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RPG五期創作】禍動.心不動

白鴿 | 2024-05-19 12:19:43 | 巴幣 20 | 人氣 100


「嗶嗚嗶嗚——」
「學院園區範圍內偵測到夢魘相關空間裂痕,請各教師與學員前往就近正規軍據點避險。」
「這不是演習,重複,這不是演習!」
「緊急招募!請各冒險者學校之實戰科師生協助疏散平民以及據點保衛工作!」

迴響不絕的警鳴聲、循環播放的避難宣告,配合著黃色的封條將上央的學院區快速封鎖起來。消息頓時將整個學院區“引爆”。

「這次來真的了!」
「所有同學,將手上的東西放下,就跟演習的時候一樣,我們到西校區那邊避難!」

某校區的教室內,各種警報聲讓師生們顯得有些雞飛狗走,卻沒有任何人呆住停下、避難程序按照先前那數次演習的安排般進行著,所有人都拿上最重要的東西離開教室往西校區趕。

人群之中,高瘦的男學生對跑在旁邊的女生深情款款地說道:「寶貝,我身上穿的這一套都是我爸給我買的銀星訂造裝備。我的校服有斬貫抗性,披上這件外套吧,無論發生了甚麼,它肯定都可以保護你的。」

「怎麼這樣,我穿了它的話,你該怎麼辦?」女生的神色顯得很是擔心,而男學生卻無視女生的話、霸道地將校服防具遞過去,他連續對女生使用糖衣砲彈、然後在對方看不見的角度摸了摸自己褲袋內的烏爾班指環。

這一幕看得男學生後面的幾個同學牙癢癢,正要開罵,卻看到前方幾道高矮肥瘦特徵不同的身影逆人流而來。

「是戰鬥科的人!」察覺到來者身份的某學生喊道。卻只見為首迎面而來的一位高年級學長拉大嗓門:「讓開讓開讓開!」喊來竟然有還點猙獰,但不等眾人疑惑、學長的話已讓眾人明白:「李老頭說了,參與這次任務的,期中保底及格線起計、再以功績算加分,老子他媽拼了!」

這位為首的大學長臉色紅潤聲音雄壯,一看就算是生在低魔低武的世界,也是去當體育生、或者荒廢學業參加拳擊社還打到學界冠軍的那種人。這所學校裡戰鬥科的學生,都是各國軍事公務員子嗣或者是冒險者二代,會在央城入學當然已經簽下央城的冒險者契約。既然本便有“再來一次”的機會,不怕死的初生牛犢都想為期中“拼上性命”。

此時「啪啦!」的一聲,在走道旁邊先是有一些細碎的玻璃碎屑掉下,然後便是一道黑色身影「碰!」的一下砸在地面。

未等眾人看清,夢魘已經踉蹌著從地面爬起、並向學生們發起突襲。文科的學生群頓時一陣慘叫,而未等嘴中嘟囔著「天降學分!」的學長出陣接戰——

「嘿呀!」

一道白色的身影緊隨夢魘之後從天而降,來者一身素色大袍飄逸、黑色長髮飛蕩,他超級英雄式落地一腳踩在夢魘背後,將其壓得起不來:「都沒事吧?」他抬頭問道,英俊颯爽的臉容上、嘴角勾著一個微孤,讓女生們的心跳驟然有些加速——

然後長生舉手接住了空中掉下來的一柄廁所泵,他順暢地將其蓋在夢魘的頭頂強壓著對方的臉在地面磨擦。

女生們的心跳驟然剎車。還有一個南方同學的手錶AI自己跳出來表示偵測到異常心律。

「咋了?」長生撓撓頭,在三兩下運勁之後,長生身下的夢魘整張臉都已經被他泵進了綠化植物槽的泥土裡,他又再補了幾腳讓風壓將夢魘的頭穩穩的卡在地底。

「看著牠!等一會醫療隊來的時候讓人試著給他放淨化術!」

此時,彼方教學樓方向,斷續幾下玻璃爆碎聲從高處傳來。長生回頭一看,在對面教學樓的某個中層,黑漆漆的身影就像河水泛濫一樣衝爆了幾個朝向長生等人方向的窗戶,一整波夢魘潮就像下水餃一樣從對面教學樓掉落下來。

