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魔都妖探 9-3 除妖師的舉手之勞

伍德‧瓦懷特 | 2024-05-18 16:11:47 | 巴幣 192 | 人氣 599

連載中Case 9 惡意的遊行
資料夾簡介
國北市讓妖怪、人類同歡的「百妖夜行」活動舉辦在即,卻屢屢爆出妖怪失蹤事件,甚至有在活動當天發動恐攻的預告。圍繞著遊行的惡意正悄然蔓延......

5
  「抱歉,本來以為可以馬上讓賀輔哥幫忙的,沒想到……」
 
  在前往除妖師協會的公車上,錦懋連連向亞依蘿及音奈雙手合十致歉。
 
  音奈一手抓著扶手,另一手握拳、微笑著說道:「沒關係,就算只有金毛和我們,只要一起努力,一定有辦法的!」
 
  「對。學長肯幫忙,我就很感謝了──呀!」亞依蘿說到一半,公車就無預警急煞,腳步沒站穩的她霎時靠在錦懋身上。她隨即挪開身子,有些靦腆續道:「我也相信學長!」
 
  看著嘴角藏不住笑意的錦懋,剛才站穩的音奈心中一陣醋意,讓她決定看向窗外,裝作什麼都沒發生。
 
  除妖師協會總部離百妖夜行主舞台所在的凱歌大道約三個街區,和相當多政府機關為鄰。高聳的大樓約在二十年前修築而成,入口駐守著一名警衛,但時時可見其他人員進出,可謂忙碌而熱鬧。
 
  儘管全國和妖怪相關的行政業務分散在各局處,但執行上均有賴除妖師協會統整。即便是滿腹權術的政客碰到得讓除妖師出馬的場合還是必須敬他們三分,也讓協會及其理事們成為各政黨積極拉攏的對象。
 
  另一方面,妖怪們在融入人類社會碰到困難時,協會也充當起轉介當事人到負責機關的潤滑劑,甚至有時還得調解不同妖怪間的糾紛;也因如此,出入協會的並不限於人類。
 
  走入協會大廳,最顯眼的莫過於上方播放形象廣告及政令宣導的電子螢幕,現在也正偶爾播放著涵瀅與毓修主演的百妖夜行宣傳片。兩側除了受理各種業務的櫃檯及供民眾休憩的座椅外,也貼了各種宣傳海報。位於一樓正中央的則是由職員們輪值的服務台。
 
  「我也是第一次來呢。」音奈先是好奇地觀察著四周,隨即湊到樓層介紹表旁:「文化、社福、反歧視辦公室──要去幾樓才對?」
 
  「跟在我旁邊,別走丟了。」錦懋連忙朝音奈招手,就怕她要是落單會被部分除妖師找麻煩。
 
  錦懋若非為了和父親見面和到地下室的演習場磨練除妖術,平常也不會往協會跑,而他也對協會實際上的運作一知半解。儘管如此,錦懋仍裝作熟門熟路地帶音奈及亞依蘿走向飄著妖氣的服務台。
 
  一位哥布林青年牽著年幼的孩子排在錦懋等人前面。儘管被他高大的身材擋住,仍可聽見服務台後傳來老態而慈祥的女性嗓音。
 
  「……唉呀,帶孩子的辛苦我懂呀!一定要好好加油──我們剛說到哪了?你在趕時間是吧?瞧我話一說就停不下來。」女性輕笑了聲,滔滔不絕地續道:「替太太請領生育津貼的話,到三樓的社會福利課就對了。聽說還有很多假能請,你也能跟他們確認……」
 
