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寶可夢幻夢之旅 漆黑的絲線

衝浪的寶石海星 | 2024-05-15 19:00:08 | 巴幣 2108 | 人氣 577


  為了解救蜥蜴王等寶可夢的靈魂,雷鈞(星煌)在朽木妖的慫恿下,與騎拉帝納簽訂了死之契約,騎拉帝納解放蜥蜴王等寶可夢的靈魂,而雷鈞被烙上死之銘文,成為騎拉帝納的備用容器。

  儘管雷鈞已形同騎拉帝納的所有物,但出於一些考量,騎拉帝納並未立即使用雷鈞的身體,只表示時候未到,在時機到來之前,雷鈞可繼續過著正常的日子……話雖如此,但自從成為了騎拉帝納的備用容器後,雷鈞才發現自己已經回不去過往的那種日子了。


第889章 漆黑的絲線


  或許是受到騎拉帝納力量的影響,雷鈞現在不僅能和寶可夢溝通,還被很多寶可夢畏懼,更能看到一些黑色絲線纏繞在寶可夢身上。

  雷鈞不明白他所看到的黑色絲線代表什麼?為什麼有些寶可夢身上的絲線很稀疏,有些卻很濃密?為了弄清楚這點,他便嘗試去和瑪奧接觸……準確來說,是和瑪奧持有的朽木妖接觸。瑪奧的朽木妖,其真身為騎拉帝納的下級分體,當初正是透過他,雷鈞才有機會得知蜥蜴王等寶可夢的慘狀。

  雷鈞花費了不少工夫,才總算與瑪奧見到面。由於不清楚瑪奧對騎拉帝納的事情知道多少,所以雷鈞對於自己的目的只能含糊其詞,並說些欣賞瑪奧的寶可夢,對草系寶可夢與料理也很有興趣之類的話語來套交情。

  雖然瑪奧先前與雷鈞並不相熟,但當雷鈞冒昧來訪,並說對草系寶可夢與料理有興趣時,瑪奧頓時對雷鈞有種一見如故的感覺!不僅是因為雷鈞投其所好,更因為雷鈞身上散發的氣息,與她敬仰的那位神明和曾稱讚她的料理美味並送她玉珮的銀髮帥哥(迪佛)很相似,因此,瑪奧很快就敞開心房,與雷鈞熟絡起來,並熱情地招待雷鈞品嘗一些她的獨創料理。也就是在那一天,雷鈞才深刻地體會到瑪奧的獨創料理有多麼令人驚豔和驚嚇!因為她的料理有的確實無比美味,但有的卻又恐怖到令人難以下嚥!

  在經歷數次料理摧殘後,雷鈞總算找到與朽木妖獨處的機會,她趁著瑪奧與甜冷美后等寶可夢忙著收拾廚房時,強撐著快要報銷的胃,將朽木妖拉到一旁,並問起那黑色絲線的事。

  在聽完雷鈞的描述後,朽木妖若有所思地反問:「在你看來,我身上的黑線狀況如何?」

  雷鈞定神瞧了瞧,然後搖了搖頭,一臉困惑地說:「經你這麼一說,我才發現你身上的黑線不是很稀疏,而是根本沒有。這是怎麼回事?」

  朽木妖此時又問:「那若看你自己呢?」

  雷鈞又搖頭道:「我也看不到自己身上有那種黑線。」

  聽了雷鈞的回應後,朽木妖沉思了一會兒,然後說:「我先前聽聞,你的神之遺力是透過視覺發動,所以我原本以為,你是能力升級,能看見死亡之力或是其他的什麼力量,但是……就你看我和自己的結果,似乎又不是這樣,那麼……或許是另一種可能!不過……」

  朽木妖想了想,然後神神秘秘地約雷鈞深夜時分到指定的地方碰頭,他要帶雷鈞再去多看一些案例來驗證某個假設。

  由於已和朽木妖約好碰頭的時間與地點,雷鈞覺得就沒必要再繼續虐待自己的胃了,於是他趕在瑪奧又靈光一閃、心血來潮造出什麼「曠世巨作」之前,匆匆地向瑪奧道別,然後飛也似地逃離瑪奧的住所。

  
-------------------------------------------------------------------------


  在等待深夜時分到來的期間,雷鈞在選手村內閒晃,他途經了大排長龍的寶可夢中心,不禁想起自己數天前也曾為了治療受傷的寶可夢而在那裡排上好一段時間,難道比賽期間寶可夢中心人滿為患是常態嗎?

