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與妳的日常

醉夢者 | 2024-05-05 17:02:11 | 巴幣 12 | 人氣 61

連載中羽留奈-主劇情
資料夾簡介
最新進度 夏日的晚宴

夏天,蟬鳴在耳邊響徹的季節。

氣象報導今年奇普托斯的高溫再次突破往年紀錄。

然而,無論氣溫報導的多高,只要想到夏天,「熱」就是最直接的形容詞。

正因為如此,此時的我面臨一個足堪影響性命的危機。

空調壞了。

並非自然損壞,而是被某個學生破壞。

「所以......今天又想做什麼實驗?」我對著那名罪魁禍首問道。

辦公椅的軟墊像個小烤爐逼出我的汗水,我顧不得老師的身分盤腿坐在地板上,脫下制服換成無袖上衣和短褲。

「運動後喝下冰涼的水、飲料或是甜品,不是會讓人覺得更加美味嗎?」

正坐在我面前的,是目前正和我同居中,格黑娜學園的美食研究會會長──黑館羽留奈。

同樣為了應付酷暑,她穿著白色短袖上衣和紅色燈籠褲,是格黑娜學園制式的體育服,銀白色的長髮綁成麻花辮,若不這麼做,她的髮絲早已和臉上流下的汗珠一同黏在脖子上了吧。

「是這樣沒錯。」

「若在炎熱的環境下吃火鍋的話,豈不是可以流更多的汗,屆時是不是能嘗到更加美味的味道呢?」

「那也用不著把空調弄壞吧......」

我實在不敢想像在沒空調的情況下吃火鍋的感覺。

美食研究會表示要去山海經進行美食探訪,最少要三天的時間,我因為公務繁忙不能跟去還有些擔心會不會出什麼亂子。

結果還沒接到山海經被爆破的消息,隔天早上夏萊就發出爆炸的聲響,還以為是未知的敵人來襲,結果發現是羽留奈炸毀了中央空調。

「不這麼做,老師想必感受不到我的決心吧。」

「這種決心不需要也罷......」

我不否認這種挑戰極限的美食研究令我有半途而廢的想法。

然而羽留奈一旦下定決心,就算試圖阻止她也毫無意義。

「如果是錢的問題,老師不必擔心,修理空調的費用我來出。」

「我擔心的不是這個......」

夏天可是那些電器商最忙碌的時期,各店家手頭上滿是裝修冷氣的訂單,光修理的預約就要排兩週。

比起對羽留奈的恣意妄為生氣,我優先考慮的是即使度過了眼下難關,後續該怎麼辦呢?總不能就這樣待在夏萊等人來修空調吧?

我尚在猶豫是否請千年學園的工程部來幫忙,羽留奈一把抓住我的手連拉帶拖的前往廚房。

「先把問題放一邊吧,老師,美食是不會等人的喔!讓我們一起流汗吧!」

美食研究會會長的滿腔熱血,好像使得周遭的氣溫又更高了一些......



「水和清酒的比例是6:4,老師請給我清酒。」

過了今年生日,羽留奈是18歲的成年人了,不過礙於學生身分仍然沒辦法買酒。

我從小酒櫃中取出市售的烹調用清酒。

她為了追尋夢想,進行過無數次的美食研究,為此,在我們同居不久後,夏萊的廚房和實驗相關的食材和器具備用相當齊全。

羽留奈將昆布置於鍋底,水和清酒用量杯仔細地精算著比例加入鍋中,最後放入從山海經採購已經剁成塊的黃金甲魚開大火煮滾。

「大概要煮多久啊?」

「嗯~整道料理完成約兩個小時吧。」

「要待在廚房這麼久嗎?至少也讓我喝口水......」

羽留奈毀了空調、窗戶也被關上,還規定吃完火鍋前禁止飲水。

整間辦公室像個大型烤箱,如果開火的瓦斯爐是加熱棒,那我們兩個就是等著被烤熟的食物。

如果可以我只想趕快打開冰箱喝前幾天買的麥茶,或是帶她去外面的冰店避暑。

「老師,為了美食這些都是值得的。」

看著羽留奈與我同樣額頭和脖子都滲出了汗水,翅膀和尾巴尖端也如早晨的葉尖的勾著露滴般的汗珠,卻始終保持掛在臉上的自信優雅笑容和聲調,她也和我一樣都在忍耐,為了心目中的「美食」。

