀態。
  只是,如果卡在某個物體上就不在此限。
  除非物體消失或重新取回。
 
 
  沒有武器在手,在空中還是很危險。
  蘭蚺張大嘴巴想將我一口吞下。
  「〈威壓〉!」
  這招能造成像發射氣功一樣打出一公尺左右射程的高壓魔力。
  屏氣凝神,在牠最靠近我的時候對準上顎擊發。
  依靠後座力成功脫離危機。
  「還沒完,三發〈狐火〉!」
  為了避免牠的追擊,丟出三顆火球牽制。
  沒想到打中牠的下顎時,牠竟然做出甩頭的動作。
  「趁機會!」
  顧不得掉落地面對我造成些許傷害,趕緊衝刺重新取回武器要緊。
  「就算有點鬆動還是拔不出來。〈滑步〉!」
  趁牠扭動尾巴、接觸地面的瞬間利用技能向後急退,順利拔出黑鐵太刀。
  「〈滑步˙返〉。」
  重新接近同一位置。
  「〈瘋狂揮舞〉。」
  對著巨蛇同一處傷口三連斬。
  「再接再厲!」
 
  重新回到先前的攻防。
  等待狐火的冷卻時間結束。
  立刻對牠的側臉近距離爆破。
  巨蛇邊慘叫邊甩頭,直接用側臉想擠壓我而撞向巨木。
  就算我成功跳開,牠還是不停歇地多撞了樹幹兩下。
  (這個動作看起來……比較像在滅火?)
  我意圖不軌地笑了出來。
  「這應該就是牠的弱點。」
  蘭蚺停下動作不再攻擊,逕自地朝樹上爬。
  不是隱入樹冠,而是就在我注視之下,巨蛇的身影慢慢模糊消失。
  「不見了!?」
  而且一點聲響也沒有。
  我立刻背靠著巨木提高警戒。
  突然遠處傳來樹葉摩擦聲響。
  「上面!」
  抬頭一看,巨蛇張開大口,整隻從另一棵巨木俯衝而降。
  「What the……!?」
  這樣整坨砸過來不可能只有一段傷害,加上重力加速度,恐怕活不了。
  「〈蛇咬〉!〈滑步〉!!」
  連續使用技能衝刺,差一點就要被擊中。
 
  「終於肯下來啦。」
  落地點一片狼藉,巨蛇卻若無其事地朝我慢慢接近。
  「〈熱血沸騰〉。」
  損血還沒一半就使用新招,加上那樣的反應,火焰應該是牠的弱點之一。
  「這樣我還有一招,〈狐炎龍〉!」
  這是茶茶贈送的勾玉附帶的第二個技能。
  像狐火一樣,太刀散發出墨色外焰的赤紅火炎,形成蛇一般的身軀纏繞著我,昂首的是細長的頭部有著兩對晶瑩圓滑的寶石眼珠;向後延伸的不是角,而是像狐狸耳朵的毛髮。
  牠裂著滿是尖牙的大嘴和不甘示弱、盤起身體威嚇的蘭蚺對峙。
  體型旗鼓相當的兩頭巨獸爭鋒相對,旁觀者看到這個場面應該會覺得魄力十足才對。
  「光是這一招就幾乎耗盡我的MP,火力可別輸了!」
  驅使炎龍向前衝和巨蛇對咬。
 
  牠果然不是對手。
  蘭蚺瞬間就被火炎吞噬,整隻燃燒起來。
  牠痛苦地邊扭動邊四處亂撞,對周遭造成的破壞非比尋常。
  「嗚喔喔!效果太好了點!」
  不僅是頭和尾巴,連身體的劇烈擺動都是高攻擊力。
  我只能拼命閃避。
  巨蛇拖著火傷的身體快速衝進樹林重整態勢。
  我趁這空檔趕緊拿出應急MP藥錠丟入口中。
 