  雷鈞走著走著,來到了聯盟規劃的市集區域,他晃了一陣子後,發現有些前幾天還在賣吃食的攤商不見了,卻又多了一些之前沒見過的攤商,這替換率似乎有些高呢!難道是聯盟怕大家會吃膩這裡的東西,所以很貼心地每幾天就換一批攤商?

  在雷鈞一面思索一面走馬看花時,有人突然伸手搭上他的肩,並道:「呦!這不是星煌嗎?」

  雷鈞回身看向對方,然後皺眉露出不太好看的神色。對方見狀,苦笑道:「喂喂!我們好歹也算有點交情吧!幹嘛擺一張臭臉給我看呀!是我哪裡惹到你了嗎?」

  來者,是翰達,與雷鈞同為已經落敗的參賽者,而兩人之間如他所說,過去確實曾有過一段「交情」。

  雷鈞之所以會皺眉擺臭臉,並不是因為翰達做了什麼,而是翰達此時的狀態,雷鈞看到有大量的黑線正纏繞著翰達,都快將人給吞沒了!

  由於還不清楚黑線代表的意義,不方面與和翰達明說,所以雷鈞找了個理由道:「別再那樣叫我,現在請稱呼我為雷鈞。」

  翰達揚了揚眉,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樣道:「喔!你現在不喜歡星煌這個名字呀!是因為……那名字會讓你想起你以前那種惹人厭的作風嗎?」

  為了不讓翰達起疑,雷鈞便附和道:「是又怎樣?你若不想也變得那麼惹人厭,就別再那樣叫我了!」

  雷鈞認為自己的回應合情合理,為自己打造出一個厭惡過去的自己,想藉由另一個名字來重新出發的人設,但翰達在聽了這段回應之後,卻面露狐疑的神色,令雷鈞有些心虛地說:「怎樣呀?你幹嘛這樣看我?這次是換我有那裡惹到你了嗎?翰達警官大人!」

  翰達用著狐疑的眼神審視了雷鈞一番,然後出言問道:「你是……雷卡的堂兄,雷鈞,沒錯吧!」

  「是呀!雖然我是小卡的堂哥,但你若要用『雷卡的堂兄』來稱呼我,那只會更惹人厭!」

  雷鈞記得自己以前對翰達就是用這種囂張的態度說話的,所以便依樣畫葫蘆,卻沒想到翰達臉上的疑色卻越來越深,這讓雷鈞不經心想,這到底是怎麼回事?自己有那裡說錯了嗎?

  「你……」翰達緊盯著雷鈞,然後又問:「你此次參戰,換了一批寶可夢,現在手中的王牌是那隻雙尾怪手,沒錯吧!」

  雖說那隻雙尾怪手不是雷鈞親自培育的寶可夢,來歷更是不清不楚,但他的實力確是實打實的,而且也願意協助雷鈞打聯盟賽,所以雷鈞將其奉為座上賓,雖為客將,但無疑是雷鈞隊伍中的王牌!

  說到那隻雙尾怪手,雷鈞就不禁想起了雙尾怪手一連串奇怪的行徑!那隻雙尾怪手本來是不聽指揮、難以駕馭的蠻猴,但某天他在看到聯盟賽的宣傳廣告,就是那支有代理冠軍與現任四天王出鏡的廣告後,他突然就詢問是不是只要一路贏下去,就能與廣告上的人對戰?

  雷鈞認為,若取得聯盟賽優勝,自然就能參加冠軍聯盟,與代理冠軍和四天王一戰,所以他當時不假思索地就肯定雙尾怪手的猜想。然後,雙尾怪手就興致勃勃地想參賽,才有了之後靠他一路過關斬將晉級的事。

  雷鈞當時只以為雙尾怪手是受到廣告中的激戰畫面刺激,所以才想去高手雲集的聯盟賽鍛鍊實力,但現在仔細想想,雙尾怪手參賽的目的,該不會是……為了四天王中的某人,甚至是他堂弟-雷卡吧!

