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箱庭の世界】充實的一天.下

Airy | 2024-05-05 01:10:00 | 巴幣 0 | 人氣 63




    埃利特確認了自己的體力與身體有所恢復,並食用完午餐後,準備開始自己下午的行程-也就是危險生物的討伐,雖然神明有說過模擬戰鬥之類的事情,但埃利特並不知曉模擬戰鬥到底該如何進行,而且看起來那名神明還會需要素材之類的東西也不一定,他認為光是只用『模擬』這種戰鬥方式,並不能好好的體會激烈的戰鬥。

    經歷過那麼多場神明試煉的埃利特此時只認為,也許比起模擬,帶回『實物』更能體現自己的努力,而且模擬也不見得能夠讓自己熱血沸騰,畢竟那只是假象並不是真實的狀況,埃利特所認為的戰鬥應該要是拚盡一切,然後正確的結束,而非被人為的打斷或終止。

    「我看看...這次的任務,是由一匹狼發出來的?」埃利特看著手中的委託書上蓋著狼掌印冒出一絲疑惑,不過這裡是箱庭,任何事情都會發生,這立刻打消了埃利特腦中的疑惑,並繼續看著委託書上的內容。

    【近期我族有一匹暴戾的孩子逃脫了族群,打算在南門的外圍另立分支,危害了周遭的住民安全,
    雖說一直有妥當的進行教育,無奈戾氣與野性完全佔據了那名孩子的腦袋,讓他成為了只會殺戮的野獸,
    由於本人不能夠離開此區,請爾等異界人將其討伐,藉此避免他繼續傷及路人與我等族群的名譽。】

    埃利特看著眼前的委託書後,皺起了一絲眉頭,他的腦海中不由得冒出『叛逃離家的壞小孩』這種想法,不過逃出去的傢伙貌似比想像中的危險,甚至被其親屬要求完全討伐。

    「屬性是...斬擊?」不過對於情報上的東西來看,埃利特唯一不解的地方只有一個-斬擊屬性,他思考著這個為何被稱為屬性,應該說這應該和自己的拳頭一樣被歸類在物理性質才對。

    雖然埃利特也不打算想得太多,屬性這種東西是交給其他具有很高智慧的人去做應對的,面對這種狀況埃利特只想著看見對方的行為與招式後再做打算,在戰鬥中進行一來一往的戰鬥更符合埃利特的內心想法,但他這次想要盡可能的去思考並去突破。

    隨著他搭乘著馬車離開南門到達外圍,他一直在思考著那匹狼的行為會如何,要是是野生的狼,那麼野性的直覺和反應力一定相當好,速度和爆發力也相當之高,不過要說狼族野獸的缺點也是相當明顯的,那就是耐力並沒有想像中的那麼強大,要說埃利特為什麼會知道的話,那也是因為他的伴侶也同樣是狼。

    具有毛皮的生物散熱方面並不像靈長類那樣能充分從汗腺排出,而爬蟲類則是不需要那種高強度的爆發力,至於龍族的部分則是因膚色與環境而異,以至於龍族相關的情報其實並沒有那麼的統一,甚至還分出了許多分支。

    「也就是說要盡可能讓他活動並難以喘息,這樣的話就能讓他活動力下降,但是最麻煩的還是不知道那個叫做斬擊屬性的玩意兒啊...」雖然他對於狼族的應對有著不少的了解與方法,但對於那個特別標註的屬性還是感到困惑,於是他最後決定不要想了,先以目前制定的計畫為主,之後的事情等遇到了再說。

    埃利特望向馬車外頭的風景,聽著噠噠的馬蹄聲、風吹拂草皮的稀疏聲,以及馬車因路面不太平穩而發出的匡噹聲,他細細享受著暴風雨前短暫的平靜時光,面對未知的生物與敵人,埃利特盡可能地在這趟旅程到達目的地之前放鬆心情。

    隨著陽光漸漸從天空的中央緩緩飄至西方,馬車行徑的時間大約過了兩個小時,埃利特終於到達了他的目的地,是一片在外圍的小型農村,他仔細觀察周遭的環境,無論是護欄還是建築的牆壁都留下了被刀劍砍出的痕跡,周遭也有不少憔悴的村民們正在治療彼此。

    『看來比想像中嚴重啊...』埃利特望著眼前的狀況,內心確立了目標,一定要立刻解決那匹從另一門外圍逃竄至這個區域的狼,不然這裡的村民貌似會因為狼的攻擊,生活逐漸吃不消而離開他們的居所。