 
  藥水道具分為回復HP的紅色藥水;象徵MP的藍色藥水及兩者皆恢復的紫色藥水。
  只是紫色藥水的恢復量比同級別的紅藍藥水還要少三分之一。
  這大概已經成為遊戲玩家的常識了。
  只不過以沉浸式動作遊戲為主流的現在,要在激烈戰鬥中喝下一瓶水才能回復狀態已經變成惡作劇等級的懲罰了。
  取而代之的是應急藥錠。
  CD時間與同類型藥水共用,恢復量是同等級藥水的三分之二。
  方便性卻大大提升。
 
 
  (剩下的靠技能慢慢回。)
  畢竟很多技能都需要消耗MP。
  正式進入遊戲後,能夠使用輔助道具就可以增加容錯率。
 
  前提是不會被秒殺的情況下。
 
  蘭蚺的速度明顯提升了。
  擬態外表加上夜晚的視線受阻,不斷在巨木林中遊走的牠威脅度大增。
  (躲在樹下不是明智之舉。)
  雖然可以避免從後方突襲,如果牠從正面進攻、只要側過頭張開大嘴,我能夠逃的路線反而更有限。
 
  牠快速蜿蜒前行,突然在我面前急轉從右側咬過來。
  我向後跳開,沒想到巨蛇身軀如海浪般衝撞過來。
  「〈看破〉!」
  (這應該算是變種的〈鐵山靠〉了吧!)
  揮刀擋下這一撞,立刻面對牠轉身離去的甩尾攻擊。
  「〈居合˙二閃〉!」
  蘭蚺的普通攻擊威力提升到要我使用技能招架才能減少損傷。
 
  幾輪來回。
  發現蘭蚺速度變快有好處也有壞處。
  就算牠躲入黑暗之中,快速移動造成的摩擦聲讓我能判斷攻擊方位。
  「聲音沒了?」
  四周突然陷入一片安靜,我提高警戒應對。
  忽然牠現出蹤影,爬上巨木中段的蘭蚺彎曲摺疊身體,對著我彈射過來。
  「〈狐火〉!」
  三發火球朝牠的血盆大口轟擊。
  牠嘶吼一聲,痛苦地撇開頭。就算如此,整隻還是照著物理慣性砸了過來。
  一邊閃避一邊施展拔刀術招架,勉強硬撐過來了。
  很快地,巨蛇又展開攻擊,這次牠邊繞圈邊縮小範圍,急轉折張口朝我衝過來。
  還在想怎麼見招拆招,牠卻加速彈跳。
  盯著蛇口預判落點,我往左側墊步閃躲。
  巨蛇冷不防地從我右側出現。
  (第二隻!?)
  斜張的嘴已經近到我能看見牠上顎的尖牙就在我身前。
  「〈居合˙旋風斬〉!!」
  攻擊起到緩衝的作用,我已經盡量避免被強大的咬合力道秒殺了。
  情況還是相當不妙,我整個人被蘭蚺含在嘴中。
  忍受著蛇腥味和腐臭食物的味道,牠企圖把我吞嚥下肚。
  這種死法也不是沒遇過,但真的不是很好的體驗。
  口腔內的空間狹小,我沒辦法動作自如。
  想辦法拼命掙扎,突然間我開始朝巨蛇的喉嚨慢慢滑過去。
  (牠應該是急速抬起頭,想藉由重力讓我往下掉!)
  我猜得沒錯,越來越傾斜的空間,從牠微張的嘴巴我看見巨木的樹冠。
  (應該被抬升到相當高的地方。就算逃出去,不是摔死就是又回到牠的嘴裡。)
  「該死!〈氣刃〉!〈蛇咬〉!」
  透過七級技能卷軸學會的攻擊強化增加突進技的威力。
  對準牠的口腔內的硬顎突刺,避免掉入下方的喉嚨。
  雙手死抓著刀抵抗劇烈的搖晃。
  牠不斷痛苦地甩頭,卻怎麼也擺脫不了我。
  「既然你那麼想我走……」
  抓到甩頭回盪的瞬間,右手立刻反轉。
  「〈大鐮鼬斬〉!!」
  狠狠刮了巨蛇的口腔一番,牠痛得把我向上拋飛。
  「要死我也會把你拖下地獄!」
  不管血量,優先吃下應急MP藥錠。
  「〈妖狐之力˙二尾〉!」
  身體微微發出特效光芒,我的尾巴從一條變成兩條。
 
