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寒舍裡的狐狸娘》──淵之底

武士イヴ | 2024-05-18 00:00:15 | 巴幣 22 | 人氣 510


*封面由雨靜繪製提供,
亞人財政大樓地下室的盡頭究竟哪位公主正在等待。

淵之底

  電梯經過地下八樓後像卡住般,雖仍能感受到艙體震動,但樓層標示仍停留在原地未往下移動。

  終於,機械運轉聲奏停,電梯打開了門,映入眼簾是條長直走廊,上方的日光燈管排列整齊,一直延伸至盡頭,其中有根正忽明忽暗地閃爍。

  「可能香茗剛離開吧!」小春仍拉著我的手,頭上的燈似乎是感應式開關,先前有人經過才會亮著。

  沿著走廊來到盡頭,小春將拉門一開,潮濕的空氣撲面而來,像公共游泳池般的大型蓄水池映入眼簾,也只有我們這側的岸邊有燈光提供照明,遠處與水底皆漆黑一片什麼也看不見。

  空氣聞起來並非普通游泳池的消毒氯水味,而是海水的鹹味,加上昏暗燈光,此景宛如置身寂靜的深海,僅有一絲光源驅散未知與恐懼。

  突然間,一道黑影自漆黑中竄出,由水下朝著我和小春所在的岸邊襲來。

  水花激起,兩根與人類手臂差不多長和粗細的粉色章魚觸手身上岸支撐其軀體,我才得以見到她的真身。

  「原來是春啊,還以為香茗有什麼事跑回來,但聽起來有兩道腳步聲又不太像。」她的觸手蠕動,只露出一顆頭於水面上,她的頭髮⋯,那看起來難以言狀,但如果說是亞人種,姑且算頭髮吧,感覺黏黏滑滑地糾纏成一束麻花辮,微光下透出粉紅色光澤,但⋯亞人種?水中?

  「還有⋯陸地人?真是少見呢!」於我盯著她好奇地觀察時,她張開第二層透明眼瞼後視線看向我,那對血紅雙眸,於黑暗中如紅寶石般閃耀,晶瑩地放出奪目光彩,「這樣看得比較清楚,但燈光有點刺眼呢!」。

  「嗨!美蛸呀!這就是我的主人,以前和妳聊過的!今天帶他來見妳了!」小春蹲下和那名潛於水中的亞人寒暄幾句,尾巴高高翹起以避免觸碰到流淌地面的水。

  「原來是這樣呀!你好呀!陸地人!」那位亞人向我熱情的打招呼。

  「你好!」見對方態度友善,我也蹲了下來,長長的影子延伸至黑暗處。

  雖然水波蕩漾,但比剛才看得更清楚,她全身包裹著粉紅色的黏液,除了人類四肢,於肋間兩側各延伸出兩支章魚觸手,其上的兩排吸盤與兩支看似人類的手臂輔佐,使她牢牢地固定在白色磁磚的岸邊。

  「陸地人!初次見面,我名為淵源美蛸,不過這是空氣發音,真正的水下頻率訊號你們陸地生物應該都無法理解和分析吧!」另一支觸手伸出水面,如同招手的動作揮舞著。

  「美蛸⋯這麼稱呼你應該可以吧?我還是第一次見到完全水生的亞人種呢!」依我的理解,水生亞人種在我們人類的研究中完全沒有記載,面前的確時是未被發現和分類的物種。

  「我們通常生活在深海,族人們都比較低調保守,像我這種想主動和陸地接觸的個體才算異類呢!也因此順理成章地被派駐在這裡。」美蛸的手和觸手同時用力蹬起,背朝我和小春座於池子邊,僅剩雙腿還浸於水中。

  她的背脊也非常光滑,身上觸手的連接處根部有層薄皮膚相連,粉紅色加上表層還有保持濕潤的黏膜,勉強能見到表面血管脈動。

  「你們待在陸地上沒問題吧?」我好奇地問道,如果是水生亞人上陸應該會有呼吸的難題需要解決。

  「這樣保持皮膚濕潤的話,再加上少量肺循環不會立即產生窒息危險的。既然我們身上還存在空氣呼吸的器官,盡可能地使用有什麼錯,家裡那群老蛸真不知道在想什麼。」美蛸像是抱怨地隨口嘮叨。

  「我也只聽過美蛸是公主而已,美蛸家裡的情況又是怎樣呀?」似乎存在小春也不知道的內幕。

  「雖然現在還算上班時間,不過也沒人看管,和你們多聊幾句也沒關係吧!陸地上說話還比較輕鬆!父王非常保守,現在你們共和國剛建立,亞人聯合和我們淵國的關係變得有點微妙,與陸地相關的事務都變成我主導了,隨之就是一堆麻煩雜事接踵而來⋯」

