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人偶勇者(廢稿)

Sancho | 2024-05-17 15:19:18 | 巴幣 12 | 人氣 35

小說
資料夾簡介
最新進度 人偶勇者(廢稿)

  01
       火焰,火球在天空飛舞,穿著盔甲和穿著長袍的大人,騎著馬在互相廝殺,沉迷於將他人變成屍體的遊戲。地上有數不清的屍體,各自都留著惡臭的液體
       爸爸媽媽也跟那些人一樣,一動不動,再過幾天就會有人把他們燒掉,讓這裡變得像是從一開始就無人居住一樣。我則是像傻傻的羔羊,跟著其他小孩一起被趕至和平的地方,作為物品販售。
       在那裏,雖然只有少量的食物,但比起戰場上的喧囂,和平的吵雜聲讓人更悅耳些。白天跟著農奴一起工作,晚上則是吸著白色的汁液,都做完後才能休息。我總是被大人疼愛,因為我發不出聲音,也不會抵抗,他們用過度熱情的眼神看著我,用棍棒教育其他大吼大叫的小孩,而其他小孩不喜歡無法交流又不用挨打的我,總是一有機會就毆打我,但他們知道不能打衣服遮不住的地方,不然隔天就會被派發更嚴峻的工作,我身上的瘀青是這些小孩還有活力的證明。
       有很多小孩從試圖這裡逃走,有時是一個,有時是一群,但隔幾天後都會被抓回來,原因是附近的大人會抓小孩來當作奴隸販賣,而逃出去的小孩被抓住後又會送回這裡,直到他們放棄為止。在做為奴隸的期間,有時會看到一些脖子上有著圓環的人,他們是其他地區來的人,身上的衣物不是盔甲,摸起來跟牛先生的皮膚很像,腰間還掛著武器,膚色也有所不同,脖子上的圓環被我們取名為項鍊,是一群很好的人,雖然聽不太懂他們再說什麼,不過態度很友善,不會打我們,通常他們兩三天後就會被人拿著錢買走了,無一例外。
       我在這裡待了兩年,身邊認識的小孩一個一個都被買走了,畢竟同樣的錢買完好的商品更加划算,我就理所當然的被留了下來。為了讓我更加有用,大人讓我學會讀寫和料理,試著把我賣出去,但不能說話的我始終待在這裡,不久我就變成有些權力的奴隸,負責管理那些新來的孩子。在這期間,戰爭進入白熱化,草原上的屍體變得越來越年輕,舉國上下都在尋找名叫勇者的人,據說特徵是黑髮黑眼,但除此以外就不知道了。
       黑髮黑眼,真是籠統的特徵,但至少躺在地上的都不是勇者就是了。大人他們聽到這個消息後,不斷的尋找有這些特徵的小孩,因為這樣,我要管理的人也變得更多了。
       若是家族裡有勇者的話,名聲和錢財都會不斷湧入,要多少有多少,還能夠一舉成為影響國家的大人物,也難怪大人們如此瘋狂。
       過了一年,淡髮色的孩子已經都便宜的賣掉了,只剩與我同樣髮色的人了。
       這天,也是寧靜而充滿嘶吼聲的一天。
       也是我成為勇者的一天。
       02
       血的味道逐漸被排泄物取代,鬆弛的人體流出許多不同的液體,浸溼身上細心編織的衣物,視野裡的一切像是被凍結一樣,一動也不動。
       「痾......」在我身旁的男子痛苦的呻吟著,用血將地上染成黑紅色,讓躺在身旁的我頭髮和臉上都是乾掉的血塊。太陽一如往常的俯瞰大地,而我也一如往常地活著。
       這裡除了我和他之外,還有正大快朵頤的禿鷹,剩下會動的只有旗幟而已。
       我以為哀號聲能夠引來人的,看來其他人都走了。用匕首劃開脖子,將房子染成紅色後,我離開那裏去尋找營地。
       營地就在不遠處,觀望塔上的衛兵看見我後,呼叫魔法騎士團的團員前來。即便不叫名字,也知道是誰要來照顧我這討人厭的小鬼。不久,一名身穿長袍的女子從裡面走出來。
