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畫槌錄》第六百四十七章 妳是江湖殺手?

草士 | 2024-05-18 20:00:22 | 巴幣 0 | 人氣 500


第六百四十七章 妳是江湖殺手?

有人的氣息正在接近竹林,以道氣喊出的著急話音迴盪在冷月的竹林裡,少沖境氣勢表露無遺。聽這話音,來人似乎還是個男人。

判官一族二名少女互望一眼,齊是歪了歪頭,道:

「這聲音……難道是他?」

「定是他。」

「他、他可是男人……一個男人居然在、在女子閨房,他……他,他、他該不會……」

「無關任務的事,不必多想。這是大好機會,殺了袁昊!」

人的七情六慾發自內心,無可避免,無從捨之,人面如鏡,往往見人臉色,便可看出一個人的情感徵兆,二女之所以覆面具示人,一來的確是為了隱瞞身分,二來恐怕就是為了阻斷情感的顯露。

儘管難以從二女臉上看出半點端睨,不過,話音倒是暴露二女因為察覺來者是誰,因此掩飾不住的羞赧之情。

個頭較矮的那名判官一族少女仗開輕功,主動衝向聲音傳來的方位。

「休想!」

竹令謙喝道。可當她側轉過身子時,驚覺對方輕功造詣了得,轉眼不到就拉開數十步距離,已來不及動筆作畫,於是仗開輕功追了上去。

「畫瓊姐姐,恕小妹失禮了。」

其時,另一名判官一族少女擋住竹令謙去路,拿出兵刃——兩把藏在腰間的匕首,而非琴宮弟子用的琴具。

竹令謙暗暗皺眉,對方擺明是想拖住自己,怕是一時脫身不得,喊道:

「你……要當心!」

基於各種理由,不方便直接叫喚袁昊名字,只好以這種隱晦方式提醒他。

那仗開身法殺向袁昊的判官一族少女,見竹令謙沒有追來,心中一寬,頓覺肩上如釋重負,她可沒有自信能同時應付兩面夾擊,況且其中一人還是那個棘手的畫瓊。哪怕同族的二人聯手起來,她實也沒有多少把握能正面勝過畫瓊。

無人妨礙的當下,正是絕佳機會!

判官一族少女嬌軀爆發少沖境中期的境界,雙手取出匕首,左手匕首猛刺往袁昊額頭,另一手匕首伸向袁昊心臟位置,攻招位置全是致命要害,一出手即是要奪人性命。

冷月映照,閃爍詭異幽光的匕首挾著道氣,劃出優美鋒利的軌跡,空氣如絲絹般被隨意撕裂開來,悄無聲息。

「別怨我,要怪就怪你⋯⋯什、什麼!」

就在她以為得逞而冷笑之際。

忽見袁昊的身影就像突然消失般,鬼魅地往旁溜開二步,兩把匕首大大撲了個空。

「——妳是殺手?」

袁昊冷靜打量面具少女,困惑的話聲不怒不喜,與平時幾乎無異,彷彿根本不在意少女的殺意和殺招,更多的是對少女來歷感興趣的好奇。

等不到回應的下個瞬間,他再次施展泥鰍功閃身滑開,徒留無力地割裂空氣的匕首。

「什……那、那不是……功法,不,我從沒聽過這種……」

「喂,身為『江湖殺者』卻不自報姓名,這對即將赴死之人很失禮的。妳懂不懂規矩?」袁昊無奈道。

也不知是因為接連殺招被袁昊避過,還是對他的話感到疑竇,判官一族少女抬起頭,動作明顯頓了片刻。

不久,只聽她呵呵冷笑起來,道:

「少胡說八道,這江湖從不講甚麼情理規矩!」

「甚麼江湖殺手,可笑。袁昊,你怕死就不要找藉口,丟人現眼。你確實有幾分實力,但憑你這副模樣,怎麼有臉自稱是當代的……」

袁昊不等對方說完,臉色已猙獰起來,罵罵咧咧道:

「龜爺爺的,胡說八道的分明是妳,誰說江湖殺手不需講規矩!」

判官少女喉嚨發出「咕」的一聲,似乎被莫名發怒的袁昊嚇了一跳。

原來在化身黑白無常的那段時日,袁昊一方面主持大局,殲滅靈瑤宮各路山寨,一方面暗中支開君子揚,獨自應付各寨子雇來的奇妙殺手,自稱「江湖殺手」的一夥人馬,是以對他們那套既定流程與規矩清楚得很。

所謂江湖殺手,並非尋常的殺人者,而是意指「專殺江湖武者的殺手」。

江湖殺手似門派又非門派,所學武功相似於門派武功套路,確實能說是自成一派,不過,他們的武功卻全是針對各派武者弱點而創立的克制武招,儼如是為殺而建立的門派。

死者為大,以死為重——這是江湖殺手經常掛在嘴邊的話。

他們(江湖殺手)雖然受雇殺人,殺人者本來難咎其責,但畢竟身在江湖,這類專殺江湖武者的殺手並不少見。只是那些江湖殺手意外地十分固執,無關男女老幼,對將死之人,多數江湖殺手會自報姓名以示敬重。

袁昊對「只要是委託誰都殺」的江湖殺手很是不屑,他們唯利是圖,擅自引發無數混亂與悲劇,無疑是江湖的禍端之一,但那套「敬重死者」的頑固禮法,或許能說是江湖殺手最後的一點良知,亦是袁昊對他們抱有惟一而些許的敬意。

「妳這二流殺手,失去江湖殺手那僅存的固執,妳們這種人與野狗野貓的糞土有何不同?」

判官一族少女氣極而笑,面具劇烈抖動起來,道:

「呵呵……呵呵呵,大言不慚的偽物,看來殺你還不夠,得讓你先吃點苦頭!」

她高漲的道氣呼應冰冷殺意,少沖境中期氣勢進一步提升,猛烈大風呼之而起。

攻勢再起,雙匕首的殺招如綿密細雨,左右齊攻而至。

饒是面對包裹著殺意與道氣的匕首襲招,袁昊仍然心神未亂,仗開泥鰍功,忖道:

『怪哉,她好像當真不知道江湖殺手的規矩,令謙姑娘要我當心,難道……她不是江湖殺手?』

轉念又想:『罷了,反正她是敵人,這點不會有錯。而且——那面具,好死不死竟然讓我想起那破事。』

面具,未知敵人,圍攻。

種種似曾相似的情狀,已然不是歷歷在目的等級,而是以鑿刀深深烙印於血肉裡的悔恨和憤怒。

那夜,那晚,彷彿再次呈現眼前。

要說有何不同,間接點醒袁昊,斬斷以假亂真的幻覺,便是代替竹令謙位置的那個人——

滿腔怒火油然而起,瞬間凌駕「逍遙定心訣」的定心效用。

袁昊突然腳下一轉,折返而回,逕自迎上襲來的雙匕首。判官一族少女吃驚半晌,很快狂喜一笑,雙臂明顯運轉更多道氣,匕首自左右斜刺向袁昊喉嚨。

判官一族少女渾然未覺……不,她是被驚喜沖昏頭而全然忘了,忘了自己曾對同伴的耳提面命,忘了自己最懷疑而戒備的未知——那隻本該無時無刻提防的右拳。






這是「俠的故事」,望諸位朋友滿意!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