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安樂席》第八章-血脈刻印的誓言-1

九方思想貓 | 2024-05-17 20:05:34 | 巴幣 136 | 人氣 571


本文亦連載於



  ※※※
  
  在安寧假期,利小萌與岑仁美展開筆談不過數日,便達成了諸多共識。
  
  三十歲是個微妙的人生分水嶺,即便到了平均壽命足足有120歲的當代,超過三十歲無法穩定自身生命風景的人,就很難在社會上保有一份安定的地位,也無法定義自身在一個體制框架下的角色。
  
  這樣的人,應該會在行為與邏輯上展現出混亂及迷惘,但自願走上安樂席的利小萌卻不是如此。
  
  對岑仁美而言,她不曾見過像這樣態度果決且思緒清晰的安樂席正選人,利小萌彷彿到了生命最後一刻,依舊充滿活力、展現著巨大能量。
  
  分明是自願走上死亡之路的女性,在她身上卻看得見更多可能性。利小萌的人生應該還有許多分歧點,往「未來」的方向展望,所見之處光彩斑斕。關於音樂、關於教育、關於愛、關於對父親的敬與恨……她的生命擁有如此厚度,下決定的速度卻甚至讓走過將近一世紀的岑仁美感到追之不及。
  
  一個女人,明明是如此特別,卻因為沒有做出社會意義上的正確選擇,生活就必須寸步難行。體制與文明,到底對充滿心願的年輕人做了什麼?
  
  已然年近九十的她,不可自控地想像過——如果走下安樂席,如今的利小萌,肯定能走出與此前完全不同的生命風貌……懷惴著這樣的心思,岑仁美與她筆談多時,全盤托出她的計畫。
  
  她打算帶著利小萌潛逃,逃離這個根本不是英雄也能坐上的虛偽王座。這麼一來,安樂席執行委員會在上座儀式那一天將會開天窗,全國直播的上座現場,也將變成一場笑話。
  
  在計劃當中,令直播出問題,激起群眾的不信賴,呼應反燒魂黨人的行動,是當天最好的情境……
  
  「所以說,登樓,利小姐,你們這樣是什麼意思?」
  
  在安寧假期別墅,理當是一如往常的探視行程,今天卻並非如此「安寧」。在左登樓的帶領之下,一眾持槍安執委團團包圍岑仁美,將她按倒在地。
  
  「學姐啊,您幾十年來為國家貢獻了不只一點點,但您知道嗎?」左登樓如同演大戲一般,中氣十足且高亢的說話聲在房裡響徹,「叛國者,常常也都曾經是看起來忠心耿耿的人,從上個世紀以來就是如此啊。」
  
  左登樓原本就與岑仁美不對頭,但她絕對不是省油的燈,否則也不可能在政府最機要、最隱密、最核心的服務單位裡身居高位。無輪她運作過什麼,從來沒有被她最大的仇人左登樓妨礙過。
  
  彷彿千算萬算不如天算,如今岑仁美雙手被低階安執委壓制,呈T字型躺在家具傾倒的客廳裡,眼角餘光確實看見利小萌與左登樓等人站在一起。
  
  而那片「電子閱讀器」,也就是兩個女人秘密筆談用的東西,就捏在左登樓手裡。
  
  「岑姐妳平常都會記得把字跡擦掉吧。」利小萌淡淡地說道:「唯獨這次列出行動計畫時,沒有擦掉筆跡。」
  
  「所以妳抓準了機會,告發了我。」
  
  岑仁美躺在地上,閉上她睫毛秀麗的明媚雙眼,深深嘆了口氣。
  
  「學姐妳根本不了解我的當事人。」左登樓的笑容顯而易見,他笑得很開、笑得很篤定,露齒而笑的神情就像是鱷魚一般危險且極富侵略性,「早在禮車上,我就已經摸清楚她的為人了。堅定!果決!愛國而且志向高潔……啊……多麽美麗。」
  
