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惡靈古堡】英雄們的歸途 Leon S. Kennedy(1)

做白日夢的克里斯 | 2024-05-17 20:58:03 | 巴幣 0 | 人氣 64


  「再見了,里昂。」
  他永遠忘不了她說這句話的表情。
  那是既豁達又落寞,既堅定又虛幻的表情。
  比她一直以來的表情多了一分悲傷。
  「畢竟,特務和間諜之間,永遠不會有快樂結局。」
  槍響後,她無力倒下。
  再一次在他眼前,墜落──

    ※

  X事件的終幕全被戰地記者拍攝下來。
  人們頌揚他的功勞,為他冠上「英雄」的頭銜。一直以來都在暗中執行任務的他,在高層軟硬兼施的要求下,被推上公關活動的浪尖,滿足大眾對「英勇俊美的特務」的幻想,使得國民對執政黨的支持度快速攀升。
  他在一場場的訪問中,一遍又一遍地述說當天的經緯,一遍又一遍地回想扣下扳機的畫面。
  一遍又一遍地,目睹她的墜落。
  「亞當會以你會榮。」
  在一連串公關表演告一段落後的某日,前總統葛拉罕(Graham)將他找到辦公室,劈頭如此稱讚他。
  「讓我直說吧,里昂,你也快五十歲了,我想你差不多對現場工作感到力不從心了吧?」
  葛拉罕親暱地拍拍他的肩膀,領著他到沙發坐下。
  沙發對座的金髮女性對他投來熱絡的視線,卻又顯得徬徨不定。
  即使過了二十年,她在他眼中依然像個小女孩。
  「原本你是不該拋頭露面的,但這次好死不死,全被媒體拍了下來,現在輿論對你的支持度很高,我和黨內同志一致認為,不妨打鐵趁熱。當然,我知道你有顧慮,我們也覺得讓你涉足政界還嫌太早,不過以你的資歷和功蹟,說服總統將你拔擢為DSO(安全行動部)局長並非難事,等到你再磨練磨練,不用十年,我們就可以投入競選活動,走上你的老師──亞當的老路子。在這個生化恐怖主義橫行的時代,我們亟需一個對反恐戰爭採取堅定立場的領導者。想想看,從菜鳥警察當上美國總統,活脫脫是美國夢成真,選民會愛死這種故事。」
  聽著葛拉罕侃侃而談,他的心思在回憶中飄浮。
  亞當.班福德(Adam Benford)是當年將他從一介警察菜鳥提拔為政府特工的人物,對他亦師亦友,也像父親一樣令他尊敬。亞當對生化恐怖主義抱持強硬態度,因此順利選上美國總統,而他也以隨扈和友人的身份,跟隨在亞當的左右。多年來,他從未質疑亞當的教導。
  因此,亞當在2013年的恐怖攻擊遭C病毒感染時,他也尊重亞當生前的遺願,開槍將他擊斃。
  正如他對她做的。
  「你不用擔心沒有經驗,我會手把手教你要如何在華盛頓特區生存,要人脈,我也可以為你引薦大把的同志,我這把老骨頭什麼沒有,就是時間和資源最多。」
  「有什麼條件?」
  這是他進辦公室以來的第一句話。
  葛拉罕笑了,那笑臉就像在說──這小子挺上道。
  「我就開門見山吧,里昂。你也知道,這二十年來,我很感激你將小女從西班牙的邪教團手裡救回來,自從小女歸來,就一直對你讚不絕口,三不五時嚷嚷說要像你一樣成為特務,我費了好大一番功夫才說服她打消念頭。」
  「一個參議員能比現場特工為世界帶來更多改變,畢竟我可沒辦法投票同意對拉昆市投下核彈。」
  葛拉罕沒聽出他語氣中的酸意,又或許是不想在意。
  但坐在他對面的女參議員就顯得坐立難安。
  「里昂,你和小女都不是小孩了,我認為是時候考慮成家立業。輿論對單身的候選人往往也不太友善,一夫一妻的家庭更符合他們的想像,最好還有幾個小孩。既然你和小女曾攜手度過難關,我認為這個建議對你們都會是好消息。」
  到這裡,他已經聽出葛拉罕前總統的盤算。
  民主時代的政治運作大多時候和封建社會並無二致,都講究家世背景和姻親關係。
  「恕我直言,但一個姓甘迺迪的總統不是不太吉利嗎?」
  他半開玩笑地提出質疑。命中約翰.甘迺迪的那顆子彈,至今依然是茶餘飯後的熱門話題。
  葛拉罕以為他話中有話,發出哈哈笑聲。
  「如果你想冠葛拉罕家的姓,我也歡迎之至,都什麼時代了,我可不會糾結這點小事。」
  坐他對面的金髮女參議員別過頭去,大概是感到羞恥。
  他瞥了她一眼,回答葛拉罕的提案。


