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原創《榮光只缺一個妳》30.大叔受傷了

月影紗 | 2024-04-22 17:00:06 | 巴幣 124 | 人氣 466

連載中榮光只缺一個妳
資料夾簡介
『可不可以讓我到一個沒有人認識的地方,再重新開始?』 一段關於出走人生的浪漫故事。

于奶奶家宴開始前六小時。

擔任工作人員的四人,一到Kokomo,無暇寒暄聊天,直接進入瘋狂趕工模式。

阿朗打掃店鋪裡外,西西忙著做最後布置,侯邦彥與孟瑤函在廚房埋首處理食材。

突然間……

「啊!大叔!你怎麼樣?」孟瑤函突然尖叫,把眾人嚇著。

阿朗率著西西衝進來。

只見廚具扔了一地,大龍蝦還在地上亂爬,侯邦彥用力押著冒出泊泊鮮血的左手掌,表情甚是痛苦。

孟瑤函則抱著他,用力按住他的傷手,止血。

「我去拿醫藥箱。」西西見狀立刻反應。

「怎麼回事?」阿朗問。

「殺龍蝦的時候我手一滑,鋼籤戳進左手腕。」侯邦彥一臉懊惱。

阿朗聽了直搖頭。

「你怎麼會犯這麼低級的錯誤?海鮮身上的細菌有多髒?你現在立刻去醫院掛急診!」

「昨天大叔跟弟弟見面後,心情就不好、又喝酒,早上整個人都恍恍忽忽的……」孟瑤函幫忙解釋。

「別說了!」侯邦彥出聲喝叱她。

他的出血量頗多,臉色有些發白,孟瑤函從他身後扶著他,怕他跌倒。

「老猴,去醫院!」阿朗板著臉又說一次。

「不行!我去醫院了誰掌廚?今天的宴會不能出錯!」侯邦彥當然拒絕。

阿朗直接翻臉。

「做這一場,賠上你一條臂膀,不,說不定是一條命!值得嗎?一頓飯不會改變什麼。如果運氣不好,誰都猜不准是蜂窩性組織炎還是敗血症,你現在就去、醫、院!」

「不去。」他還是固執己見。

阿朗吼道:「把你頭打破,我也要把你送醫!反正到醫院一起治!」

眼見兩個脾氣同樣執拗的男人快要打起來,孟瑤函鼓起勇氣站出來。

「大叔,你先去醫院處理傷口。你教過我怎麼處理龍蝦,你去醫院時,我留下來殺龍蝦、處理其他食材。等你回來,我應該也準備得差不多,你還是可以掌廚,宴會不會走味的。」

西西抱著藥箱走進廚房,聽見她這麼說,急忙附和:「我幫瑤瑤一起處理,侯大哥你趕快去看醫生吧!」

侯邦彥還是猶豫不決,阿朗便趁勢推波助瀾。

「瑤瑤算是你的學生。不管教什麼,最後都是要放手讓對方獨立。你現在是不相信自己?還是不相信瑤瑤?」

看見滿臉真誠與擔憂的孟瑤函,侯邦彥的態度終於軟化。

「廚房交給妳了!我去去就回。」

語畢,他就被阿朗拖走。



孟瑤函先是把在廚房地面亂竄的龍蝦逮了回來,再把掉在地上的器具重新洗刷一遍,才開始處理。

她把防護手套交給西西,要她幫忙固定龍蝦,沒想到西西一聞到海鮮的腥味,馬上反胃想吐。

「瑤瑤,對不起,我想幫忙,但是這氣味……」

她趴在水槽邊,臉色慘白。

「沒關係,西西姐,妳去休息。等舒服一點,再請妳把外場布置完。只是妳的腸胃炎拖得有點久,有沒有看醫生?」

「有。但小地方的醫生哪裡可靠?只開幾顆胃藥給我。」

「有空去大醫院檢查吧,小病拖久,也是會出大事。」

打發西西去休息後,廚房只剩孟瑤函一人。

面對一連串的意外,她先深呼吸、壓壓驚。

仔細回想侯邦彥握著她手的示範,召喚他在身旁時那種安心篤定的感覺……

「孟瑤函,妳可以的!」她對自己信心喊話。

一隻手戴防護手套,另一隻手拿鋼籤,完成穿刺後,孟瑤函用單手艱難地戴上手套,把龍蝦抓緊直立、放尿放血。

動作雖然慢,卻也精準到位。

處理完三隻大龍蝦,她覺得肩膀、手已經不是自己的。但還有白鯧、石斑需要剖肚清潔,她絕不能讓這些活兒留到侯邦彥回來。

他若看到,絕對會不顧傷口、搶著處理,局面一定又是一場亂。

所以孟瑤函努力撐,把自己能夠做的部分完成,再清洗配菜、切蔥絲蒜末。看時間有些急迫,把需要四、五個小時烹製的豬蹄膀拖出來,拔毛川燙清潔乾淨,照著記憶中侯邦彥做滷味會放的水、調味料、還有黃酒比例,先開火初滷、軟化肉質,細調風味等大叔回來應該還來得及。

兩個小時過去,侯邦彥終於回來,左手多了一層包紮。

「還好我有把猴子壓到醫院,醫生說這個穿刺傷深及肌腱,打了破傷風和消炎針,還開了口服抗生素,真的不是小傷。」

阿朗對自己的先見之明頗得意,把侯邦彥扔回廚房,他便趕緊去打外場。

侯邦彥立刻走到流理台前檢查狀況。

「我殺好龍蝦,但是還沒有切塊;白鯧和石斑我也清好肚子,蹄膀我不確定你要的調味,但照平常你的習慣先下鍋,避免煮不透……」孟瑤函忐忑地交代自己的處置。

侯邦彥看著廚房裡井然有序的材料,忽然有些激動,直接把孟瑤函摟進懷裡,把她嚇一跳!

「瑤瑤,妳真的超有天分!謝謝妳,妳幫了大忙!」

孟瑤函臉紅了,她感覺是不是侯邦彥趁勢吻了一下自己的頭髮?但她不確定。

在情緒激動之下、在表達感情的時候,人們擁抱、觸碰,是再正常不過的事,不需要大驚小怪吧?

應該吧。孟瑤函催眠自己要鎮定。

被稱讚完,孟瑤函接著問的卻是:「大叔,你的手痛嗎?我看那傷口很深欸。」

被提醒後,侯邦彥把手從她背後移開,瞬間有些空虛。

「還好,但醫生把我包紮成這樣,左手不能出力,晚上怎麼拋鍋、炒出鑊氣,是個問題?」

宴席菜與家常菜的不同,除了食材與調味的豪華程度,另外有一個決勝的要點,就是控火快炒!

例如炒粿條這道菜,用的食材其實都很平實,但大火翻炒賦予的焦香味、將食材炙燒後香味升級,加入鑊氣,就成為超級美味。是一般家庭廚房無法達成的境界。

侯邦彥左手受傷,就沒辦法開大火拋鍋加鑊氣,菜餚的香味、質感,必定產生變化。

「別想這麼多,還有我幫你呀!」孟瑤函鼓勵他。

左手不能施力,就有很多是做不來。剩下的工作、切塊、剖片,幾乎都是由侯邦彥口述,孟瑤函操刀。

但刀工需要時間練。孟瑤函再謹慎,有幾刀施力偏差,不用瞧侯邦彥鐵青的臉色,她知道自己又出包。

但情勢比人強。

孟瑤函出錯,侯邦彥沒多說什麼。菜單裡有幾道燉菜,他花更多心思在調味和控火,冀望晚上的菜餚水準能平衡。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