  見他一面說,一面興奮地全身顫抖,利小萌抿起了嘴唇,臉上淚痕兀自未乾,「向嵐離開以後,左首執也與我深談過一次,我們確實很容易互相理解。」
  
  「就是啊,就是!」左登樓哈哈大笑著說:「和虛偽的學姐不同,我可是非常誠懇的唷!哈哈哈哈,學姐啊,那天在安寧假期裡,我的當事人問妳向嵐過得好不好,妳不是講了自己的過去,顧左右而言他,就是不說真話嗎?」
  
  岑仁美睜開雙眼,望向得意洋洋的左登樓,面上滿是苦澀。
  
  「妳就不願意告訴她,向嵐已經死了嘛。她離開安寧假期之後沒有多久,就被暴徒所殺,她的死亡訊息老早透過全民健保6.0傳到伺服器。我們中央魂研院當然也派員前往調查這一起未經核准的非法死亡……結果猜猜怎麼回事?那些暴徒不但殺了她還辱屍呢,現場支離破碎的手啊腿的……被玩過的殘缺軀幹,經掃瞄晶片比對都是向小姐所有啊,那全身上下的刺青,也真夠招搖啊。」
  
  沒等左登樓說完,利小萌已經癱軟下去,若不是兩旁的低階安執委攙扶,她說不定會因為再度失聲痛哭而昏厥。
  
  「學姐,妳不只是劊子手,還是殘忍無比的騙子。」左登樓豎起一根食指,左右搖晃著,「嘖嘖嘖,人啊,最重要的就是誠心啊。」
  
  「小萌,妳聽聽我的解釋。」岑仁美也不掙扎,語調平穩地像是一切混亂都不存在,「我與妳交心,是因為我信賴妳。我們彼此交付了最深處的秘密與傷痕,妳應該可以明白我才對。我之所以隱瞞向嵐的死,只是因為我明白現在的妳不需要……」
  
  利小萌頭也不抬,低垂的臉龐看不出神情,只有淚滴頻頻落地,「妳以為妳已經很瞭解我了,但並不是。」她抽泣的語調,就像是已經拼不回原狀的心一樣零碎,「妳們是安執委,你們應該都看在眼裡……向嵐對現在的我多重要?她不應該落得那樣的下場……」
  
  「別被登樓帶走妳的思緒。」岑仁美略微提高了聲量,「他是個怎樣的男人?一個真正的愛國者,會用犧牲國民的方式來迴避該面對的問題嗎?一個正常的國家,會逼人親手燒掉自己的丈夫嗎?那並不是愛國者,而是泯滅人性,藉由將別人送上斷頭臺,提高自己身分地位的真正劊子手。利小萌,妳不可以被這樣的男人給打動。」
  
  「說得比我用唱得還好聽啊學姐!」左登樓緊緊抱著自己的雙臂,扭動著、發抖著,「啊……真好聽,這就是犯罪者的本質嗎?連說謊的時候都這麼好聽,嗯嗯!」
  
  他一面說,一面誇張地仰起頭來,笑得誇張無比。包含岑仁美在內,一眾安執委對於左登樓的這種怪異行徑早已見怪不怪,而利小萌似乎沉浸在無邊無際的憂傷之中,對於左登樓的乖張,更是毫無反應。
  
  然而,當他拿出手槍指著被按在地上的岑仁美時,狀況可就不一樣了。
  
  「左首執!」安執委當中有人發出慘叫,「你知道不能這樣子的!」
  
  左登樓那張笑容盡失的臉龐上,彷彿沒有半分遲疑。保險已是開啟狀態,揭示危險性的紅色標誌,正昭顯在他的槍身上。有力的食指早已扣進扳機護弓之中,只需要簡簡單單一個動作,躺在地上的岑仁美就將在眉心上多一個血洞。
  
