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守夜者】第六五章:比火更強烈的存在

莫三 | 2024-05-17 07:00:06 | 巴幣 2 | 人氣 33


  「它們上來遍滿了全地,圍住行者的籠與蒙愛的城,就有火從天降下,燒滅了它們。」(無名書,頁數不詳)

  有人說,火是黑夜中人類的依靠,也有人認為,火讓人類的進化突飛猛進,甚至能度過寒冬、翻山越嶺,因此在人類的歷史中,火一向是重要的能量與工具。

  從古墓到神聖的祭祀,脫離不了火作為中介的儀式,肅穆莊嚴、迷幻神現,火在其中扮演著舞者的角色,交織所有的意識、過去與未來。

  火是生命的泉源,也是毀滅的威脅,它溫暖了冬天,卻同時暴力也直接,如此矛盾便利的能量,充斥著整個人類的歷史與命運。

  但是從來沒有人,能妄想草堆裡燃起的火苗超越烈日的閃耀,從來沒有人敢去挑戰,來自遙遠天上最強大的火焰,就連祭祀,也都把那天上的火球冠為神祇,在每個古老的文明中讚頌,不敢有一絲的褻瀆。

  古努埃高原微微震動,是少見的「地鳴」,人們停下手邊的事物彼此照料,以防物品掉落或者跌傷,飛鳥走獸無一不望天而視,似乎有什麼正在發生,或者已經發生。

  清晨,黎明到來,就像一道光劍斬破了黑夜,直射了古努埃高原,本該是萬物復甦的一刻,陽光應該要灑落在翠綠的草原,木造以及泥磚建成的村莊,以及生命蓬勃的叢林,但隨著陽光掃視而去,大地一片漆黑。

  離「中心」最遠的地方,大地受到了高溫燻烤,草木枯黃,成為貧瘠之地,開始龜裂蔓延,接著樹木被燒成了黑炭,不斷倒塌,揚起了黑塵,最靠近中心之處,則是熔岩錯落,火河蜿蜒,高溫在空氣中扭曲了視線,萬物靜寂,沒有任何的聲音,只剩火與火的劈啪聲。

  最先醒來的,是距離中心最遠的樂珮中隊長,在一陣暴風與火焰狂襲之中,她驚慌失措的抬起手來抵擋,她本以為死定了,但神奇的事情發生了,她的全身都覆蓋著強烈的白光,像是一面盾牌,隔絕了所有的傷害,不過強大的壓力與衝擊,還是讓她昏厥了過去。

  樂珮抓起地上的草樹,隨即唰地一聲,化為粉塵,高溫讓她難以向前,她頓時不知自己身處何方,只是眨了眨眼,看向了周遭的慘況,過了一會她看見早已亮起的天空,才真正回過神來。

  她握起斧頭看向四面八方,以防有任何遊蕩者靠近,不過所有的遊蕩者卻早已消失,就連最恐怖的破壞者都不見蹤影,彷彿昨日的苦難就像一場惡夢一樣,在太陽升起之時都化為烏有。

  但是身體的疼痛與藤鞭上的燒痕,都在在顯示昨夜的真實,樂珮摸著這燒焦的斷面,明白了這突如其來的巨大火球應該是來自伊芙,她曾在籠內與湯瑪斯閒聊他們一行人下來二層的目的,湯瑪斯只說這是黎明隊長的指示,沒有特定的目的,只是為了讓他們看看「出村的真相」。

  而春天還沒到來,這也代表著一件事情,那就是伊芙跟千寒是不具有自然力與能力的普通人,樂珮自加入偵查隊以來,沒有聽說「不經過祭典而產生自然力與能力這件事」,但如今這件事情卻在她眼前發生,而且是毀滅性等級的能力。

  伊芙的火焰,如果可以瞬間讓遊蕩者跟破壞者灰飛煙滅,其能力強度肯定遠超湯瑪斯副隊長,但是不是超越了偵查隊三大隊長這就不好說了,因為至今眾人也只見過鳳凰隊長大喇喇地展現自己的能力,其他兩位隊長,包含自己隊上的阿布思隊長都非常神秘,幾乎沒有人看過他們使用能力。

  樂珮快步走到了一旁的矮牆之處,遍地焦炭黑灰,唯獨矮牆半徑一公尺內繞出一個圓圈,還有著原本大地的草綠,而湯瑪斯與千寒就倒臥在這之中。

  「這該如何是好。」湯瑪斯副隊長跟千寒的傷勢都十分嚴重,但是僅靠樂珮一人的力量實在沒辦法運送他們。

  如果是到草藥屋的話……

  樂珮的「草藥屋」就在這漂浪者聚落附近,不在哨點值勤時可以休息的專屬於自己的家,樂珮不希望離哨點太近,又希望能有較好的生活機能,於是就選擇安置在這附近。

  樂珮跳過了炙熱的火之河,來到了火球的中心,而在那中心躺著一個皮膚白嫩的女生,身上的衣服盡數燒毀,環繞著她的紅色自然力已經消散,如此看去只是一個普通人罷了。

  「伊芙……」樂珮將自己的外披肩拖下,罩在伊芙身上,便用剩下一截的藤鞭將伊芙固定在自己的背上,樂珮雖然非戰鬥人員,但是自己砍木採草,也是家常便飯。

  聚落再往安達雅叢林的方向走去,只要看到能在較乾旱的地方生長的白樺樹,那就是樂珮的草藥屋之處了,只見樂珮抬頭,視線望向了天空,看著那樹冠之中被遮蔽的深處。

  「看上來爬上去會是一個挑戰。」

  樂珮將伊芙暫時安置在旁邊的乾草堆,甩起了藤蔓勾住了樹枝,喃喃自語,剛恢復一點的綠色自然力從掌心中迸發而出,那藤蔓長成了一掛繩梯,樂珮趕緊爬上,回到自己的草藥屋之中,首先,她要讓自己的自然力恢復一些。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