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主題

【雜談】你有屬於自己的方向嗎?聊聊興趣轉型&一些遺失物統轄的話題

樂透 | 2024-05-04 00:37:27 | 巴幣 28314 | 人氣 1705

嘿嘿
因為最近有些感觸,今天來跟大夥小聊一下
這次想聊聊,有關於『生活方向』以及『興趣的珍貴』這兩點

因為很久沒打這種日誌型文章,文筆跟節奏可能差了不少,還請多包涵了
如果是有興趣,或者正好躺在床上沒事好做的人,也許可以繼續看看

如果你單純是因為標題的:遺失物統轄而進來
你可以直接下滑到最後一段,前言可以先略過沒關係



什麼?因為我太少上浮,已經有人忘記我是幹嘛的了?
好吧,簡單自我介紹一下吧
我是樂透,一個用這筆名,在巴哈姆特這個平台上搞漫畫翻譯的人
而現實層面,也是一個曾任於台灣某知名漫畫出版社將近四年的人
在職期間兼任了編輯、美編、行銷三面
目前正任職於某設計領域的媒體平台,同樣擔任編輯、美編



接著正文

遊戲、寫作、看劇、歌曲、運動、美食
你有「興趣」嗎?
又或者說「生活的重心與方向」
曾經,翻譯漫畫就是我生活的一部分我少數能持續經營的興趣
也曾是領著我做出某些決定的契機


這個興趣在過去曾陪著我走過人生最渾渾噩噩的一段時間
也因為這個小興趣,讓我做出踏入漫畫出版社的抉擇
我因此收穫許多,收穫了絕大部份人窮極一生也難以想像與理解的產業秘辛
直到我幾年前離開了那個職場,即便在職的每一天都讓我如履薄冰
像是每天睜眼都有人逼著你去聽自己最愛的歌,無限循環
每一天你都得絞盡腦汁找到能讓歌更賣的方法,直至大眾以及你自己不再對那首歌有興趣
那是段痛苦但深刻的日子,我從中學到了很多事情
可即便痛苦,我卻連一刻也沒有放棄過翻譯漫畫這個興趣

不如說,我更害怕自己失去這個興趣
因為當時我只剩這件事了

對當時的我來說,每一篇翻譯所得到的GP按讚及留言都會轉換為一種電子多巴胺
看著GP從個位數變到二位數,再看留言從一句話變到一長篇
像是遊戲升級一般,對比現實,能更讓人一目了然自己的成長與成就
信不信由你,對我來說,玩遊戲甚至遠遠不及修圖嵌字有意思


當時的我愛極了這個興趣
為此甚至願意賭上熱情可能熄滅的心情,也想踏入這個產業
只為了讓這份興趣更加昇華,讓我更理解這件事本身對我的意涵
而在見識過真正的商業化興趣後
我的看法發生了一絲化學變化,並迅速以一種無法逆向的形式讓我對自己的興趣徹底改觀
不過這並非指我拋棄了這個興趣本身,所蘊含的夢想和希望
我只是變得更加理性,應該說,必須更理性
否則我將永遠失去這個興趣

所以最終,我選擇離開了那個被無數熱血憧憬著的職場
去到了一個和自己的興趣看似毫不搭邊的新環境
坐在一個不再需要每天被印刷日程表追著跑的辨公室

我離開了為這個興趣創造價值的場合,為的就是能讓自己不會因為過於勒緊這個興趣
避免自己最終變成因為身陷棋局,而變得對任何他人的評價、甚至自己的發言而戰戰兢兢的狀態
(或許有人早發現了?我從某個時刻開始,小屋的發言就越來越保守了
也正是因為離開了出版業
我才有時間跟餘裕重新理清自己「能」以及「想」為這個興趣做些什麼



不得不說,旁觀者清這句話是真的
離開了棋局,你才能更好地看到自己朝著哪裡前進
自我離開出版,我便不斷嘗試及反問自己:「你想做什麼?」

人生的歷練是把雙面刃
你經歷的越多,其經驗越能讓人更不容易犯錯
但同時它也奪去了你對各種事的熱誠
更具體的說,因為你知曉了更多,所以你會更不願意做那些,你已然能預想到會失敗的嘗試
久而久之,即便想做的事情依舊很多、你做的每件事也越來越不容易出錯
可在你的經驗領著你小心翼翼的完成每件事的同時
隨著時間變得越來越少,你對事物的「興趣」也將越發將被消磨殆盡


