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班上的人氣美少女不知爲何一直盯著我看 最終章 第八話 爲何道謝?

derwinsim | 2024-04-21 12:43:16 | 巴幣 0 | 人氣 64

連載中班上的人氣美少女不知爲何一直盯著我看
資料夾簡介
明明只想静静过完我的高中生活而已,可是为什么班上的人氣美少女却一直盯著我看!

班上的人氣美少女不知爲何一直盯著我看

最終章

第八話  爲何道謝?


{透}
「冰川君,今天也一起回家吧?」
【嗯,可以哦。】
【太好了!那我們走吧。】
自從在班上一起吃飯的那一天起,又過了一個禮拜。
在之後,火野同學仿佛是沒有別的顧慮一般,就算在班級裡也會積極來和我交流。
午休時間也會過來和我一起吃便當。
但是每天都幫我準備便當這一點怎樣都太麻煩她了。
於是最終的妥協是每週一次(週四週五除外),我們會互相幫對方準備便當。
(誒,這樣的話不就變成一個星期裡五天的上學日,一共會有三天是和火野同學的便當日了嗎?)
頻率好高……雖然我是這麼覺得的,但是火野同學喜歡的話就好。
除此之外就是上學和放學路我們最近也都會共同行動。
上學就是火野同學會在早晨來到我家,她會和我與紫音一起;
放學的話因爲紫音需要留在學校處理學生會的任務,所以隻有我們兩個“無業遊民”一起放學而已。
説是這麼説,火野同學回家後會幫忙自家公司的工作。
(實際上什麼都沒做的人就隻有我哦,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是不是我也找點東西來做比較好?)
看見週圍的人們一個個都那麼求上進,又開始不安的我。
【你覺得會是去哪裡呢?冰川君。】
【?誒?覺得什麼?】
【真是的!你都沒在聽我説話!】
【抱歉抱歉。】
【反正你一定又是在想別的東西對吧。】
【是、是沒錯啦。】
【哼!】
(不好,她好像生氣了。)
火野同學對着我別過了臉,並且什麼話也沒有繼續説。
【對不起,真的對不起啦。】
【哼———哼!】
然而她還是會出鼻音來主張自己不高興就是了。
(……地球原來真的存在這麼可愛的生物嗎?)
但可愛歸可愛,不能這樣繼續下去我還是知道的。
【是我不好,你大人不記小人過,火野同學。】
【————】
沒有反應。
【火野小姐,求饒過小的。】
一樣,她沒有對我有任何回複。
【是我錯了,火野大人,紅葉大人。】
【———哼!】
噢,這次稍微有點反饋了。
難道説是——
【紅、紅葉同學,原諒我吧。】
【!!!】
非常強烈的反應,看來就是這個了。
【是我錯了,紅葉同學,對不起。】
【……還、還有呢?】
【誒?】
還有是指什麼?莫非是指道歉的力度不夠嗎?
(如果是的話,是要我這麼做嗎。)
我慢慢地撫摸起火野同學的頭。
【這、這樣對嗎?】
【……誒嘿嘿。】
反正都已經走到住宅區域了,週圍除了我們也沒有其他放學的學生了,因此我才有勇氣如此行動。
見到火野同學的傻笑後,看來這是正確答案的樣子。
因此我持續着這個動作,撫摸着她的頭。
【(摸~摸~)】
【誒嘿嘿】
【(摸~摸~摸~)】
【嘿嘿】
【(摸~摸~摸~摸~)】
【嘿】
【(摸~摸~摸~摸~摸~)】
【……】
總覺得反應越來越弱了。
【(摸~摸~摸~摸~摸~摸~)】
【…………隻有這樣嗎?其他的呢?】
【?其他的?】
【除了摸摸頭,不做點別的嗎?】
【?!】
(別的?!)
聽見火野同學對我説了如此有殺傷力的話的那一個瞬間,潮水一般不斷湧入進我大腦的是各種不健全的行爲。
我的視線從火野同學漂亮的秀髮頂往下移動,修長的眉毛下寄宿着水靈靈的雙眼,再往下看去是精緻的臉蛋,中心有着完美比例的小鼻子,左右邊的臉蛋則是有紅暈在擴散中。
最後是火野同學的嘴。
明明沒有口紅的襯托,卻還是如此潤紅,宛如在施展着吸引人的魔法,視線對上後就沒辦法逃脫。
【冰……透君】
因爲她再次喚起我的名字,我才終於把視線從那甜美的誘惑裡拉開。
儘管我是這麼認爲的。
【紅葉……】
不知不覺我和她之間的距離竟然已經靠的那麼近了。
互相對視着的我們,僅需要再向前移動幾毫米,彼此鼻尖就會觸碰到。
目前,她的雙唇對我來説就是探囊可取之物。
【……】
【……】
加上眼前火野同學的雙眸,更是讓我情不自禁地縮短我們之間的距離。
就在彼此快要觸碰到前——
(不行。)
【這樣的話呢?】
我緩慢拉開距離,牽起了火野同學的手。
麵對這個情況的火野同學呆着了數秒鐘後才回過神。
【……嗯,可以哦,我也喜歡這樣。】
這麼説着的火野同學,露出了帶有一些遺憾的微笑。