       「勇者大人,你又把自己搞成這樣了,不是說今天要做好攻城的準備,讓你趕快回來嗎?」
       我用匕首在地上寫下對不起,這已經做過幾十次的動作她也看了很多次,伊利斯早就知道我只是口頭上敷衍而已,很快就放棄說教了。
       「算了,先把你弄得乾淨點在開會吧。」她這樣說著,一手拉著我走向帳篷。路上的士兵都在避免和我搭上視線,畢竟我看起來不過就是個小女孩而已,卻能在戰場上不斷的立下戰功,而且對敵人毫不猶豫,就像嗜血的殺人鬼一樣。
       進到帳篷後,我脫下幾乎不能用的棉衣,把衣物幾乎脫光,讓她用毛巾擦拭乾淨,頭髮因為血塊而洗的特別久。
       我將沾滿他人鮮血的小刀抵在脖子上,用力劃了下去,有些黝黑的皮膚依舊無傷,我果然死不了呢。
        勇者是拯救人類的英雄,只有跟初代勇者有血緣關係的人才能夠獲得勇者才能有的力量,即便沒有黑髮黑眼,也可以成為勇者。從第四任勇者口中知道這件事時,王室和每個領地的大貴族們透過自己的關系讓勇者的子孫盡可能的都成為貴族,這樣比起讓平民握有能夠討伐魔王的軍隊好多了,而且還能夠讓後代的勇者都是沒有多少反抗能力的低階貴族。
       然而,例外卻在五百多年後的我身上出現了,若是勇者不是封印,而是將魔王殺掉的話,那我就只會是有著勇者身分的奴隸而已,就不用給我軍隊讓我預防魔王的復活了。
       我現在就是個能夠威脅國家和解決魔王的不穩定因素,討厭我的人多如牛毛,知道我真實身分的人不斷地派出暗殺者試圖換掉勇者,食物和衣物有毒不過是常態,一覺起來發現身旁都是箭矢的情況也不多見,火刑執行到一半時會自己熄滅,而水刑不是水會從破洞漏出,不然就是毛巾不吸水,彷彿世界在拒絕我的死亡一樣,最後只好把我安置在戰場,至少離王都是最遠的地方。
       我當然不喜歡這樣,但我除了能夠殺掉魔王和幾乎不會死的好運氣以外,什麼都沒有,既沒有能夠成為騎士的資質,魔法的威力也不過就是日常生活等級的,想用來殺人簡直異想天開。
     「好了,清理完了,我們趕快過去吧。」
       伊麗絲是第十七騎士團的團長,而我則是她的助手,這是為了不讓我握有兵權所做的決定。對處在作戰會議裡的人來說,我也算是異類,畢竟我最多也就算是士兵,實在是沒權力知道機密,要不是是伊利斯的助手,我早就被轟出去了。
       這次的作戰一如往常的攻城,將我和一部分的魔法師投進去,利用我不死的特性去擾亂敵人,魔法師則伺機攻擊,單純卻強力的戰術。
       「這次的作戰我也要參加。」伊利斯這樣說著。
       「這可不行,伊利斯大人,您並不是一般的士兵,不能去參加這種作戰,您要做的應該是在後方指揮眾人。」
       「雖然你這麼說沒有錯,」她從身後拿出一個圓筒,裡面裝著一張看起來要價不菲卻眼熟的紙,上面寫著滿滿的文字和一大堆印章。雖然我看不太懂,但應該是甚麼大事吧。
       「本人伊利斯,這次要進行活捉任務,目標是王國軍使用雷魔法的人,這是騎士總長所派發的任務,所以我得參加。」
       如果這是騎士總長的命令,那也沒辦法了。在場的人都沒有提出意見,而是繼續擬定計畫。剩餘的會議在入侵路線和攻城用具的確認中度過。
       「那群人還是一如既往的死板啊,要是身為團長的我只龜縮在帳篷內,要怎麼讓他人信服呢。你說的對不對。」
       -所以總長派發的任務是真的嗎?聽你說的好像只是去散步而已-
       「當然是真的,只不過裡面沒有要求我一定要去而已,總不能讓你一個人去參加這麼危險的作戰吧。」
       -有甚麼危險的,不是一直以來都是這樣嗎?-,伊利斯的表情變得悲傷,但卻一句話都沒說出,我不太懂這是為甚麼,反正我不會死,一定會回來不是嗎?
