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主題

逆轉裁判456王泥喜精選輯 - 期望越高失望越大

焦連 | 2024-05-14 21:28:02 | 巴幣 0 | 人氣 163

文章必有雷,閱讀前請審慎

  作為從GBA時代就一直玩到現在本傳系列全中文化,十多年的老玩家。當然這次在steam上面推出的逆轉456代當然也要支持,加上想要補完四代之後的劇情。

  在一開始的四代剛出的時候對於換主角,加上果然君變成陰沉的墮落大叔,所以在情感上有牴觸,不過還是玩完了,後面點出的新主角嚇一跳君跟美貫的身世之謎,還有牙琉的秘密仍舊引起我極大興趣。所以在重複遊玩的時候牴觸感已經沒有這麼強烈。雖然手鐲的設定有點煩人,但是抓人小動作的確也是很有趣的遊戲機制。

  我是在玩完全部之後才知道,56代的編劇都不是熟悉的巧舟。我本來只以為他單純沒有再幫果然君配音而已。不過這也說明了最後兩代跟前面的強大撕裂感。

  不過我對於五代其實還是蠻有好感的,雖然一開始的全3D化讓我有點不適應,加上出現了一個突兀的新角色心音,格性有一點衝。重點是整個建模太過丑角化,想要讓主要角色都顏藝以延續逆轉傳統。我是覺得這一點在3D化之後變得有點奇怪。

  不過後面的劇情除了學校有點混亂而且不是那麼有趣之外,五代的歷程以及最終章反轉都讓我有熟悉的逆轉味。但是必須要吐槽的就是,視點太過狹隘導致有很多顯而易見的漏洞,其中我覺得問題最大的就是,在御劍當上檢察總長之後,為了要改變法律黑暗時代,於是想盡辦法讓明明被定罪應該被剝奪檢察官資格的夕神上法庭的時候,他勢必也有做過很多調查。但是直到最終章才揭露其實在大家抵達之前,還有一個人從案發現場逃走。這個不知道該用降智還是用劇本殺來形容比較好,但真的有點弱智。不過因為當時夕神應該是直接認罪,警察也不會再去做搜查什麼的到還好理解,不過依照過去的發展,御劍應該會在開庭之前給果然君這一份證據,然後再後續的過程揭示這份證據代表的意義,既可以圓疏漏,也很有趣。

  另外就是最終章裡面,可以理解因為失去摯友所以有點不可理喻,但是拼命的想要嚇一跳君制罪於心音那一段,我還是被噁心到了。在最一開始提出這種指控可以理解,但是在法庭上面打過一輪之後,然後還持續堅持是心音,而且就只是因為從證據上沒有其他可能,這件事讓我非常無法接受,雖然在這個當下嚇一跳君並不是心音的辯護律師,但用這種幾近無腦的方式要去質疑夥伴,看了是蠻不爽的。中間的心理變化也幾乎沒有什麼呈現,只有簡單幾句「我也不想相信,就是為了要證明你的清白所以我才要告發你是真正的犯人。」說真的,如果不是以玩家的角度看,知道一定是別人幹的,會覺得王泥喜你在公三小。雖然走到結局的過程有一些可以吐槽的瑕疵,不過最後BOSS跟揭露的過程我都有過去玩舊作的快感。再加上外傳裡面又一次的詰問了動物,ㄎ一ㄤ度整個就上來了。我自己的評價還是不錯的。

  然後是評價比較兩極的第六代。大多數我看到的都還是給予正面比較多。我認為在遊戲本身加上新的御魂啟示的確增加了不少挑戰性,尤其是如果沒不用用更全面的角度去觀察案情或是證據,那就只能用觀察攻略還解謎。我自己也常常卡在啟示,法庭的部分倒是還好。

  我覺得作為一款遊戲,六代單獨來看問題不大。但如果要做為逆轉裁判的系列作,我只能說讓我感到失望。這一代主要分成兩個部分的故事線,蒼苑王國還有日本國內,然後在最後一章合流。