  「喂!問你話呢!出神地想什麼呀?這問題有那麼難回答嗎?」一旁的翰達沒好氣地說,中斷了雷鈞的思緒。

  由於還搞不清楚雙尾怪手的來歷與目的,所以雷鈞不打算和盤托出,便故做高傲地找藉口道:「我確實是換了一批戰將。我只是在想,雙尾怪手到底算不算得上是王牌?畢竟,我手邊還有其他強大的寶可夢呢!」

  「是這樣嗎?那先前的比賽怎麼不見你派那些強大的寶可夢上場?」翰達質疑道。

  「我……我那是……」雷鈞的思緒飛快地轉了幾圈,然後說:「我是想保留實力與底牌,所以才沒派出那些強將……」

  「喔喔!我懂!就是隱藏實力,故意裝弱!可惜……」翰達壞笑道:「裝弱裝過頭,結果把晉級的機會也給裝沒了!」

  雷鈞狠瞪向翰達道:「你真的很顧人怨!我以前怎麼會救了你這種傢伙呢?」

  雷鈞嘴上雖這麼說,但他又怎會不知道自己以前出手將翰達從火箭隊的圍攻中救出的理由呢!

  數年前,與帕奇利茲一齊出遊的雷鈞,遇上了一群發狂的肯泰羅,而帕奇利茲丟下他逃跑(雷鈞當時這樣以為),使雷鈞孤立無援。而就在情況危急之際,是翰達率領寶可夢出手救援,對當時被逼入絕境的雷鈞來說,翰達就如同畫破黑暗的曙光、沙漠裡的綠洲、汪洋中的浮木,是將他從絕望之中拯救出來的英雄!

  儘管當時救下雷鈞後沒多久,翰達就因另有要事而匆匆離去了,但翰達那俊朗堅毅的面容,早已經深刻地烙印在雷鈞心中。因此,當翰達之後闖出一些名聲,登上媒體版面時,雷鈞立刻就認出那是之前拯救他的青年,對於翰達充滿了敬仰與嚮往,說他是翰達的小迷弟也不為過。

  在踏上寶可夢訓練家的旅程後,雷鈞就滿心期望能與翰達再會,而他很快就如願以償了!就在他意欲挑戰成都地區的桔梗道館那天,他因路上有事耽擱,很晚才抵達桔梗市。他本想隔日再去桔梗道館,卻遠遠地就看見桔梗道館在深夜時分仍燈火通明,於是便前去碰碰運氣,然後,他看到一位金髮青年正與館主-阿速進行激烈的戰鬥。

  雷鈞立刻就認出那名金髮青年是他朝思暮想的救命恩人-翰達,他本想立刻上前打招呼,但又擔心會影響對戰,而他一時之間也還沒準備好重逢的說詞,在幾經考慮後,雷鈞當時選擇躲在暗處,默默地注視著翰達。

  戰鬥持續了一陣子後,翰達終於得勝,順利取得徽章。雷鈞本打算趁機跳出來恭賀,但又擔心這麼做太突兀,而就在他猶豫時,翰達似乎另有事情,急匆匆地離開了道館,而當雷鈞反應過來時,翰達已經走遠並搭車離開了。

  儘管雷鈞當時還沒做好上前與偶像攀談的心理準備,但他也不想就這麼放棄,於是,他便乘上了暴飛龍,悄悄地跟隨在後。然後,就讓他目睹了翰達被偷襲圍攻、身陷危機的一幕!

  翰達派出的寶可夢,被敵方派出的寶可夢給牽制住,而翰達用以防身的小刀,也被敵方拉達堅硬的利齒給咬斷!眼看被拉達撲倒的翰達即將命喪利齒之下,雷鈞沒時間多想,急忙加派出蜥蜴王,讓他與暴飛龍合作,將翰達從惡徒手中救下!

  在成功趕跑惡徒後,翰達很有禮貌地道謝並問起雷鈞的身分,似乎沒發現雷鈞是一路尾隨過來的事,更不認得雷鈞的身分。翰達的反應,讓雷鈞憋了一肚子的話都不知道該怎麼說了,難道要老實交代自己是一路跟蹤來此的嗎?難道要老實承認自己一直在關注翰達嗎?難道要接受自己對翰達念念不忘,但人家根本就完全不記得你的事實嗎?

  當時的雷鈞,心中百感交集,然後,在思緒一片亂的狀況下,他選擇了逃避,做出了他至今都覺得有些中二的反應,他那時故作高冷,裝出一副我和你沒關係、對你們之間的糾紛也不感興趣、不過是嫌這些雜魚吵,所以順手教訓他們的高人模樣,與翰達硬生生地拉開了距離。

  在擺出生人勿近的高冷姿態後沒多久,雷鈞就後悔了!但戲已經演了,就不能只演半套,儘管他當時很想與翰達多寒暄幾句,但這樣不符他建立起來的形象,所以他當時只能故作瀟灑地離去!所幸,翰達似乎是自來熟(雷鈞這麼認為),竟主動懇求雷鈞載他一程,讓雷鈞得以和心中的偶像多相處一段時間。

  在載著翰達前往檜皮鎮的途中,雷鈞忍不住試探了幾句,想確認翰達是否記得他?而結果卻令他感到有些難過,翰達果真不記得他了!