  對方話還沒說完,小哥布林便拉了拉父親的褲管:「爸爸?還要多久?」
 
  「乖啦,快好嘍。」像是抓住救命繩般,哥布林青年拍了拍兒子的頭,隨即連連點頭:「我知道了,謝謝妳。」
 
  錦懋三人看著匆匆離去的父子,不由得在心中苦笑。而女性似乎很滿意自己剛才的服務,充滿精神地朝他們招手:「下一位──唉呀,這不是錦懋嗎?這麼久沒見,長這麼大啦?」
 
  「嗯、寶秀阿姨,我們幾個禮拜前才見過……」
 
  眼前的職員看來已近退休年紀,身材瘦削、白髮稀疏、臉上長滿皺紋,但笑起來仍有幾分親切。儘管她身為妖怪山姥,仍因法規規定妖怪聘定人數的關係被協會雇用。
 
  來洽公的妖怪看到除妖師協會內仍有妖怪,多少也能放下戒心,但寶秀唯一的問題顯而易見:熱情好客雖是好事,但她過於殷勤的態度偶爾也讓民眾挺為困擾。
 
  「今天也是來找你父親的嗎?我查查他的行程……」「不是的,阿姨,是……」
 
  沒等錦懋說完,寶秀便拿起一本筆記本,用微顫的手翻閱著。不料才剛掀開封面,她又便抬起頭,這才注意到音奈和亞依蘿。
 
  「啊,兩位姑娘是跟錦懋一起來的嗎?」寶秀交握著雙手,臉色洋溢著幸福的微笑:「我們錦懋很乖的,謝謝妳們不嫌棄他。」
 
  「阿姨──」
 
  錦懋霎時紅起臉,根本不敢回頭看其他兩位女性的表情。他連忙轉移話題:「我學妹是Harpy。她的家人幾天前失蹤了,應該去哪科找人幫忙?」
 
  「失蹤?真糟糕呀!」寶秀見亞依蘿頷首,表情中難掩同情:「應該問四樓的治安科──還是七樓的法制科?我幫妳查查看誰負責。」
 
  寶秀晃了晃桌上的滑鼠,隨即湊近筆電螢幕,有些吃力地閱讀著,隨即才緩慢地敲著鍵盤。不料才沒敲幾個字,她便又打開話匣子:「說起來,上個禮拜好像也有其他妖怪來問過失蹤案的事情。最近好像挺常發生的。錦懋你要保護好兩位小姑娘呀!」
 
  「會、會啦!」錦懋搔著後腦,開始有些後悔來服務台:「所以是治安科沒錯吧?」
 
  「阿姨看看呀……」「不然我們乾脆──」
 
  就在錦懋耐心快被磨光之際,另一道挺拔的女性身影從服務台後方的通道走了過來。年約三十的她有著一頭褐色的鮑伯頭、頭髮梳到耳後、露出了珍珠耳環。而她穿著深藍色西裝外套、短裙,並穿著黑色高跟鞋,行進間就散發出一股不服輸的女強人氣質。
 
  「抱歉讓三位久等了。」儘管女子揣著一大疊文件,仍沒讓胸前的協會職員識別證被遮住。她微微鞠躬後便問道:「請問是來辦理什麼業務的?」
 
  亞依蘿同樣等得有些焦急,她主動上前解釋:「我姐姐失蹤了,警方請我來問協會。」
 
  「最近的失蹤事件是嗎?」女子毫不客氣地把手上的文件疊在寶秀的筆記本上,隨即伸出左手,皮笑肉不笑地指示:「四樓的治安科,電梯在各位右手邊。」
 
  「嗯、好。」對方俐落的舉止讓三人不約而同愣了一下。而女子則順手拿出手機:「負責人是我同期,我先幫各位通知她。」
 
  女子飛快輸入簡訊送出後,抬起頭順口問道:「對了,您是亞馬諾理事的──」
 
  眼前的女性和父親都給錦懋公事公辦的距離感,讓他語氣也跟著冷靜下來:「他是我父親。」
 
  音奈聽了不禁將嘴湊到錦懋耳旁:「原來金毛在這裡很有名嗎?」
 
  「有名的是我爸啦……」當事人只能聳肩,而剛才始終繃著臉的女子也才終於露出一抹微笑:「理事在我剛入職時關照過我,請代我轉達謝意。」
 
  錦懋頷首允諾,而女子這才想起自己沒報上名號,提起識別證。
 
  「我叫普莉爾‧蕙茜,隸屬行政科。」蕙茜雙手擱在腹前,再度姿勢標準地鞠躬,向音奈及亞依蘿說道:「不好意思剛才讓妳們等這麼久。我們會再加強職員訓練。」
 
  「沒關係,剛才阿姨也只是想幫忙──」音奈趕緊打圓場,正當亞依蘿也想附和時,卻見蕙茜臉色一沉:「這是我們除妖師自己的問題。」
 
  相較於疑惑的亞依蘿,音奈本想再替寶秀說話,但卻被錦懋岔開話題。他刻意向服務台內面色緊張、不發一語的寶秀揮了揮手,讓她回神:「那我就趕快帶她們到四樓去了,謝謝妳們兩位。」
 