       伊麗絲沒有回答我,只是默默地走回帳篷而已。

       03
      「我要這個,多少錢?」長袍女子抓住我的手,把我帶到主人的面前,我看過不少這種直接把奴隸帶到主人面前購買的人,通常是某地具有權勢的貴族會這樣做,主人不會露出不悅的心情,但交易完的晚上,孩子們多多少少都會有傷痕,所以我想他應該是不喜歡這樣。
       主人說完我的狀況後,她拿出一個小皮袋的錢,示意要將我買下來。那一袋的錢可以買下五個帶項鍊的奴隸,主人也對此表示懷疑,但她堅持要付這些錢,還拿出一個圓形的懷表,主人看到後臉色發白。
       「不要多問,你今天沒有我這個客人,這裡也從來都沒有這個奴隸,知道了嗎?人力仲介。」主人不斷的點頭,直到女子滿意後才停下,這一刻,她成為我的新主人了。
       我換好衣服後,她讓我跟著她走,沒有要我戴上項鍊,也不用繩子綁住我,只是讓我跟著她走。我跟著她走,不斷的往森林裡走,就好像是被魔女抓走的小孩一樣,彼此之間只有樹枝被踩斷的劈啪聲而已。目的地是一條河,寬度大概兩個成人身高而已,很輕鬆就能看到對面。這幅景象非常漂亮,比起戰場和農場,我更喜歡這無人的地方。
       引起我注意的不是她向我揮來的刀子,也不是她冷漠的表情,而是漂浮在空中的金色沙子將刀子抓住,那像是魔法,但與我知道的魔法都不一樣,既不會燙人,也不會把人吹走,看得見卻摸不到。
       「這是什麼?你做了什麼?」她似乎很驚訝,但依舊不斷的對我攻擊,刀子和沙子在空中不斷的對撞,我呆呆的站在原地,無法理解眼前的景象,只能乖乖的被保護。
       我嚇得癱坐在地,眼睜睜看著她用刀子不斷的攻擊沙子,但都沒甚麼效果。知道刀子沒有用後,她改用魔法,但那神奇的東西一樣把魔法阻擋了下來。
       沙子會保護我,意識到這件事之前,我已經逃走了,用極為笨拙的步伐跑著,但那沒有意義,因為跑不到五秒就被抓起來了,她的手掐住我的脖子,呼吸瞬間變成跟逃走一樣不可能做到,那謎樣的東西沒有像剛剛一樣保護我,只是在旁邊待著。
       眼前的景色漸漸被黑色覆蓋,用盡全力的揮拳和踢擊都沒有用,頭被異樣的感覺壟罩,眼淚止不住地流出,感覺靈魂快要從身體離開了。
       晃動,馬車獨有的晃動感讓我醒了過來,手和腳都被石頭做的環給綁在馬車上,石頭的重量讓我沒辦法走路或舉起手,只能用趴著的方式待著,用高額金錢買下我又想殺掉我的女子正駕駛著馬車,我想問她為什麼要殺我,還有出現在我身邊那些沙子是甚麼東西,但她不理會我在車上刻的文字,只是把我的嘴巴強行打開,塞進麵包和水,之後又繼續行駛,這樣的時間持續了三天,到了像是城門的地方,衛兵原本想要檢查馬車裡裝著什麼,但隨後又說直接通過就可以了,我想是那圓形的懷表發揮作用了吧。
       我被放下來的地方是一座城堡,她解開手和腳上的石頭,抓著我的手把我帶到有著鐵柵欄的房間,她把我丟進去鎖上門後,就離開了。
       之後的事我不太記得了,只知道兩件事,第一,他們很想殺死我,他們至少嘗試了十種不同的方式,但都沒成功,第二,魔王正被封印著,而我或許能夠解除那個封印,因為我在地上用指甲寫下這段話,他們才停下來,讓我離開那個看不見太陽的地方。
       他們開始討好我,用好吃的東西和柔軟的床鋪讓我開心,也口頭告訴我是勇者,需要執行勇者的義務,也就是斬殺魔王,只有這點是他們沒辦法讓步的,為此我需要學習如何戰鬥,但手腳形同枯木的我實在是沒辦法揮動劍,只能用小刀練習。
       魔法是由買下我的主人教我的,我直到那時才知道她的名字叫伊莉絲,雖然知道她不會再殺我了,也知道對她來說那只是工作而已,但我依舊很害怕,不喜歡和她共處一室,但魔法的課程是我比較感興趣又不用跑來跑去,相對來說比較輕鬆的課程,我也只能接受了。