  儘管雷鈞告訴自己,翰達是警察,救助過的人不知道有多少,不記得自己也是正常的!但他心中仍不禁感到怨懟,再加上翰達之後的言行與他當時奉行的「寶可夢工具論」算是背道而馳,所以,他之後就沒給翰達什麼好臉色看,與翰達的關係也就僅止於認識的程度。

  自RTC大賽後,雷鈞就一直不得閒,又是被寶可夢離棄、又是得知帕奇利茲當年背叛的真相,還被捲進養父-星輝家的紛爭,之後更是碰上他親姊-雷雅(庫駱)的生死存亡危機,再來就是聯盟賽以及解救夥伴們靈魂的事,使他一直無暇好好去整理心中對於翰達的想法。如今,他身上的事情大多已塵埃落定,而翰達也自己找上門,這讓雷鈞心想,現在,或許是好好談談的時候……想是這樣想,但翰達的反應實在讓雷鈞很難坦承自己的心意!尤其是在雷鈞脫口說出:「你真的很顧人怨!我以前怎麼會救了你這種傢伙呢?」後,翰達那囂張至極的回應!

  「所以這也算是一種自作自受囉!」翰達很無賴地痞笑道,令雷鈞氣得牙癢癢,卻又不知該怎麼說,只能自個兒生著悶氣。

  翰達與雷鈞,一人笑著一人氣著,看似是翰達將雷鈞玩弄於股掌間,佔盡了上風,但實則上,在翰達那狂妄的笑臉下,隱藏的卻是深深的不安!他適才所說的話,看似是在找碴、以嘲弄雷鈞為樂,但實則上,卻是一次又一次的試探!而試探出來的結果,令翰達感到心慌,所以才要用這樣囂張狂妄的態度來掩飾。

  從兩人見面後的第一組提問與回應,翰答就驚覺,自己的阿尼斯特之力竟然就像當機般一點沒有反應也沒有!所以他當時狐疑地看著雷鈞,並又提出了一些問題,但結果通通是……沒有反應!

  翰達驚覺自己竟然判斷不出雷鈞話語的真偽,這讓近期能力升級,已判別出很多人心意的翰達感到非常震驚!並不禁思索,眼前這個完美遮蔽阿尼斯特讀心之力的雷鈞,究竟有什麼特別之處?難道,他和程石經歷中的那位寵妃一樣,掌握了某種影響阿尼斯特之力的手段嗎?若真是如此,雷鈞為何要如此做?難道雷鈞身上藏有什麼驚天大秘密?所以才會動用這樣的手段?

  翰達覺得雷鈞越看越可疑,而雷鈞也因為纏繞在翰達身上的黑線而覺得翰達越看越詭異,所以兩人就這麼四目相對了好一陣子。

  一臉痞笑的英俊青年,與受了氣、一臉委屈的俊俏少年,此時對望的兩人,令路過的某些人不禁為他們腦補出一些富含感情糾葛的劇情與橋段,甚至還有人忍不住拿起相機偷拍,一面拍還一面露出俗稱「姨母笑」的表情。

  就在兩人你看我、我瞪你,僵持不下之際,不遠處突然傳來一陣女性的驚呼聲,打破了這個僵局。翰達聞聲後立刻急奔過去查看狀況,而雷鈞也因為發現翰達身上的黑線似乎有變多的跡象,他感到不安便也跟了過去。

  很快地,兩人就抵達了聲源處,一名女性癱坐在地,一臉著急地搖晃著倒地的寶寶丁,並急喊:「阿寶!你怎麼了!不要嚇我呀!你快醒醒呀!」

  翰達見狀,急忙上前確認寶寶丁的狀況,那隻寶寶丁全身發燙、意識不清,這樣的症狀,翰達再熟悉不過了!因為這正是他今天上街的理由!不久前,他的寶可夢們也接連出現這樣的症狀而被他送到寶可夢中心,直到現在都還沒完全康復過來,還在病房躺著呢!