為追求未知的夢想全力以赴,比誰都還樂在其中的她,這份特質正是吸引我最重要的原因。

既然選擇與她「同行」在這條美食之道上,就必須做好相應的角色,無論是老師,或是伴侶。

「真拿妳沒辦法。」

「姆呼呼~那老師可以幫忙切一下菜嗎?」

羽留奈拿出白菜、大蔥、香菇,看上面的標籤都是附近超市能買到的一般食材。我不免疑惑地問。

「今天的配料好像挺普通的?」

當初羽留奈為了泡一碗杯麵,租了高級茶室,使用昂貴的岩層水和高級木炭,甚至連筷子都是高級品。

黃金甲魚在山海經也是極其稀有的食材,配料方面卻用便宜隨手可得的市售食材。

「黃金甲魚這樣珍稀的食材,與其用高級的配料搶占風頭,倒不如用簡單的食材凸顯其味道,我是這麼想的。況且,老師也不排斥平凡的味道不是嗎?」羽留奈轉過身對我嫣然一笑。

體育服因汗水變得有些透明且黏在身上,能依稀看見內藏的黑色內衣和肉色,再配上她轉身的動作,那兩顆巨大球體的晃動如麻繩般緊緊套住我的眼球。

瞬間心臟響起高呼的節拍聲,血液往上下兩路急速奔馳,不光使臉頰一陣發燙,腹股溝處某個器官也蠢蠢欲動。

咚、咚、咚......淫靡之聲伴隨著心跳的節拍在內心演奏著勾魂的曲目,一股難以言表的飢渴正逐漸奪去我的理智。

此時此刻,我想要緊抱羽留奈,奪走她的雙唇,吸吮她的......

『你這個笨蛋~~~~!!!!!』

僅存的理智給了慾望重重一拳,我登時取回了神智。

深呼吸、摒棄邪念、集中精神在料理上......

曾有人說過,在濕熱的天氣資助下會讓性慾高漲,甲魚也有助於提升「那方面」的功效。

都是甲魚的錯,可惡的甲魚!竟然讓我產生如此邪念!

就在我極力將慾望推給無辜的甲魚,這才注意到原本會對我的害羞持續進攻的羽留奈竟回頭繼續專注於撈去湯鍋的浮沫。

推測是因為難得下廚,必須專注於料理上,所以我沒太過在意這個異常,不過看她如此專注的模樣,那份即將破土而出的慾望也消退不少。

我想起她所追尋的美食之道是品鑑和探求美食,多數都是吃外食或拿珍稀食材給認可的廚師料理。

然而,就有那麼一次嘗到她親手做的便當──

肉丸子、花椰菜、玉子燒以及撒上黑芝麻的白米飯,這樣基本的家常菜色,簡單、平凡卻添加了滿滿的心意,那是令我夢寐不忘的味道。

──只屬於「我」的味道。

「老師想起了什麼有趣的事嗎?怎麼突然笑出來?」

羽留奈將我從過去的時空拉回現實,我反射性摸了摸自己悄悄上揚的嘴角。

「想到某個令人懷念的美食而已。」

我不好意思直接講明,就當成秘密藏在心底吧。

「喔~美食嗎?這可勾起我的興趣了。」

我們一邊聊著各種食物相關的話題,一邊準備料理。

料理時間已過了1個小時。

我依循羽留奈給出的指示將白菜、大蔥、香菇等蔬菜分別切段和雕刻星芒狀花紋。她則在旁專注於撈除湯鍋內的浮沫。

「等湯汁不再出現深色浮沫後,便可撈出昆布,再轉中火熬煮至去除腥味。」她喃喃念著料理的步驟。

又過了30分鐘,她撥起髮梢,湊到鍋邊輕嗅高湯的味道,接著用湯勺少取湯汁淺嚐了一口。

她微微頷首,側著臉對著我露出滿意的笑容,看來是腥味已經去除完畢。

「接下來先把甲魚肉撈出,等等進行去骨。」

她撈出甲魚肉置於不鏽鋼盤上。

「去骨?」我充滿疑惑的眼神向她投射而去。

之前去山海經被招待時吃甲魚火鍋時,裡頭的肉是有骨頭的。

「為了能更方便享用,此步驟可是必須的,而且背甲的膠質和雞蛋一起做成的雜炊,那可是格外的美味喔。在甲魚肉降溫前我先來準備豆腐,等等還要調整高湯的味道。」

羽留奈將板豆腐切成兩半,接著打算去拿火槍做炙燒,這步驟不但可以增添色澤也更能發揮豆香氣。

就在此時她腳步突然踉蹌了一下,手扶著額頭。

看到這一幕,我急忙過去攙扶她。

「羽留奈!」我因為緊張忍不住擴大了嗓門。

「老師,我沒事。」

羽留奈本想站起身,身體卻搖搖晃晃地就像即將失去動力的陀螺,向後癱倒在我身上。

「呵呵......老師的體溫就和奶油燉菜一樣溫暖呢......原以為能撐到最後的......」

柔軟、濕潤和微熱的感覺顫動了我體內每一條神經,急促且不均勻的呼吸聲

怎麼會這樣?發生了什麼?為什麼沒有提前察覺?