       魔法主要分為兩種方式使用,用魔力控制周遭的環境或是無中生有,前者主要用於戰鬥中,因為只要控制環境中的物體,相對後者更加節省魔力,是主流的魔法使用方式,後者則是運用身體裡的魔力強行發生現象,雖然能夠自由的引發現象,但消耗的魔力巨大,難以連續發動多次,通常只會用在研究或是戰術用的大規模魔法。
       學習魔法的過程其實跟劍術差不多,大都是用感覺去感受,一直練習直到能夠自由控制為止,我的魔力量比起普通人還要少,正常規模的魔法只能使用數次而已,但控制能力還不錯,可以在兩個指尖中間同時維持兩種魔法。比起魔力量,伊莉絲說控制能力更加可貴,因為魔力的問題可以用額外補充的方式增加,但控制能力只能用練習的方式精進,所以能夠有好的控制能力是件好事。
       魔法理論上能夠做到任何事,只要想像,即便不知道原理也能夠做到,不過那就像是在水上划著方形的船一樣,能前進卻會浪費力氣。而知道更多就可以讓魔法的消耗變得更少,更有效率的使用,伊莉絲只教我學會控制,剩下的都不教我,問了其他人也一樣,所以我的魔法一直處與一種尷尬的情況,能完美控制的只有寥寥幾種魔法而已。
       晚上睡覺時他們會把房間完全封死,還讓我吃下安眠藥,以確保我不會逃走,他們可真傻,就算我真的逃走,我又能逃到哪裡呢?
       04
       我和伊利斯住在同一個帳篷裡,滿屋子的毒藥和武器都隨意地放在一旁,我和她都已經習慣這樣了,她從一堆箱子裡拿出棋盤,讓我和她下棋。
       下棋是只被允許學習基本文字的我也能懂的遊戲,雖然我贏不了伊麗絲,但她也不會因此感到無聊,我們就這樣消磨著戰鬥前的時間。
       每次戰鬥都要消耗數量可觀的奴隸,所以一邊攻打城堡,一邊消耗上一座城堡剩下來的人力也就成了必然,只是,真的很吵。帳篷外的人聲滿是女人的叫聲和小孩的哭鬧聲,完全無法理解為什麼要這麼吵鬧,明明乖乖閉上嘴工作才有可能生存下來,看來不管哪裡的奴隸都一樣。
       半夜,投石機都已就位,石頭表面上都已經被黏土覆蓋住了,成為一個圓球,正準備塗上油變成火球,魔法師們正確認著用來補充魔力的礦石是否充足,騎士們正牽著馬準備,而我一如既往只穿著幾件單薄的衣服,確認放著針的包包和小刀都在身上後,就準備好了。伊莉絲和其他人一樣,穿著一大堆護具,表情也平常不同,嚴肅了許多。
       開戰的前兆是用火球照亮的天空,火球依照人們的想像不斷的轟擊城牆,魔法師們則是使用事先蒐集好的魔力對城牆使用爆炸魔法,巨響轟醒了所有人,也讓敵人開始反擊,雙方就像是原始人一樣互相丟石頭,這滑稽的場景讓我不禁發笑。
       突如其來的雷聲讓雙方都安靜了,在空中的石頭無力的被擊碎,全部人的表情就像是看見魔王一樣,目標出現了,我也該開始履行我的義務了。
       05
       坐上投石機,伊莉絲緊緊抱著我,明明她應該保護我,但在我身邊的話,還比較安全也說不定,至少不會在途中被雷魔法擊中。
       火球和我一起被射向高空,雷電不斷的攻擊那些顯眼的目標,而我們兩個則平安的降落在屋頂上,底下的士兵像螞蟻一樣忙碌著,而目標則在城牆上顯眼的施放魔法。
       伊莉絲將我投射到城牆上,自己留在屋頂干擾敵人,她畢竟是帝國精銳部隊的一員,沒那麼容易就會輸給那些精良裝備在身的敵人。
       在落地前,我向他射了四根用風魔法加速過的針,照理來說從背後高速接近的針是沒辦法查覺到的,但他卻在快接近時轉過身用臂甲把針都彈開了。
       麻煩了,如果不是單純的直覺的話,就是他有辦法在極度分心的情況下知道針的位置,是我這種只能依靠敵人大意來進行攻擊的孱弱女性,最為討厭的類型。