  十等自動學會的種族技能可以暫時激發潛在力量,提高HP/MP的最大值及回復速度。
 
  「再來,發動勾玉的第一個技能-〈心念〉!」
  這招可以瞬間冷卻一個選定技能。
  左手冒出熊熊火焰,在墜落時調整姿勢。
  蘭蚺對天空張開巨口,等著我自動送入口中。
  「那就看是誰吃誰!〈狐炎龍〉!!」
  一條赤紅的火龍如雷電般劈下。
  巨蛇就像被打中的樹木般起火燃燒。
  牠蜷縮成一團、痛苦地扭動。
  我獰笑著俯瞰牠,雙手正持黑鐵太刀。
  「我剛好有一招適合終結你的技能。〈大蛇˙斷〉!」
  原本這招五級學會的技能是前跳、側翻身加重力道的縱砍。
  現在卻變成握著武器、不斷向下前空翻轉的斷頭台。
 
  〈氣刃〉的增強效果還在,加上超高處的自由落體。
  蘭蚺全身還在著火,不死心地抬頭上咬。
  「死吧!」
  我直接衝進牠的嘴裡開始往下一路狂斬,像鏈鋸一樣直接把牠剖成兩半。
 
  穿出蛇軀、重落地之後,維持著斬落的姿勢,定格在空中的蛇屍隨著特效碎片一塊一塊剝落、迎風消散。
  (我還活著?)
  查看簡易狀態欄,殘血量:3。
 
  四周瞬間安靜得可怕。
  我站挺身體、納刀入鞘。
  無視跳出的獎勵介面,直接開啟系統選單。
  「X的,糞GAME!不玩了!!」
 
  [遊戲登出]
 
 
  拿下護目鏡造型的VR裝置,癱軟地拿起床邊的手機。
  顯示時間是01:35。
 
  毫無打倒強敵的喜悅,卻得承受用腦過度的疲勞。
  更嚴重的是身體的違和感。
 
  現行的沉浸式VR裝置帶來的體驗雖然能讓使用者獲得超乎想像的樂趣。但有部分的人會在結束使用後感到不適。
  畢竟原本的肉體並不能飛翔、無法身穿重裝備還能輕鬆狂奔。
  尤其是在激烈戰鬥之後,那樣的違和感會更重。
  我就是那類人之一。
  無法捨棄遊戲帶來的感受,只好努力習慣。
  通常什麼都不管地睡一覺就好。
  (剛經過這麼激烈的戰鬥,腦袋根本冷靜不下來……)
  另一個做法,就是運動。
  讓身體能力更接近另一個世界(遊戲)的自己。
 
  伸個懶腰、坐起身來。
  「我餓了,去買鹽酥雞和飲料。」
  這時間還在營業的香雞排店離我住的地方有點距離。
  「慢跑過去吧。」
 
 
  下樓時家裡漆黑一片。
  我拿出手機照明慢慢走下去。
 
  這裡是我的老家。
  從出生到國二為止都住在這。
  後來因為爸媽工作的關係而搬家北上。
  房子就這麼空著。
  固定一個月一次,會委託親戚幫忙找家事代理公司清掃。
  現在因為念大學又回到出生地,理所當然這件事就必須由我負責。
  由於大學一年級生要強迫在學校住宿,我就不需要和同學擠在四人房中。
  也因此我和同學之間其實不大熟,除了幾個因為興趣而有所交談以外。
 
  (買吃的回來配動畫看,再來想想睡醒要玩什麼好了。)
 