  第一章,果然君要去迎接結束修行的真宵來到了這個政教合一的國度。但是這個國度卻對律師有極大敵意,甚至制定了完全不合理的「辯護罪」用恐嚇的方式讓人不敢成為犯罪的辯護律師。只要被告被宣判有罪,律師也會被宣判有罪被捕入獄。果然君就在這種扯淡的國度下面打絕對輸不得的官司。而且御魂啟示又幾乎證明了被告就是犯人的極度不利極限狀態之下進行辯論,其實過程還是充滿刺激且有趣的,但這份有趣在進入到第一話的真犯人,異國住持開始用搖滾模式之後,整個節奏變得非常的拖泥帶水,每次詢問都要聽到唱一次歌,法院其他人也要唱一次歌。雖然可以快按,但是影響整個法庭的節奏,我也是因為這個才把快進功能打開。本來還想說只是這一章這個白癡比較麻煩,孰不知六代整體節奏就是被許多奇怪的事情拖拉。像是後面的祈禱或是有時候心理輔導甚至有時候啟示我也覺得有點拖拉。

  第二章雖然挺有趣的,但是因為逆轉裁判作為法庭遊戲,我多多少少還是希望至少在思考上大家貼近一點現實,一點點就好。雖然說也是有出現用紙板當律師徽章還可以過關的,但是這一章節的最大問題是那份合約打從一開始就不具備法律效益,美貫是未成年人,加上求償金額過於離譜,更不要說後面直接去查封房子,說真的小中大的手段都還合理一點。以至於我根本無法帶入他們感受到的壓力,雖然是刑事專門律師,但是作為法律人的基本常識要有吧。就連法官也只是說真是不得了的金額,就草草帶過,拜託我還期待法官那邊可以指出這種謬誤。所有的一切就是要鋪墊果然君跟嚇一跳君說我相信你,事務所跟我的女兒都交給你了,這種交棒的感覺。不過這個交棒我覺得後面還有一些事情可說,但總之太過荒謬,以至於我也無法好好入戲。然後也是有不少人提到關於雙胞胎姊妹的老哏,雖然我當下並沒有想到他們是雙胞胎,不過當選項一出來,我就選了,然後事實也是這樣。說真的沒有任何的驚喜或是意外,雖然我是覺得雙胞胎不是不能用,但是沒有像二代三代那種鋪墊,就只是塞了一個雙胞胎表演魔術,這甚至都不能叫魔術,單純就是詐欺行為。這點也是讓我覺得有點玩得不是很開心,雖然真兇一直表現得很明顯,但在揭曉之前,我還是在想說希望不要就這麼好猜。不過最後他崩潰的演繹我認為是四代之後最高水準,斗篷理的面具慢慢變換真的很精彩。

  第三章是有鬼打牆的一章,各種意義的鬼打牆,然後也就是在這一章我就對這個國家之後會怎麼發展這件事情變得毫不關心。我可以理解宗教信仰的影響力,而這不得不說在這一代蒼苑國的所有演繹上面都很成功,因為它們完全的就表現出信教信到沒有自我思考判斷能力會長成什麼樣子。案子到中後段也是蝦雞巴亂扯,基本就是劇情殺,強制果然君輸球,再加上面對對手,過去的誇誇其談虛張聲勢變得相當稀少薄弱,辯方一直都處在氣勢上的弱勢,真的是被壓著打,而且是被外掛壓著打。檢方輸出全靠信仰,你汙辱信仰、你汙衊宗教,你就是異教徒。就差沒把果然君跟真宵抓上火刑台了。然後這邊個法庭分割我感覺毫無意義,我覺得在順序上如果一次把該蒐集的蒐集完,在順暢的在法庭上啪啪打臉,硬是要一個劇情殺,把四代的葡萄汁撲克牌魔王被毫無邏輯可言的只想判人死刑的檢察官按在地上磨擦,我猜想也是為後面鋪墊。說真的,撇除掉不停硬扯的法庭內容,我覺得背後的故事是挺感人,也點出了這個國家的真正問題。本來我就是覺得這一代想要講一個沒有律師的情況下,被告會多麼無力以及痛苦的故事,但是中間開始扯到革命的時候,我就發現情況不太對勁。當然,如果這邊可以多表現出冤獄的狀態會更好,無奈於篇幅的限制還有整體敘事的走向。

