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劍與妖異的幻想譚》──事件三.傀儡師之館(18)

翔君 | 2024-05-17 20:03:07 | 巴幣 218 | 人氣 510


事件三.傀儡師之館(18)


  走進大門,沿著階梯一路往下,其盡頭便是地下室的入口。

  那是一扇外觀平凡無奇,卻散發著比外面更為濃烈不祥氣息的房門。

  空仁與紗月互望一眼,深吸一口氣後伸手將門推開。

  ──門的另一端是個令人毛骨悚然的空間。

  地上遍布著發出紅色微光的管線,隨處可見零散的機關零件,旁邊的桌子上擺滿儀器與文件,看起來像是某種研究室。

  再往地下室中心看去──

  「……!」

  空仁和紗月都忍不住感到顫抖。

  在那裡的是一座容器──一座如同棺材的巨大鋼鐵容器。

  容器上刻著無數複雜的術式紋路,散發淡淡的詭譎紅光,底下連接著大量發出同樣光芒的管線。

  而在容器之中,則擺放著一具紫色頭髮的少女傀儡。

  簡直像在進行什麼禁忌儀式般,混沌又充滿褻瀆感的景象,光是看著就令人毛骨悚然。

  「──結果還是來了啊。」

  忽然,地下室深處傳出聲音。

  一位深紫色長髮的女子隨著聲音從黑暗中現身。對方不是別人,正是──

  「……歐陽熙。」

  這一切騷動的幕後黑手,傀儡師歐陽熙。

  歐陽熙雙手抱胸,臉上掛著陰暗的微笑來到兩人面前。

  「歡迎光臨,許千賀大人的公子,還有妖狐族的女孩。既然你們來到這裡,表示茜失敗了吧。」

  「啊……那傢伙可難纏了,直到最後都不放過我。」

  「那當然,她可是我優秀的女兒。那孩子被打敗,我也是很難過的。」

  嘴巴上說難過,歐陽熙的表情卻一點都沒有變化。

  空仁腦中不禁閃過歐陽茜那帶著壓抑的面容。

  「……所以呢?妳這麼大費周章,奪取靈力、用傀儡攻擊我們……到底想做什麼?」

  「喔?都來到這裡,我還以為你們已經知道了。」

  「確實是猜到了大概……」

  前往地下室的途中,空仁重新整理了一遍曾經聽到的線索。

  ──據說從十年前女兒過世後,她就沉迷於某種危險研究,走火入魔似的製造傀儡。

  情報屋曾提及的傳聞。

  ──擬似人格越是複雜,啟動傀儡需要的靈力也會跟著提高,那個需求量可是堪比儀式性的大法術。

  傀儡師曾解釋的理論。

  ──據說她最近利用各種手段在蒐集大量靈力,甚至不惜從靈脈抽取,只是被協會注意到後又收斂起來,不曉得想做什麼。

  前輩曾透露的情報。

  最後是……

  ──真正的名字是,『歐陽晴』……那就是母親大人的最終目的,也是……我早已回不來的姊姊。

  為母親而戰的少女,最後所說的話。

  將這些訊息結合起來──

  空仁抬起頭,仰望歐陽熙身後的鋼鐵棺材。

  「妳想把那個傀儡打造成死去的女兒──『歐陽晴』吧。」

  「……」

  歐陽熙沉默不語。

  「妳有兩個女兒,一個是歐陽茜,另一個就是她姊姊,在十年前不幸去世的歐陽晴……妳打算製作一個與歐陽晴無限相像的傀儡,這樣就像是讓她本人復活了過來,沒錯吧。」

  「哈哈,很好,正確答案。」

  歐陽熙爽快地給了空仁滿分。

  「晴……她雖然很有傀儡師的才能,身體卻相當虛弱。總是躺在床上度日,只能用傀儡當替身到外界交流。但就算是這樣的她,最後還是敵不過病魔。」

  她露出彷彿在凝望遠方的眼神,緩緩說著。

  「為什麼那孩子就得遭受這種不幸呢?族裡那群狡猾的老人都可以長命百歲,那個開朗的孩子卻……」

  「……」

  「所以我要創造,為那孩子創造全新的人生,給她一個不會受病痛侵蝕的身體,讓她得到完美的重生……!」

  歐陽熙陰森的面容開始出現執著與瘋狂,在周圍紅光的照耀下顯得更加詭譎。