       不管落地在那座城堡,那些不知道名字的士兵總是採取相似的動作,帶著殺意的眼神和鏗鏘有力的動作,都是他們努力的結晶,只是那在我面前顯得沒有意義。
       迅速且致命的劍劃在防禦魔法上,卻一點痕跡都造成不了,而打中防護罩造成的反作用力讓士兵們的身體停頓了一瞬間,我抓住這個機會將他們的頸部劃開,並小心不讓血噴到眼睛上。
       當我接近目標時,他已經擊毀了好幾架攻城塔了。身穿白銀盔甲,手上揮著帶有華麗裝飾的劍,用著威力強大的魔法,這些都是故事裡勇者的特徵,一看到他,我就感到厭惡。
       閃閃發光的站在戰場上指揮士兵去死,光滑的盔甲和沒有卷刃的劍都是不用在泥巴裡打滾的證明,看了就讓人討厭。
       先發起攻擊的人,是他。無從躲避的雷擊準確的擊中我,護盾展開並擋下了衝擊,但沒有擋住閃光和聲音,眼睛和耳朵都在瞬間被廢掉了,世界變得安靜且黑暗。
       看不見也聽不見,我只能用風魔法不斷往前射針,一邊用恢復魔法修理損傷較少的左眼。腹部被踢了,魔法被打斷了一下,但我無視衝擊,只要先修好眼睛,就還沒輸。
      當眼睛至少能夠辨認眼前事物時,我的四肢都被打斷了,只能躺在地上。伊利斯在突破周圍士兵後趕到我身邊,一瞬間就把身體恢復好了。
       他當然不樂見這幅景象,只是雷魔法對伊利斯來說已經是第二次看見的魔法了,沒理由無法應對,而在我身邊的話衝擊是無法發揮作用的。
      伊麗絲以我為盾牽制他的行動,而我則是不斷進攻,想要找出一絲的破綻。雷擊不斷的發出,而我射出的針在空中被高溫蒸發,只能用小刀進攻,但我的技巧實在是太爛了,連靠近他都很困難,更別說綁上項圈了。
      伊麗絲以他為中心做出火龍卷,試著用高溫剝奪退路和空氣,我則是從外面射出針來攻擊,三重攻擊理應有些許效果,但他只用一發雷擊就將火龍卷沖散,並順便蒸發針。
       太強了,這已經可以自己去討伐魔王了吧。雖然看見了如此巨大的實力差,但我還沒打算放棄。只要不斷的攻擊,他遲早會用完魔力,而為了減輕伊利斯的負擔,現在要採取平常不會用的戰術了。
       用魔法干涉腦部,讓自己感受不到疲憊,直到剛剛都纏著身體的疼痛消失了,心情都變好,感覺沒甚麼事會妨礙我了。我用絕對會讓身體損傷的方式衝刺,伊利斯沒有跟上我的節奏,這也當然,畢竟我平常不會這樣做。逼近他後,他用普通的劍擊試圖打暈我,但我全都無視,只為了抱住他,他自己對自己用了雷魔法,身體麻痺了,但那又怎樣,用風魔法吹動手臂,只要扣上項圈就好了,他因為自己的雷魔法也被麻痺了,不過他不斷扭動身體試著把我甩下來,還差一點,只差兩個指節就扣上了,但他已經恢復了,強壯的手臂把無力的手臂往反方向折,用來干涉腦袋的魔力也所剩無幾了。
       失敗了嗎?在我這樣想時,雷擊又一次打在我們身上,是伊利斯使用的魔法,我抓住這個機會,把被折掉的手臂吹回來,用盡力氣扣上項圈。
       -身戴屈辱之項圈者,聽我號令,現在,屈服於我吧。-
       他的動作停了下來,而這也宣告我和伊利斯的任務完成了。
      06
       身戴項圈的目標,或者應該叫他克勞斯,是與我們戰爭的王國最高總司令,至於他為什麼在這裡,也是因為眼前這座預定淪陷的城堡是王國的首都,這裡已經是最後了,作為總司令的他比起坐以待斃,更想要奮戰到最後一刻吧。
       但戴上項圈的話,不管是誰都沒關係了。
       -身戴屈辱之項圈者,聽我號令,現在,殺光眼前認識的所有士兵吧。-
        他也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殺掉前來取我首級的敵人,我沒有限制他的表情,所以他一臉難以置信的釋放魔法,把城牆上的一切都化為焦炭,他咒罵我,用盡一切能罵人的話語,但依舊沒能停下揮劍的手和構築魔法的腦。