【下次。】
【?】
她把空着的手的食指放在了自己的嘴唇上。
【下次才到這裡嗎?】
【?!?!】
她突然問出的問題讓我心髒猛跳了起來。
換成是我呆住了。
【呼呼,開玩——】
【下次會的。】
這是我的身體擅自脫口而出的話。
【啊!不是的!那個,我是説下次可能會親——,不是!那個,就是下次也不一定會——啊啊啊,對不起火野同學,我不知道我在説什。】
我還沒能説完想説的就被火野同學給阻止了。
【不——行——,説過的話可不能反悔。
知道嗎?】
【(點頭點頭)】
【嗯!那我們繼續走吧。】
我們接着回家的路途………………
當然,我們牽着的手依舊還牽着。
“要是其他人看見的話,在他們眼裡,我和火野同學是什麼關繫呢?”,我這麼想到。(吐槽:事到如今才?!這家夥沒救了!
@@
{黃}
一位少年與一位少女手牽着手,走在了放學路上。
兩者互相思唸,互相喜愛的氛圍從旁觀者的角度看來完全是一覽無遺。
唯獨當事者的二人對此似乎完全沒有信心。
男生的那一邊姑且先不提。
女生一方那平時威風堂堂,自信滿滿的氣場完全盪然無存,居然會笨拙到如此地步,論誰都料想不到。
不過還是能夠理解。
因爲這是那名少女的初戀,這樣的煩惱,或許就是被他人比喻成酸酸甜甜的青春吧。
看見這種情況,如果是其他人大概不會強行插手兩人的事,但我這邊也有自己的立場。
【大小姐她們在通過下一個拐角處後就會到達冰川透先生的宅邸,我要做好接應的準備,接下來由你們繼續暗中保護大小姐四週的安全】
【【【【【【【【【【【【【是!】】】】】】】】】】】】】
將手裡的望遠鏡交給部下後,通過在建築物的頂上奔跑抄近路,成功比大小姐先一步回到冰川家。
重新回到地麵後,我拍打起身穿着的女僕裝,將灰塵都抖落後,再把長裙上皺起的紋路拉直。
打理好後,大小姐她們也正好到達了這裡。
我彎下腰,鞠躬表示道————
【歡迎您回來,紅葉大小姐。】
【我回來了,今天也麻煩你了。】
【不,這是在下應該做的。】
【是嗎。
那麼冰川君,今天我就先回家了,明天見】
【嗯,明天見,火野同學。】
和冰川先生打完招呼後,紅葉大小姐先一步坐到了用於載送她的車上。
【冰川先生,在下們就到這——】
【那個,花田小姐。】
就當我也準備上車時,冰川先生叫住了我。
【有什麼事嗎?】
【你每天都在這裡等會不會太麻煩你了?我家和火野同學的家從學校走是反方向對吧?】
【剛剛在下也説了,這正是在下的工作。】
【這樣啊。】
【您要説的就隻有這些嗎?】
【不,我還要對你道謝。】
【道謝?請問是爲什麼?】
【幾天前有一些麻煩的家夥來找我,可是當我去到他們把我叫出去地點時,他們各個失魂落魄,有的身體各處還青一塊紫一塊。】
【……】
【然後不知道爲什麼也在那裡的柿原同學和蒼森會長,我詢問了她們。】
『處理這件事的是姐姐大人,我們什麼都沒有做。 』
『對啊~~都是前輩一個人解決的。 』
【————她們是這麼説的。】
【説起來確實有這樣一件事情。】
自大小姐早上與冰川先生一同上學不久,她們上學的高中關於她們的各種閒言閒語也冒了出來。
不用多説,固然一定會有不良成分在裡麵。
爲了不讓這些不良成分絡續髮酵,我進行了幹涉。
冰川先生説的就是其中一件。
【儘管我不是很清楚花田小姐你都做了什麼,還是很謝謝你。】
【……在下不明白,爲什麼冰川先生要向在下道謝。】
【誒?因爲你幫我————】
【冰川先生您好像誤會了什麼。】
(沒想到他會這麼想。)
不,這位先生就是這樣一名少年,因此大小姐才會如此深陷。
【在下,不,火野家所有的傭人,包括在下妹妹們的存在都是爲了“火野”。
在這鐵則上,隻要是利於紅葉大小姐的事物我們會全力支持;要是對紅葉大小姐來説是病毒,我們就會將其排除。】
這就是我們的第一使命。
【就算是冰川透先生您也一樣。
要是您做出了傷害,危害“火野”的事情,在下——花田黃萌會在第一時間將您徹底排除。】
這都是爲了“火野”。
【所以在下沒有理由接受您的道謝,失禮了。】
説完話,我上車坐到了駕駛座位上。
【花田,你剛剛在和冰川君説什麼?】
大小姐好奇地問了我。
【沒,並不是什麼大事,冰川先生隻是對我問候而已,問我每天都必須到這裡接大小姐會不會太勞累。】
【原來是説這個。
呼呼,因爲冰川君很溫柔嘛。】
【……是啊,真的是一位“過於”溫柔的先生。】


——————————————
後記:
讀者們有想問的都可以留言評論哦。

如果你喜歡我的作品的話,請支持一下我,謝謝!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