  與翰達熟識的醫生表示,寶可夢們應是吃了有問題的食物才導致這樣的狀況,最近這樣的案例特別多!這種症狀,似乎受個別體質差異影響,所以發病的時間與嚴重程度有所不同,也不知道病原體是從何而來,目前上層已在追查了。唯一值得慶幸的是,目前尚未傳出喪命的案例,這種病原體似乎只會引發看似嚴重的症狀,但不會真的造成太嚴重的後果。

  身為警務人員的翰達,從中嗅出了案件的味道,懷疑可能是有心人故意散撥這種病源體!為了替寶可夢們報仇,也為了不讓更多寶可夢受害,於公於私,都不能放任這樣的病源體繼續流竄,因此他今日上街探查,試圖揪出散波病源體的兇手,沒想到兇手還沒找到,倒是先碰上被害者了!

  翰達環顧四週,發現一旁掉落了一串吃到一半的糖葫蘆,於是他問道:「寶寶丁剛才是吃了那糖葫蘆嗎?他還有吃其他東西嗎?」

  女子淚眼婆娑地表示,寶寶丁和她上街後,看到那糖葫蘆漂亮,便吵著要吃。她一時心軟,就買給寶寶丁吃,但才吃沒幾口,寶寶丁突然就倒下了!

  聽完了女子的說詞後,翰達心想,也許正是因為寶寶丁年幼弱小,所以發病的速度特別快,不像他的寶可夢,是隔了很久才相繼發病,導致根本無法釐清是吃了哪個攤販的東西而致病,如今,寶寶丁的狀況,或許正是兇手沒能料想到的狀況!

  翰達向女子問道:「你們是在哪裡遇見那賣糖葫蘆的攤販?」

  「就在轉角那條街的便利店門口……」

  在女子指明地點後,翰達就大喊:「寶寶丁疑似吃壞了肚子,誰快幫忙通知寶可夢中心!我去找那攤販確認狀況!」

  翰達說完後,就急著跑向女子所描述的地點,而看著翰達離去的身影,雷鈞感到莫名的不安!因為,他看見纏繞在翰達身上的黑線又變得更多了!似乎只要再多一點,就能完全包裹住翰達了!

  「喂!你等一下啊!」雷鈞想叫住翰達,但一心想抓住那攤販的翰達根本沒理會雷鈞的叫喊,眨眼間就越過轉角,來到女子所指的便利店前。

  「在哪裡?躲到哪裡了?」翰達東張西望,試圖從人群中找到那攤販,很快地,他就看見不遠處一名老翁正舉著一串糖葫蘆向一名抱著波克比的小女孩兜售!

  眼看又要出現下一位受害者,翰達一面急喊:「不要吃那糖葫蘆!」一面朝著那老翁奔去!

  翰達的舉動,令小女孩嚇了一跳,使她手中的糖葫蘆頓時落地,而老翁則是將一串糖葫蘆砸向翰達,然後用著與他年邁外貌極不相襯的高速逃跑!

  翰達緊急煞車向旁一越,避開了砸過來的糖葫蘆串,並向被嚇傻的小女孩交代一聲:「那糖葫蘆不新鮮,別吃!」,然後便急追向那老翁!

  常年有在健身的翰達,爆發出驚人的腳力,很快地就拉近與老翁的距離。

  老翁回頭見翰達已經快要追上他,便著急地大喊:「救命呀!搶劫呀!欺負老人家呀!」

  老翁喊得大聲,翰達便喊得更大聲道:「警方辦案,抓捕嫌疑人,請熱心民眾相助!」

  由於老翁與翰達都互指對方是罪犯,使得圍觀路人也不敢冒然出手,便紛紛走避為兩人讓路。

  雖然老翁的年邁外貌與先聲奪人,使得民眾對於翰達的身分存疑而沒有出手相助,但也沒人跳出來擋路礙事,令翰達與老翁的距離更加拉近!

  眼看即將被追上,老翁急忙拐進一條暗巷,翰達見狀,也跟著拐進巷中,而就在這時,上方突然傳來一聲巨響,一個巨大的金屬製水塔,從高樓頂端掉落,砸向剛拐過彎,還來不及反應的翰達!