  「這十年來,我反覆進行好幾次實驗,終於完成了無限接近晴的擬似人格。接下來只要注入靈力,就能夠喚醒晴了。」

  「但是想啟動這樣精細複雜的擬似人格,需要的靈力也超乎尋常,所以妳才不擇手段收集大量靈力,甚至不惜從別人身上奪取……」

  「哼哼,說得對,不愧是許千賀的兒子。」

  「開什麼玩笑!」

  空仁終於忍不住破口大罵。

  「就算真的成功,那也不會是妳的女兒,只是外貌和性格相像的人偶而已。妳明明是傀儡師卻連這種事都不懂嗎?」

  「製作出等同人類的傀儡,就是傀儡師的目標喔。沒錯,跟『至高的傀儡』是同個道理。」

  「就為了這喪心病狂的目標,多少人被妳捲進來?」

  「或許你們會認為我是瘋子吧,但這就是我花費十年所追求的,唯一的目標。」

  歐陽熙說得堅定,毫無一絲動搖的情緒。

  空仁這才看到這位女子的本質。

  旁人或許會覺得她是無可救藥的瘋子,但她同時也是種像聖人一般的悟道者。清楚認知到自己所求為何,不受世俗觀念所影響的實行,不會對自己的行為想法有任何疑惑。

  無論對他們說什麼都沒用,他們絕不會改變自己的想法。

  既然如此,空仁想問的就只剩一個──

  「……那歐陽茜呢?」

  「嗯?」

  「那傢伙也是妳的女兒吧,她直到最後都為了妳而戰,妳都沒有話要對她說嗎。」

  面對空仁的提問,歐陽熙只是輕輕一笑。

  「啊,我一直都認同茜喔,她也是我珍貴的女兒──是最優秀的傀儡。」

  「……!」

  理所當然的語氣令空仁忍不住咋舌。

  該說真不愧是傀儡師嗎?對她來說,自己以外的一切全都是傀儡。

  「夠了,空仁。」紗月冷冷地抽出符咒。「別管這女人了,直接燒光這個鬼地方。」

  她的眼神比剛才見到黑色傀儡更加無情,看著歐陽熙的眼神就像在看什麼打從心底厭惡的噁心事物。

  見到妖狐少女殺氣騰騰的模樣,歐陽熙卻還是不為所動。

  「沒用的。」

  這時,棺材容器上的紅光忽然增強,從淡淡的微光變成幾乎能照亮整間地下室的強光。

  「容器周圍已經佈下最高級的守護結界,就算摧毀整個地下室,也破壞不了『晴』。」

  歐陽熙張開雙手,身後的紅光呼應她的意志繼續增強。

  「雖然收集到的靈力不如預期,但只要再從其他地方抽取就好。再過不久,就能讓晴作為傀儡浴火重生──」



  「──斬斷吧,『幻劍』。」



  短短一瞬間。

  黑紅色的雷火之光在整間研究室閃動,隨後,周圍所有的術式光芒都熄滅了。

  守護容器的結界、收集靈力的「篡奪之法」……甚至是啟動「晴」的驅動術式,都在這瞬間灰飛煙滅。

  「什……」

  就算是歐陽熙,也不禁感到詫異。

  「抱歉,剛才在和妳長篇大論的時候,我就已經先發動術式了。」

  只見空仁將散發黑紅殘光的長刀刺入地板,面無表情地說道。

  「無論是『篡奪之法』,還是『歐陽晴』的驅動術式,說到底都是以靈力構築的法術……那麼,『幻劍』就能一個不留的全數斬除。在我踏進這裡的那刻,妳就已經輸了。」

  空仁淡淡的說完,將刀從地上拔起。

  「我不管妳有什麼想法和目標……既然傷害到我重視的人,那我就要阻止妳。」

  他提起長刀,刀尖指向歐陽熙。

  「覺悟吧──妳的罪惡就到此為止了。」

  「…………」

  歐陽熙瞪大雙眼,一臉不可置信地看著空仁。

  「……呵、呵哈哈哈……原來如此,是許千賀的獨創術式。沒想到你也能使用啊,是我太小看你了。」

  她露出乾澀的苦笑,摀著臉向後退。

  「我有想過計劃可能會被破壞……但沒想到這麼簡單。」

  歐陽熙自嘲的冷笑道,最後終於退到靠在身後的棺材容器上。

  「──那麼至少,讓我在最後和『晴』一起走吧。」

  在歐陽熙說完這句話的當下──

  地下室四周忽然出現劇烈的爆炸!