    他發動了恩賜能力的常駐效果,並戴上了無名的頭盔,化作一位白銀的騎士跳下了馬車,並持續觀察著周遭的一切。

    「抱歉,我想問一下一些問題——」埃利特漫步走在這沒了活力的村莊之中,觀察農村的損害程度,並詢問了附近還在耕田地居民受到攻擊最嚴重的區域,以及那隻生物是從哪個方向來的。

    經過大約半小時的詢問與觀察後,埃利特大致上做出了一些總結,一是襲擊的區域大多都是養殖戶,並留下了大量的爪痕與切割的痕跡,二是大多受傷的村民都是驅趕狼而受傷的,而那匹狼會使用奇怪的攻擊打倒他們,造成大範圍的切割傷害。

    而最後的是他每次襲擊與撤退的地方都在村莊的西方,而腳印也確實是從西方進出,讓埃利特確立了接下來的目標。

    向村莊的人們道謝後,埃利特請馬車的馬伕留在村庄,並表示自己晚點會回到村落後,便徒步朝著村落的西方,跟隨著狼離去的腳印而前進了。

    埃利特走著走著,不停地前進而來到的區域是...比起農村更加的荒涼的荒野地帶,這裡沒有任何高大的植物,只有稀疏的草地和短胖的灌木叢,還有因風而起的風滾草,遠處還能夠看到逐漸起伏的山脈影子,埃利特想著也許那邊就是邊界區域了。

    而就在埃利特還在觀察著周遭有無任何異狀的時候,他瞬間感受到一股不明的殺意與危機,以極快的速度朝向自己襲來,立即用著逃脫的本能朝一旁跳開,而在跳躍離去的瞬間,一道銳利的白光與劃破風的聲音從埃利特的身旁擦了過去並擊中了原本所在的地面,留下了一道深刻的凹陷痕跡。

    『風刃?不對,剛剛貌似比較像風被切開來的聲音...』埃利特趕緊回頭望向攻擊發出的地方,那是一匹灰黑色、約高約兩米的狼族,他正對著埃利特癡笑著,完全將埃利特當作送上門的肉一樣,笑得埃利特有些發寒。

    不過埃利特也能明顯的看出這匹狼有些消瘦,看起來是因為遷移較遠加上水土不服的緣故,導致他的健康狀況變得有些差,飢餓加上眼前的龍族,這對於飢餓至極的野獸一定是佳餚,但那也要在對方毫無防備的狀況下才能稱作食物。

    『要是能觀察到動向的話,應該就能預防住了吧...』埃利特看著那匹飢餓的狼正虎視眈眈的盯著自己看,保持警惕且隨時都能行動的動作與灰黑狼對峙著,依靠裝備帶來的預測危機的能力固然好用,但那同時也會對大腦有較為嚴重的負擔。

    在對峙了幾秒過後,由埃利特先發制人發動了攻擊,他朝著灰黑狼的方向奔馳試圖與對方拉近距離,而黑狼則是利用他靈敏的身手跳躍而起並迅速移動至遠處,甚至在跳躍的期間在空中翻轉了一圈,並由尾巴的位置發射出方才襲擊埃利特的攻擊,讓埃利特再度向後跳躍迴避。

    『從尾巴?不對,從哪裏能發動那種能力啊?』埃利特面對對方的攻擊感到訝異,但他並沒有放棄與對方拉近距離的想法,再度朝著對方衝了過去,並發動了腿甲的能力提高自己腿部的爆發力,用著超乎常人的速度拉近了與黑狼的距離,但就在埃利特即將靠近的那瞬間,黑狼露出了奇異的笑容,就在下一秒——

    「嗷嗚嗚嗚嗚嗚!」黑狼發出了一陣嚎叫震攝了他的行動,緊接著的是...一道白光從對方的口中發了出來,準確來說是從口中的利齒出現並飛出去擊中了埃利特。

    斬擊莫名擊中了埃利特的身軀,令他吃痛的喊了一聲後立即退開,並看著自己身體上的痕跡與黑狼的模樣,對方雖然有些氣喘吁吁的但表情依舊從容,而埃利特的身軀由左上至右下留下了一道疤痕,雖然這次的攻擊貌似不及前幾次的傷害,但成功劃開了埃利特的鎧甲與部分的表皮。

