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窺視_第十七章

TonyKuna | 2024-05-17 18:00:04 | 巴幣 0 | 人氣 33

連載中窺視
資料夾簡介

17
蘭傑今天起了大早。他簡單地盥洗過後,將睡衣換成了紅色襯衫和黑色長褲,再披上一件深色的夾克便準備出門。
「早上好。」菲爾正靠在家門外的牆邊說道。
「一大早就這麼堵人有事嗎?我還有沒有隱私啊!」
「昨天說要調查案件,但遲遲等不到人,我就直接過來了。」
「不是說九點嗎?現在才八點半喔!」
「走了,廢話不要那麼多。」
蘭傑嘆了口氣,關上了家門。
兩人沿著路旁的行人步道朝格雷家的房子走去。
「今天有什麼計畫嗎?」
「計畫?」
「就是……」
「喔!我知道了,看來是調查所所長現在對案件的樣貌還沒有想法,所以想問看看我這位私家偵探調查的目的或目標,是這樣嗎?」
「你……」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蘭傑聳了聳肩,接著說:「我今天打算要去調查那棟房子。」
「哪棟房子?」
「你還記得我有請你幫我查一些資料嗎?我應該有寫到格雷家後方的那棟黑色建築。」
「確實有這麼一回事。」
「結果怎麼樣?」
「等我一下。」菲爾將手伸進外套的口袋,然後掏出了一張摺起來的小紙。
「這是什麼?」蘭傑從他的手中接過紙張,然後打開來看。
「那棟房子是格雷家附近最舊的建物,他們房子都還沒蓋起來的時候就在了。但現在沒有住人了,那棟房子早就已經被政府歸類為廢屋。」
「既然都是廢屋了,怎麼還不拆掉呢?」
「因為那附近沒有其他住家,所以暫時不拆不會有太大的問題,剛好政府近期的預算不太夠,所以還沒有請拆除公司來執行拆屋的作業。」
「這是你自己編造的故事?還是政府那邊的窗口跟你說的?」
「我致電過去詢問的。」
「是喔?原來還有錢不夠的時候……」蘭傑皺著眉頭說道。
「那這樣還有要去看嗎?那棟廢屋。」
「當然,那是最好的藏匿地點了,如果犯罪後有一個可以讓兇嫌暫時休息、躲避追查的地方,那是最好。」
「是嗎?」
「而且那個地方,根本沒有人會去注意到。就連你們調查所辦案,也都只把重心放在格雷他們那邊的兩棟房子,有誰真的去查過那棟廢屋了?」
「被你說服了,那就去調查吧!」
兩人經過了菲斯家的院子,沿著牆邊往後院的方向走去,不一會兒工夫便來到那棟黑色的廢屋門口。
「整個都是鐵網欸?」菲爾摸著圍在房屋外的鐵絲網說道。
「你還真是大膽,如果兇手在這裡佈得是電網,你老早一命嗚呼了。」
「說的也是。」菲爾一聽便將手收了回來。
「到後面去吧!我相信會有入口的。」
兩人沿著鐵絲網走著。鐵絲網的上頭纏滿了封鎖線,漆黑又斑駁屋牆搭配雜亂的鐵絲網讓廢屋看起來就像是一棟鬼屋似的。只是繞著外頭的牆邊走,都能感受到一股寒意從腳跟傳來。
蘭傑在房屋的後方發現鐵絲網被剪開了一個小缺口,剛好是人可以鑽過去的大小。
「這不就找到了嘛!」他蹲下身去,俯身鑽過小洞。菲爾默不作聲,跟著蹲下、鑽了進去。
鐵絲網裡頭是這棟廢屋的後院,滿是雜草叢生,但若是仔細地查看,隱約可以看到一條由人走出來的小徑。
蘭傑沿著屋子的牆面摸索,一處纏滿藤類植條的背後,是一扇生鏽的小鐵門。他用手輕輕地磚動幾下把手,幾次金屬摩擦聲後,門縫被打開了些。
「推得動嗎?」菲爾在身後問道。
「應該……還可以吧!」剛說完,鐵門的轉軸一鬆,蘭傑整個人向前跌了下去,幸虧有枝條纏住他的腰際,才沒受傷。
「沒事吧?」菲爾連看他也沒看一眼,抬腿跨過了他懸在半空的身子。
「該死的破屋!辦完案子就把你給拆了!」蘭傑一邊怨聲一邊站起取下身上的枝條。
屋內散發著一股濃厚的霉味,也能明顯感受到室內的潮濕與悶熱,畢竟這裡沒有幾扇對外的窗口,大多是昏暗一片的空間。
菲爾從口袋中取出一支小型手電筒,打開電源來查看環境,蘭傑隨後也打開手電筒,並跟了上去。