種種疑問在高速運轉的大腦中浮現,想要從這幾小時的片段中找尋線索,然而我立刻將這些疑惑拋之九霄雲外。

現在這些都不重要!

我一手在她的肩胛骨下,另一手放在腿彎處,呈公主抱的姿勢她橫抱起來。

「稍微借我休息一下......料理......馬上就好......」

羽留奈向我勉力擠出微笑,只不過她緩緩吐出的每一個字句,猶如要榨乾她僅存的力量愈漸虛弱。

「妳還在想這個!?」

心急的吼聲中滿是對自己的責難,沒有盡到保護她的責任,無論我是何身分都只有「失職」二字。

我在內心反覆咒罵自己的不是,催促著雙腿加快腳步......



羽留奈身上僅穿著黑色內衣褲慵懶地躺在我的大腿上,享受我用圓扇搧出的徐徐微風。

「呵呵~想不到老師的膝枕還挺舒服的。」羽留奈語氣間透出些許疲態。

「妳還敢說......我可是擔心的要死。」

據羽留奈所說,美食研究會在山海經品嚐到稀有的黃金甲魚,為了讓我也能享受這珍稀的味道,她買了黃金甲魚後,便趕忙回到夏萊,期間完全沒有歇息。

再加上高溫的環境下流了大量的汗又沒及時補充水分,各種因素影響下才導致輕微中暑。

所幸她的恢復能力不錯,剛才用濕毛巾幫她擦拭身體後,沒多久就恢復了意識。

「誰叫老師的胸膛這麼舒服,不小心疲勞感就上來了。」她嘴角上揚,展露出優雅的笑靨,滿溢著陶醉和幸福感。

今天她除了抓住我的手,沒有其他肢體上的接觸,也因為我想品嘗她親手做的料理導致疏忽那一絲異常。

應該是注意到我內心的愧疚,羽留奈笑容滿面地說:「呵呵,美食之道本就佈滿荊棘,我對自己的決定沒有任何後悔。」

「我可是妳的『同行者』喔,可不能說的只關乎自己的事。」

或許是被我突如其來的告白感到震驚,她遲疑了一下,面帶紅暈說道:「自然,就算老師跟不上我的腳步,我也會綁架您一起走。」

「我希望妳能溫柔點......」

「呼呼~溫柔可是老師的專利喔。」

她狡猾的笑著,並像個小嬰兒討玩具般雙手向上直伸。

「所以,老師可以給我水嗎?」

明白我狠不下心責備,她順勢抓準這個機會得寸進尺。

「是~」

鑒於她仍賴著我的大腿不放,我只得將運動飲料裝在奶瓶供她慢慢吸吮。

也許是符合她所提倡一起品嘗美食的「人」和「場景」兩種要素,她不但毫無忌諱像名小寶寶吸吮奶瓶,還顯露出天真可愛的滿足表情,我更不忍心苛責她。

至於為什麼有奶瓶?並非預想到未來有小孩,而是在某次美食研究的主題中,她想知道小寶寶吃飯是什麼感覺才買的。

「老師,再來可以幫我按摩肚子嗎?」

「好~」

看羽留奈一副心智退化的撒嬌模樣,我不禁懷疑山海經買來的甲魚是否摻入沙耶的藥?

我手指輕按在她的肚臍處順時針由內而外慢慢推摩。

因為用濕毛巾擦拭過的關係有點濕潤,有一種比平常更加絲滑柔順的手感,讓人欲罷不能。

「嘻嘻,有一點癢。」

「不要被別人看見就好。」

辦公室的窗戶全部打開的情況下,室內依舊悶熱,然不能帶衣不蔽體的病患到處跑,她也表示不需大費周章跑去醫院,最後只得敞開大門加速室內空氣流通,並待在較為陰涼的玄關處。