 
  動畫忍不住一話接著一話看,注意到時窗外已經開始亮了起來。
  加上前晚用腦過度,一沾到床就睡死了。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迷迷糊糊中有個聲音一直在吵。
  無意識地拿起充電的手機看,原來是邀我玩遊戲的同學打通訊電話過來。
  「終於接了,你到底玩到多晚。這款遊戲還不錯吧?」
  「嗯?我是不知道你好玩的定義,不過這款遊戲我不想玩了。」
  「咦!?為什麼!?」
  他突然間拉高分貝說話,可見有多吃驚。
  「說來話長,有事等我睡醒再說。」
  「抱歉,我要把你挖起床了。雖然是我說等你這週末玩過遊戲再談,現在就碰個面吧。我請你吃飯,來我家開的咖啡館吧。」
  「哈?什麼事情那麼急非得現在說。」
  「我有不得已的苦衷……等見面時再聊。所以你還沒看我發給你的影片吧?」
  「什麼影片。」
  「簡單說,就是你紅了。這也跟我要說的話有關,做好心理準備再看。」
 
  意識矇矓地掛斷通訊,看到他早上六點多留了「你紅了」的文字訊息和一個影片連結。
  (那時候我剛睡沒多久吧。)
  不假思索地點開影片,我立刻嚇醒。
 
  那是我在解茶茶任務的過程。
  有人側錄了我攻略石巨人的經過。
  應該是覺得我很不自量力才拍的,旁邊還能聽到許多玩家訕笑的說話聲。
  結果當然是驚呆當場的所有玩家。
  他還一路拍攝巫女祈福到我挑釁茶茶粉絲的所有過程。
  「底下全都是不可置信的留言……」
  當然也有很多質疑的聲音。
  「該死,以為是網路匿名就為所欲為!」
  趕緊起身盥洗,先去找他再說。
 
 
  騎車前往他家開的咖啡館,現在已經是下午三點多。過了用餐時間,內用的客人為數不多。
  「終於來啦,一副眼神死的表情。」
  跟他的家人打過招呼後,我們來到最裡面的角落位置。
  「餐點幫你準備好了,邊吃邊聊吧。」
  我坐下來看著眼前的套餐:沙拉、培根雞肉白醬義大利麵、蜂蜜鬆餅和特調珍珠奶茶。
  「請我玩遊戲,又是這麼豐盛的一餐。你的行為讓我有點害怕。」
  「別這麼說嘛,是我有求於你,這點誠意還是要有的。」
  他催促我趕快用餐,就當是落入對方的陷阱,總之就先聽他怎麼說。
  「為什麼急著找我?就這麼想要我繼續玩?為何?」
  「一項一項來吧。首先,影片你看過了吧?」
  我拿起沙拉邊吃邊點頭。
  「連我常逛的遊戲資訊站裡頭的專版也有人轉貼,還有其他玩家連我在商店街遇到的事也說了。」
  「你應該沒有用外掛吧。」
  「當然沒有。」
  「說得也是,畢竟連官方都出面說明了。」
  「哈!?」
  他拿出手機,把官方在社群網站的留言展示給我看。
  「有人把影片貼給官方看,而且質疑你修改裝備。就在剛剛不久,官方轉貼文章證實那的確是遊戲技能而且你沒有違反規則,還解釋那是通過試驗贈送的。之後你恐怕會更受人注目吧。」
  「謝囉,官方,真是謝囉。」
  我哀怨地大口嘆氣。
  「有官方背書總比沒有好。」
  「也是啦……」
  「可以跟我說你昨天上線做了什麼嗎?這也攸關我今天找你來的原因。」
  「是無所謂。」
  我喝了口奶茶潤潤喉,一五一十地交代昨天的遊玩經過。
 