只不過,為了現在仍能繼續握住這個興趣,也只能繼續嘗試
我離開漫畫出版已有將近兩年的時間
自離開之後我便將興趣的重心從純粹的「翻譯」,以更具附加價值的形式來實現

舉凡像是開始嘗試將漫畫給「動態化



將平面作品轉變成「遊戲動態UI


將動態化的作品,再加上「配音


再到近期,與原作者進行推特翻譯聯動


有些人看到這邊也許會想
「咦?這怎麼感覺越來越偏離『翻譯』這件事啦?」
是的,要說偏離也算是偏離
只不過並非我放棄了「翻譯漫畫」本身,而是我想從更多面向去嘗試可能性
因為我很清楚,純粹的「翻譯漫畫」總有一天會無法滿足我
如果只維持一如往常,日復一日的純翻譯,我遲早有天會徹底放棄這個興趣
因為我會越發感受不到這個興趣最初所帶給我的可能性
為了能繼續熱愛這個興趣,我只能逼自己去琢磨、去鑽研更多
甚至為此犧牲掉職業、愛情、以及其他嗜好

不過也因此讓我收穫了更多,以前未曾能見的風景
其中最有意思的莫過於YT經營

有點進去的人大概都知道
這個頻道很大一部分的流量來源是我所進行動態化的《舞於病嬌雷區的超級踩雷人:陸八魔》(ヤンデレ地雷原タップダンサー陸八魔)系列
對比巴哈姆特上,翻譯漫畫所獲得的流量,YT這類影音平台的觀看數更有種特別的感覺
一種跨國?又或者說多國讀者的回饋感?
不同語系的留言回覆,那種電子多巴胺的感覺又很不一樣



不知道有多少人看過我在上一篇雜談的結尾
我那時在抱怨推特有追蹤上限這件事

推特有個微妙的限制,只要你追蹤超過5,001人
但追隨你的人數量不到一定水平時,就會不讓你繼續追蹤新的帳號
(我至今仍未知道那個水平具體的人數)
這個限制著實讓我感到痛苦不已
對我來說,不能看到超讚繪師或有趣帳號就追爆
未免也太暴殄天物

所以這也促成了我開始積極在推特上各種與作者群交流
其中最頻繁的莫過於遺失物統轄機構這個系列,甚至促成了以前的我想都想不到的因緣


但自從某次的「臨時起意」,讓我有幸被『流量與追隨之神』撇見一眼
今年的愚人節,我開了個小小的玩笑
用這幾年來掌握的修圖技巧,成就了對某些人而言,一個最為殘酷的玩笑
因為這個玩笑,我正式得到了『流量與追隨之神』的賜福
5,001這個數字對我而言,不再是追隨的枷鎖,而是變成了一個驗證我有多瘋狂在追隨繪師的分界


見證!
這無與倫比的力量!


(結果在做好這圖的時候,再看一眼自己追蹤的帳號數,已經超過5,300了)

時已至今,我的興趣從最初的一個
延伸出更廣的根,隨後分支出許多依附於「它」的事物
我的興趣,又或者說我的方向,正以顯而易見的形式在慢慢改變
我雖然逐漸減少了興趣中—「翻譯漫畫」的比重
但這絲毫不代表我正逐漸降低這個興趣之於我人生的比重



不知道有多少知道『森纳映画』這個頻道?
這是由一個真正熱愛遊戲的人所製作的頻道,講述了許多遊戲,以及自遊戲延伸的故事
最近這頻道剛經歷了第200期
(如果你也對遊戲、或者你自己也是某領域的創作者,非常推薦看看)

我從一路看著這頻道從最開始的遊戲介紹、到實際戶外拍攝解說遊戲相關的知識
再到看著他無聲無息了一整年
最終,他回來了
伴隨的是一部令人驚嘆的巨作

為什麼提到這個頻道呢?
因為這個人的心情正好有一部份是與我重疊的
為了讓這個喜歡的事物更昇華,所以用更新頻率、題材深度、商業性來為其附加上更多價值
雖然我未能有和喬伊(這個頻道的經營者暱稱)一樣,有賭上事業與生活來經營興趣的勇氣
但我也多少希望能再昇華這個興趣
那麼,該再做什麼好呢?