  而在走向電梯途中,隱約能聽到蕙茜對寶秀叨唸著民眾的時間很寶貴,別老是聊東聊西,連該做的文件都沒做。
 
  等待電梯之際,音奈用眼角餘光瞥向頭都抬不起來,默默聽訓的寶秀:「なんでそんな……(為什麼那樣……)」
 
  錦懋盯著螢幕上播著的百妖夜行廣告,思忖了好幾秒,最後還是長嘆口氣。
 
  「這裡畢竟是『除妖師』協會呀。」
 
6
  「藍水晶」俱樂部離賀輔的事務所並不遠,但藏身於狹窄巷弄中,被周遭的老舊大樓包圍著;若非熟門熟路,大概難以想像死巷的盡頭竟藏著一棟占地寬廣、裝潢低調卻品味十足的建築。
 
  天色剛全暗下來,賀輔便來到藍水晶的門口。前頭一名和他年紀相仿的男性拉開大門,從縫隙露出的藍色光芒、杯觥交錯的乾杯聲及過於濃烈的芳香劑味道都讓賀輔不禁嘆道:「真不得了。」
 
  既然要來俱樂部調查,賀輔下午姑且先打了電話給地下組織龍雲會少主特爾卡‧浩人,而浩人一聽到藍水晶,便爽朗地笑了聲:「那兒我熟得很。怎麼?想去那玩?」
 
  「報你的名號會有特價嗎?」賀輔才剛說完,便注意到不遠處彩欣嚴厲的目光,才安分地縮起肩:「要去找人的,說是去了之後就失蹤了。我今晚要去一趟。」
 
  「喔?那裡現在應該不幹這種勾當才對。」浩人意味深長地哼了聲,旋即話鋒一轉:「我今晚有其他行程,你就自己去吧。」
 
  「當然,是我的工作嘛。」「只不過──」
 
  即便隔著話筒,賀輔彷彿都能看見浩人雌雄莫辨的臉孔上露出的冷笑:「有問題就報我的名號吧。」
 
  有少主的保證,應該沒問題吧?賀輔下意識地整理著衣服,隨即拉開撲滿吸音棉的黑色大門:除了煙味、酒味,空氣中還飄散著濃烈的妖氣。男男女女在正中央的圓形舞池忘情地隨著音樂舞動身姿,周圍用沙發隔出的客席上也能見到酒酣耳熱的極樂場面。
 
  「還好沒讓彩欣跟來……」「歡迎光臨!今晚想來點什麼套餐?」
 
  賀輔還在呢喃之際,就被櫃台後穿著西裝背心的青年喚了聲。青年梳著油頭、雖恭敬地鞠躬,卻藏不住眼神深處的流氣。
 
  「有沒有菜單?」
 
  賀輔咧嘴一笑,有些裝闊地靠著櫃台。而青年也熟門熟路地從抽屜中抽出以皮套包著的摺頁,並另外抽出一張護貝的傳單:「請看。新客人還有優惠。」
 
  隨興翻閱著內容的賀輔不禁在心中讚嘆著:哇、各式服務應有盡有,只有想不到,沒有做不到。只不過還真是高級享受,就連只是喝杯啤酒都夠換成好幾頓超商便當了。
 
  「如何?決定好了嗎?」「真難決定咧。我聽常來的朋友說這裡很好玩,才來看看的。」
 
  賀輔搔著後腦笑道,隨即從口袋中掏出手機,秀出達斯坦的照片:「你看,就是這位。你有印象嗎?」
 
  「你開我玩笑嗎?」
 
  原先還笑臉迎人的男子瞬間扳起臉,兩人間的空氣也彷彿霎時凝結,讓賀輔馬上察覺不對勁。
 
  「我朋友是杜拉漢啦,所以平時才都戴著面罩,怕嚇到人嘛。」
 
  「我知道。你是那傢伙的誰?」
 
  「就說是朋友嘛,嘿嘿。」
 
  賀輔本還想嘗試蒙混過關,但男子反而壓低嗓音:「那傢伙被這裡黑名單了了。少拿那傢伙裝熟。」
 
  賀輔絲毫沒有退卻,依舊維持著微笑:「為什麼?」
 
  「他這朋友挺不夠意思的呀?連他每次來玩,沒付錢就拍拍屁股走人也沒跟你說?」男子挑起眉毛、語氣愈發不耐:「要是你能找到那傢伙,就叫他來還錢。」
 
  「我也想找他呀,他也欠我一屁股債咧。」早在聽到委託人沒有親自來找,甚至不想讓警察介入,賀輔心裡就對原因有底。他隨口謅了原因,索性切入正題:「聽人說是他三天前晚上來了這裡一趟,之後就連絡不上了。」
 