       「你不是人,惡魔,你這混蛋,快逃,不要靠近我,威廉,別過來,不要,快停下,……」
       城堡很快就淪陷了,剩餘的活人只剩幾個新兵和奴隸,克勞斯站在戰場中央,身上的血全都是他人的,如同漆料一樣塗抹在他身上,他面無表情,劍抵在脖子旁,手上滿是青筋,卻連一點傷口也沒弄出,這也是項圈的功用,被戴上的人沒有辦法結束自己的生命,除此之外還有很多功能,但我通常只限制身體自由,他們想說什麼都與我無關,反正我也沒法回話。
       將王國的皇族都殺光後,這次的戰爭算是結束了。回去的路上,不斷的有殘黨攻擊,而我也一直讓克勞斯去收拾,克勞斯不斷辱罵我的行為讓伊利斯很不爽,所以伊利斯讓他去最前面開路,還剝奪他的睡眠,大概三天後他就乖下來了。
       回到王都,伊麗絲作為騎士團長需要回報這次的勝利,而我無法說話,只要站在一旁擺出姿態就好了。
       「國王陛下,這次的行動我們抓住了雷維王國的最高總司令克勞斯將軍,為了討伐魔王而需要的精銳小隊已經湊齊了,請問何時出發才好?」
       「不用著急,勇者伊利斯閣下,等到時機成熟,自然會讓你們去討伐魔王的,現在就先休息就好了。」
       「我知道了,國王陛下,那麼第十七騎士團即日起將回到邊境繼續執行魔物驅逐的任務,那麽容我先請離席了。」
      伊麗絲和我就這樣在眾多大臣面前離開,其中也有伊利斯的父親,他的表情一如往常,絲毫沒有一絲喜悅。
      伊麗絲是我的替身,民眾與大部分的貴族都認為她是勇者,而我則是用意不明的吉祥物,雖然不明白,但任命我當副手的人是國王,其他人自然不會說出意見。
       馬車沿著鋪設石磚的道路前進,街上的民眾多半在慶祝戰爭的勝利,聚在一起吃吃喝喝的,彷彿是他們用自己的手勝利了一樣。我知道的,他們只是在慶祝不知為何舉辦的慶典而已,過度在乎這件事的我也真奇怪,平常都不會在意的。
       -我還能活多久呢?-,伊利斯並沒有看向這裡,我也沒有在寫字版寫下這句話,因為這個問題沒有意義,我的身體早就不是我的了。
       07
       花了幾天回到熟悉的邊境,直到大部分團員都去休假後,我才覺得戰爭真的結束了。
       街上的人們一如往常,除了商品的價格變貴以外,其餘都與幾個月前一模一樣,我買了一些食材,好讓未來的勇者小隊有飯吃。回到我的房間,裡面有三個曾經被視為人的奴隸,一個是某遊牧民族族長的女兒,另一個是與克勞斯同樣國家出身的,擁有高貴血統的公主大人,我不在的時候,他們似乎會對話,但我一進門,馬上就面無表情,用銳利的眼神看著我,至於我為甚麼會知道,那是因為他們說話時不太會控制音量,在門外都聽得一清二楚。
       我其實不太了解,明明比起其他奴隸,他們的生活條件好很多,而且也能自由的做想要做的事,頂多就是不能走出軍營而已,為什麼他們要一直反抗我呢?不理解這點的我,準備著四人份的飯菜。
       我做好菜端上桌後,諾雷亞(公主大人)用了一大堆解毒魔法後,其他人才開始用餐。吃飯時非常安靜,除了餐具碰撞和咀嚼的聲音之外,什麼都沒有。雖然我自己喜歡這樣的沉默,但他們三個明顯不是我這樣的人,算了,隨他們高興吧。
       用完餐後,三人都出門去自我訓練(命令),我則是收拾碗盤,雖然伊利斯說過叫那些人自己收拾就好了,但洗碗這種家事是我為數不多的娛樂,如果不做家事,我就沒其他事好做了,而且那些身份高貴的人好像也不太會做家事。