這場面看得長生噴了一句大丹國罵,他「啪啾」的一下將廁所泵套牢在身下那夢魘的腦後,再隨手抄起其中一塊用來圍起植物槽的磚頭往夢魘殺去。

「前排在我身後拉起封鎖線,攻擊手瞄緊敵群不要讓走漏了!施術者來個群控再來群攻!」

長生從未見過那四名學生,但在一看掃視後他便可以靠經驗和直覺,從各人的站位和神態裡讀取到他們的定位。這是在上次輪迴,為了可以和素未謀面的協作者緊急合戰而磨練出來的技巧。

一句話期間,已經朝敵群邁進不少距離的長生縱身一躍,他在空中將紅磚高舉過頭、磚頭被他握持著綻放耀眼的白芒。

夢魘群中某只實力較強的夢魘剛從著地的衝擊中緩過來,恍惚之中抬起頭來,牠看到了光。

還有迅速朝自己臉門拍過來的一片紅色。

神智不清的夢魘目炫中看到了星辰,然後牠眼中的世界陷入了一片漆黑、牠看到了夜空。

「著!」「啪!」
「著!」「啪!」
「著!」「啪!」

一時間敲擊聲連綿,長生就像打地鼠一樣精準地超高速將實力較強、他又可以在一擊內無害化處理的夢魘敲進土裡。

學校的操場裡種出夢魘來了.jpg

「同學們,校董拿你們的學費蓋出來充面子的草地操場終於派上用場啦!」

長生回頭一看,四個學生冒險者對上一群長生留下相對輕鬆的“學分”戰得如火如荼。

盡管長生現在一人獨戰,但出奇的是直到目前為止夢魘潮中單尚未出現過單體實力超越長生的存在。長生本便擅長爆發戰鬥和能力靈活,在不計消耗的情況下完全可以鎮住現場。

「只是…」長生搖搖頭晃去疑惑。他輕笑一聲,白袍的大袖一擺,風流抽動精準地只絆倒夢魘群中想越過他的較強大單位:「更多學分正在路上喔!」然後他便一人迎上更多、更大量的夢魘單位,雖然沒有實力超過他的、但實力與他極其逼近的並不少。

「真是討厭。」

啊,是啊,真是討厭。

敵人怎麼打都殺不盡,從教學樓高層跳下來的夢魘群就像瀑布一樣,好像…平均實力還在慢慢提升,背後是有魔王級的個體在作妖嗎?

法力快用盡了,再這樣被人海下去風屬性再擅長在空氣中濾能量恢復都要乾掉。到時候要獻祭生命力轉換法力再爆發一波嗎?最後要上手拼命和夢魘互撕嗎?

「真是討厭。」明明頭腦在抗拒危險,但當夢魘致命的手爪在臉旁撩過,為甚麼嘴角卻勾起了笑容?

每一顆理智的腦細胞都清晰地明白每一次交鋒的危險性,儘管害怕抗拒死亡,內心裡卻有一道激流為每一次接戰感到振奮不己。

長生一板磚頭拍在前面一只夢魘的頭殼上。背後一只夢魘嘶吼著朝長生出掌,長生一個俯身頭錘頂在面前夢魘的胸口擊飛對方同時避開偷襲,再一個迴身出拳打在偷襲者夢魘的臉上。

牠只退後了兩步。比長生實力稍強的夢魘出現了。

「法力還剩兩成。」長生說著快步後撤,他抬起手袖,內裡緩緩輸出抽劍的聲音。

「接下來需要你了,玉應龍。」

隨著寶劍從袖裡乾坤中出鞘,白袖之底彷彿有日輪升起,無匹的銳意升騰。長生的道袍亦流轉出光芒,原先環繞在他身周已經稍顯虛弱的仙光,隨著生命力被轉化為法力再度強盛起來、而生命力又再度被道袍的法陣補充。

兩成、三成、五成、七成。

劍仙再度回到強盛的狀態,準備好在拋開一切雜質的熾熱戰鬥之中,在熟悉的生與死之間感受獨屬於他的機緣。

就像回到家了一樣快樂。

「來吧。」

「第二回合!」

本圖由多多洛(goo752000)提供


創作回應

小洛
居然是學院避難
2024-05-22 23:59:06
白鴿
原本還想寫和演蠻多其他不同的部份,有更多是內心面的東西。

但由於日程的關係、而且還在出行,靠超.碎片化時間實在太難凝聚出啥好高深的內容了,所以餘下的靈感便存續到接下來的對串和創作裡繼續演繹。

順帶一提鴿子來台灣了…!
2024-05-23 00:13:50
小洛
歡迎 旅遊平安
2024-05-23 00:15:39
白鴿
中文字數:2287
2024-05-23 00:25:14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