  男子一聽眼神頓時凶狠:「講話放尊重點。你是在懷疑我們嗎?」
 
  「呵呵、怎麼會?」賀輔自知快將事態搞砸,故作輕鬆地搔搔後腦,同時亮出底牌:「我問過龍雲會的少主,他對你們也讚譽有加咧。」
 
  本以為浩人的面子能讓對方安分些,不料男子聽了只彈了下手指。賀輔下意識回頭一看,只見門口穿著黑西裝的高大半獸人緩緩走了過來,臉上毫無表情。
 
  男子將桌上所有傳單收了起來,並作勢捲起袖子:「你到底是什麼人?菲爾卡派來的嗎?」
 
  賀輔曾聽浩人提過,他在組內以往處理的工作並不討人喜歡,還被取了個菲爾卡(報喪女妖)的綽號。既然對方以這個外號、而非以少主稱呼浩人,那肯定是──
 
  「有話好好說嘛、呵呵!」賀輔雙手擋在自己胸前,嘴上雖還說得輕鬆,但心裡已冷汗直流:搞砸了。浩人那傢伙還說報他名號就沒問題,結果一報就自爆,根本是想暗算我吧?說不定連今晚有其他行程都是騙我的。
 
  他環視四周,暗自忖道:看來好像有人注意到異樣了。先別說變身成狼人能不能打贏半獸人,在這裡讓對方難看,以後就別想在這附近混了。還是乾脆實話實說?
 
  「欸?Richard,什麼事這麼大陣仗?」
 
  在賀輔內心掙扎時,另一道身影從他背後悠哉走來。對方穿著白襯衫及皮革背心,足踏西部靴,一見到賀輔便手叉腰、咧嘴一笑:「竟然會在這裡見到你呀?」
 
  「你是──」賀輔指著對方,拼命思索著。他見對方一副標準的牛仔裝扮,總覺得在哪裡見過:「誰呀?」
 
  「馬克斯!身手不凡的森守‧馬克斯啦!」馬克斯指著自己,語氣中難掩落寞:「錦懋很熟的那個除妖師啊!而且我們不是在以前的案件中見過嗎?」
 
  除妖師呀,難怪我不記得。賀輔在心裡調侃道。而在他點點頭、打算隨意答腔時,櫃台後的青年便先開口。
 
  「馬克斯大哥,你認識這傢伙嗎?」名為Richard的青年輕敲幾下桌面,吸引兩人的注意力:「一直拐彎抹角地在套話,還一副自己是菲──是少主人馬的樣子。」
 
  馬克斯瞬間理解狀況,狡黠一笑,搭上賀輔的肩:「這就是你的不對了。搬少主名號出來,太不給藍水晶面子,不過呢──」
 
  「Richard,我看這傢伙這次來跟少主無關,應該跟你們一樣,只是在討口飯吃啦。」馬克斯鬆開賀輔,靠在櫃檯前:「看在我是熟客的面子上,給他點方便吧?」
 
  見Richard還有些抗拒,馬克斯索性將手探向懷中,拉出除妖師協會證件的一角。而Richard一看就知道意思,不耐地揮了揮手、示意警衛退開:「知道了、知道了。一開始老老實實不就好了?」
 