    『從嘴巴射出來?真的假的...』

    多虧白銀的鎧甲成功抵禦了部分的傷害,只在體表上留下了刀痕與些許的鮮血,但埃利特只知道對方嚎叫完後閉上嘴的那瞬間,斬擊就莫名其妙地擊中自己了。

    「不對,難道...」

    埃利特想著對方發動攻擊時的狀況,瞬間明白了斬擊發動的其中一個原理,那就是對方的攻擊能夠從鋒利的部位發出,而方才從尾巴出現的攻擊只是假象,真正的攻擊是從後腳的方向畫出一道圓弧後發動的斬擊,至於從嘴巴則是因為黑狼那鋒利的牙齒進行閉合後才發動出來的,但攻擊力比起先前的斬擊沒有那麼的強力。

    『也就是說...這傢伙能夠從鋒利的部位發射攻擊,然後對著我迂迴嗎?好麻煩!』埃利特仔細地運用的他的小腦袋釐清脈絡,最後搞清楚了原理,並明白為何被稱作斬擊屬性了,確實跟自己見識過的魔法有著異曲同工之妙。

    埃利特所知的魔法所需的前搖相當大,但帶來的威力相當驚人;至於這個斬擊的行動前搖相當之小,甚至對方只需要揮舞手臂或使用啃咬就構成發動條件,但其缺點就是威力經由物質抵擋後,造成的威力也會大幅度的降低。

    雖然對方所施斬的威力雖然不怎麼大,但如果對方集中精神的話,應該會對自己造成更加巨大的傷害。

    「搞懂大概的狀況了...大概吧。」埃利特先假定了對方的發動條件有可能是這樣,但就算是這樣也難以靠近那匹黑狼,就埃利特的觀察而言,他們兩個的速度基本上相當,至於反應能力與體力的方面是自己較為優勢,不然這條狼也不會以迂迴戰術來騷擾自己了。

    不過面對這種麻煩的敵人,埃利特下了一個決定,既然對方這麼不想要讓自己靠近的話...那麼他就用看看對方能夠逃到什麼時候。

    就在黑狼準備進行下一步的行動時,他看見埃利特不知為何喬著自己的頭盔,接著地面出現緩緩的水流並逐漸升高,戰馬與戰車從水流之中現行,令黑狼趕緊向後躍去並試著遠離那出現的奇異之物。

    「我這就來追上你了!」埃利特手握緊戰車的韁繩、站穩自己的腳步,接著指示眼前的戰馬拉起戰車,盡全力追逐那匹黑狼直到他們離開為止。

    面對埃利特的指揮,戰馬前肢高高抬起並發出了驚人的喊叫,接著踏起現行的海浪朝著黑狼奔馳而去,銀色的流星展現了難以形容的爆發力,直徑的朝著黑狼氣勢洶洶的衝去。

    而黑狼撞見這個景象後,立即靠著自己敏銳的反應能力與野性向著遠方衝去,試著躲避埃利特駕駛的戰馬,而一籠一狼就這麼在這了無聲息的灰色荒野中展開激烈的追逐戰。

    黑狼能夠感知道埃利特召喚出的戰馬具有強烈的威脅性,至少他明白一件事情,那就是被馬車撞到的那瞬間,自己絕對會陷入難以戰鬥的困境,於是拔腿衝刺試圖脫離馬車衝刺的路徑。

    埃利特讓馬車進一步衝刺,銀色的流星與漆黑的影子在荒野之中追逐,而白銀的光輝正在逐漸覆蓋漆黑的影子,甚至飛到了他的後上方。

    面對如此急速的戰車,黑狼那傲人的爆發力也相形見拙,他的速度漸漸地慢了下來,而埃利特呢?他完全不可能放過這個機會。

    「送我到這裡就好了,謝啦!」埃利特站在了馬車的位置上看著疾速奔馳的黑狼咬下了一口黃色的糖果,並看著即將消失的馬車讓自己到達最適合的位置上。

    他向著馬車道謝之後抓準立足點即將消失的那瞬間跳躍而起,整條龍帶著馬車給予的衝刺力量讓身體加速,並同時發動了腿甲的能力增幅腿部的肌力增強跳躍的力道。

    隨後,白銀的光輝漸漸地從空中消失,而從流星之中脫穎而出的是——帶著白銀殘光繼續前行的兇猛之龍,隨著那傲人的速度與驚人的破壞力從天而降,一拳擊中了正同樣在奔馳之中,卻因為耐力不足而逐漸減緩速度的黑狼。