  第四章,案子還算有趣,能夠接觸到一些小知識也是逆轉的小趣味。四代的撲克牌或是這一代的落語。不過過程也是扯淡。首先就是心音變得很討人厭,雖然他跟夕神是舊識但有些話已經接近情勒狀態。再加上後段被檢方搞到心態有點崩,後面完全靠夕神在輸出,我們反而是只是證據輸出器。再加上罪讓我不舒服的一點是,在沒有證據的情況下有新的人出現就說他是兇手,乃至於最後在講真凶的時候我一點感覺都沒有,反而覺得終於要結束了。

  第五章,一切的終點。裡面有用製作組新星嚇一跳君屌打強制降智成白癡的果然君。然後一點都不好看的逆轉最新八點檔大戲,蒼苑釋迦。整個故事情節都圍繞在,你的媽媽不是你的媽媽,你的信仰不是你的信仰。解案的邏輯炸裂,走向好猜,最終魔王太過明顯以至於開庭之後,我覺得都是在走過場,檢察官很北爛、阿瑪拉女王整個表現也超詭異,兩個人表現的詭異表現讓我只在想幹,編劇在寫三小,太硬要了吧,以至於最後揭曉都是為了小遙,喔不是靈花的幸福之後我根本無法入戲,雖然說我再看到照片還有杜魯克那個吱吱嗚嗚就猜得到,小孩的真實身分。這章唯一的亮點就只有布魯斯威利是鬼這一段反轉比較精彩。如果說最後才解開布魯斯威利是鬼這件事情可能案件的精采度有機會上升一些,然後並非如此。在知呼裡面有一位網友說的版本,如果將他演繹出來,我還覺得才是真正逆轉的醍醐味,那位網友推測其實阿瑪拉用通靈將案件嫁禍給杜魯克,除了在明面目的是屈就伽藍淫威之外,重點是跟死去的杜魯克串通要用嫁禍杜魯克讓嚇一跳君把伽藍拉上法庭,要將整個事件公諸於世。

  但說真的,我不認為製作組有往那麼深的思考去編排。我玩完第五章之後,有一種挨悶棍的感覺,然後感覺是不是六這個數字是廣島人的幸運數字,或著是對遊戲有什麼詛咒。到最後又是一個全員廣島人的概念,我們甚麼都知道,但是甚麼都不跟你說。那種不說又不是像前幾代,因為算計,因為通靈的限制不說,所有的不說都是因為,我心上有一個人,我想保護他所以我不能說。杜魯克的態度加上後面阿瑪拉的演繹,全都是我們知道,但我們不能說。尤其在於杜魯克只說了真相不能說不然會辜負他,當然其實這時候已經可以猜到阿瑪拉在這一章當中有關鍵作用。如果真的有什麼偉大的計畫,那麼後面在對決伽藍的時候就不會只是,對都是我做的。這邊我最大的疑惑就是他們到底是知道還是不知道,全都演得像不知道,結果又都知道,我都不知道他們到底知不知道,特別是阿瑪拉在被證據打臉之後,只說了一句我不恨他,「即使知道他有暗殺我的可能,我也不恨他」這一段我又陷入一陣困惑,照正常的逆轉伏筆來說,這邊應該是直接說我都知道,但我是要薛最終BOSS那隻老狐狸,現在謊說不下去了,我來坦白。而阿瑪拉的演繹跟文本表現反倒像是,啊呵呵,原來我真的沒辦法恨他。我充滿問號。BOSS戰也沒甚麼好提,本來在靈殿就可以稍微預測到有人會死,只是死的到底是杜魯克還是大臣,被告或是杜魯克還是真宵,當大臣死透之後,誰是最終魔王在調查階段就展露無遺,一點懸念都沒有。就像我上面講的,就是劇情輸送,然後講到他沒靈力。這段說實話也是重大真相,但是也是沒有任何鋪墊伏筆就直幹上來,真的要算伏筆只有鳥姬也沒有靈力。所謂的革命也像家家酒,最多就是抗議示威的等級,檯面上看起來死掉的也就只有杜魯克,開槍流血也只有阿瑪拉,如果這種等級也可以叫革命,當時太陽花應該就是顛覆國家了。最後還是靠在法庭上嘴砲就讓女王自爆,這實在是令人無言。而且玩到一半,揭露反叛之龍已經掛了的時候,我就在想,嗯?所以現在是要審什麼被告在被害人死之前就掛了,還是被被害人殺的,所以繼續這場審判的意義是?然後又硬要抓出誰是殺人兇手,我只是覺得你的被告都涼透了,抓兇手的意義是?