  「里昂!」
  背後傳來她的呼喚。
  他的記憶一下回到二十年前,她的聲音一點都沒變,真要說,就是變得更自信、更有魄力,畢竟如今的她已經不是嬌弱的千金大小姐,而是堂堂美國參議員。
  他停下腳步,轉頭看她踩著低跟鞋,慌慌張張跑過地毯,來到他面前。
  「對不起,都是爸爸擅作主張,我並不想害你感到困擾。」她輕聲喘息。
  「妳從來沒讓我感到困擾。」他聳聳肩,「嗯,也許曾經覺得妳很礙事,但妳學得很快。」
  艾殊莉(Ashley Graham)的表情複雜,不知道是否該為被挖苦而生氣。
  「里昂,我知道你很不好受。」
  「你知道?那你比我知道的還多。」
  「她是你很重要的人,作這個決定一定很痛苦。」
  「我是美國政府的冷血殺人機器,沒什麼好痛苦的。」
  「里昂,我不是陌生人,我是你朋友。」艾殊莉對他嬉皮笑臉的態度感到惱火。
  「妳確定只想當朋友嗎?」
  他轉向她,穿西裝的高挑身材在她眼中像一堵牆。
  他步步進逼,把她逼到角落,用強壯的手臂撐在牆上,擋住她的左右去路。
  「老葛拉罕的提議,其實妳很高興吧?」
  「我……」她語塞。
  「不如,我們就在這裡煮成熟飯吧?」
  說著,他貼近她的嘴唇。
  啪的一聲,他的臉頰多了一股熱辣辣的感覺。
  濕潤的光澤在艾殊莉的眼中閃爍,隨時會跌出她碧綠的眼瞳。
  那眼神和他第一次見到她如此相似,像是雨中受傷的小動物。
  「不要拿你的痛苦傷害我。」
  她快步離去的背影,好像永遠不會再出現在他面前。

    ※

  當晚,數則推文出現在公關部門為他申辦的帳號上。
  「『我覺得現在的好萊塢電影有太多有色人種了,有色也就算了,長得也不是挺好看,我不是種族歧視,但不覺得看皮膚白、身材好的美女會更賞心悅目嗎?天哪我真懷念以前的電影。』」
  「『同性戀和跨性別者對生育率又沒有幫助,有病就要吃藥,或者可以考慮去感染一點什麼玩意兒,說不定基因突變會讓你們正常一點。』」
  「『所有穆斯林和異教徒都應該被趕出美國本土,還我們一個純淨的清教徒美國,誰知道那些恐怖份子什麼時候會在商場或學校裡引爆生化炸彈?』」
  「『順便一提,我個人超愛跟一群小男孩一起泡澡,我們會欣賞彼此的槍管,比賽誰射得比較準,這時候總是讓我很快樂。』」

    ※

  「你到底有什麼毛病!你知不知道我們的計劃全泡湯了!現在公關團隊全都在想辦法滅火,你最好天殺的趕快給我發個聲明!」
  「我沒病,這才是我的真面目。」
  他背靠沙發,雙手張開翹著腿,不把葛拉罕的砲火當一回事。
  「像我這種有病的傢伙,不應該再為山姆大叔服務。」
  「你是什麼意思?」
  「那些推文就當作是我的辭職信。」
  他起身離開,毫無猶豫。
  「你這不識好歹的東西,不要再讓我看見你!」
  背後傳來葛拉罕的怒吼,而他只是揮揮手,沒有回頭。

