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精選閣樓

【守夜者】第六四章:秉燭前行

莫三 | 2024-05-15 07:00:04 | 巴幣 2 | 人氣 52


  破壞者的注意力完全從千寒身上轉移,此時有一個更誇張的存在朝它飛奔而來,它發出喀喀喀的聲音,像是在笑,又像是脖子正在扭轉。

  湯瑪斯體驗到什麼叫做居高臨下,他由上而下扭出了一拳,帶動了所有的風與空氣,拳頭在暗夜之中幻化成唯一的光源,朝破壞者的頭部砸去!

  破壞者來不及閃躲,只能舉起雙手防禦,卻像是被千斤壓在身上一樣,支撐不住這強大的力道,跪了下來,伊芙趕緊攙扶起已經沒有力氣奔跑的千寒,趕快遠離破壞者的戰鬥範圍。

  破壞者伸出觸手,往兩人的方向快速蔓延而去,不料湯瑪斯居然隔空抓住了破壞者的觸手!湯瑪斯有意思看著自己的手,居然還可以讓禦空之盾延伸這麼遠控制他人的行動。

  「換你嚐嚐,破壞的滋味!」

  湯瑪斯掄起雙手,高舉過頭,在空中的他就好像正在「殺球」,他雙拳往下一砸,衝擊力直接貫穿破壞者的雙臂,重擊了頭部!破壞者第一次被打到承受不住而向前傾,不僅如此,其威力還繼續向下延伸,衝擊到了地上,燃盡的草原被砸出了一個大凹洞!

  衝擊波震裂了草原,讓不遠處的千寒以及伊芙跌坐在了地上,他們看著不斷冒出蒸氣的湯瑪斯,猶豫了一下又趕緊往反方向跑並拉起了樂珮,一行人準備朝地底通道的方向奔走過去。

  他們知道,他們在場只會讓湯瑪斯無法發揮完全,這已經不是他們可以介入的戰鬥!

  三人緩慢的推進,一路剷除擋路的遊蕩者,大家都到了極限,已經幾乎--沒有任何的力氣,能再去斬殺任何一隻遊蕩者。

  或推、或閃,他們就像是與遊蕩者擦肩而過的路人,不再是以他們為敵人的守護者,只是想要趕緊到達可休息之地,所有人的心中都想著這件事情,只要一停下來、只要再停下來一次,就再也沒有力氣站起。

  「千寒……」第一個出聲的是伊芙,她聽到了喀喀喀的聲音,自從進籠內後,她對這聲音極度敏感,甚至開始有了戒備。

  「怎麼了?」千寒轉頭,看到了某個東西。

  艾利那半張臉,死氣沉沉的出現在了後方,眼窟窿流出了一條鮮血。

  破壞者一跛一跛的追了上來,接著在眾人視線後的,是倒地也要握著破壞者的腳踝,試圖脫緩其往前進的湯瑪斯前輩。

  追擊的遊蕩者全部停了下來,站在了原地,就像是等人拿取的食物一樣,破壞者路過之處,所有的遊蕩者都獻出了自己的腦袋,任其索取享用。

  「千寒、前輩……」伊芙看到這個景象跪坐了下來,顫抖的雙唇再也發不出任何聲音,眼淚不斷的流了下來,即便付出了全部仍然無法從這個困境中逃脫嗎?

  「樂珮中隊長,帶著伊芙往前好嗎。」千寒脫去了所有的皮甲跟包包,將大半衣服撕成布條,背上露出了不少剛剛戰鬥而產生的血痕,千寒將斧頭緊緊的綁在了自己的手中,他知道自己早已無法握住如此沉重的武器。

  「逃……」湯瑪斯前輩不放手,用最後一點自身的重量,也要阻擋破壞者向前,他必須、他必須……

  破壞者踹了湯瑪斯一腳,湯瑪斯撞到了一旁的矮牆,嘔出了一口鮮血,他看著千寒對著破壞者擺出了戰鬥的姿勢,所有的人都明白這是無異於自殺的舉動,但卻已經沒有人再有力氣去阻止。

  樂珮好不容易回過神來,邊拉邊拖的想要架走伊芙,要是躲進聚落裡面還有一點機會能撐到天亮,那時遊蕩者們應該就會失去機動性,特殊品種應該也會躲起來,按照破壞者目前如此聰明的狀態,它不會讓自己處於劣勢環境。

  應該。樂珮心想,要把所有的希望寄託於這種機率性的「應該」,其實是非常可怕的事情,但如今也沒有任何辦法了,她突然想到黎明隊長的傳說,十三歲的孩子死守血海關口對抗遊蕩者,到底是什麼場景?