  關於第五章,有很多人說很熱血,有救起來,我到覺得經歷過這些之後,我是被強餵了一些不好吃的東西。除了杜魯克之外,所有隱藏真相都很快就被看穿,揭露時根本沒有驚喜感。再加上空洞的硬ㄠ 與法庭戰,最後直接用更改法律來打,雖然很合理但很爛。辯方除了用我不怕死之術毫無技巧可言,果然君在最後根本跟裝飾沒有兩樣。最關鍵的最後一搏,動機問題,都還是靠靈花強制進入延長賽,我根本不覺得我們這邊做了什麼激烈的戰鬥,一來是對方除了用王室特權之外,也沒有甚麼反論技巧。

  六代的人物塑造對我來說一蹋糊塗,特別是從四五六代玩下去,這種支離破碎的感覺更加強烈。最主要很多人說到第五章嚇一跳君完整了,變成了一位獨當一面的律師。但我卻完沒有這種感覺,要是這代的故事直接演這群人去蒼苑,然後死亡辯護的主要展開者是嚇一跳,我就覺得還好,而不是前面都靠果然君透過勝訴,打臉引以為傲的御魂啟示,加上大祭司的殉道,革命之風連吹都吹不起來,但是嚇一跳君透過編劇與設定之力,是革命者的「孩子」,「王室成員」的好友這種光環,在第五章直接跳出來「繼承」前人所有努力,在洞穴裡面被救,飛機靠御劍的,一半的證據甚至有些關鍵證據是成步堂他們,在打法庭戰的靠著養父最後親生父親打贏。然而最關鍵的真相,在過往當中,我永遠記得就在大家以為真相差不多就是這樣的時候,成步堂都會有一種神來一筆的靈感,覺得似乎是有蹊蹺。然後提出異議。五代和六代有很多時候都會進入萬念俱灰,然後有人強打雞血續命。大家都講得堅持到底相信自己都只有出現在選項上面,而我大多時候對於這種選擇都有點嗤之以鼻,從一代開始玩到現在,就算玩家早就想放棄,角色們也從不輕言放棄。再加上五代的時候還發生懷疑心音的事情,我對嚇一跳君其實好感度沒有四代結束那麼高。我整個看來,最後一章他就是搭著順風車,可以理解想要講傳承,但是完全沒有講好。最可悲的是,我回想起第二章,成步堂還跟王泥喜說,事務所跟美貫都交給你,我相信你。然後最後卻變成,抱歉這個國家需要我,我回不去了。是啦,成步堂吹起的風讓你可以乘風高飛也算是一種繼承啦。真的要我說,我認為最大的問題在於主角們透過自己驅動解決問題的關鍵時刻太少。在民事訴訟裡面雖然有人覺得是在噁心粉絲,但我感覺還好是,王泥喜有在動腦去解決困境。然而在後面的法庭上,說真的大多的提示都已經交到他手上,只要簡單連連看,因為答案都已經被揭露差不多,所以也沒什麼逆轉的快感。

