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精選閣樓

崑伊 城堡裡沒有王子(九)

燐真/慕海 | 2024-05-08 15:00:01 | 巴幣 4 | 人氣 61


  回程路上,兩人坐在馬車裡鮮少交談,但一直依偎著,十指交扣。

  再兩天就能回到城堡了,到時他們就得做出決定──選擇一天或是七天的儀式。

  對伊得而言,這是件相當頭痛的事。為了崑西好,當然是割肉最快,可是自己怕痛啊!就算只是剝下一小塊皮膚,他也害怕得頭皮發麻!如果可以讓他吃個止痛藥,再把他的眼睛蒙起來,或許能夠辦到?

  若是選擇只喝體液,就必須連做七天床事──天啊,七天!他真的覺得自己會精盡人亡!

  崑西望見伊得一臉苦惱,就猜到他在想什麼,「沒關係。」他低聲說,「不治療也沒關係。」

  「怎麼可以沒關係?」伊得瞥見手鐲上的礦石暈開藍色,氣得拔下來,想丟到馬車外。

  崑西攔下他,問道:「你還沒說她為什麼給你這個?」

  伊得照實托出,氣呼呼地表示:「我不想用這種東西來測試你是在說真話還是假話,我相信你啊!」

  崑西靜默片晌後,緩緩地把手鐲戴回伊得的腕上。

  「等等,你幹嘛要……」

  「這是證明。」崑西的表情和口吻都很嚴肅。

  梅菲瑟顯然在質疑他對伊得的感情,她不相信他會付出真心。他問心無愧,不怕這樣的檢驗,梅菲瑟終有一天會了解自己錯了。

  「崑西……」伊得想說服眼前的男人毋須按照魔女的風格行事,但是對方早一步握住他的雙手,深邃的眼眸凝視著他。

  崑西一字一字地說:「我不會因為你完成儀式,就拋開你。」

  手鐲亮起光芒,伊得的目光始終膠著在崑西身上。這個好好看的男人在用好好聽的聲音,述說自己有多麼重視他,不需要借助外力,他就能感受到他的真誠。

  「你怕痛,沒關係,但不要怕我。」

  「不會的,我不怕崑西。」

  「不要離開。」

  「不會的,我喜歡你……」

  他們的談話聲越來越低,千言萬語化為無限眷戀在一個又一個深吻裡交融。

  玉石的藍色微光黯淡下來,回歸原來的透明無色。

  ***

  今天的城堡有點不一樣。

  伊得走出臥房就注意到走廊、牆壁、吊燈都掛著鮮花緞帶,大廳的地毯煥然一新,連各個家具都被擦得光可鑑人,令人感覺踏進了別的地方。

  很乾淨,很亮麗,也很令人疑惑。

  「這是怎麼回事呀?」伊得轉向身後的兄妹問道。

  莉莉與賽頓身為伊得的貼身僕人,必須張羅他的食衣住行,包含他和城堡主人的感情進展──他們察覺主人和伊得少爺出了一趟遠門後,關係親近了很多,伊得少爺每晚都會進主人的房間說很多話,經常同睡一床。

