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蔚藍檔案—狼師名簿《短篇》選擇

修斯 | 2024-05-08 23:04:57 | 巴幣 7464 | 人氣 557


狼師名簿《短篇》——選擇

⚠️⚠️含狼師名簿第九篇相關內容

⚠️有OOC設定、默認好感度200%
介意者請斟酌觀看

⚠️飛刀注意

————————————

要想維持團體內部的友好關係,需要的不是共同一致的目標,而是一個誰都痛恨的敵人。

似乎有人這麼說過,此刻的彌香也無比同意。

白色的世界恍惚間變成陰暗的黑,那一天的烏雲還沒消散,那一天的薪火依然持續。

黑色的雲鋪滿整個天空,白淨的鳶尾於廢墟中生長。花瓣起舞,在風中搖曳,明明扎根於縫隙之中,卻驕傲地向上盛開,雨滴滋潤著花瓣,成為鳶尾生長的契機。

周圍被透明的大雨遮蓋,彌香勉強看清楚,這由聖三一主大樓而形成的廢墟已經空無一人。

畫面一轉,來到某處黑暗的房間中。彌香坐在椅子上,優雅端莊。端莊的像個淑女。

「就這麼碰的!突然爆炸了,是啊。那是聖三一商店隨處都買得到的手榴彈。對我們奇普托斯人來說,就只是顆響的比較大聲的玩具。但是⋯⋯染紅的地板又是怎麼回事?那是我的錯嗎?如果我⋯⋯沒有強拉老師來寢室單獨過生日就不會這樣了?」

她的眼中滿含淚水,獨自訴說著。
因為,這個房間僅剩下黑色與鮮紅。


「老師,老師⋯⋯」

彌香咬緊牙關,抑制不住地緊握雙拳。


她眼前的景象再一次發生變化。
癲狂的笑聲傳入彌香耳中。

「妳們都該死哦☆如果不是因為妳們的話☆聖靈派⋯⋯就是妳們!」

彌香開始對學生們進行無差別攻擊,她們身上的衣物被紅色所沾滿,有些人甚至掙扎著,想要離開。而彌香沒有給她們哪怕一點機會⋯⋯因為只是一晃眼她們的光環以及承載思考的構造都一併消失了。

「住手,彌香!老師⋯⋯老師不會希望看到妳這樣,聖園彌香!」

聖亞的精神話語傳遞不到彌香的耳中,她看到,幾朵藍色的繡球隨雨而落。在地面上,它們的花瓣被沾濕,又逐漸凋零。

彌香走到廢墟之中,看到幾朵在傾盆大雨中徐徐生長的鳶尾,她摘下它們的花葉,將她們帶在頭上。

「真是的,為什麼要跑呢?就這樣不去反抗的話,說不定還能變成璀璨的血鑽石。
這樣跑的話,死的一定會很痛苦吧☆嗯,這樣的話,接下來⋯⋯」

彌香還未說完,她高高舉起拳頭,光聚集在她的右拳,緊接著猛然揮下。

大樓與這片大地瞬間被炸出了大坑。
僅有她站的位置完好無損,有如終末。

她的臉被被雨滴佔據,雨滴如露珠一般,隨彌香的臉頰划下去,最後又一次融入雨幕⋯⋯她流淚了嗎?

過於真實的感受,迫使彌香看向自己的雙手,可是……它們竟變成了鮮紅色!