 
  「我能理解你不想繼續玩的心情。真不知道該說你很幸運還是很倒楣……」
  聽完我的遭遇,連他都鐵青了臉。
  「對吧。」
  「不過,就是因為知道你有這種實力我才遞出邀請的。有幾件事情我想了解,首先是你在練習時取得了多少技能?」
  我邊吃義大利麵邊回想。
  「主動加被動共十八招,在試驗裡又多學兩招。」
  「所以試驗的難度是跟取得的技能有關嗎……順帶一提,我從網路上的教學裡試出了十二招,基本都是低等就能學會的招式。而且我沒有遇到精銳級別的怪。」
  「所以才會這樣判斷。」
  「屏除無人知曉的技能不說。正常情況下,〈燕返〉是中後期的才學得會的技能,是四十五等的強力招式。」
  「真的假的……」
  「也難怪會有一群人懷疑你作弊。更何況你還打贏那麼高難度的試驗。我和你遭遇的怪和數量完全不是同個等級。精銳級別的怪擁有的各種屬性、能力強度是普通個體的一點四到一點七倍不等。有人推測等級越高的怪越容易遇到一點七倍加成。」
  「我真的不知道該哭還是該笑……雖然我打贏了。」
  「是啊,如果這件事也公諸於世,肯定又會引起一陣討論吧。」
  「不要鬧了……」
  「高風險高報酬,從你通關後拿到的武器來看,系統獎勵應該也不大一樣吧。」
  「嗯……技能熟練度加倍、錢十萬、稱號、一些狗頭人素材和道具、武器再升級和一套高階點的新手裝。」
  「確實得到比我好很多的東西。確認一下,稱號是『初試啼聲』,額外加成是HP10/MP10/全能力加1?」
  「咦?我是HP和MP各加50,全能力加5喔。」
  「連這方面也有落差……但想到你挑戰了那種難度,也不是不能理解。」
  「稱號有那麼重要嗎?」
  「『最終序章』的稱號不容易取得,不是那種打怪一千隻或採集一千次就能得到的。而且多半沒有額外加成,所以很珍貴。更何況是只能挑戰一次的試驗。」
  「那稱號能幹嘛?」
  「最常見的是觸發特殊任務,也有人因為稱號而買到比較罕見的東西。」
  「特殊任務啊……獎勵裡我還有獲得一個綁定道具,你有嗎?」
  「……我看起來像有嗎?」
  我也只能苦笑了。
  「那個道具叫〈幻想的月光蝶〉,是一顆封印漂亮蝴蝶的寶石。使用了之後變成了不明所以的狀態技能。就只是在我身邊飛來飛去、遇到怪還會自己躲起來,而且好像在唱歌?」
  「這是什麼?我從來沒聽過有這種東西。」
  「更讓我在意的是,這個技能沒有使用說明、卻有額外註解。我記得是『能見到稀有的月光蝶是幸運,抑或是……』。」
  「嗯……聽起來就很可疑。」
  「對吧。」
  「這我再去調查一下。」
  「另外讓我很疑惑的還有茶茶的勾玉任務。照原本的攻略法,等級都高出飾品限制許多了,為何還需要這個裝備?」
  「所以你就去挑戰了?」
  「原本就有這個打算啦……不過主要還是因為茶茶主動希望?或者該說慫恿我去挑戰看看吧。」
  「這件事本身就很稀有。除了她的個性因素,這項任務其實只要跟社務所的任何巫女提起,都可以接取挑戰。另外,你的疑問確實很有道理。勾玉附加的〈心念〉是固定技能。要說其他取得方式還是有的,只是不好獲得。大概也是裝備勾玉等級上下的怪物或是任務。只不過花錢就能解決的情況,取得難度就一口氣下降了。所以很多玩家是想去賭任務送的第二個技能。」
  「這麼說來,官方設定上茶茶是有天賦的巫女。我問她為什麼推薦我去接任務。她說看到我身邊有蝴蝶飛舞,可是我那時候明明隱藏了那個技能特效。」
  「看來她真的是貨真價實的巫女呢。話說回來,勾玉的第二個技能根據玩家統計,大概也是落在三十五等左右可以取得。而且是根據種族、職業隨機給的。你拿到的〈狐炎龍〉可是強力大招。」
  「果然嗎……那可是幾乎要我現在等級的所有MP才能使用的技能啊。也是多虧它才能勉強打贏區域BOSS。」
  「蘭蚺也不是說找就找得到的,而且那隻可是號稱玩家初見殺。你不僅遇到更稀有的精銳級、破解牠的偷襲還一人討伐了。你才是怪物吧。」