       諾雷亞拖地時不會弄乾拖把,會讓整個房間都濕答答的。克勞斯煮的飯菜比廚師長刻意刁難我的剩菜還難吃,顏色還是黑的,諾雷亞根本吃不下去,里希(族長女兒)連掃把都沒看過,更別說掃地了。除此之外還有一大堆雜事,要讓他們都學會無異於天方夜譚,還不如我自己做,反正他們只是為了討伐魔王而抓來的戰力,會不會家事沒太大的影響。
       洗完碗後,時間差不多到了,今天騎士團有新人要進來,來補充之前死去的那些人。雖說是新人,但實力都已經過磨練,心理建設和實力是沒問題的,但魔獸不是被劃個兩刀就會流血身亡的脆弱人類,所以要學習如何攻擊魔獸獨有的弱點,最好的方法是現場觀摩,而我則是示範如何擊殺的不二人選。
       二十個人在訓練場全副武裝,我則是帶著一小包午餐和兩把小刀,加上一塊簡陋的寫字板現身。他們一臉疑惑的看著我,看了看四周,再看看我,確認我真的是來訓練他們的教官後,露出更加疑惑的表情。
       -待會我會展示魔獸的弱點,請好好記住-,寫完這段話後,我們便出發去尋找魔獸,後面的新人依據教程展開隊伍,防範隨時會出現的魔獸,我則隨意的前進,想要趕快處理完這無聊的雜事。
       震動的大地,樹木被撕裂的聲音,除了我以外的所有人馬上就擺出了戰鬥架勢。聲音消失了,所有人都沉默著,令人難耐的寂靜持續了數秒,由魔獸那巨大的身軀突進時的巨響打破。
       巨大的嘴朝我襲來,尖牙卡在護盾上,口中噴出比人類的火焰魔法還要炙熱數十倍的火焰,我趁這空檔在寫字板上寫字。
       火焰消失後,我將寫字板舉起來,-以我為盾,一邊觀察魔獸的行動一邊攻擊-,聰明的騎士馬上理解用意,與此同時,魔獸像是害怕我一樣後退,聰明的牠或許已經理解我是怎麼樣的存在了,但我可不能讓他逃走,用風魔法刺激牠的眼睛,閉上眼的瞬間用小刀配合火魔法刺進腿。
       痛覺讓他變得生氣,而令牠不快的我則變成敵人,騎士們從旁邊用火焰魔法攻擊,但魔獸的表皮在被燒灼之前先覆上一層冰抵銷了熱度,騎士們用魔法加固的劍也砍不進去,土魔法所做的泥沼更是連拖住腳步都做不到。
       魔獸其實並不難打到,重要的是瞄準牠魔法釋放的空隙進行攻擊,雖然這些騎士很強,但要他們第一天就能達到魔獸還是有點強人所難,我還是趕快解決吧。
       將小刀加速,用力的丟出去,魔獸的眼左眼被貫穿,強烈的痛覺使牠大叫,皮膚上的冰層開始消失,這是牠分心於痛覺的絕佳時機,我快跑到牠的腳邊,將關鍵的肌腱一一切斷,龐大的身軀失去支撐便倒了下來。用火魔法加熱過的小刀不斷劃開身體,烤肉味也隨之而出,晚餐吃肉好了。
       魔獸恢復好眼睛後,試圖站起來,但我在牠腳邊生成兩個巴掌大的泥沼,牠馬上又趴了下去,牠還沒理解情況,就往腳邊吐火,試圖逼退我,我則是在牠選擇不迴避的時候走到牠眼前,當牠意識到自己犯錯並想要強化自己的頭部時,我已經用手上的小刀刺進另一個完好的眼睛,往裡面用風魔法攪爛他的腦袋。
       花了十幾秒,看來我還是會進步的,-以上就是殺掉魔獸的方法,每個人回去都寫一份報告,好心給個提示,關鍵是讓魔獸分心-,今天的演習就這樣結束了,之後的教學都不關我的事,畢竟我只能讓他們對魔獸的恐懼稍稍減少,很難交給他們正常的應對方法。
       吃完飯後又殺了兩頭魔獸,新晉騎士們共同擊殺了一頭,還真是厲害。回到了早上的訓練場,解散後,他們自發地在聚在一起討論,我則是去買晚餐的食材,希望今天的肉能便宜點。
       08
       天空一直都很漂亮,藍藍的,怎麼都看不膩,我常常找個角落躺著,一直凝視著天空,看著不管怎麼用煙也燻不黑的天空。
       看著被吊殺的豬,不斷流下來的血,在容器裡形成黑色,不斷累積,直到滿出來為止。
       後記
       此為廢稿,已不會再更新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