  然後講到成步堂,三十多歲活出二十出頭歲的樣子,明明第一章還展現法律人的沉穩從容,刀在脖子上都還可以面不改色,第三章開始,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在蒼苑待久了,氧氣稀薄導致智商會下降,心智年齡也會下降。被硬ㄠ那由他抓著鼻子走,扯到不行的反論也沒有直接反嗆,而是直接在心中放棄。我這時才覺得蒼苑的王室成員可能真的都法力無邊,能夠強行把人們變白癡。然後綁架真宵讓成步堂又被威脅,而且還是得用偷聽的方式才能讓心音王泥喜知道,你都告訴御劍了,沒理由不能告訴王泥喜吧。硬要拉一場法庭對決來成就王泥喜。雖然我覺得民事對決蠻有趣的,但是不要懶得連法官都不換吧。

  這一作最可怕的就是由那他,一出場就讓我充滿厭惡,不單單是他對主角群的人身攻擊,更重要的是把有罪推定這種事情跟邪教式的宗教語言使用到極致。一開始在從他人口中介紹角色的時候,我還以為是看是軟綿綿實在硬梆梆,用高強度的辯論技巧,或是向五代的陷阱題拉辯方進入以打敗對方。但是一出場就直接說這場判決的因果已經被看穿,我真的是直接小腦萎縮,更何況第一次的被告是美貫,非常討喜的角色,講了一堆屁話用邪教技巧扇動旁聽席的人進行輿論霸凌。從頭到尾就是一直說你就是有罪你就該下地獄,這個角色的第一印象比狩魔豪還噁心,狩魔他有他的優雅跟堅持,以致於就算之後他是魔王你也不一定會討厭他,只覺得雞掰。但是那由他完全就是了垃圾嘴臭仔。然後王泥喜在最後跟他一搭話,然後問為什麼他會變成這樣,我就知道完了,狗血劇情就在我們前方不遠處等著我們。但他被王泥喜打臉過一次之後仍舊死性不改,跟其他檢察官逐漸變化的狀態不同,他所有的變化跟心理狀態全都堆積在最後一章,而且說真的第五章他的戲分還沒比女王多。以至於堆疊和描寫嚴重不足。然後又用了因為我全家的性命都在女王手上,所以我必須言聽計從。說真的,我都懷疑是不是女王有特別要求,你必須當一個嘴無敵臭的雞掰人,然後要用硬ㄠ展現你的控方辯論技巧,否則我就讓你妹身敗名裂。就像我一直提到的,過去有類似的事情,不論如何都會在某一個時間節點讓主角知道,在對方雞掰的外表下,實際上還有一顆柔軟的心。一代的御劍如此,二代的狩魔冥,五代的夕神也是如此,三代的戈德算是特例,四代的牙琉本來比較正常所以沒這問題。唯一的癥結點在於,他沒有沒收杜魯克的徽章,所以表現出他的不屈。只能說之於我,說服力不足,要嘛就是他天生雞巴,要嘛就是他已經跪的五體投地,否則我真看不出來,在前三章把他塑造成雞巴人的意義何在。

  主角群特色弱化,變成樣板棋子,心音甚至直接被爆破。然後最後章節全程醬油,而且也沒有用到心理輔導,瞬間變成跟美貫同樣作用。久違的真宵不是在被告就是在綁架的路上,根本沒什麼戲份。而這一代讓我覺得最驚豔角色就是靈花。因為他的角色成長曲線是最清晰且明確的,本來在御魂舞還想說是一個無口的美少女,但在新手教學的關卡才發現是個伶牙俐齒的高傲王女。不過在成步堂一次又一次的推翻御魂啟示的開示之後,他逐漸意識到自己一直以來沒有發現的問題,然後因為跟著成步堂調查的時候跟成步堂之間的互動,透過交流改變想法,然後在最終章,當她也意識到一些事實的時候,與女王據理力爭。即使被女王打壓,心中也堅持著自己認為對的事情,最精彩的就是在法庭上面,在身理心理的雙重壓力之下,仍舊堅持要做出啟示,帶出真相,雖然說也是因為大家支持,但是也是他自己也有著強烈動機。乃至於最後,他說出不會再聽女王的話,在那個當下,這個角色完成了他的自我救贖還有成長,從在溫室長大,甚麼都不懂的少女,蛻變成一國之王。