  也有這種公務員。賀輔心裡雖是很感謝馬克斯出手相救,但也不禁想到此時大概還在加班的刑警朋友看到馬克斯會是什麼感想。
 
  在賀輔老實交代自己是來調查三天前達斯坦的失蹤事件後,Richard不情願地帶著兩人到控制室,調閱起門口的監視器。與此同時,馬克斯也悄悄在賀輔耳邊解釋著。
 
  「藍水晶以前的負責人因為涉入妖怪販賣事件,被他們少主設計搞下台──啊,那起案件跟你有關嘛!記得你就在場。」
 
  見賀輔尷尬地頷首後,馬克斯續道:「聽說少主接手後,少了作妖怪販賣的資金,結果開始砍員工福利,這裡的人都很不爽咧。」
 
  賀輔苦笑著搖頭,暗自想道難怪少主不親自過來。
 
  「你們兩個在說什麼?」「在替你們說話咧,呵呵。」
 
  馬克斯咧嘴一笑,隨即轉移話題:「找到畫面了嗎?」
 
  「三天前剛好不是我的班,要找一下──應該是這個吧? 」
 
  賀輔順著Richard的手指望去,只見戴著灰色面罩的高大身影站在櫃台前。起先似乎還聊得好好的,講沒多久就見櫃檯接待人員臉色越來越難看,甚至連警衛都靠了過來。
 
  一見情勢不對,達斯坦便逃之夭夭。其他人見他離開,似乎也懶得去追,各自回到工作崗位上。
 
  坐在椅子上的Richard按下暫停鍵,一手托著腮問道:「怎樣?滿意了嗎?」
 
  「嗯。那天晚上九點半到了這裡後,沒過多久就離開了。」賀輔順手在手機上做紀錄:「再往後看幾個小時,我要看他有沒有回來。」
 
  「呿。」「不過最近的確常聽說妖怪失蹤。」
 
  見馬克斯雙手抱胸、一臉輕鬆地盯著監視器,賀輔順口問道:「你們除妖師有什麼消息嗎?」
 
  「這案子不是我負責的,我可不管。」馬克斯兩手一攤、思忖下後又笑了聲:「不過負責的那傢伙也是挺有個性的……」
 
7
  在賀輔結束調查離去,馬克斯繼續玩樂後沒多久,又有另一道身影推開了藍水晶的大門。
 
  「歡迎光臨!今晚想──」Richard本來元氣十足地招呼,卻在看見對方後立刻臉色一沉:「是你呀?」
 
  「呵,以前我值櫃台可從來不是這種態度。」
 
  青年用手指理順著自己深紅底、而挑染金色的頭髮。貼身的白襯衫、修長的身材,配上神秘而深邃的雙瞳,讓人看不清他的心思、卻又充滿魅力地難以別開目光。
 
  Richard不以為然地整理著桌上的雜務,正眼也不瞧一眼:「今晚Candy休假,你要是想來敘舊,可以回去了。」
 
  「講話這麼衝,還沒吃到苦頭算你幸運。」青年挑起眉毛,揚起的微笑從容而危險:「我有想打聽的消息。錢我會付的。」
 
  「你在大家最辛苦時閃人,事到如今回來做什麼──」「嗯?」
 
  Richard不滿地直盯著對方的雙眼,卻霎時感覺全身戰慄。對方的眼眸有如蟄伏許久、準備出動的巨蟒,讓獵物難以動彈。他理解自己根本不是對手,但依舊在全身微顫之際、握著拳頭,不服輸地道出對方的名號。
 
  「厄洛波洛斯。」
 
  厄洛並未回答、只冷笑一聲,恰如動身狩獵的獵人不需多言。
.
作者補充:
  每次更新好像都得來這一句:讓各位久等了。錦懋和賀輔各自為自己的案子展開行動。來到除妖師協會的錦懋想探聽消息,櫃台的山姥寶秀阿姨卻一副慢條斯理的樣子。而行政科的除妖師蕙茜雖協助了眾人,嚴厲的態度卻似乎讓音奈挺不是滋味。儘管除妖師協會中也以和諧為名義而聘僱妖怪,但是否能有真正的和諧呢?

  另一方面,在少主的背書下來到藍水晶的賀輔同樣碰壁。這間正是Case 7中登場的俱樂部。而在前任負責人國盛被捕後,少主順理成章地接下經營權,但因限縮福利而似乎怨聲載道。而恰好在場的馬克斯見賀輔陷入危機而出手相救,總算還是取得線索。

  順帶一提,錦懋下午來到協會時,隸屬治安科的馬克斯並不在。他平時就常以巡邏或各種名義沒待在辦公室,晚上在藍水晶也是在蒐集情報──吧(此時應該還在加班的夏斗刑警默默打了個噴嚏)?而協會分了許多科室,大部分職員還是除妖師或其家人。雖然看到「反歧視辦公室」總有種裡面很多冗員的感覺。

  錦懋在蕙茜的協助下,得以和失蹤案件的負責人碰面;而賀輔本來和涵瀅約好吃晚餐的,為何又突然有空跑去藍水晶調查?究竟兩人間又發生什麼?而在本次進度最後,那個男人繼Case 7後再度登場。同樣神秘的他又和案件有什麼關係?請各位別錯過下次更新的《魔都妖探》!
 

創作回應

翔君
音奈會吃醋了欸,金毛小心要跟學妹保持好距離喔(欸
從協會洽公這一段已經就有人類和妖怪間小衝突的感覺,case的主題開始出來了呢
然後居然連厄洛都出現了,他一來好像就要出大事,這次case感覺會比之前更刺激XD
2024-05-18 18:51:00
伍德‧瓦懷特
看到別的女生撲在自己在意的男生懷裡,大部分的人大概都會吃醋XD
雖然除妖師蕙茜態度看來咄咄逼人,但寶秀阿姨的工作不是那麼完美也是事實,雙方又因人類和妖怪的身分不同更加複雜呢...
厄洛休息一個Case後再次登場,這次看來很多人都會出場呢XD
2024-05-18 22:04:27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