且男女獨處一室,女方只穿著內衣褲,因為暑氣的關係我們臉上都抹上淡淡的紅潮,要是有學生乍然來訪,非但來不及躲避,更非三言兩語就能解釋的了。

不過今天正逢假日,理論上不會有學生上門。

正當我這麼想,羽留奈接下來一席話像一記正拳痛擊我的鼻樑。

「老師這麼一說我才想起來,今天美食研究會會邀請供給部下午至夏萊討論暑假的行程,順便聚餐。」

「妳可真是喜歡帶給我驚喜啊......」

目前是中午12點,離羽留奈所說的聚會還有段時間。

但我的第六感此時正警報大響,這類漫畫中才會出現的誤會情節在奇普托斯屢見不鮮,我趕緊拿出手機準備聯絡亞伽里她們,希望把聚會時間改到明天。

momo talk還在啟動的畫面,複數的腳步聲忽然從門外傳入,宛如擂鼓般重重敲擊著我的耳膜。

原來危機早在蟬鳴的掩護下悄然逼近,連半點猶豫的時間都不允許。

隨之而來那舒緩明快的熟悉嗓音,也正式對我下達死刑。

「老師,打擾囉~★」

前方帶隊的是亞伽里轉身進門,跟在她身後的是被麻繩綁起來的供給部的風華和茱莉,最後方則是同為美食研究會的純子和泉。

對羽留奈口中的「邀請」等於「綁架」的情況我習以為然,但此刻最大的問題不是這個......

「抱歉,因為聽到羽留奈想做的實驗,我擔心老師所以就提早──」

話說到一半的風華與我面面相覷,本來無奈和擔心的眼神轉瞬變為經典的死魚眼。

至於亞伽里則單手托腮,臉龐掛著皮笑肉不笑的表情,在身後原本探頭探腦想知道發生什麼事的泉被她夾在腋下用鎖喉失去了意識。

年紀最小的茱莉和純子兩人滿臉通紅,眼神在每個人之間相互游移了幾秒,最終躲到了風華身後。

我們皆因為瀰漫在空氣中的尷尬氣氛,不發出半點聲響,彷彿時間也為之停滯。

「失禮了~★」

亞伽里率先打破了沉默,其他人也跟隨她慢慢後退的動作,直到身影消失在門外轉角處。

愣在原地的我一會兒才回過神,低下頭看著羽留奈,做出最後的垂死掙扎。

「如果告訴我這是妳的安排,我會釋懷一點......」

最少還能當作夜晚的情趣,可惜羽留奈臉龐的尷尬神情已否定這個可能。

「這、這就跟打蛋發現雙蛋黃一樣意外呢,老師。」她故作鎮靜地說道。

「嗯......接下來該怎麼辦呢......」

我望著momo talk輸入文字處閃爍的豎線游標,手指撥弄著羽留奈側臉旁的小辮子。

此時,因危機退去不經意鬆懈下來的我們,肚子同時發出咕嚕咕嚕的聲響。

「姆呼呼,看來實驗還沒結束喔。」

想到探索美食中蘊含的那份未知就馬上起身,恢復平常高傲優雅,一刻也不得閒的美食研究會會長。

見她那全心全意追求美食的模樣,我打從心底鬆了一口氣,一如往常,羽留奈就是羽留奈。

「不多休息一下嗎?」

順著忽然活躍的氣氛,我拍了拍自己的大腿,用輕鬆詼諧的玩笑語調說著。

明知實驗的危險性,但無法阻止進入這個狀態的羽留奈僅是其中一個小小的原因罷了。

因為在內心深處,我期待著她親手做的料理。

期待與她共同享受美食的當下。

期待和她繼續同行在美食之道上。

我不免再次感嘆自己的失職。

「所謂的美食之道,可不能一直駐足不前喔!」

羽留奈抓住我的手,又想把我拖進廚房。

「......妳還是先穿好衣服吧。」

由於種種旁騖忽略了她的穿著顯露的色氣,我害羞的別過臉將提前備好的輕便家居服遞給了她。

「說的也是呢。」

不經意瞧見一滴汗珠從脖子上滑落,直至溜進她雙峰間的深淵......不久前被壓制的慾望如宴會的群眾般鼓譟不已。

估計又是甲魚的關係吧,可惡的甲魚!

再次將過錯推給甲魚,轉過身深呼吸數次重新將那份飢渴按壓在心裡最深處。

待手指與手指輕碰的剎那,我主動且稍稍出力將其握緊,細微的顫震揭露了她因意外產生的害臊,但五指指縫間又隨即感應到那份纖細、溫暖和堅毅的力道。

雖然還有問題懸而未決,我卻不再因其感到苦惱。

畢竟是日常。

屬於我們之間的「日常」。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