    ※

  「哇哦,幾篇推文就可以取消我二十多年來的貢獻,真是瘋狂的時代,是不是?」
  他擺出不以為然的態度,將隨身配槍和證件放在辦公桌上,交還給新任的頂頭上司。
  「里昂,也許你該學著長大了。」
  英格莉.漢尼根(Ingrid Hunnigan)勾起睿智的微笑,默默收下他的裝備,無意慰留他。
  「然後沒上過前線的人現在成了我主管,不對,是前主管。」
  「也許DSO局長這個位子,比起會對怪物迴旋踢,更需要一個有成熟情商的人。」英格莉自豪地推了推眼鏡。
  「我會想念迴旋踢的日子。」
  「里昂,在英語裡我們通常說:我會想念你。」她叫住他,用過去指導他西班牙語的語氣。
  「我會想念妳。」他在門口佇足,回以微笑,然後離開。

    ※

  辭職後,他回到生長的城市。
  他的兒時好友亞克.湯普遜(Ark Thompson)在那裡開了一間偵探事務所,他過去好幾次和亞克聊到,有朝一日退休,可以去他的事務所當助手,如今終於實現諾言。
  亞克長他幾歲,在他報考警校時,就先進了海軍陸戰隊,不過沒待多久,另一支小隊97年在非洲發生的醜聞讓亞克心灰意冷,心一橫就決定辭退,加入故鄉的偵探事務所從助手開始磨練,以揭發體制黑幕為己任。他曾經私下委託亞克調查保護傘公司,因此害亞克被捲進生化災害事件,直昇機事故給亞克留下無法治癒的後遺症,時不時就喊頭痛。
  在他和亞克共事後不到三個月,亞克病重入院。
  「以後就交給你了,大偵探里昂。」
  「放心吧,文森先生。」他鄭重地握住亞克的手。
  「去你的。」亞克最恨他提起被誤認為文森的往事。
  不久,亞克撒手人寰。他依照亞克臨終所託,接手經營偵探事務所,薪水和以前無法比,但生活比他想像的還愜意,大多是調查一些雞毛蒜皮的小事,比如尋人和抓姦,偶爾幫小女孩無償找貓(誰叫女人是他的軟肋),他很慶幸噩運沒有再發揮作用,將他捲入又一樁的生化事件,倒是事務所的牆壁經常被噴漆一些不堪入目的字眼,比如「恐同者才需要治療」、「戀童癖下地獄」。他會站在門口用兩分鐘評鑑塗鴉技術,然後才走進去辦公。
  下班後,他喜歡去亞克鍾愛的酒吧喝一杯,正確來說是喝到不省人事。
  「亞克有頭痛,你有酒癮,就算要當偵探,也不代表你們都得有些毛病。你可不是馬修.史卡德。」酒保邊擦杯子邊說。
  「我們都有毛病,也許生物兵器只是把那些毛病暴露出來。」他把酒杯舉在眼前。
  他一直都有酒癮。從警校畢業那年,他被指派到拉昆市當基層員警,卻臨時接到待命指示,好死不死,女友對他提分手,理由是嫌拉昆市位置偏遠,沒興趣陪他搬到鳥不生蛋的中西部,頓失情感支柱的他徹夜灌酒,用酒精麻痺自己,隔天才撐著一頭宿醉,開車趕往拉昆市赴任,在那之後,遇到煩惱他總愛小酌幾杯,咕噥一句「我就這種命」(Story of my life.)。
  門口傳來有人進來的聲音,他沒從吧台抬起頭,反正接待是酒保的職責。
  「抱歉,已經過了最後加點時間。」
  「我只是來看一位老朋友。」
  回答的是一抹熟悉的女聲,堅強自信同時又溫柔。
  他一生最大的轉折,就從她撞開門,對他喊一句「別開槍」開始。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