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主題

歷史紀錄 讀者篇 014-讀書筆記《中國文人的非正常死亡》 part.3 -2008

林賾流 | 2024-05-08 03:12:43 | 巴幣 10 | 人氣 43

讀書筆記: 《中國文人的非正常死亡》 part.3 (前兩部分下落不明)
作者:李國文
 
p.224
在中國,一個農民,在他屬於土地的時候,可能還是土地上的農民,善,是他的主要方面;當他離開安身立命的土地,就可能成為不可知的異數,惡,便成為他全部生命的支撐點。
p.267
無數的歷史事實證明,群眾和群氓在某些特定場合,這一字之差的界限有時並不存在。
呼嘯的多數人,聲音可以驚天動地,但不必然擁有真理。
p.267
易卜生通過主人公斯多克芒醫生痛心疾首地說:「在咱們這兒,真理和自由最大的敵人就是那結實的多數派,不是別人,正是那掛著自由思想幌子的該死的結實多數派!」
「想禁止我說真話的,正是這個多數派。多數派從來沒有公理。從來沒有!這也是思想自由的人必須揭穿的一句社會上的謊話。」
 
我對李國文先生這段引言特別有感覺,直到現在我還忘不了,小學老師教的那句少數服從多數的咒語,問我怕不怕這個所謂結實多數派,
 
我必須坦承,怕,並且厭惡。
 
所以我才常說,我就是我,我自以為是,而且我是變態。(笑)
 
還有不好意思,就算少數派和我比,N:1的條件下,還是多數派。
 
 
P.282
陽為道學,陰為富貴,披服儒雅,行若狗彘。
 
這是作者引自李贄<初潭集>的話,表示李想批判並因此殺身致禍的那些對象。
 
不過前後文的大意是拿著聖賢的學問和價值觀來粉飾自己的慾望,對那種偽文人的不齒。對有異議的人,則用經典所言的是非標準來宰割他們。
 
如果用文學界的例子好像不太明顯,但這種人非常常見,舉另外一個生活例子吧。
 
用聖經來反對同性戀的正常人們。不管為富為名,或者為了豎立自己的價值打壓別人,其實,聖經又不是基督寫的,就像論語也不是孔子寫的一樣。
 
 
P.284
凡人物(或其實算不得人物,只是自我感覺到果然也是個人物),都會程度輕重地患這種病。
一旦發現居然人五人六了,從此,就不做那個本色的自己,而偏要做眾人眼中的那個人物了。
 
 
 
空知猩猩和岸本創作的主角都有這種毛病,唉,少漫果然紅不得。
 
PS.實際人物吻合上述的還蠻多的,低調不予評論。(其實是沒興趣)
 
不過我想為這段話加個尾巴,「而且還說那是自己的本色。」
 
 
P.311
在中國,凡才子,都自命風流,好像洋才子也同樣。
看希普金,看喬治.桑,那份浪漫,真令我們羨慕,中國迄今沒有超過《紅樓夢》水平的愛情小說,最根本的一條,中國作家有幾個擁有過轟轟烈烈的愛情呢?
P.313
有一次,他(金聖嘆)去南京應會試,以<如此則動心否乎?>為題作文,寫到最後:空山窮谷之中,黃金萬兩,有美一人,試問夫子動心否乎?
曰:動動動動動動...................(X39)
 
 
XDDDDDDD
 
真希望現在台灣學生考作文也能有這種手筆。
 
稿山卷海之中,輿論萬千,有師一人,試問夫子樂意否乎?
 
曰:幹幹幹幹幹幹幹..........
 
我有時候看到新聞某某閱卷老師拿些奇文出來點評,還沾沾自喜的樣子就很怒。
 
沒錯,教師的中文學養是專業,但那些寫一顆顆西瓜樹的學生又如何?只會讓我覺得這些老師的教學能力很不專業而已。當然閱卷者未必教國中高中,但爛學生和濫老師都不是沒有培養皿,而且後者很有可能就是這些閱卷者的冷漠感染的。
 
所以我這裡說的是一種心態問題。
 
子曰:「不教而殺為之虐。」
 
殺小孩子的卷子真的那麼爽?我覺得這種老師的憂慮嘴臉都有點扭曲。
 
三字經云:「教不嚴,師之惰。」
 
這兩個教字,我覺得都和現在對教育的教字有微妙的差異。
 
反正不是有抄過黑板開過麥克風就是教,如果這樣就能算有教,隨便哪個鳥人都能教。
 
希望像某君那樣的作文老師多一點。後面的感言離題了。
 
不過金聖嘆也是說一套做一套,不那麼忠貞的遺民。
 
我小時候很喜歡在考卷後畫中舉升官圖的徐文長。
 
 
P.319
金清美《豁意軒聞錄》,寫了這位才子的結局。
(金聖嘆)棄市之日作家書,托獄卒寄妻子,臨刑大呼曰:「殺頭至痛也,滅族至慘也,聖嘆無意得此,嗚呼哀哉,然而快哉!」
遂引頸就戮。獄卒以信呈官,官疑其必有謗語,啟緘視之,上書曰:「字付大兒看,鹽菜與黃豆同吃,大有胡桃滋味,此法一傳,我無遺憾矣。」
官大笑曰:「金先生死且侮人。」
 
 
摘這兩段關於金聖嘆言行的記錄,因為我對裡面的幽默和尖銳非常喜歡。
 
還有原來醬油加布丁吃起來有海膽風味的傳聞,早就是老梗了。
 
P.339
精神與學養,如空氣和水,是作家的生命線,應該是一條顛撲不破的真裡。
儘管現在的中國作家多如牛毛,但認真盤點一下,他們頭腦裡的思想、肚子裡的學問,又有多少是半瓶子醋在那裡晃蕩呢?甚至有的人那瓶子裡連一滴醋都沒有,也在那晃蕩得像模像樣的。
所以,精神迷亂的作家容易墮落,學養欠缺的作家難免膚淺,不正是當前文學世紀病的臨床徵兆嗎?為什麼人們對一些新進作家,對一些流行作品,總是搖頭不迭呢?
對他們第一頁寫接吻,第二頁寫上床,第三頁寫分手,第四頁寫情殺的高速度、快節奏,無論如何也不能適應呢?我想,精神境界的提高,學養素質的加強,恐怕是當代為作家者最迫切,也是最起碼的要求了。
否則,在商品社會裡,你就不能擺脫馬克思在《資本論》第一卷的註釋裡,所講到的資本增值的誘惑。
 
※※※
可考日期:2008年9月30
 

送禮物贊助創作者 !
0
留言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