一樓的環境有一處看似客廳,兩張舊沙發配一臺映像管的電視。一旁還放有布滿灰塵的小茶几,上頭有幾盆植株,但都已經枯萎,盆栽也都是黴斑遍布。
「這裡怎麼感覺,已經荒廢很久了。」菲爾說道,邊用手電筒照了更裡頭的隔間。
客廳的旁邊是間小廚房,廚房的環境相比客廳要來的乾淨許多,可能是因為這裡有一扇對外窗的關係。透過光線照過的路徑可以清楚看到空氣中的灰塵顆粒。
「你錯了,這裡應該是有人住過的。」蘭傑在一張小木桌旁停下了腳步。
「你看到什麼?」
「你看看這個盤子,上頭的油汙是那麼地清澈!」蘭傑蹲下身來觀察,接著說:「廚房的環境也被打理過地樣子,我猜應該有人會定期進出這間屋子吧!只是因為這裡都被你們遺忘了,就算有誰出入應該也不太會引起什麼注意。」
「被你這麼一說,好像真有這麼一回事,架上有一些杯子也是被洗乾淨的。」菲爾指著上方杯架裡的玻璃杯說,在杯架一角的馬克杯上都是黴菌和油汙,只有與其相隔的玻璃杯是乾淨的,而且只沾了一些灰塵。
蘭傑站起身來,緩步走出了廚房。從隔間一出來的右手邊就是通往二樓的階梯,他先是用手電筒照了下地板,確認沒有什麼阻礙通行的雜物後,再踩上臺階,菲爾也隨後跟著上了二樓。
二樓的環境更加地簡陋了,這裡一扇對外窗也沒有,隔間的牆也都被打掉,露出了裡頭紅色的磚塊,從痕跡來看,可以推論出原來這層樓的隔間配置,但這不是什麼特別重要的事,反倒是推滿了二樓地板的紙箱引起了蘭傑的注意。
當他正要伸手過去打開紙箱時,菲爾出手制止了他。
「等一下!」
「怎麼了?我做錯什麼事了嗎?」
「注意紙箱旁的標記!」
「標記?」蘭傑仔細一看,發現每個紙箱旁的地上似乎都標了編號和細小的線段。
「我猜,這是用來定位的,之前有些案子也常看到類似的方法。」菲爾蹲下身來,戴上手套,並給了蘭傑另外一副,接著用手掀開了紙箱。
「真有你的,差點就犯傻了。」
「就你做事神經都很大條,我才需要跟著你一起調查。」菲爾一邊說,一邊翻看著紙箱內的東西,接著他補充道:「阿對,翻東西之前請先記好每個東西的位置,要照原位放回去,我猜這對一位偵探來說不是一件困難事吧?」
「感謝提醒,我差點就要一股腦全給它翻出來了。」
兩人花了些時間查看二樓地上的所有紙箱,蘭傑時不時就要起身伸個懶腰,還要鬼叫個幾聲才能使身體放鬆。
「都是些日常用品內的雜物,似乎沒什麼特別的……」
「倒是我發現了不得了的東西。」菲爾用低沉的聲音說道。
「我看看?」
「這個紙箱內有一包記憶卡,而且它的位置還有特別的標記!」
「那你要……」
「我剛剛已經取出其中的一張了,看看回局裡能不能查出些什麼資料。」
「同意。」
菲爾將記憶卡收入夾鏈袋中包好,放進上衣的口袋中,接著將其它的卡片放回箱中,闔上了紙箱。
「二樓的東西似乎就這麼多,我要上樓去了。」
「走。」
兩人沿著階梯繼續上了三樓,蘭傑發現從二樓往三樓的階梯開始,都鋪上了深色的地毯,地毯的緩衝讓兩人上樓的腳步聲完全消失了。
「小心一點,我覺得不太對勁。」蘭傑拉了下菲爾的衣角用氣聲說道。
「我也這麼覺得。」
到了階梯的盡頭,菲爾沒有馬上踏上三樓的地板,而是先探了頭瞄了一眼三樓的房間,確認沒有異狀後,才緩身走了上去。
這裡和二樓一樣是全部牆面打通的開闊空間,但與一二樓的環境整潔相差甚遠,這裡就像是有人正在使用的空間,乾淨的地毯、掛在高處正在晾乾的衣物,還有一部小電視,電視前放了一張個人沙發,沙發上甚至有吃到一半的薯片包裝袋。
但這些都不足以讓兩人為之驚嘆,吸引他們目光的是房間左側的東西。
「我的想法開始實現了。」蘭傑朝房間的左方走去。
房間的左側有陽光透了進來,那裡有一扇玻璃窗,窗前是一臺裝備著長鏡頭的數位相機,相機安裝在角架上,下方纏繞著五顏六色的電線。從相機上方的燈號可以看出,它正在錄影。
而鏡頭拍攝的方向,正對著格雷家三樓的浴室。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