這時,正好有個遊戲出現了

由Cygames發行的《賽馬娘Pretty Derby 熱血喧鬧大感謝祭!》
採用HD-2D的形式,實現角色在各類場景競賽的場面
這著實讓我這電子ED人燃起了一點點興趣


啪地一聲
「既然我對此有興趣,何不就來嘗試看看呢?」
這個想法充斥在我腦海裡
對啊!我何不試試做遊戲呢?
突然間,得到了新方向
如果我已有能力,把一張平面的圖轉化成會動的類遊戲UI
那有素材的情況下,別說做出完整遊戲
至少我能夠讓本應不存在的遊戲更接近「現實」不是嗎?


生活本身就很具戲劇性,甚至比很多創作還要曲折離奇
有了想做出一款遊戲(又或說遊戲演示)念頭的我
慶幸起了當初自己選擇離開漫畫出版業
以現實的方面說吧,漫畫出版業雖然有趣,但其所得收入卻遠遠不及我目前的工作
自然無法滿足我各種天馬行空的念頭
像是先前找了音樂創作者幫動態作曲,再到能找繪師幫忙畫正在籌備的某企劃的立繪
如果我沒有離開漫畫出版業,這些恐怕都無法成真
包括我現在想做的這件事

原作者ほし曾說過,他從一開始就不打算做這系列的遊戲
理由是他認為一但如此,大家對於這個系列的想像就會被破壞
他想做的就只是賦予大家共同想像這個系列的契機
但他同時也無比期待遺失物這系列,能經由誰之手所生

諸君,我喜歡不可名狀之物尬上無口JK的題材
既然這系列未來也將「不存在」
那麼我想以自己能及的方式,在ほし的概念設計基礎上,去創造我想像中的【遺失物統轄機構】
這邊也不藏題到結尾了,總之我預計委託個點陣美術作者,來幫我實現這個想法的一部分
而這委託當然是有償的,放心



先來說說我對【遺失物統轄機構】的概念想法
又或者說,我希望(且已經有點子)這個系列會是什麼樣子

首先,必須要有3D的控制機制
我希望這遊戲能強化探索機制,並且讓玩家樂於去探索,挖掘地圖上的故事
而能否自由控制角色將會是關鍵
對比ほし原作的3D視角,我想要以「HD-2D」的形式來交錯展現


這裡先幫一些不太了解HD-2D的人解釋一下這是什麼
HD-2D簡單來說就是將原先平面的素材,以這種形式展現


▲《歧路旅人》開發組的測試畫面
近年最知名的HD-2D運用遊戲之一,就有《歧路旅人》這個系列

▲YT頻道「dott (ドット)」的寶可夢HD-2D演示畫面
(雖然我目前還沒把握能像他這樣做到房屋也3D化)


總之,在大地圖的街道、校園場景,我認為運用HD-2D的應用能更好的強化「探索」
並且在特定的小範圍場景,沿用ほし原作的3D畫面



HD-2D的探索形式我目前是以《賽馬娘Pretty Derby 熱血喧鬧大感謝祭!》為基底
▲《賽馬娘Pretty Derby 熱血喧鬧大感謝祭!》的演示畫面

雖然說希望強化探索,但我覺得過於開放式反而不是很好,換言之就是容易迷路
那這樣我寧願地圖採橫向卷軸一直線,但允許進入某些房間這樣


基於原作的調性,我會希望營造出一點懸疑及解謎感
這方面我的想法是在HD-2D的探索架構下,實現類似IB的解謎及探索模式

▲遊戲《IB》重製版演示畫面


至於具體玩法那些該如何實現………
老實說我還沒想太多,先一步一步來吧
我目前只先著重在場景展示的構想上

而有些讀者在看到我先在自己推特上提到這概念時,就和我分享了許多自己發想的概念
不勝感激
這麼說吧,我不認為自己真的有辦法做出一款遊戲
但要說做出個能激起社群情緒的東西,這我或許還算在行

我是抱著希望能燃起哪個誰對這個系列的興趣,才開始做遺失物動態的計畫
正如有些人已經開始做出了自己心目中各種遺失物統轄機構的標題演示、場景BGM、角色概念圖
甚至是實現這款不存在遊戲的實績畫面
我認為,也相當樂見這個系列終有一天能成為像東方一樣的系列
受粉絲所喜愛,甚至從這個系列延伸出各種事物
這是我想實現的結局