  轟轟轟轟!爆炸聲一次接著一次響起,地下室不過一會兒就整個燃燒起來。

  「這是……引爆了法術?怎麼會,『幻劍』應該把所有的法術都……」

  「是符咒,空仁!」紗月馬上就看出蹊蹺。「恐怕是事先貼上了符咒,這樣在術式啟動前都不會有靈力的流動,不會被『幻劍』影響!」

  「可惡,來這招嗎……!」

  空仁憤恨的咋舌,此時火焰已經延燒到面前,在他和歐陽熙之間築起一道界線。

  「妳打算就這樣自我了斷嗎?歐陽熙!」

  「反正已經失敗了,犯下罪行的我無論是族裡或是外界其他勢力肯定都不會原諒,那還不如在這裡做個了結。」

  「別開玩笑了!歐陽茜呢?妳想拋棄那傢伙嗎?」

  「我相信她一定沒問題的,畢竟是我優秀的女兒。」

  「少胡說八道,妳要給我負起責任……唔!」

  空仁伸出手想抓住歐陽熙,但猛烈的火焰阻擋了他的去路。

  「還是快逃吧,你們也不想死在這裡吧。」

  「歐陽熙!」

  「不行了,空仁……」

  「……可惡!」

  在紗月的拉扯下,空仁還是只能回頭往門口逃。

  猛烈燃燒的火焰頓時填滿整個地下室。



§



  難以忍受的熱量侵蝕著地下室。

  在火海中,歐陽熙倚著棺材狀容器,露出無奈的微笑。

  花費十年進行研究、實驗,好不容易來到最後階段,只差一步就可以完成,卻落得這個下場。

  「對不起,晴,請妳陪母親到最後吧。」

  她輕撫容器,慈愛的看著裡面沉睡的「女兒」。

  這具容器、裡面的傀儡,以及這間地下室,最後都將化為灰燼。

  關於「晴」的一切資料,擬似人格的構成式,啟動所需的靈力計算,全都會在這裡被燒光,絕不會被任何有心人士──尤其是歐陽一族的老不死們占為己有。

  這片火焰,就是賜予歐陽熙的火刑,也是她最後的執念。

  「不過……沒能完成還是很遺憾啊。」

  打從制定這場計畫開始,歐陽熙就做好了下地獄的準備。只要能完成「晴」,要承受什麼代價或後果她都無所謂。

  然而最後,卻連「晴」都無法完成就要墜入地獄。

  該說是因果報應嗎。畢竟這個過程中,歐陽熙捨棄了太多東西。

  捨棄了人性、捨棄了道德、捨棄了靈魂……甚至捨棄了本該給予僅剩一位女兒的愛。

  這種結果,或許也不太意外。

  「這樣……就行了吧……」

  歐陽熙望著棺材中傀儡的臉龐,靜靜闔上眼──



  「──等一下,要是您就這樣退場,那可不夠有趣喔。」



  忽然間。

  聽見了熟悉的高亢男聲。眼裡映入幾根黑色羽毛。

  歐陽熙微微張開眼,抬頭看去──

  「呦,熙小姐。」

  一位身穿黑衣,留著深灰色長髮的男子就站在眼前。

  男子的背上出現一對如夜色般漆黑的巨大羽翼,像是被那羽翼所保護,他在火海中仍不為所動。

  「巫鳶……?」

  歐陽熙默默喊出男子的名字。

  對方正是來自朱雀集團的烏鴉精。

  「為什麼……你會……」

  「您在說什麼?邀請我來的人不正是您嗎。」

  「……」

  「好啦,其實我收到總帥大人的密令,要弄清楚妳最近鬼鬼祟祟的都在做些什麼。」

  「朱雀集團的總帥……那位『暴虐之翼』嗎?還真是被不得了的人物盯上了啊。」

  「退魔協會好像也在調查妳喔,妳也真是惹到了不少人啊。」

  「無所謂,我本來就做好了心理準備,只要能完成『晴』就足夠了。」

  「不過撇開那個不談,妳應該也還有事要找我吧?熙小姐。」

  巫鳶的微笑似乎變得有幾分深邃。

  「在邀請函裡指名我,還用郵件表示有私事要找我討論。我都還沒聽妳說要做什麼欸,怎麼可以隨便落跑呢。」

  「是嗎……抱歉,我本來準備好了排定傳送的郵件,想不到你會直接來找我。」

  「不用謝我了。所以呢?找我有什麼事?」

  「這個……」

  歐陽熙朝門口方向一望,雖說在火海肆虐下已經模糊不清,但還是讓她想起某位少女的身影。

  那個為了她,堅守地下室入口直到最後的,最優秀的傀儡(女兒)。

  「是你的話……應該可以託付吧。」

  「聽起來真是沉重,不過沒關係。畢竟我家有很多妳製作的傀儡,作為報答,妳有什麼要求我都會盡力完成的。」

  「聽你這麼說我就放心了。」

  歐陽熙露出虛弱的輕笑。

  「有件事……想請你幫忙────」




  (翔君後記時間)

  大家好,這裡是絕讚趕稿事件四的翔君。

  本回更新增量!一次演完事件三的最終局面,見證歐陽熙的目的與結局。

  和前面的大場面相比,這個收尾或許稍嫌簡單了,不過這也是最初就決定好的。

  最後這一段沒什麼壯闊的打鬥,著重在歐陽熙這個人物身上,給她一個適得其所的結局。

  另外就是……對,從《夜叉公主》客串來的巫鳶先生居然還有戲份,想不到吧(欸),既然都登場了,果然還是想讓他做點事,不然就只是單純的前作彩蛋了XD

  那麼,下回也差不多要為事件三畫下句點了。


  如果喜歡這個故事,歡迎各位在底下多留言分享你們的感想。

  那麼,我是翔君,我們下次見~~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