一切奇怪的事情,彌香都沒有任何預兆,無法去解釋它們為何發生。

因為,這是聖園彌香帶來的厄運,帶給基沃托斯,更帶給老師死的噩耗。

「沒錯,是我⋯⋯一切就是我造成的。就因為彌香我,是魔女喔。」

「我現在就在這裡⋯⋯我就站在這裡,使用妳們的渾身解術,嘗試獵巫我吧!」

「哈哈哈哈哈哈!!嗚⋯⋯嗚嗚嗚嗚」

彌香不知道,但她朝大地撕心裂肺地喊著。似能看到那邊的場景一般。


「虛無,發射!!」
聖三一校園廣播中聽到渚撕心裂肺的哭嚎與命令。


彌香從遠處看見了無數的流星飛向高空,然後火光四散並猛朝著她的方向撲來。


彌香笑了,像個純真的孩子般。
她抬起頭閉上眼睛雙臂展開,靜候著那一刻到來。

只要自己消失,這個惡夢也就會結束。
也就能到您身邊了吧? 老師⋯⋯

彌香被劇烈的白光籠罩,就此消失了蹤跡。

++

夜深人靜。奇普托斯的夜晚,一切都沈浸在了無邊的黑暗當中,甚至連星辰與日月的光芒,都顯得那麼微弱。

一位天使正在從虛空中墜落。

她的眼中安放著大地與時代,那潮起潮落的文明與迭起興衰的生命難以描繪,而大地的故曲回蕩著,她的身體也逐漸化為光粒,逐步消散⋯⋯


彌香⋯⋯

這是最後的結局。


彌香⋯⋯

用夢境所描繪的故事,在黑暗中劃下句點。

「彌香!」

拼命扭動著身軀,被從身後緊緊地按住了身體,那個熟悉的聲音在耳邊響了起來:
「彌香,妳沒事吧?」

「老師⋯⋯」

一陣安心的感覺從內心湧起,卻讓彌香不知道應該怎麼將自己剛才在慌亂中所想象的事情說出口。

「看來是做了惡夢呢。」

「夢?是夢?」

「是夢。」

「剛剛那些真的只是惡夢?!」

「只是惡夢。」

「真的?」

「真的。」

「那⋯⋯」
還未清醒的彌香一根筋的復讀著字句,而老師也是很有耐心的一字一句答覆道。

直到最後,老師終於按捺不住抱著彌香的臉頰獻上了一個深深的唇吻。她才明白現在正處於現實。

處於,幾小時前彌香臨時起意死皮賴臉賴在夏萊不走,想度過不一樣的生日。

結果後來,彌香接到自己的寢室被手榴彈炸毀的消息。老師不得已只好讓彌香在夏萊住下,並且立刻忠於慾望的領域構築的「現實」。


「老師做任何決定都不會後悔嗎?」

「彌香⋯⋯一直一直都在為做過的決定後悔著,即使現在我總是會不由自主的去思考這樣的問題。」

看著彌香難得陷入沈思,老師只是輕笑的拍了拍她的頭頂。

「人們總是在做出抉擇時患得患失,但是最後卻總是退無可退。只是,即便做出了與當初不一樣的選擇,不也同樣會為不一樣的的理由而後悔?與其蒙蔽著自己,告訴自己要做出不會後悔的選擇而畏首畏尾,不如痛快地接受這樣的現實。」

「背負著放棄了另一個選項那無窮無盡的悔恨,堅定地踏上依照自己本心所選擇的道路。那種後悔會化作前進的動力,會讓人們意識到自己腳下的這條路付出了多麼巨大的代價,會驅使著人們不斷前進,直到將悔恨全部燃燒殆盡為止——」

「直到那一刻,我們才不會為自己的選擇而後悔。」

「後悔吧,彌香,盡情地後悔。然後懷揣著這樣的後悔,繼續前進,去開拓一個新的明日。」

風雲變幻,眼前的場景一幕幕地如走馬燈般地切換著,她與沙織在地下墓道對峙、在做出斷後的抉擇,在即將赴死的當下,那個寬大的背影站在自己身前,都重新出現在眼前。

回憶著過去所做出的一次次艱難的選擇,一次次痛苦的悔恨,一次次憤怒的扼腕,這位天使的臉龐已是風起雲湧。落下了大滴大滴的淚水,彷彿要將自己的一切悔恨都流出體外。夜光照耀著她的面龐,反射著耀眼的光芒,讓這個一直緊繃著心弦、克制著內心恐懼的女孩子,在老師面前,盡情地展現著自己的迷茫與脆弱。