  「碰!」的一聲巨響,沉重的水塔落地!鮮紅的液體,從水塔下方迅速地流出……


-----------------------------------------------------------------------------


  身為神靈下級分體的朽木妖,原本就只是騎拉帝納安插於現世的耳目,只需要定期以特殊手段回報在現世的見聞,但最近,他卻莫名地多了一些工作,先是被交代要引誘雷鈞簽下死之契約,之後又時不時收到要引渡將死生靈的靈魂到冥界的任務,而這種任務,向來都是高級分體在處理的,這讓朽木妖在受寵若驚之餘,也不禁擔憂起騎拉帝納如今的處境,莫非冥界的狀況真的很不妙,使得騎拉帝納沒人手可用,才會將此等任務交給像他這樣的小卒?

  朽木妖想歸想、擔憂歸擔憂,但既然上頭將任務分派下來了,那他就得盡力去完成。而在某天深夜,在讓瑪奧熟睡後,他便潛入影中,在約好的時間前往約定好的地點與雷鈞會合。他這次,打算帶著雷鈞執行任務,好確認他的某個猜測。

  朽木妖先是帶著雷鈞,前往了某間醫院,收取了一些壽終正寢的靈魂。又帶著雷鈞到偏遠的郊區,引渡一些流浪餓死或病死的靈魂。之後又帶他到某座充滿血腥味的森林中,收割因部落爭奪地盤而重傷喪生的靈魂。

  在做完這些事情後,朽木妖詢問雷鈞看到了什麼?雷鈞沉思了一會兒後,道:「我看到……他們身上纏繞著十分濃密、足以包裹住他們存在的黑線。」

  「果然是這樣!」朽木妖點了點頭,說:「他們其實都是些該去冥界報到的傢伙,但我其實分辨不出來誰該死、誰該活?也和他們不相識。我只是依照上頭的指示辦事。畢竟,我只是個下級分體,但是你……」

  雷鈞若有所思地說:「所以我看到的黑線,其實是代表著生死命數之類的東西,對吧!」

  「嗯……應該是吧!」

  「應該?」

  「嘛!剛才也說了,我只是個下級分體,與這種能力無緣。但我曾聽聞,本體大人,還有一些高級分體,就擁有類似這樣的能力,能知道誰該死、誰將死、誰又還能再活一段時間……之類的,所以,像今天這種引渡靈魂的事,通常都是給那些高級分體去辦的。至於你……」

  朽木妖用著複雜的目光看著雷鈞道:「我沒想到,身為本體備用容器的你,竟然也被賦予了這樣的能力,看來,本體是真的很看重你這個備用容器。」

  聽了朽木妖的判斷後,雷鈞面露自責的神色道:「看透生死命數的能力呀!怪不得,那個時候……纏繞在他身上的黑線會如此地濃密!要是我能早一點明白的話,或許就……不會發生那樣的事了!」


---------------------------------------------------------
下回預告:


「我無意涉入你的私事,但要奉勸你一句,別忘了自己的身分!」

「那個時候的事情……又要重演了嗎?」

「你!你會說人話?你是誰家的寶可夢呀?」

「快離開!離我越遠越好!快呀!」

「不管是成功或失敗的經驗,只要是能幫助自身成長的,都是寶貴的經驗喔。」

「笑屁呀!別那麼顧人怨行嗎?」


下回 漆黑的顯現


「做好……隨時與他訣別的心理準備吧!」

-------------------------------------------------------------------------------------
過去的章節及討論串【小說】寶可夢幻夢之旅

創作回應

哈雷
頭香
2024-05-15 19:00:30
衝浪的寶石海星
恭喜[e24]
2024-05-15 20:23:36
哈雷
嗯...黑線越多那代表是領便當的時機!?(翰達追捕疑似洗翠遺民的老人過程中,被上面的重物砸中!)那這樣...雷鈞看到如何要怎麼拯救呢!?
2024-05-15 19:20:47
衝浪的寶石海星
下回揭曉[e24]
2024-05-15 20:23:48
HenryChess
翰達怎麼領便當了😭
2024-05-15 19:27:57
衝浪的寶石海星
[e36]
2024-05-15 20:24:08
デュエリスト症候群
本來想說某學姐看到本回要興奮流口水了,但前提是她和他的便當沒領到才行啊⋯⋯
2024-05-15 19:50:54
衝浪的寶石海星
[e16]
2024-05-15 20:25:37
千鳥比卡超忠實粉絲
看來雙尾猴手愈遲見雷卡,愈難拿回蒼之龍劍的信物
2024-05-15 21:18:44
衝浪的寶石海星
猴子找雷卡的目的是什麼呢?讓我們繼續看下去![e24]
2024-05-16 19:25:55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