    擊中的那瞬間黑狼發出了劇烈的哀號,以及骨頭斷裂的聲音,而埃利特則是隨著慣性與裝備加持的速度與黑狼撞在一塊,一人一龍化成漩渦般的姿態在地上瘋狂的打滾,荒野的地板充斥著不少銳利的石塊與灌木叢劃破了彼此的身軀,直到撞上一塊岩石發出劇烈聲響才停下。

    『痛死了...幸好有吃到那東西。』埃利特慶幸自己知道頭盔的能力,在即將從馬車一躍而下前吃掉了增加自己身體能力的糖果,而頭盔則是將那增幅的力量暫時轉移到了強化自己意志力的狀況,得以在這種狀況下吃痛地站起身子。

    不過這場戰鬥並沒有因為這股衝擊而結束,一道破空之刃從煙霧的深處穿梭而來,而埃利特則是靠著危機的感應再度迴避了那道攻擊,同時腦袋也在嗡嗡作響反應著他難以再靠著這項能力來迴避這種攻擊。

    「這樣算是一比一了吧!」煙霧散去後,埃利特看著黑狼那一條瘸了的後腳自信地笑著,黑狼則是滿臉怒意狠瞪著埃利特那股自信的笑容。

    埃利特再度擺好架式深深吸了一口氣,既然他成功廢了對方的行動能力,那接下來要注意的事情就只剩下對方的斬擊,他想著只要能夠穩妥地避開的話就能夠成功討伐了。

    緊張的瞬間蓄勢待發,埃利特全神貫注地盯著黑狼的行動,他不放過任何一絲會發出斬擊的可能,踏步向前朝著黑狼前進;而面對眼前黑龍的進攻,黑狼揮出那充滿力量的爪擊並連帶發動斬擊能力,鋒利的刀刃朝著埃利特直直而去。

    看著迎面而來的斬擊,埃利特頓時感受到自己先前無法迴避的時刻逐漸看得清楚了些,雖然他對此感到訝異但並沒有停下自己的行動,他側身迴避了襲向自己的兇惡鋒芒,穩健的朝著敵人持續向前。

    而黑狼不明白眼前的黑龍為何能夠閃避自己的斬擊,倒不如說...自己發動的斬擊就像是被對方的反應能力給跟上了一樣,那並不是預測了他的刀鋒,而是在撞見的瞬間利用那極為敏銳的反應力與身體能力閃避了迎面而來的攻擊。

    面對進入如此聚精會神的埃利特,黑狼感受到了生命被剝奪的壓力,連忙的揮舞著自己的爪子喚出斬擊之力,可埃利特並沒有被輕易的擊中,就算是難以躲避的狀況,埃利特還是用著最少損傷的狀態承受住那次攻擊,並持續地向前邁進直到了黑狼的眼前。

    「嗷嗚嗚嗚嗚...!?」、「吼啊啊啊啊啊啊!」

    而看見埃利特逐漸逼近,黑狼發出了狼嚎聲試圖震攝埃利特的行動,接著如同方才那樣使用斬擊將其斬下,不過埃利特並沒有笨到會被第二次同樣的攻擊命中。

    在先前對峙的那刻,他早已蓄積好肺部的力量,並在恰當的時機發出了劇烈的龍吼聲,讓黑狼發出了一陣驚呼與哀號,那劇烈的吼聲甚至震碎了黑狼的耳膜,那便是埃利特的奧義其一,其名為『轟天.極意』。

    雖然發動極意的力量會消耗自己所剩不多的體力,但埃利特並沒有任何考慮的時刻,他要在自己失血過多與體力耗盡的狀況之前將對方討伐,因此他只會繼續向前邁進,因為他經過的任何試煉——全都是這麼告訴他的。

    「一鼓作氣!轟天.極意!」面對黑狼因為自己的出現了破綻,埃利特立刻靠近了對方的懷中,並對準了黑狼心臟所在的位置,一口氣消耗了自己的體力發動了自己的武技,全力打在對方的心臟上。

    劇烈的衝擊直擊脆弱的心臟,經由自己氣韻與體力強化過後的傷害更是讓心臟部位難以承受,黑狼在一聲淒厲的喊叫後倒在了地上,但就在他倒下的那刻...他的前腳朝著埃利特揮下了最後一次斬擊。

    「哦!?可惡...」埃利特直直地吃下了對方嚥氣之前最後一次的斬擊,加上糖果帶來的狀態已經難以維持住他的精神,鎧甲的部分隨著他的意識薄弱而逐漸消失。

    而埃利特在意識遠去的前一刻,用盡全力拿出恩賜卡的消耗品並發動了其中的能力——

    ...

    ......

    ........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