「老師⋯⋯彌香最近⋯⋯是不是變得有點不像自己?我是壞孩子嗎?那些偶然升起的怒火⋯⋯是我的嗎?就算這樣,不,就算這樣⋯⋯」

「就算是這樣,我也會陪伴在妳的身邊,陪伴妳做出每一個選擇,陪伴妳一直走下去的,彌香。」

老師輕輕抱緊了這小小的身體,溫柔地拍著她的背部,希望能讓她稍微感到哪怕一絲安慰。而她也在依偎在老師的懷抱中,在閃爍的淚光中,向老師投來了直率的笑容。

「老師,照您這麼解釋,這根本就是一場沒有終點的旅行吧?但如果是和您一起⋯⋯

「我就覺得,非常幸福。」

「彌香⋯⋯」

「老師⋯⋯」

正當氣氛甚佳之時,一個非常不看場合的飢餓聲響起。

看彌香羞紅了臉,老師失笑。

「⋯⋯我去準備點吃的吧。」

老師從櫥櫃中拿出了泡麵,當熱水泡進碗裡壓封好後。

這時,老師的背後傳來了溫暖的質感。回頭望去,才發現彌香不知什麼時候也從床上爬了起來,輕輕地從身後抱住了自己。

在老師的身後,她說出了只有他們兩個人的時候,才會說出的話語,

「我有時真的不知道該怎麼繼續面對那些惡意,自己永遠只能忍耐⋯⋯」

「我知道,我都看到了⋯⋯有我在。」

慢慢地回過身,老師輕輕地撫摸著彌香的臉頰,希望這樣能讓她稍微好受一些,

「老師一直守望我,而我也會一直守望老師⋯⋯謝謝你,老師。」

許久,彌香才有些嗚咽地說出這麼一段話,「謝謝你奮不顧身地站在我的身前。」

對彼此了如指掌的兩個人沒有再說什麼,只是深深地緊緊擁抱在了一起。

「謝謝妳,誕生在這個世界。彌香,生日快樂。」

赤裸的身體撩撥著兩人內心的野性,火熱的觸感也讓這位天使變得放蕩。

猶如夢幻中的極樂,甚至不需要交換著這般女上的位置,只需要將臉頰緊貼,將嘴唇相合,在舌吻的蜜意裡將身體的上下兩處都緊緊地貼合在一起。

發自內心的感情糾纏在一起,任由深夜的時間慢慢地流走。

這場「聖夜」才剛剛拉開序幕。

++
(後記)
好的,閱讀至此的各位辛苦了。

軍校的部分我就不提了,我只要努力去平復過去就好。

難得的慶賀日,結果被地獄使者的朋友給狠狠的刀在了胸口。

然而諷刺的是,也間接讓我可以在短短八小時,啪啦啪啦的弄出了這一篇賀文。

這麼說來,當初拉我入坑的,也是那些心碎的IF線,原來我自己也是地獄使者嗎?

關於彌香,由頭到尾對她的遭遇。我只能用心疼來標注。

她單純,她私心,她也偏執。
但她可比想像中的更像我們現實世界的孩子。

所以,更應該要為她慶賀。

讓我們用真摯的祝福與留言,慶賀我們的聖園彌香,生日快樂。

在此留下存在過的證明,
僅僅為了不被世人遺忘。

我是修斯,我們下次再見。



圖源



創作回應

熾冰/奇譚異書齋
透過這老師的表現我們可以看出,要讓女孩子死心塌地最好的方法,就是學會怎麼說得一口好話 (不要瞎掰
從前半的沉重灰暗撕心裂肺,一轉成台南無(法再加)糖等級的甜度,這地獄直衝天堂的轉變堪稱教科書等級的完美,真是最棒的生日賀文
趁這機會也讓我在這祝彌香公主生日快樂˙wˋ
2024-05-08 23:16:31
三七-19
目前看到最棒的生日賀文,GP奉上
2024-05-11 15:21:14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