我自認自己不是能真正做出這遊戲完整版的人
因此我才想用我能做到的方式,引導出某些超級大佬對這系列有所興趣,讓大佬去成就我們的夙願
我想這也是一種社群參與的方式之一



我想有些人大概已經受不了上面的廢話了
接下來就進入正題吧
總之,我現在有想法和衝動想做這件事
然而基於現實考量,恐怕美術方面我沒有太多時間自己處理
所以我想找一個擅長點陣像素風的美術創作者,來協助我完成這個構想
正如上面已經提過一次的,這將會是「有償」委託,畢竟這工作量挺高的
如果你們誰有推薦的創作者,或者想毛遂自薦,歡迎在底下留下大名,或者私信我都可以

(24.5/15補充:只需要幫忙美術的部分,程序和後續加工是我自己會搞,別被嚇跑啊QQ)


接著,還有另一件事
關於HD-2D的美術形式
我猶豫、也找了很多相關的遊戲美術模式
各位能給我一些建議嗎?也讓我比較好和未來委託的創作者溝通

我正在考慮場景以及人物的比例,主要是場景
人物的頭身比例部分,我應該會參考這幾款作品
▲遊戲《溶鉄のマルフーシャ

▲遊戲《ANNO Mutationem》


我認為讓人物在四肢表現上能夠更細節了話,會對遊戲方式能有更多的延伸
舉凡像是表情呈現、揮擊舉槍等,能實現這些細節興許會有不錯的表現
至少像《溶鉄のマルフーシャ》這種比例,才能更好的展示仰角的變化
另一方面就是我覺得太Q版了話,可能會丟失遺失物部分場景的懸疑和詭譎感
畢竟太可愛可能就不可怕了


不過場景的部分,我不太希望用類似《溶鉄のマルフーシャ》那種風格
總覺得應該再……怎麼說,更細一點嗎?
才能比較好發揮「探索」要素,以及用「場景來講故事

▲遊戲《ANNO Mutationem》

▲遊戲《賽馬娘Pretty Derby 熱血喧鬧大感謝祭!》

▲遊戲《Vlad Circus: Descend Into Madness》

▲遊戲《Eastward》

▲遊戲《ソフィ:スターライトウィスパー》

▲開發中遊戲《RemainOnEarth》


就先不舉一些什麼《越南大作戰》(合金彈頭)這種廣為人知的作品了
只能說我會希望場景能互動,又或者說自己會動的項目多一些
如何讓玩家在探索過程中更有趣,這是我會思考的方向

但我目前還是對哪種風格的場景,各位會最有FU,沒個概念
歡迎各位多給我一些意見,或你個人對這系列的腦補遊戲玩法
反正委託費是我要出,我也沒打算搞募資,你們有什麼點子都可以提



好啦,好久沒跟各位雜談了,打到這邊也已經破5,000個字了
差不多該還收個尾了

『興趣』是件很珍貴且難得的事情
能讓你願意為此付出時間與心力的,更是如此
在滿足了你理當顧及的現實考量,健康、抱負、親情、友情、愛情……
倘若你還有餘力能為自己找到其他,你仍重視的事物
就儘管去做吧!趁著你還擁有這個心情
我由衷期望每一個看到這邊的人,都能找到,或者繼續擁有某件興趣


最後還是不免宣個自己的推
大多……不對,應該說幾乎被我弄成了生活分享的推
有時候興致來了會聊些「深話題」
如果有興趣看我平時不更新漫畫,都在發什麼癲的人
可以看看