  反之,又要在講回王泥喜,在最終章明明也有一個重大的轉折事件可以描寫,但是卻僅僅是用簡單的幾句話帶過。所有人之間的感情都有呈現在文字上,然後就是差點溺水被救的那張CG。除了杜魯克都沒有做出太多實際的行為或是演出。所以我也無法從這邊獲取感動。當然想要透過第二章,魔術的狀態去寫王泥喜的成長,又因為直接忽略了最基礎的法學常識以致於根本不讓人覺得有成長,破解寶盒那邊我得說一下,我最後是看攻略破的,因為我的邏輯跟製作組的邏輯完全搭不上去,製作組的解謎邏輯我真的看不懂。但我是覺得溺水那一段如果是由王泥喜來解救杜魯克,後面的成長會明顯更多。後面成步堂被debuff我也不覺得那有什麼成長的問題。

  老實說我對第六代最終章感到有些憤怒,還有一個理由是我覺得王泥喜的身世之謎被草率帶過。老爸呢,死掉啦,被女王燒死瘩!最後就只剩一張照片回憶,媽媽到底會不會相認,不知道大概是下集待續。然後就有了在蒼苑的大冒險之類的。說真的,我已經對這些設定無感,我甚至途中在想會不會其實是要講王泥喜其實真的是杜魯克的兒子之類的。另外就是我對杜魯克的死亡沒甚麼感覺,除了我在中途就已經半放棄只是機械式地在推動劇情之外,他的死法也很降智,一個逃了23年的革命軍首領,在沒有任何準備之下獨自一人潛入王宮內院拯救人質,然後被大臣反殺,最後是用霸王色霸氣嚇退對方,帥了一把之後就死了。很重的即視感,跟身為四皇卻必須犧牲一隻手臂才能從海王類嘴裡救人的紅髮傑克一樣。去戒備森嚴的法院劫囚都知道要代人了,去更森嚴的王宮連把風的都不帶,根本就是送頭。我寧願相信他真的深懷絕症,所以跑去帥一波送頭,要嘛可以告訴大家,革命這件事情就要從杜魯克的死做為開端。而且我其實也滿想知道,所以為甚麼供子大人會從蒼苑跑去日本創立流派,我本來還以為這又是一個高明的伏筆,但沒有就甚麼都沒有,就只是說:喔!有這麼一件事。

  六代可以說最主要的糾葛都建立在家庭劇上面,卻想要國家興亡去包裝它,以至於所有事件看上去都像家家酒一樣搔不到癢處。我並不反感如果真的要推王泥喜到系列高峰,那就像我說的,應該一開始就把王泥喜丟回蒼苑,讓他才是吹起革命火苗的紅龍。最後一刻他在法庭上成為英雄才不會有硬要的感覺。而且把整個六代集中在蒼苑王國的故事,就算是講一些平民真的被抓走,然後要被誣陷在承接祭司的故事也行。總之最讓我感到不滿的除了這些之外就是過往揭曉謎底的爽快感完全都沒有了,除了杜魯克掛掉稍微有點驚喜之外,剩餘的時間都是在推送劇情,起碼對我來說是這樣。所以我也是認為六代是我覺得系列當中最炸裂的一代。456代的中文化也是等了好幾年,而且我沒有去看任何據透或是實況,所以是充滿期待的想要完整王泥喜跟成步堂萬能事務所的故事。獲得這樣的結果,我是覺得蠻失望的。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