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Avid 06 (行動) [Trevi Fountain #1]

無名草 | 2024-04-24 11:18:16 | 巴幣 104 | 人氣 83


看著堯的拳頭如隕石群連續砸了過來,我認清我們體型和力量的差距,沒有硬接,而是變換身形一一閃躲。發現他一個空檔,我往後兩步拉開距離,維持左右腳不斷移動的重心,打了那麼多次也知道那是堯的慣用招數,他露出空檔引誘我進攻,到時再貼身壓制我,所以我只是保持著戒備,並不輕舉妄動。

戰鬥時的堯跟平常溫順的形象不同,他面無表情,眼裡是單純冷冽的殺意,恐怕是前特種兵的訓練教他不透漏一點情緒。

堯發現我不貿然進攻,他不給我思考的機會,開始猛烈進攻,就算打不到,他肯定也可以把我的體力消耗殆盡,一拳接著一拳,迅速拉近距離,他只要抓住我、控制住我的身體,就是他的勝利。

只有速度可以和他一拚,我算準他往前貼近的瞬間,跟他同時發動,順勢抓住他揮出的右手臂,在極小的空間裡,蹬起並高速旋轉身體,手肘平行往他的鼻子撞過去,他極其驚險地閃過攻擊,但還是重心不穩往後摔。

幾秒的時間,我已經單膝跪在他的喉嚨上,單手掐住他的太陽穴,隨時都可以讓他暈厥或瞎掉。

雅各拍拍手示意戰鬥停止,他相當滿意:「看來妳身體恢復得差不多了。」

我把堯扶起來,堯恢復他一貫和藹的笑容:「每次跟妳戰鬥都還是覺得很驚人,妳在這方面真的很有天賦,攻擊直覺相當好,沒有多餘的動作,讓人懷疑妳真的只接受過機構的三年訓練嗎?」

「擁有殺人的天賦,不知道該不該值得開心。」我無奈笑著,偏偏我是和平主義者。

雅各笑著說:「反過來說,妳有保護自己和別人的能力,在我眼裡妳是相當有價值的,我會善用妳的天賦,妳也可以盡可能利用我們的資源。」

望向不遠處跑來的萊伊,她因為早上射擊訓練難得輸了我,一臉不服氣,正等堯跟我戰鬥完要找我再比一次,我轉頭對著雅各說:「原本萊伊也不應該揹著槍,像她這樣的孩子,就該好好上學,參加社團也好,跟朋友廝混也好,每天充滿歡笑而非殺戮。」

「但她不幸生在這個時代,我撿到了她,教她槍法、對她殘忍。」就算雅各沒有說後續,我也明白他是為了讓萊伊有生存能力才這樣訓練她,他總是帶笑的眼神突然變得凌厲,接著對我說:「無論要犧牲甚麼,我都會把屬於我們的那份自由拿回來。」

雅各眼裡帶了一絲癲狂,要翻轉這個可笑的世界,勢必得擁有這樣的瘋魔。

「小安~快點,我們再比一場!早上我還沒睡醒不算數啦。」萊伊蹦蹦跳跳的跑來,不由分說就跳到堯的背上。

「讓安好好休息,走吧吃晚餐了。」堯一把扛著萊伊轉身就走,也對身後的我們說:「我原本就一無所有,談自由奢侈了點,不過我聽雅各的,我相信他會保護我珍惜的這一切。」

「唉呀,被深深信賴呢。」雅各笑著說,也招呼我一起去吃晚餐。



我加入游離者軍團『猶大』已經半年,剛加入我以為雅各會馬上指派我任務,他卻慢悠悠地先讓我認識組織裡的大家,再讓我陪大家訓練,直到我身體終於在不久前恢復到以前的水平。

組織裡的人都是被雅各和堯拯救的倖存者,每個人都打從心裡相信雅各的領導,是一支迅速且致命的革命游擊軍,同時維持著小社區的組織運作,身體強壯的人就在前線戰鬥,沒有戰鬥能力的人就學習後援,雅各與其他大人也會替組織的小孩上課,學習語文和自然知識。

我從天選之子的軍隊逃出後,故事似乎被一些傳奇色彩渲染,組織的人把我當成吉祥物一樣對待,雅各的說法是我光存在就可以給他們很大力量,聽起來有點像神棍。

我沉溺在家庭般和樂的氣氛裡,可心裡還是有一絲掛念。

總會模模糊糊想起那個冷淡的側臉,想起她轉頭發現我在身旁,眼神變得柔軟的瞬間。

我想再見到她,但也擔心再次相遇,她已經被晶片完全洗腦,人性全然被抹去,成為木然的殺人機器。一想到她可能遺忘我,感到椎心的痛,才發現我寧可她深深惦記我,儘管是想殺掉我。