  就這麼守到天亮嗎?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伊芙!伊芙!」樂珮難以一邊拉著伊芙前進,又掃除路上會遇到的遊蕩者們,她呼喊了伊芙,可是伊芙卻幾乎失去了站起的力氣,跪坐在地上一動也不動。

  千寒在前線不斷閃躲破壞者的拳頭,直到不小心吃了一發拳擊,千寒瞬間倒地,過不了一會,千寒又站起,然後往著破壞者的後方走去。

  千寒手上的斧頭掉了下來,不知道是繃帶鬆了,還是手掌骨折,就連維持握的形狀也辦不到了,他邊晃邊走,試圖閃過破壞者的拳頭,一下又被自己的腳絆倒在地。

  千寒爬起,抓起了地上的石頭與沙子,往破壞者的頭上丟去,破壞者一動也不動,只是揮起了觸手就將其粉碎,它歪著頭看向千寒,隨即奮力一跳,把千寒抓起。

  「呃啊啊啊啊啊!」破壞者抓起千寒的左手,輕輕一轉,就像扭著枯木一樣直接折斷,千寒直接放聲大叫,再也無法忍住自己的疼痛與情緒,哭了起來。

  樂珮聽到千寒的叫聲,摀住自己的嘴巴也避免自己大哭起來,她知道沒辦法了,但不趁現在走不行,不趁現在走的話真的不行,就白費了湯瑪斯跟千寒的性命了,她身為中隊長,勢必要做出這樣的判斷。

  「不要……」

  藤鞭原本好好的纏繞在伊芙身上,拉著伊芙協助她站立,此時樂珮用力一拉想往前走,藤鞭似乎已經斷掉了?她拿起斷掉的切面,似乎是被什麼東西燒過的焦黑痕跡。

  「為什麼……為什麼?」伊芙往千寒的方向前進,她看著破壞者的背影,以及它手上相對起來如此弱小的千寒,心想我們到底做錯了什麼,要陷入這樣的困境。

  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

  為什麼遊蕩者要殺了他們?為什麼他們一定要殺了遊蕩者?為什麼湯瑪斯前輩奮不顧身的保護我們仍然還是沒有用?為什麼樂佩中隊長即使用盡全力還是無法拯救大家?為什麼千寒即便想犧牲自己的生命也還是滿足不了破壞者?為什麼?

  破壞者看見伊芙到來,艾莉那張臉扭曲的樣子彷彿就像是在嘲笑,它拎起了千寒,丟在了一旁與湯瑪斯撞在了一起,隨即縱身往他們兩個一跳,似乎要同時了結他們的生命。

  「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伊芙跑了起來,她想到自己根本沒辦法幫上什麼忙,為什麼總是接受他人的幫助,而現在居然是沒什麼用的自己要活下來了。

  破壞者扭腰,所有的肌肉都往它的右手暴漲而去,全部的遊蕩者都停了下來,彷彿要欣賞這極其美妙的處決。

  「我說,不要啊!!」

  在那瞬間,伊芙大吼咆哮,她體內紅色的自然之力先是從頭到腳環繞全身,接著形成數道澎湃的能量波紋,向四面八方狂亂擴散。她所在之處爆炸而成一顆迅速膨脹的火球,彷彿烈日降臨凡間,照亮整片黑夜。

  火球膨脹吞沒了周遭所有的遊蕩者與破壞者,所到之處大地焦黑,山化熔岩,草木燃盡,震波如暴風襲捲整個曠野與安達雅叢林,所有的一切在烈日面前,只能以最卑微的灰燼姿態存在。

  「我去你的小心火燭。」

  湯瑪斯在失去意識前,腦海閃過黎明隊長的告誡,火燭個屁,這是火球吧。

創作回應

巴哈姆特小管家

親愛的勇者:

感謝您對勇者小屋的支持,
我們會將此篇設定在首頁的精選閣樓中增加曝光。
另外歡迎到新版發表介面申請成為特約作家,
就可啟用接受「贊助」的功能唷!

--
巴哈姆特小管家 敬上
2024-05-16 15:20:47
莫三
謝謝!
2024-05-17 17:55:04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