  「哪有那麼誇張。」
  「牠最低限度要平均十八等以上、裝備良好的八人中隊才好應付。更何況你遇到的可是強度有兩倍以上加成的精銳級。我得同意那群PK玩家的說法,你確實該有點自覺也是自己口中的厲害玩家之一。」
  「那只是湊巧有能與之抗衡的裝備和技能而已。」
  「好吧,既然你都這麼說了。你不是還很疑惑牠為什麼會突然出現在身旁嗎?」
  「果然是精銳級特有的技能嗎?」
  「沒錯,原本只會〈隱身〉的蘭蚺會多一招〈幻術〉。你就是中了牠的那招佯攻吧。」
  「拜它所賜,我可是體驗了會造成心理陰影的攻擊。」
  「你還是打贏啦。那麼,有拿到嗎?」
  「什麼東西?」
  「〈幻術〉卷軸啊,那已經是這個技能最好取得的方法了耶。」
  「不知道。打贏後我罵一句髒話就下線了。」
  「唉……要是我遇到這些鳥事也會這麼做。」
  他喝口黑咖啡,表情轉為認真地說。
  「經過我大概知道了,那麼來談正事吧。我希望你能繼續玩下去並幫我們一把。」
  「你們?」
  「沒錯,這一切都是我們隊長命令我去做的。包括今天臨時找你出來也是。」
  「他是你現實中認識的人吧。你們的關係是……?」
  「是大我一歲的青梅,她也就讀我們學校。」
  「女孩子?所以你們……友達以上?」
  「以交情來說確實是,但絕對不可能有任何以外的發展。聽好了,她雖然長得漂漂亮亮的,身材也不錯,念書體育都難不倒她,是個系會長,家裡還很有錢。但是!如果你想多活幾年,就千萬不要打她的主意!」
  「喔、喔……」
  「她是寫作青梅,念作女帝的惡魔。」
  「……看來你也很辛苦呢……」
  「她想找信得過又有實力的人組隊。原本是安排我和你對打一場當面試。今天得知那個爆紅玩家是你的時候,就立刻叫我邀請你加入。」
  「假設,如果我拒絕的話……」
  他露出一副準備壯烈犧牲的表情。
  「這也勉強不來,反正我習慣了。」
  「習慣什麼!?」
  我無奈地搔搔頭。
  「是因為七月的大改版吧。」
  「那是部分原因,最重要的是沒有長期能配合的玩家。接下來會開放購買小屋,她也不想要有陌生人出入。」
  「雖然我沒資格說啦……但這是線上遊戲,本來就會結交很多不認識的人吧,一起攻略、一起遊玩、建立關係之類的。」
  「那你為什麼不這麼做?」
  「太麻煩了。」
  「這點你們很合得來呢。」
  「唉……其實我可沒那麼容易屈服,只是昨天真的太倒楣了。」
  「所以你還是會繼續玩?」
  我點點頭。
  「而且我有在意的事情要確認。解完任務拿到的勾玉有額外註解:『願能助汝突破萬難』。茶茶還塞給我一張標示座標和目的地的景物畫像,要我去那個地方。」
  「那個勾玉任務我也有解掉。承接的巫女最後也只是說聲恭喜,把沒有額外註解的獎勵品給我,就這樣子而已。」
  「聽起來越來越讓人好奇了。只是從我現在的位置和怪物等級推算要我去的地方……」
  「綜合情報看來應該是怪物三十五等上下的區域。」
  「至於任務等級就不得而知了。可以的話我還是希望能練個等,那種九死一生的環節我暫時不想遇到。」
  「可能有點難,現在你那麼紅,加上遊戲無法隱藏ID。」
  「只能盡量避開玩家了……」
  「我晚上應該會玩一下,如果需要幫忙再叫我。」
 
 
  離開咖啡館已經快五點了。
  回家前先去手搖店買飲料。
  (冰箱應該還有東西吃。)
  這樣不管玩到多晚都不用擔心了。
 
 
  回到家立刻帶上VR眼罩躺下。
  「上線吧。」




------
後記:
目前還有三話存稿,會以一個禮拜左右的頻率更新。
因為我沒辦法一心多用,只要開始動筆就會連音樂都不會聽。
平常除了工作以外,如果要玩遊戲或是補V的檔。寫作時間會拉更長。
到時會再說明。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