  「我看是時候了。」父親勞倫私下對他們這麼說。

  兄妹默不作聲地將城堡布置得盡善盡美,並取出華服、精油、香水,通通送入已打理好的婚房。雖然主人還沒說何時舉辦婚禮,但是婚房先準備起來準沒錯。

  面對伊得的問話,兩人有默契地回答:「這是主人的意思,希望您滿意。」

  「喔……」伊得還是覺得有點納悶,自己未曾提過要求,崑西也不像是會在意這種事情的人,不過僕人們如此用心維護這個家,是應該給予稱讚的。

  「請問伊得少爺要在主人回來前沐浴嗎?」

  城堡的存糧消耗得差不多了,一早崑西就帶著勞倫外出,一個去打獵,另一個去村莊裡添購物資。兄妹認為這是個讓少爺梳妝打扮,討主人歡心的好機會。

  「呃?」伊得愣了一會,等他意識到這個提議背後的深意時,小臉剎那間漲紅了,「我──你們怎麼──」

  「請伊得少爺放心,父親已經知會過主人,今晚我們會離開這裡,回鄉放假。」

  這兩人是什麼意思已經明示得不能更明了。伊得羞窘不已,既不能說他們對,也不能說他們不對,就是──就是讓人很尷尬。

  這半個月來,崑西對治病的事隻字不提,只在每晚發作時抱著他度過。伊得實在無法忽視崑西的痛苦,暗自向上天祈求自己一定要長得快一點,才挨得住執行儀式的消耗。

  伊得捏捏自己的臉,好像稍微長了一點肉,不枉自己天天勤勞吃飯。

  「少爺?」

  「我想沐浴……」他小小聲地說。

  當伊得洗得香噴噴的,換上精緻的睡衣後,莉莉與賽頓帶領他走進飄著花香的婚房。

  「主人應該快回來了。」兄妹請伊得稍待片刻後,便有禮地告辭了。

  伊得神情侷促地待在原地,不知該站該坐,摸摸身上柔滑的緞面衣服,起了好奇心,於是走到鏡前端詳。

  純白的短袖睡衣樣式簡單不失甜美,荷葉邊的袖口繫著水藍色的小蝴蝶結,衣襬長度落在尾椎上緣,若舉起雙手就會露出肚臍,下半身是同材質的短褲,褲管也繫著蝴蝶結。

  兩條腿幾乎都露出來了,實在是太短了點……伊得想找一件外套披上,打開衣櫃後,裡面的衣物看起來都跟自己身上穿的相去不遠。

  這些人是不是貼心過頭了?伊得哭笑不得地關上櫃子,就聽見開門的聲響。

  「崑西!」伊得見到未婚夫回家,馬上綻放笑容,奔向對方的懷抱。

  崑西訝異地接住投懷送抱的小鬼,他有一瞬間以為這是一個充滿花果香的小妖精。

  「……你在等我?」雖然崑西早就知道勞倫父子刻意挑在今天請假返鄉,但是沒料到他們會如此精心籌畫,將這間放置許久的空房布置得有模有樣的。

  「是啊!」

  可愛的臉蛋笑盈盈的,經過悉心調養後多了幾分圓潤,白皙皮膚泛著健康的光澤,小小的身子似乎也抽高了一點點。青少年獨有的纖細骨感讓他看起來特別瘦弱,但是從寬敞圓領露出來的肩頸線條,及暴露在外的勻稱雙腿,都是那樣細膩優美,帶著一種純真的誘惑。

  伊得發覺他的視線,有點尷尬地問:「我這樣……是不是很奇怪?」

  「不奇怪。」崑西見小鬼半信半疑,抱起他走到梳妝台前,將那隻被擱置的手鐲戴回他手上,重複說了一次:「不奇怪,很適合你。」

  伊得的眼角餘光瞄見玉石轉為藍色,有些難為情地靠在崑西的肩上,「我等你是想跟你說,不管你想用哪種方式,我都準備好了。」

  崑西懂得他的意思,撫摸他柔順的棕髮,「不害怕?」

  「怕呀!可是,我更想看到你好好的。」

  「嗯。我不會割你的肉。」

  簡短的一句話就表達了他對伊得的憐惜。

  伊得感覺鼻尖有點酸酸的,抱住崑西的脖子,「你不會,我也不會。」

  「不想要的話,隨時可以停。」

  「好……」

  崑西側過臉,貼上對方挾著迷人花果香的朱唇。

創作回應

巴哈姆特小管家

親愛的勇者:

感謝您對勇者小屋的支持,
我們會將此篇設定在首頁的精選閣樓中增加曝光。
另外歡迎到新版發表介面申請成為特約作家,
就可啟用接受「贊助」的功能唷!

--
巴哈姆特小管家 敬上
2024-05-13 15:49:13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