諾亞讓我為她取了名字,就像讓我標記了她,從未如此對誰執著,她已是我的所有物,我不甘輕易放手。

若找到她,我就要跟她一起逃走,逃避紛爭,苟活於世。

我厭倦殺戮了,跟雅各和堯坦白我不想再殺人,他們居然接受我天真的想法,告訴我遵循自己的想法就好,他們會安排計畫,僅需要嚴謹的執行任務即可。

於是在一個無風的夜晚,我的第一個行動開始。



三人一組秘密潛入位於市中心南面的軍事要塞,在基地內多點縱火,由萊伊在高點狙擊並傳遞消息,參與人員都是行動迅速擅長打游擊的人,各單位都被交代不能戀戰,只是吸引火力分散。

我跟堯在同一個小組,我們在指定地點放完火,就迅速移動,由堯打頭陣,我殿後,擅長解鎖和火藥應用的雷克是小組的中樞。

要塞裡的警笛四響,探照燈光與硝煙瀰漫,我們幾次與敵人交鋒差點被包圍,堯以步槍突進,衝破困境,我替雷克和堯掩護,才得以脫逃。

我們暫時躲在一處兵房,三個人只有擦傷和挫傷,靠著牆無聲等待。

一發滅音的狙擊打在門口,怪異地滾出一顆橡膠球,雷克用有機溶劑把小球外殼溶解,打開來是一串座標。

「移動。」

我們迂迴地前進,不讓敵人察覺我們的目標,終於到達基地邊陲,映入眼簾是數排的貨櫃,一眼望去無邊無際。

堯開口:「要在這藏一個寶藏,妳會選哪個櫃子?」

「我會把所有櫃子炸爛。」

雷克拿出胸前整排的塑膠炸彈,看著我一臉讚賞,附和著:「好主意,不過炸鎖就好。」

一旦引爆就會引來所有的兵力,我們躲到一旁,雷克按下按鈕,連續的爆炸結束,我們分頭確認狀況。

果然大部分的櫃門都被炸的歪七扭八,只有一兩個貨櫃堅固異常,都被雷克一一撬開,我和堯則清查內部。

「找到了。」我把堯和雷克喊來,幾沓還未包裝的神經控制晶片,被隱密的藏在茶葉包裝盒裡,這裡有成千上萬盒,疊成厚厚整面牆。

「只要一盒就好,其他炸掉,我們馬上撤離。」堯邊說著,雷克已經開始布置。

「他們來了。」

當士兵搜索貨櫃,火藥引爆,頓時變成一場混戰。

子彈擊中了雷克的大腿,我叫堯把雷克帶走,我往反方向吸引兵力,他們直接往邊陲,我則回到兵房區方向,我們分頭跟其他小組會合。

我主動襲擊敵人的小隊,利用速度的優勢,從後方擊倒他們的隊員,再從他們的視線死角離開,混淆敵方對我們實際位置的判斷。

即使萬分小心,但他們人數眾多,我還是數次暴露在對方的攻擊範圍內。

靠著運氣及閃避能力,多次僥倖生存,當我又在鬼門前繞了一遭,萊伊像天使一樣降臨,她丟給我整排彈藥夾,一邊用狙擊步槍擊殺敵人,一邊笑著說:「雅各叫我來救妳。」

「我把他們引進巷子,妳到二樓去,從上面打,要小心他們的狙擊手。」

「好~」萊伊相當敏捷靈巧,不一會就消失。

我靠著狹窄的地形,逼迫士兵與我一對一近戰,一一放倒對手,萊伊則消除敵方的狙擊手,並且為我提供掩護。

解決了一批士兵,我瞥見萊伊轉移到另一處民房樓上,一會沒有動靜,安靜異常。

我察覺不妙,跑到二樓,萊伊倒在房間中央地板上,一動不動,槍枝散落一旁。

我跑過去,一瞬間捕捉到來自身側的攻擊,用槍護住要害,剛好擋住幾發槍擊,肩膀仍然被打傷,我翻滾到門口,半跪著採取防衛姿勢,抬眸一看,竟對上那熟悉卻又陌生的眼光。

諾亞朝我舉著槍,她的眼裡映出一片腥紅。

創作回應

欹嵐
歐qq
久久不見是要看妳們相愛不是相殺,給我去滾床單嗚嗚(欸
2024-05-04 02:44:44
無名草
晚點會滾啦 (不一定
2024-05-05 15:46:25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