像今天,分享的主要是我去台北當代藝術展的事情



大概醬,會看到最後的人大概也沒幾個吧我猜
有什麼問題就再問吧!
如果我有看到或知道怎麼回答了話

創作回應

露水白玉
祝遺失物統轄機構的遊戲化順利!也很高興大大一直都有目標可以努力
2024-05-10 23:19:45
戰地好難練喔
我想分享一下我認為最有FU的場景,很可怕的遺失物首次出現的場景要嘛很窄或者很黑很暗給人壓迫感
2024-05-13 06:40:39
戰地好難練喔
然後如果是物理戰鬥能力很強的儀式物我覺得大場景然後旁邊一堆人或者“其它遺失物”的屍體可能會比較讓人冷汗直留
2024-05-13 06:43:33
醬油膏
興趣阿...
要說我現在僅存的興趣就是追番、艦C、持續接觸日文了吧
「人生的歷練確實是把雙面刃」雖然小弟目前還在啃老日本打工度假中
僅有的人生經驗也只有隻人一人前往離家超遠的大學、靠自己努力尋求各種資源完成學業、隻身一人前往異鄉打工度假而已吧
或許還沒有經歷職場歷練的我談這個話題有點膨風
但人生的歷練的確是一把雙面刃,我曾經也有成為學者的志向
但在念研究所之後確定自己無法也不想成為學者
當興趣轉換成工作的時,會同時失去和得到某些東西
我的情況只是失去>得到的而已

題外,我認為喜歡、興趣、目標、工作
我認為區分這四個項目,是積極性的強度,以及是否具有強迫性
喜歡:積極性低 不具有強迫性
興趣:積極性高 不具有強迫性
目標:積極性高 具有強迫性
工作:積極性低 具有強迫性

你的喜歡、興趣、目標、工作,的確回隨著現實考量、健康、抱負、親情、友情、愛情等等隨之發生「變化」
小時候我曾經被長輩說過這一句話:不要把興趣當工作
雖然我認為長輩說的話沒什麼深意,應該只是覺得我的興趣不賺錢
但我隨著年齡的增長,我現在擅自對這句話的理解是「當興趣變成工作,你可能會開始討厭這個興趣」
有鑑於我曾經念某個冷門科系的碩士,夢想想成為學者但最後變得心灰意冷的這個經驗,現在的我的確可以理解害怕失去某個興趣的感覺

雖然我的日文沒有好到可以教人,但日文系的有人跟我說絕對足夠,但我害怕這個興趣變成工作,從而開始強迫我學習我不想知道的日文
雖然我喜歡看動畫,但我很清楚知道憑我的斤兩,進入這個相關業界也只會變成誰都能取代我的那群人
所以我真的覺得滿腔熱血進入出版業,對翻譯這個興趣仍沒有熱情消退,反而還進行昇華的樂透前輩非常厲害
我現在還停在自己到底想追尋什麼樣的生活,自己能做什麼工作的階段,我知道我有些興趣是可以變成工作的,但有太多現實的考量,例如低薪、高投入低報酬等等,以及害怕我討厭這個興趣在阻止我向前踏出一步,但不把這些興趣換成工作,我好像也不能做什麼?現在實在是傷透了腦筋QQ
2024-05-13 11:41:07
Elessar

我認為無論是漫畫翻譯,還是動態化,配音之類的,也是為了「支持自己喜愛的創作者」,為了「不讓火苗熄滅」
想起了這篇(https://home.gamer.com.tw/artwork.php?sn=5120257),
我常常覺得這個時代的創作者經常陷入一種如履薄冰的狀態
賣得不好,生活無以為繼,對自己價值的懷疑,種種因素就如一盆冷水當頭淋下,吹熄微小的火苗
為了不讓火苗熄掉,我會盡我的努力,留言支持,能like就like,能follow就follow,能買就買
最少也像在pixiv一樣留下一個噴血大象的貼圖 https://s.pximg.net/common/images/stamp/generated-stamps/304_s.jpg
畢竟這只是我作為一個消費者,最卑微的支持行動
(所以說樂透大開一個fanbox賬號的話,我也會支持的)

關於遺失物統轄機構,以溶鐵少女作為人物比例的參考我覺得很好
關於場景部分,我剛剛看了一些HD-2D的介紹(在這篇以前我還沒有聽過這個)
我想HD-2D雖然可以半立體的呈現ほし的藝術風格,但固定鏡頭就限制了探索機制
我覺得角色在地圖裡行動的CG可以用類HD-2D的風格,將2D的立繪投射在3D的空間上
場景方面,如果參考彈丸論破,日常的街道場景用3D場景配以較粗糙的texture黏貼
與NPC的交流則以靜態/動態CG表達,像這個 https://twitter.com/LottoAkagi/status/1788961697031680294 )
小範圍場景(如課室,戰鬥場景 https://i.imgur.com/uWnKuJC.png )就限制角色行動在一個box裡面,然後對場景的藝術細節細化,盡量還原ほし的藝術風格
不過這樣做的話場景之間的藝術風格就未必能保持一致
2024-05-19 15:27:35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