  氣氛變得格外劍拔弩張,而就在此時,本來渾身癱軟的利小萌奮力掙脫身旁的攙扶者,她跌跌撞撞,滿面淚痕地爬行到岑仁美與左登樓之間,以跪姿大大張開了雙臂。
  
  「左首執,你不應該這樣做。」利小萌哭腫著雙眼,話語裡依舊帶著哽咽,態度卻無比堅決,「你如果還有身為國家公僕的自覺,就請你把體制貫徹到最後。」
  
  有差不多快二十秒的時間,那紋風不動的槍身依舊指著相同的方向,哪怕利小萌的胸口就擋在槍管前,只有一旁慌亂的低階安執委能說明時間並沒有被暫停。
  
  兩人的視線在半空中彷彿能撞出火花,但這份不對等的對峙,還是在左登樓放下槍的同時終結,「妳果然是個老師。」
  
  「我確實是老師。」利小萌沒有能夠站起身的力量,但她也沒有放下發著抖的雙臂,「你自詡為愛國者,而做老師的人卻眼睜睜看著你玷污自己的信念,那就是一種失職。」
  
  「是。」左登樓將槍收進自己的外套裡,捏了捏眉心,「我有點亂了,我這修行還不夠啊……嘿嘿嘿。」
  
  岑仁美仰躺在地,越過利小萌的背影,看得見左登樓的志得意滿。他揚起嘴角笑的樣子並不難以理解,畢竟數十年前,邀請岑仁美進入安執委,並要她親手殺死摯愛之人的就是那個男人。打從心底對體制的效忠,使得他對其他人嚴重缺乏平常心與同理心,而岑仁美沒有因為泯滅人性的懲罰而失去自我,相反地還做得越來越好,甚至同列首席,與左登樓平起平坐……
  
  作為一個因體制和民族而活的高階公務員,他怎麼可能忍受得了?
  
  情況看來絕望無比,然而,當岑仁美被拉起來時,望著利小萌始終未回頭的背影,卻流露出微笑。
  
  「岑首……妳怎麼了?」一旁的安執委不解地問。
  
  「沒什麼。」那笑容一閃而逝,幾乎讓那位發問的安執委以為是自己的錯覺。
  
  而當岑仁美被戒護離開安寧假期時,利小萌也被左登樓扶了起來。高大且衣著端正的首席安執委面帶自信的笑容說道:「妳做得很美。」
  
  「我第一次聽到這種形容方式。」利小萌接過手帕擦乾了眼淚,「現在,我只希望一切可以趕快結束,很累……真的很累了。」
  
  「我明白。」左登樓皺緊了眉,搖頭嘆息道:「妳知道嗎?我也反對過延後執行上座儀式,但大家都低估妳的信心和果決妳知道嗎?我早知道妳想要坐上安樂席的心情有多麼懇切。為國為民之心,那是急如星火啊急如星火!」
  
  回到那像是唱歌一樣的語調,左登樓手舞足蹈著,看起來比現場任何一個人都還要激動。
  
  然而,那究竟是剷除背叛者的狂喜,還是準備著手奉獻儀式所帶來的榮光,也就不得而知了。
  
  失控的情緒如同有著切換開關一般收放自如,那名叫左登樓的男人笑過、唱過,爾後紳士般伸出手,攙著利小萌往大門移動。那雙義手如同真正的手掌一般溫熱,那力道卻讓利小萌感到有些膽寒。根據岑仁美的說法,兩位首席安執委全身九成以上都已換成魂造義體,這也意味著,藉由非凡的魂體科技,他們的身體與其他安執委一樣都是強化過的。
  
  那雙帶有編號的義手,無論溫度再真,都並不屬於左登樓本人。
  
  藉由他人的靈魂,打造出一身軀殼——利小萌不禁想,這樣子真的算是「活著」嗎?住在那借來的肉體裡,還能保證是自己的靈魂嗎?左登樓時而如痴如狂,那些與生父相關的過往,會不會只是某一縷魂魄的念想?
  
  「利小萌小姐,我們出發。」沒有時間容得她細想,左登樓說道:「事不宜遲,明天就帶妳上座,安心將靈魂奉獻給偉大的合帶國吧。」

創作回應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急如星火啊急如星火!₍₍ ◝( ゚∀ ゚)◟ ⁾⁾♪
2024-05-17 22:41:53
九方思想貓
說得比唱的好聽,只好一開始就用唱的
2024-05-18 07:36:43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