  「淵國?」身為人類的我一句都沒聽懂。

  「等等,主人聽到這些沒關係嗎?」其中可能有什麼隱情,小春連忙中斷對話。

  「沒關係吧,我才沒有打算一直隱居在深海裡,陸地上有更多更好玩的事呢!像某次我趁著下雨天穿雨衣溜出大樓散步⋯」

  「妳還走出去過?」小春驚訝地立起耳朵,簡直難以置信。

  「對呀,否則待在這小小的水池裡以一個星期為週期度日非常無聊耶!」美蛸的腳踢出水花,我才意識到他們口中的公主為真實的地位頭銜,總覺得這是位頑皮任性,卻很好處的公主。「穿上雨衣把全身遮住就沒人發現啦!」

  「但我們人類社會還不知道你們的存在呢!更還沒被生物分類。」我滿懷疑惑地道,這麼多年來船舶與海上活動,甚至潛艇與深海探險,這群亞人都沒有被人類觀測到。

  「陸地的行動和文明發展都在我們的情報網中喔!我們可看著你們超過千年,全都有記載下來呢!」美蛸自豪地將雙手交疊於胸前,這看來真的是非常古老的亞人種。

  「所以你們今天怎麼有空來呀?」

  「早上到醫院接受檢查和研究,下午不曉得要做什麼,就來到這裡了。」

  「陸地人與陸地亞人的契合度嗎?研究進度我這邊也會收到。說到這個,基因定序跑完沒問題的話,我們就會以觸手的長度和粗細分類在扁面蛸亞人和真蛸亞人喔!」美蛸興奮地蠕動觸手,讓她覺得又離陸地文明的接觸更進一步。

  「真的呀!但說實在,你們可以繼續安逸地生活在海底,不需要大費周章地上陸參與我們的事物。」小春回道。

  「怎麼和父王說出差不多的話,文明間的接觸當然能夠相互參照一起成長,你們的共和國是我從陸地國家中精心挑選的呢,其他國家愚昧地攻殺、討伐、整併、清洗,才不屑與他們接觸。」

  「聽起來你們淵國的顯現是對我們共和國提倡和平的肯定呢!」我笑著回答,這位來自海底古文明的公主還非常有遠見和抱負。

  「那當然!不過或許是因為應許之地,我們沒有遇上海底人類,否則我覺得也會和陸地一樣演變成種族間的鬥爭也說不定。」美蛸語帶感嘆,

  「⋯」我沉默地思考,根據人類歷史文明的記載和生物學,智人,也就是現代人,完全陸生生物,以肺呼吸。

  而於我面前,卻又存在完全水生亞人種,再往前追溯任何一個人屬物種,也沒有像鯨豚類演化為海洋生物,原先以為人類與亞人有共同祖先的演化關係在我的腦中徹底被顛覆。

  「陸地人,你似乎對我們很有興趣呢!」美蛸見我一語不發,就像心靈透視般說出我的感受。

  「主人對我比較有興趣!他對我們狐亞人的瞭解程度肯定比較多!」小春在一旁鼓譟,不知是不是出於忌妒,見到我和美蛸初次見面就有種確認對方就是知己的感覺。

  「知道喇,小春!」我輕柔地撫摸著小春的頭頂,尖耳朵於手經過後又再度立起,掌心被突刺和回彈的觸感非常有趣,這也表示暫時平復小春的心情。

  「那和你們說個秘密!我們真蛸在這座城市有另一個據點喔!那裡有一些藏書,還有提供特別服務,我假日沒回深海也會游去那裡。」

  「蛸亞人的藏書呀!」那裡說不定有陸地文明尚未有文字記載時的文獻,這激發了我的好奇心。

  「但閱讀可能要我們幫忙,那些都是用水波信號書寫,你們陸地生物沒辦法理解。」

  「沒關係,那我和小春有機會就去拜訪吧!」

  「聊得有點太久了呢,我得去處理文件,否則香茗又要生氣了,我再告訴春地點吧!」

  瞄了眼手錶,也快到下班時間,今天的拜訪就到此為止吧,收穫頗豐。

  「那麼再會!春!還有陸地人!」說完美蛸潛回深不見底的水池中,消失於無盡的黑暗。

  走回去的路上,小春的小脾氣又犯了,雙手插著腰對我說到:「主人!今天晚上吃章魚燒!沒為什麼!」

所以晚餐就吃章魚燒了。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